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面对白杨的目光,微微*罗斯下意识惊叫一声,蹬蹬蹬后退直到靠墙才停下,浑身冰凉呼吸不畅,仿佛被人狠狠捏住了心脏一样。

    不但是她,在场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感觉,仿佛他们此时面对的不是白杨这个人,而是一头发怒的洪荒猛兽,轻轻挨一下就能将他们碾成粉碎。

    “你说我母亲出事儿了?”白杨身影几乎是瞬间出现在因为后退而距离十多米的微微跟前,四目相对,死死的盯着她问。

    浑身仿佛被冰冻,微微一根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说不出话来,因为极度惊恐,她这一瞬间失禁了……

    皱眉,白杨知道自己恐怕下意识展露出真君境界的生命气息吓住了她,问是问不出什么结果来了。

    强压心头的悸动,转身,翻手间取出手机,来不及理会数百个未接电话,直接开口道:“给我查我母亲到底怎么了,要一天内所有的信息!”

    周围没有人敢说话,处于极度惊恐之中,呼吸频率都下意识压到了最低,就连王清雨也是一样,实在是此时的白杨太可怕。

    “资料收集完毕,以下是详细信息”

    短短五秒钟,白杨手机屏幕出现这样一行字,随即一大堆视频图文资料加载出来,白杨手指翻动,各种资料刷屏一样滚动。

    资料从甄国萍这一天上班开始,但凡是录入电子设备以及监控范围内的一切都呈现在白杨手机上。

    开会的视频文件,前去灾难一线路上偶尔被摄像仪拍摄到的画面,最后一直到甄国萍躺在手术室中的画面,虽然断断续续,却完全将事件经阐述清楚了。

    “不!”

    越看越惊恐,越看浑身越冰冷,不到十秒钟将所有资料看完,看到最后白杨浑身冰冷颤抖,双目通红,惊叫一声,身影瞬间消失。

    “帮我暂时照顾一下清雨”白杨消失后这样一句话回荡在周围。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白杨消失后十分钟,还是了解过白杨本身一些手段的王清雨最先反应过来,深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下心头的恐惧,看向一脸呆滞的微微问:“微微小姐,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警报,警报,警报,基地外侧遭到穿透性破坏,直径两米的裂缝,已经隔离该区域,请迅速修复,警报……’

    从白杨身上的恐怖气息反应过来,众人耳中一连串的警报声在回荡。

    “刚才……”浑身一个激灵,多恩只觉浑身冷飕飕,全身都被冷汗打湿。

    半个小时后,罗斯家族的人相继反应过来,王清雨也从微微那里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也明白了白杨为什么会变成那样,了解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一直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千万不要有事啊……”

    和王清雨的心情不同,此时罗斯家的人彻底震惊了,一份基地拍摄的画面正在播放,白杨身影几乎凭空出现在基地外侧,刹那间一抹锋芒闪过撕开基地进入太空飞走了!

    白杨到底是超人还是神?

    太空基地距离地面几千公里,知道自己母亲出事儿了,白杨等不了罗斯家族的人用飞行器送自己回地球,只能暴力破开基地外围飞回去,至于会不会惊世骇俗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不不,这不是真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快快快,再快??!”

    白杨此时近乎癫狂,双目通红浑身颤抖。

    从太空基地出来,念力包裹自身,瞬息远去横渡星空返回地球。

    如今真君境界巅峰修为的他已经不那么依赖空气才能存活,以他强大的神魂,哪怕这个世界天地元气再稀薄他都能吸收过来维持身躯机能运转,是以茫茫太空根本就无法束缚他的自由。

    此番哪怕是肉身飞行,他的速度也已经超过了地球科技的任何飞行设备!

    念力在他周围形成一堵无形屏障,进入大气层后强烈的摩擦让他仿佛一颗流星砸向了地球。

    快,再快,更快!

    呼!

    他的身影和大气层摩擦,高温形成的火焰足足拉长了十多米,彗星撞地球般径直向着华夏广省第一医院落去。

    此时广省第一医院已经被封锁,甚至国家方面派出了大量人手迅速转移医院除却相关人员的任何人。

    甄国萍的身份太特殊,一旦白杨知道跑来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伤亡,一般的医生也好病人也罢全部都要转移,若不是周围人数太多,方圆百里都要清空才行!

