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上一群人浑身一颤,气氛瞬间变得鸦雀无声,白杨的话如同一股极寒风暴卷过,让人浑身冰冷忍不住打哆嗦,来着生命本能的危险让他们下意识闭嘴。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招惹白杨!

    噤若寒蝉的沉默中,一个个面面相窥心情复杂,不知道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急救室内白杨进去后就变得寂静无声,没有任何动静传出,外面的人也不得而知内中的情况。

    片刻后苏忠国悄悄呼出一口气,眼神示意众人先离开这里。

    人们脚步尽量放轻离开,却没有远离,就在同层的一间会议室内,年长的和年轻的分开聚集在一起。

    “苏姐,这……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一身黑西装的宋一道看向苏溪水神色复杂问。

    当初经历了那次婚变事故,宋一道心灰意冷下到基层,如今看上去沉稳了太多,虽然时隔没有多久,可变化几乎天翻地覆,已经没有了当初不着调的样子。

    宋一道虽然是白杨的好哥们,却还接触不到那一层,只知道白杨的母亲出事儿了就火速赶来,为好哥们担心,却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厉害性。

    苏溪水摇头什么都不说,这个时候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演变成惊天动地的大事。

    或许是气氛太过凝重的缘故,其他人纷纷选择闭嘴。

    人群中的唐十六小心翼翼的看了周围一眼,不知为何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另一边苏忠国宋国涛邱国荣等一帮大佬聚集,小声交流。

    “现在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白杨虽然回来,可不知道她能不能救回甄国萍女士,毕竟死亡都已经三个小时了,如果救回来还好,救不回来的话,得做好最坏的打算!”邱国荣凝重道。

    死亡都已经三个小时了,尽管白杨有一些神奇手段,可一个个对于甄国萍死而复活不报希望,但又内心祈祷,很是复杂。

    “老邱,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要如何应对?”苏忠国小声问。

    面对众人的目光,邱国荣叹息道:“上头下命令了,一切以安抚为主,尽量平息白杨的情绪,不要做出任何激怒他的事情,哪怕他要发泄心中的情绪……哎……我们也只能最大化的去平息事态,不能干涉,贸然阻止只会将事态扩大化,一旦白杨失控,恐怕就是举世灾难!”

    再度沉默,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以白杨那堪称神灵的手段,他要做什么如何制止?任何阻挠都只是徒劳。

    年纪大的人看待事情相对要全面一些,邱国荣他们在想如何应对白杨反应的时候,宋一道的爷爷宋国涛却已经想到了本质解决问题的办法,稍微咳嗽一声说:“我觉得,不管后续白杨有任何举动,我们从白建军先生入手一定不会错!”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白建军是白杨的父亲,若是做好了他的工作……

    一群人坐不住了,立即行动起来,前往白建军所在的病房。

    另一边,甄国萍所在的急救室内。

    白杨进入这里,将所有人赶出去后,快速的布置了一个隔音阵法和防御阵法,杜绝了一切干扰和有可能被窥视的情况。

    做完这些,他才看向了病床上被白布盖住的甄国萍。

    脚步仿佛灌了铅一样,无比沉重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这短短几米距离他足足半分钟才走完,站在床边,他多次伸手想要掀开白布却伸不出手。

    以他的感官,无比确定自己的母亲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死亡三个小时,身躯已经没有任何生机。

    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怎么会这样,自己的母亲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故?

    闭目,任由泪水滑落,呼吸,再呼吸,强压心头的惊恐,他睁眼缓缓伸手拉开了白布。

    病床上,甄国萍脸色苍白闭目,穿着病号服,仿佛睡着了一样。

    因为已经彻底死亡无力抢救,一应医疗设施都已经收起,她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胸口的树枝还未取出。

    “不会的,不会的,妈,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你没死,你只是睡着了,你儿子可是神一样的存在,你不会死的,你怎么会死呢……”

    白杨喃喃自语道,再度深吸一口气,目光变得无比平静。

    他要想办法救活自己的母亲,就必须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首先需要取出树枝,,看着都碍眼。

    念力一扫,将穿透甄国萍身躯树枝的情况看了个真切,那根树枝不但在甄国萍心脏上划开了一道两厘米的致命伤口,分叉的毛刺更是将肺部刺穿,并且扎穿多处,有些伤口还不小,肝脏也被刺穿了一处!

