(有点虐心这章,不喜欢的可以跳过)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或许是五个小时,或许是十个小时,白杨一直瘫坐地上一动不动,表面茫然麻木,双目通红泪流不止。

    母亲的死亡对他的打击太大太大,他憔悴了很多,眼窝深陷,脸色苍白,胡茬冒出,双目无神,一脸死灰看得让人心酸。

    下意识行尸走肉般站起来,他缓缓来到病床边,凝视着跟前的母亲,双膝弯曲跪倒在甄国萍尸体前方。

    咚!

    脑袋狠狠砸在地面,甚至地面都在轻微颤抖,可见他有多么用力。

    “妈!”

    一个头磕在地上,一个妈字从他口子说出,声音沙哑,撕心裂肺。

    咚!

    脑袋再次狠狠砸在地上,额头破了,鲜血淋漓,可白杨不管不顾。

    “妈,对不起!”

    咚!

    又磕头,脑袋狠狠砸下,一次又一次,头破血流……

    “妈,对不起,我来晚了”

    “妈,对不起啊,儿子不孝,来晚了啊”

    “妈,真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的妈妈……呜呜呜……”

    咚咚咚……

    不??耐?,不停说着对不起,他痛恨自己来晚了,以至于没有能够第一时间救下自己的母亲,让母亲年纪轻轻就离开了人世,从此之后自己就是没有妈的孩子了……

    不知道磕了多少头,地面血液晕染,白杨直接昏倒在地,并非他脑袋承受不了和地面撞击而昏迷,只是他太伤心太难过了。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母亲的爱,比天高,比地厚,比海深,母亲的爱,无私,无悔,无怨,她盼望儿女健康快乐的成长,儿女的每一次欢声笑语都能牵动母亲内心的情绪,孩子笑,她开心,孩子哭,母亲的心都碎了……

    母亲,是每个人生命中最伟大最美丽最重要的女人。

    十月怀胎,母亲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每时每刻都小心翼翼,生怕肚子里的孩子碰着磕着,一朝临盆,那种撕裂般的痛却因为儿女诞生而发出的声音展露幸福笑容。

    小时候,孩子屎尿拉在裤裆,母亲不嫌脏不嫌烦,擦屁股换尿布母亲无微不至……

    孩子在成长,一二十年光景,母亲操碎了多少心,可母亲都无怨无悔,孩子开心了,叫一声妈,难过了,叫一声妈,遇到困难了,叫一声妈。

    妈妈仿佛是每个人生命中万能的存在。

    就一个妈字,母亲就如一颗参天大树为儿女遮风挡雨庇护成长。

    可是,可是,今天,白杨的母亲离开了他,永远的离开了他,他叫一声妈,自己的母亲再也不会回答了,再也不会拍着他的脑袋问我家小白怎么了……

    她就在边上,表情定格,生命定格。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杨幽幽醒来,看着雪白的病床上自己的母亲,浑身一颤,肿得像桃子一样的通红双目再次泪流不止。

    膝盖在地面一点点移动,他来到病床边,轻轻拉起甄国萍冰冷的手,脑袋靠在甄国萍尸体上,将母亲冰冷的手放在脸上。

    保持这个姿势,白杨一动不动,脸上没有表情,眼神一片麻木。

    小时候,他最喜欢这样在母亲怀里撒娇,每一次母亲都会笑问小白怎么了?

    可这一次,母亲在没有说一句话,在没有说一个字。

    此时想想,白杨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和母亲如此相处了,是因为长大了不再依赖父母了吗?是因为生活琐事而忽略父母了吗?还是因为从小到大享受母亲的爱太过理所当然而理所当然的人为母亲一直都在?

    从小到大,一幕幕画面不停在白杨脑?;胤?。

    “我家小白会叫妈妈了,乖儿子,再叫一声,再叫一声好不好?妈妈喜欢听”

    “儿子,这个玩具喜欢吗?妈妈今天发工资了就给你买回来了,要开心哦”

    “儿子,今天去读幼儿园,第一次离开妈妈,害怕吗?要和小伙伴好好相处哦,不要打架知道吗?”

    “我家小白真帅,六年级了呢,一晃眼都这么大了,仿佛昨天还是小不点在身边晃悠呢,一定有好多小女孩子喜欢吧?千万别早恋哦,要不然我揍死你……”

    牙牙学语开始,第一次说话,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吃饭,第一次穿衣,第一次上学,第一次生气,第一次闹别扭,太多太多,一直一直都是母亲陪伴在身边,不厌其烦的开导,安慰,照顾。

    母亲,他是世间最伟大的人,无可取代,只因儿女的一声妈,她无怨无悔!