    国家要做什么事情的速度是很快的,一个小时不到差不多就撤离完毕,虽然几乎清空了医院的病人和医务人员,可这里并不冷清。

    数百辆车汇聚,上千人紧张沉默着,大多数都是维持治安的武警,警察已经插不上手,军队正在赶来的路上!

    距离甄国萍受伤已经超过三个小时,进入急救室也已经两个多小时。

    一门之隔,急救室内数十位顶尖医务专家忙碌着,气氛凝重到极点,虽然他们不知道受伤的人是谁,可华夏大老板亲自发话让他们不得不认真以对。

    可是,可是……

    门外走廊上,上百人汇聚,白建军就在门边,双目通红,大脑一片空白,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为何早上还好好的,现在自己相依为命数十年的妻子就已经生命垂危了。

    除了白建军之外,走廊上的人没有一个是身份简单的,广省一把手二把手,市一把手,苏溪水以及她的家人,宋一道以及他的家人,王清雨的家人,还有更多平时不显与人前的人,林林总总,每一个的身份单独出去都是一方大佬级别的人物。

    可这么多大人物汇聚,走廊上却鸦雀无声。

    紧张凝重的气氛中,急救室的灯灭了,所有人心头一颤,紧张的看着那扇门。

    门开了,国内第一主刀医生出来,看了一眼走廊上的人,吞了口口水胆战心惊道:“各位,我们……已经……尽力了……”

    说出这句话,他仿佛用尽了平生所有力气。

    白建军浑身一颤,眼神空洞的问:“医生,尽力了是什么意思?”

    “您是伤者家属吧?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伤者其实在送进手术室的时候就已经死亡,我们用尽一切办法都没有能将其抢救过来,树枝虽然没有直接穿透她的心脏,却划破了一个口子,毛刺更是大面积损伤了伤者的内脏,她从受伤一直能坚持到医院简直是奇迹,伤者已经确定死亡接近三个小时,无法再抢救了,现在需要取出伤者身上的树枝吗?若要取出树枝需要大面积开刀,需要家属签字!”

    医生说完这番话就沉默了下来,因为他看到走廊上一群人全都脸色瞬间变得煞白,类似的话他说过多次,可没有一次压力这么大的。

    “国萍!”白建军通红的双目眼泪流淌,悲鸣一声昏迷过去。

    “快救白先生!”边上苏溪水眼含泪水扶着白建军惊叫道。

    一番手忙脚乱后,所有人面面相窥,接下来怎么办?

    “将事情上报!”苏忠国脸色苍白的沉声道。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内心无比凝重,只觉天快塌下来了,不知道要如何面对那位,一旦失控的话……

    “外面怎么回事!”将白建军送入急救室的苏溪水沉声问。

    此时医院外传来了一阵哗然,一群人心情沉重并未注意到。

    “报告,外面……外面有流星径直砸向医院了,恳请各位首长转移……”

    一个士兵慌慌张张的汇报。

    可话还没说完,外面传来剧烈的呼啸,随后咔擦咔擦的声音不绝于耳,医院大楼大部分玻璃都出现了裂缝!

    外面,白杨宛如流星般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医院大门外的停车场,急速到瞬间极静,形成的狂风将停车场上百辆车吹飞,出现了一个百米直径的空白地带,风压更是震裂了数十米外医院大楼窗户玻璃。

    顾不了那么多,白杨身影一闪冲进医院,一秒钟不到就来到了急救室的走廊上。

    不完善的人工智能已经将所有资料都传递给了他,精确到厘米,印入脑海的他根本就不会找错地方。

    “我妈呢!”

    在走廊上一帮大佬还没从流星降落中反应过来,白杨身影出现焦急道,声音悲切。

    “白杨,节哀!”

    苏溪水看着白杨通红的双目哽咽道,白杨能来到这里,恐怕已经知道具体了。

    “滚开”

    看到手术室,白杨一把扒拉开苏溪水推门进去,双目一扫,就看到了数十个在整理医疗器械的医生以及病床上盖着白布的甄国萍。

    没有多余的废话,念力一扫,手术室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双脚离地不受控制的飞了出去。

    “白杨你冷静一点,千万不要做傻事!”

    苏溪水惊恐大叫,想要冲进手术室。

    可是,一股无形力量将其推飞出去,手术室的门砰一声关上,只听白杨的声音如同修罗魔神一样传出说道:“别来打扰我,谁敢进来一步我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