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国萍遇险,生命危在旦夕!

    消息几分钟后就摆在了华夏一干大佬面前,当看到这个消息,饶是他们面对任何困境都能从容以对的心态此时也无法保持平静了。

    “派遣最好的医疗团队,一定要确保甄国萍女士的生命安全!”

    这个命令是华夏大老板亲自发出来的,并且是‘一定要确保安全’这种死命令,由此可见华夏高层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随后,无数人开始紧急忙碌起来,为此京城方面甚至动用最快的战斗机运送医疗专家奔赴广??!

    西南海某会议室,几个大佬紧急会晤。

    砰!

    桌子被拍响,大老板脸色难看道:“下面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要他们全天候二十四小时?;ふ绻寂康陌踩?,他们就是这么?;さ??居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其他人噤若寒蝉,并非因为大老板发怒,而是因为甄国萍危在旦夕有可能牵连的一系列事故。

    她是白杨的母亲,而白杨拥有神灵一般的手段,一旦甄国萍抢救不过来,白杨知道后情绪失控的话,没有人能想象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虽然错不在他们,那完全是一次意外,可情绪失控的人谁顾得了那么多?迁怒他人,一旦白杨失控的话,全世界没有人阻止得了他!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迫切的需要面对两个问题”大总管强压心中的惊恐开口道。

    其他人看向他不说话。

    “第一,救治甄国萍女士刻不容缓,无论如何,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确保她的安全,这已经在执行中,从上报上来她的情况看,各位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大总管深吸一口气说道。

    一旦甄国萍真的出了意外,面对有可能情绪失控的白杨,众人心中升起了一股大恐怖。

    接着大总管又说:“其次我们迫切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白杨肯定会知道,我们现在要不要通知他?”

    面对这个问题,众人面面相窥。

    随即大老板迟疑道:“如果通知他的话,一旦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现在这样的情况,谁能承担他发怒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这样的后果?”

    “可如果不通知他的话,一旦他知道了情况我们却不通知他,后果更加难料!”另一人沉声道。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通知不通知白杨都会引发一些列无法预料的后果。

    第九处处长邱国荣此时目光闪烁道:“各位,我觉得应该通知白杨,而且刻不容缓!”

    “能先说说理由吗?”大老板皱眉问。

    邱国荣第一时间回答道:“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甄国萍女士危在旦夕,甚至从拍摄的画面观察,那根树枝恐怕贯穿了她的心脏,而且树枝不规则还有毛刺,哪怕最好的医生恐怕都别想安全的取出,一个不好发生医疗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可是,我们不要忘了白杨本身的本事,医生做不到的事情万一他能做到呢?再一个,如果不通知他,导致他无法及时救治自己的母亲,后果恐怕更加严重!”

    大老板赫然站起来说:“急昏头了,忘了白杨自身的手段,现在我宣布,立即通知白杨这件事情,必须要快!”

    没有人有异议,此时必须要通知白杨。

    可是,很快下面的人就满头大汗的前来汇报,根本联系不上白杨!

    怎么会这样,一帮大佬傻眼了。

    大总管灵机一动说:“既然联系不上白杨,那么就从他身边的人入手,通知白杨的父亲白建军,以及他所有熟悉的人,务必第一时间将消息告诉白杨!”

    然而几分钟后,无数人的忙碌结果却是依旧联系不上白杨,反而是让很多人知道了甄国萍的情况。

    这可怎么办?

    “这个死人,关键时刻你跑哪儿去了啊,还有那帮该死的家伙,让你们?;ぐ籽畹哪盖啄忝蔷尤怀隽苏饷创蟮溺⒙?,一旦发生意外我先第一个枪毙了你们!”

    得到消息的苏溪水连正在执行的任务都不做了,一边紧急联系白杨却联系不上,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往甄国萍之处。

    “怎么这样,怎么会这样……”

    浑身颤抖,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的白建军丢下一帮人冲出会议室,一面联系白杨一面咆哮着让司机开车赶过去……

    一个又一个,白杨关系要好的人都被通知道了,可没有人能联系上白杨,反倒是知道情况的他们第一时间从四面八方汇聚到甄国萍之处。

    广省第一医院门口,一辆黑色商务车几乎是以蛮横的姿态来到这里,一群医疗人员早就严阵以待,当车停下的第一时间就蜂拥上去,七手八脚又小心翼翼的将甄国萍搬上推车随后奔赴抢救病房。

    那几个送甄国萍来的人差点将推车推得飞起,但却很平稳。

    在急救室门口他们就不能进去了。

    可这个时候几乎是弥留之际的甄国萍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如果我死了,请尽量帮我隐瞒我的死亡消息,不要让我家小白知道,要不然我家小白会伤心的,万一他最后还是知道了,你们一定要告诉他,我说的,要他坚强,每个人都会死亡,妈妈不能在陪着他了,我为这辈子有他这样一个儿子而自豪,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不希望我死后他做出什么让我伤心的事情……”

    说出这句话,甄国萍仿佛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随后面带微笑的闭上了眼睛。

    “不好,呼吸停止了,脉搏在变得微弱,生命特征在快速消散!”