    面对这么严肃的伤势,医生束手无策很正常,毕竟进入病房的时候甄国萍已经死了。

    取出树枝对白杨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念力将其包围退出,一丝一毫都不会扩大伤口。

    看了一眼沾染鲜血的树枝,白杨一把火将其烧成了飞灰,就是这根树枝导致自己母亲死亡,留着何用?

    深吸口气,接下来是关键了。

    先清理取出树枝后渗出的血液,几个小时过去,血液都已经凝结成块了。

    血液清理干净,白杨需要将伤口处理好,边上就有羊肠线,可白杨并没有使用。

    取出一块元石,抽取内中元气,用念力将伤口对好进行滋养。

    然而让白杨惊恐的事情发生了,用元气滋养伤口,若是活人的话,伤口在元气滋润下会肉眼可见的恢复,然而此时……无效!

    “不,不应该的”白杨喃喃自语。

    然后换一种方法,用龙元去滋养,可依旧无效!

    无论是元气还是龙元,根本就无法融入彻底泯灭生机的甄国萍尸体,元气直接消散,龙元滑落……

    一点都不心疼,白杨龙元用了一坛,可是没有任何效果。

    龙元不行,丹药呢?

    丹药也不行,无论他拿出再珍贵的疗伤丹药,作用在甄国萍尸体上根本没有丝毫效果。

    说到底,甄国萍已经彻底死亡了,三个小时时间,生机彻底泯灭,神魂消散,若是在进入病房的时候白杨就开始救治的话还有希望,可现在,太迟了……

    道理很简单,一?;ㄉ肿釉谘值淖倘笙履苌⒀?,可一粒熟的花生种子你还能希望它生长?

    白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心念一动,眉心一点金光飞出,八品功德金莲出现,化作直径米许悬浮在甄国萍尸体伤口,缕缕功德金光垂下,期望能有所改变,可事实是依旧没有丝毫效果。

    “我不相信,这不是真的!”

    心中惊恐自语,收起功德金莲,又拿出一堆元石,抽取元气,浓郁的元气汇聚几乎成液态包围甄国萍的尸体。

    可是……依旧无效……

    用尽手段都不行,一下子颓废的瘫坐在地上,白杨脸色煞白,心念快速思索寻找救活甄国萍的办法。

    “对了!”

    想到了什么,他赫然坐下闭目,眉心再度一道金光飞出,那是他的真灵。

    真灵眼中看到的世界和肉眼看到的不一样,此时在白杨的真灵眼中,眼前的甄国萍没有一丝生机,就如同路边的石块没什么区别。

    他不相信,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真灵一闪,化作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那么一点从甄国萍眉心飞了进去。

    他要进入甄国萍的识海寻找她的灵魂,只要灵魂在就还有希望。

    可一个小时后,白杨的真灵飞出,回归肉身,他睁眼,颓废无力的瘫倒在地。

    他没有找到甄国萍的识海,更别说甄国萍的灵魂了。

    说到底甄国萍生前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无力开辟识海,而且普通人的神魂很脆弱,一旦死亡神魂离体瞬间就会烟消云散。

    此时是大白天,别说一个普通人的神魂,哪怕是一个阴神境界的神道修士,阴神在没有任何?;さ那榭鱿鲁鱿侄蓟畈还?!

    所以,甄国萍真的已经死了,时间太久,救活的希望都没有,白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而已。

    其实他自己知道这点的,只是不愿意承认,无法接受。

    如果说人彻底死后都能复活的话,那异界岂不是人满为患?那边每天都有无数厮杀在发生,死去的人都有师承长辈吧?他们的长辈就不心疼自己的后辈死亡从而选择想办法复活?

    可是,不说其他,白杨杀了那么多人,他没有见过任何人被复活的。

    唯一一个神武皇朝的太子从棺材内爬出来了,那也是人家根本没死选择蛰伏而已,至于神武皇朝国都境内的那些尸兵,那根本就不算是活着,纯粹就是怪物,哪怕白杨在迷河林遇到想要夺舍他的剑云阴神,那根本就不算是真正的死了,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真灵是可以单独存在的,不过时间不能太久,想要长时间存在除了夺舍之外需要一些其他手段才行……

    所以,甄国萍死了,彻底死了,作为子女,白杨不愿意接受不想承认这样的事实而已。

    无力瘫坐在地上,白杨看着不远处仿佛安睡一样的母亲,神情麻木,泪流不止,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哎……本来想说点题外话的,还是算了,化作一句长叹吧,敢这么写的估计整个起点没几个,无论反响怎么样石头都做好接受的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