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开一次是巧合,避开两次是运气,避开三次咬咬牙也能接受,可甄国萍接下来一路上遇到十多次?;肌『谩芸馑闶裁??

    甄国萍的秘书,曾经作为精英战士,她是不会相信一个人运气好到如此逆天的,宁愿相信是某种因素在干扰才造成了自家老板运气爆棚。

    别看她一脸镇定,可面对一次又一次?;谛幕故呛芙粽诺?,身躯紧绷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最主要的是?;ず煤笞系恼绻?。

    甄国萍一脸平静,可她下意识捏紧的右手却显示她内心并没有那么淡定,车子行走在县城混乱的街道,一次又一次堪称近在咫尺的?;淙欢记『枚裙?,可下一次呢,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可再大的?;惨а兰岢值酱锬康牡?,她是北林县的一把手,若自己退缩了队伍还怎么带?

    呼……

    一阵狂风袭来,将一块不知道哪儿飞来的彩钢瓦吹向了甄国萍的座驾,锋利的边缘眼看就要撕开挡风玻璃,在司机吓得面无人色中,彩钢瓦一个翻滚从车子上空飞走了。

    吞了口口水,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浑身一抖,那块彩钢瓦飞到后面将一个大腿粗的景观树给削断了,若是撞在车子上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甄国萍的秘书彻底无法淡定,运气太好,好得不合理!

    手指轻轻在腿上敲击,那是一种暗中传递信号的方式,她在询问是不是暗中跟着的人将这一次又一次?;饬?。

    可从她隐藏在耳朵里面的耳麦反馈情况来看,暗中的人根本就没有动手,真的是他们运气太好化险为夷。

    秘书脑袋有些懵,这不科学,她们有这么好的运气?

    路有尽头,车上三人带着各不相同的心情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甄国萍负责的那片区域。

    这里是位于海边的一处风景区,可在狂风暴雨下这里一片狼藉,很多人造景观遭到了严重破坏,树木在风暴中摇晃,噼里啪啦被吹断的声音不绝于耳。

    司机将车停在风景区管理处背风的地方,下来给甄国萍开门差点站不稳被风吹走,打伞就更没戏了,别说撑开,撑开后搞不好要被放风筝。

    甄国萍冒着狂风暴雨下车快步进入建筑内一行人才松了口气。

    这边的风太大,暴雨都是横向在飞,远处传来了海浪拍打岸边轰隆隆的声音。

    景区管理处此时很混乱,数百游客拥挤在这里各种声音充斥嗡嗡嗡让人头晕。

    提前联系过景区管理层,甄国萍很快见到了他们,来不及寒暄,甄国萍第一时间问:“这里情况怎么样?”

    “县长,现在情况很不好,突然遭受风暴袭击,游客被困无法安全撤离,受伤人员得不到紧急治疗,甚至还有超过三位数的游客不知所踪”景区负责人一头冷汗进行汇报。

    这是自然灾害,他也没办法,可若是伤亡太大的话他们也要担责任的。

    “我会紧急联系医务人员前来救治伤者,至于被滞留的游客,你们这边安排一下带到安全的地方,另外武警官兵正在赶来的路上,到时候你们这边组织人手帮忙搜寻一下失联游客,无论如何也要将伤亡减少到最小”甄国萍做出指示说道。

    “好的,其实我们景区紧急救援人员早就在行动了,可效果不大,带回来的游客不到十位数,更多的则分散在四处寻找游客下落”景区负责人回答,先表明态度我们并非没有作为。

    轰……,哗啦啦……

    就在此时,这栋五层建筑的楼下传来一声巨响,随即是一片游客的尖叫声。

    “不好了,海浪上岸,在风暴的影响下到处肆虐,一楼的大门被冲毁了,水流已经漫近了大厅”有人慌慌张张的跑来汇报。

    甄国萍一脸严肃的上前一步沉声道:“现在我接手这里,接下来听我的,安排人下去将游客往楼上安置,下不要让他们处于危险之中,进一步救援等待指示”

    前来汇报的人一愣,随即点点头说了一句是转身离去。

    游客被紧急疏散到上面楼层,可这里并不安全,凝重的气氛中,县医院的医疗人员冒着危险来了,武警官兵救援战士来了,接下来是一系列救治疏散护送游客去安全地点的忙碌。

    三个小时后,被困景区的游客陆陆续续被接走,可作为县一把手的甄国萍无法松一口气,因为还有几十个游客失去了联系。

    紧急安排武警战士去寻找营救游客,最后甄国萍还要坚持以身作则带一队人去寻找。

    “甄县长,外面太危险了,救援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吧,这里还需要你主持大局啊”一个武警战士苦口婆心的劝解道。

    甄国萍一愣,旋即点头道:“也好,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凡事以安全为重!”