    边上一个医生惊叫道。

    “准备急救!肾上腺激素准备,电击……不能用电击,快快快……”

    砰,急救室的大门关闭,亮起了红灯。

    几个护送甄国萍过来的人止步于此,随即浑身冰凉,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他们难辞其咎。

    甄国萍啊,那位的母亲,可以说他们这些人的生命全部加起来再乘以一万倍都没有甄国萍重要!

    “等待上头通知吧”队长无奈道,他不知道接下来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命运。

    “真是个奇迹,甄国萍女士从事发地点一直到这里至少半个小时,可她却坚持到了这里,恐怕还有希望”一个战士若有所思道。

    “我听说龙牙中的那些人都服用过一种东西增强身体素质,那种东西是那位提供的,恐怕甄国萍女士有这样的生命力也是服用那种东西的缘故吧……”

    话说到这里,一个个适可而止,内心祈祷,等待接下来的命运。

    随着时间推移,医院外面来了一辆又一辆车,一个个得到消息的人汇聚而来,当他们看到急救室的红灯后,不管是谁都选择了闭嘴,紧张焦急的等着。

    苏溪水来了,看了一眼急救室,双目冰冷的划过那几个?;ふ绻嫉娜?,选择一言不发。

    白建军来了,双目通红,咬牙沉默在边上一根接着一根抽烟,没有人说什么。

    然后医疗专家团队来了,进入急救室关上了门。

    惊鸿一瞥,急救室内甄国萍胸口那根树枝没有能够取出来……

    茫茫太空中,罗斯家族的太空基地内,休息室。

    和罗斯家族的几个主要成员分开后白杨就一直处于这里,眉头紧皱心绪不宁,可想了各方面都找不到这种情绪的源头。

    这个太空基地是有信号联系到地球那边的,之所以没有人能联系到白杨,是因为白杨的一个习惯,有了储物装备后他习惯于将手机等物品放储物装备内,信号隔绝无法联系到他。

    至于王清雨,倒是随身带着手机,可她的手机却没有白杨手机的功能能够入侵罗斯家的基地系统连接到地球。

    位于华夏黔省山区白杨的基地,除了个别的人之外连华夏高层都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从而没有通知那边,那套人工智能还不完善,没有自主‘意识’,当然无法及时收集信息通知白杨了。

    所以,此时此刻白杨对于自己的母亲消息一无所知,可那种心绪不宁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看出白杨好像有心事,王清雨没有打扰。

    和罗斯家族的人分开两个小时后,他们主动前来找到了白杨。

    “白先生,高祖情况在飞速变得好转,对此我代表罗斯家族对你表示最真挚的感谢,并且,经过我们商量,决定将这个太空基地送给你作为答谢”多恩看着白杨说。

    经过医疗专家检测,他高祖的生命机能奇迹般的快速恢复,也就是说延长寿命白杨真的做到了。

    此时多恩强压心头的震撼才平静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对于他家准备将太空基地送给自己这个白杨事先就知道,并没有太过吃惊,这会儿他心情烦躁,笑了笑说:“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当然会办到”

    至于对方送这个太空基地给他,白杨倒是没有拒绝,他本身就想进军星空,这样一来反倒是省却了一系列先期麻烦。

    白杨居然一点都不惊讶,多恩心中愕然的同时笑道:“既然这样的话,等到高祖情况好转,届时再和白先生进行基地交接如何?”

    “嗯”白杨点头,实在是有点心不在焉。

    “白杨,白杨,不好了”就在此时,罗斯家族的小公主微微一脸焦急的跑来。

    她之前跑去决定去了解白杨,通过地面罗斯家族的渠道收集白杨资料,却被她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微微小姐有什么事儿吗?”白杨皱眉道,心说你才不好了,大爷我好的很。

    但不知为何,白杨心情一下子变得无比沉重。

    “白杨,我刚刚得到消息,你的母亲出事儿了,而且很多人都无法联系你”微微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什么!”

    这一瞬间,白杨赫然抬头死死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