    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靠在母亲身上,白杨麻木的脸上有了一丝幸福的笑容,缓缓闭上眼睛,可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湿了脸,湿了母亲的手……

    母亲还在身边,还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可是,妈妈,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的温度,为什么我听不到你说话,为什么……

    “是因为我对父母关心不够,是因为我来晚了才没有能救活母亲,是因为我觉得地球这边没有什么危险才那么放心,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全都是因为我……!”

    脑海中念头闪烁,最终白杨将一切责任都归于自己身上,极端的认为是因为自己母亲才死去的。

    痛,痛彻心扉,悔,悔不当初!

    噗!

    闭目的白杨心如刀绞,一口鲜血喷出,可他仿佛没有察觉,沉寂在自责当中。

    “母亲死了,为什么死的不是你?白杨啊白杨,纵然你有经天纬地的本事又怎么样,你连自己的母亲都保不住,最爱你的母亲死了,为什么你还活着,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

    无休无止的自责和懊悔冲击白杨的心灵,心如刀绞,气血上涌,噗一声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自责的同时,往昔的一幕幕再次回荡在脑海。

    “小白啊,懒死你算了,大概又在吃泡面吧?”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给我去工作,要么我给你安排个女孩相亲?”

    电话中,母亲无奈又好笑的说。

    “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老白你就护着你家小白吧……”

    家里吃饭的时候母亲不厌其烦的说道。

    和王清雨订婚的时候,双双跪倒在父母面前敬茶时的一声爸妈,甄国萍笑开了颜,拿出一个红包眼睛红红的说:“哎,好孩子,起来,快起来,长大了,孩子长大了……”

    然后……然后呢?

    回忆到这里,白杨一下子惊恐起来,后面没有了,他慌了,无论怎么想都想不起后面关于母亲的画面。

    那次订婚后,好像就没有和母亲见面了?电话倒是通过很多次,可是电话中算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白杨浑身颤抖,惊恐,无助,悔恨等等情绪在内心交织。

    他赫然抬头,看着母亲的脸撕心裂肺道:“妈,妈,你醒醒,我是小白啊,你最爱的小白,你醒一醒好不好?”

    “妈,我的妈妈,你再睁眼看看我好不好?我是小白??!”

    “你再和我说一句话好不好?我求你,求求你了,我不能没有你啊”

    “妈,我的妈,我以后会很乖,一直陪在你身边哪儿都不去,只求你睁眼看看我,好不好,好不好?”

    “妈,你醒醒,醒醒啊,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妈……!”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唤,换来的不过只是甄国萍熟睡般的沉默。

    到最后,白杨仰天大喊,又一口鲜血喷出,身形萎靡,仿佛苍老了十岁,软倒在母亲身边,再也不动弹一下。

    那一声妈,道不尽的心酸无奈,那一声妈,说不尽的痛苦离殇。

    那一声妈出口,牵动他强大的神魂之力,房间刮起一阵无形风暴,医疗设备全部化作粉末,空气如水扭动,布置的隔音阵法防御阵法破碎!

    好在那一声过后他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次太大的破坏。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没有妈妈的怀抱,幸福那里找……”

    沙哑的声音在病房内回荡,白杨唱起了此生学会的第一首歌,这首歌是他刚刚学会的说话的时候母亲一字一句叫教他的。

    世上只有妈妈好,简单的歌词,简单的旋律,可却道尽了一个人一生对母亲的依恋。

    一遍又一遍,白杨不停的唱,不停的唱。

    靠在母亲怀中,将母亲的手贴在脸上,一如小时候母亲抱着自己教授这首童谣一样的画面。

    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

    不同的是,当时唱歌母亲陪着他,他唱一句母亲都会露出无比幸福的笑容,可现在,他的母亲不在回应了,他唱再多再好都不会回应了……

    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此时的白杨,只觉自己没全世界抛弃,除了在母亲尸体身边,他没有丝毫安全感。

    意外,之所以叫意外,那是出现在意料之外的事情,人的一生,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白杨纵然有真君境界的修为,可那有怎么样,他始终是活在世上的人,不是超脱永恒存在的所谓神,意外的发生,他也无法左右未来!

    别说他,异界神武皇朝足够强大吧?可意外的发生还不是一朝崩塌!

    全世界每天都有无数意外发生,他白杨不过只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