    其他人松了口气,然后开始忙碌起来。

    之所以不再坚持亲自带队,是因为甄国萍考虑道自己身体素质的原因,若是出去的话帮不上太大的忙恐怕还得让武警战士?;ぷ约?,那是在添乱。

    砰……!

    一声巨响传来,这个房间窗户被不知道哪儿飞来的一个沙滩球撞破了,玻璃碎片和暴雨冲进来在房间肆虐。

    “小心!”甄国萍秘书沉声道。

    随即以她超越寻常的动作将甄国萍拉到了身后,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端茶的托盘一扫,砰砰砰的声音中将玻璃碎片扫飞。

    “小刘,你受伤了,医生呢?”被秘书?;さ恼绻济挥腥魏问虑?,看到秘书肩膀上在淌血当即开口道。

    虽然秘书给甄国萍挡住了玻璃碎片,和肩膀却扎一块十公分长的锋利玻璃,鲜血直流。

    小刘曾是精英战士不错,可她不是超人,玻璃碎片太多而且不规则乱飞,受伤在所难免。

    “老板我没事,这个房间不能待了,我们去没有窗户的房间”秘书强忍疼痛说道,护送甄国萍准备离开这个房间。

    可就在这个时候,窗外一大片阴影笼罩了这栋楼,噼里啪啦的巨响传来,楼房颤抖。

    听到动静,小刘转身一看,顿时亡魂大冒。

    噗嗤噗嗤的声音连番在这个房间内响起……!

    这栋楼边上一棵枝繁叶茂直径超过一米五高达数十米的大树被风暴吹倒整个砸在了建筑上,断裂的树枝如同利剑一般刺进了建筑内。

    “不好!”

    暗中?;ふ绻嫉娜舜缶?,吓得面无人色,一个个快速奔赴她所在的地方。

    在甄国萍所在的房间内,此时情况很糟糕,几根分叉的树枝捅了进来,陪同的景区负责人当场被一根树枝刺穿脖子死亡!

    “老板,老板”甄国萍的秘书此时脸色苍白的惊叫,顾不上自己被树枝刺穿的肚子。

    大树的树枝刺入建筑,一根手臂粗的树枝有两个一两个分分叉,一根穿透了秘书的肚子,一根从她腋下穿过刺穿了前面甄国萍的身躯!

    树枝从甄国萍背后刺入,穿透身躯从身前伸出,位置刚好是心脏之处!

    身躯定格,甄国微微低头,就看到了一根带着锋利毛刺的树枝,上面鲜血滴答,还挂着一片鲜红的碎肉!

    “幸运女神不可能一直光顾某个人,可是我要死了吗?我还没有来得及看到我家小白成家立业,我还没有来得及身居高位为我家小白保驾护航啊……”

    此时此刻这样的念头在甄国萍脑?;氐?,脑袋发晕,甄国萍整个人当场恍惚了。

    砰砰砰!

    三个身穿迷彩服的人进入房间,看到这里的情况当即吓得肝胆俱裂。

    “救人,无论如何也要保证甄女士的安全!”其中一个人脸色惊骇近乎咆哮道。

    甄国萍心脏位置被树枝刺穿,千万不要有事啊,如果万一……老天爷,该如何给那位交代?一旦他情绪失控……不敢想了。

    此时救人要紧。

    “队长,甄国萍女士心脏位置被刺穿,需要砍断树枝才能带走她进行转移医治,而且必须要快,刻不容缓!”

    “那就砍断树枝”

    “可是砍断树枝的话容易造成树枝移位形成二次伤害!”

    “那就给我抓住树枝,把自己给老子当成机器人,我现在砍断树枝,如果在砍断的过程中树枝移动一下我弄死你!”

    队长脸上青筋毕露咬牙切齿道。

    “是!”

    一个战士上前,目光决绝,双手抓住树枝,胳膊肌肉鼓起,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不动。

    队长当机立断,一把漆黑匕首划过,树枝轻易被切断,这个过程不过几秒钟,甄国萍的身躯得以解救下来,最后一人一把扶住他转身就走。

    必须要第一时间送往医院进行救治,要是出了意外……!

    甄国萍被带走后,又有人来救走了秘书小刘,她的受伤位置在腹部,情况比甄国萍好很多。

    一辆漆黑的商务车在暴风雨中飞驰,椅子被暴力拆掉,四个铁血战士看着一根树枝贯穿心脏的甄国萍束手无策,他们也会一些急救技巧,可此时根本就不敢动那根树枝一下。

    “快点,再快点,你他妈给我开稳点”负责暗中?;ふ绻嫉亩映ど舻统僚叵?。

    转而他看着甄国萍,心中叹息,好运不会一直伴随着某个人的。

    这件事情必须要第一时间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