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缓缓打开,内中白杨牵着王清雨的手一步一步走出来。

    看到前面的白杨,不知道为什么,罗斯家族的三个人喉咙有些干涩,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白杨站在门口,一脸微笑不语。

    “白先生,结果……怎么样?”毕竟是罗斯家族的人,见惯大场面,多恩强压内心纠结的心态开口问。

    这句话问出,他整个人都轻微颤抖了一下,想要知道答案,可又怕答案并非自己期待的那样,尽管白杨一脸微笑结果估计很好,可没有得到白杨承认不敢高兴。

    “幸不辱命,老人目前情况稳定,而且会越来越好,不出五天,他应该能单独下床走路了,现在还处于昏迷之中,你们可以去看看他的情况”白杨笑道。

    这一瞬间,菲利普,多恩,道格他们浑身一个激灵,就好像被电流刺激了一样,浑身酥麻,汗毛竖起,一身鸡皮疙瘩。

    成功了,白杨成功了,他成功的延长了一个人的寿命,甚至在不久后这个人能单独下地走路!

    要知道,半个小时前对方还是一个处于生命走到尽头行将就木的老人!

    这是何等手段?

    深吸口气,多恩冲着白杨微微弯腰说:“白先生,我太激动了,现在有些不知所措,我能不能先去看一看高祖父的情况?”

    “当然没问题,不过他正在恢复之中,暂时不宜吵闹打扰,当然了,几天后你和他争吵也不用担心他心脏病发作”白杨耸耸肩说,开了个西方似的玩笑。

    “实在是太感谢……”

    道格也无比激动,语无伦次的走向白杨伸手准备握手表达内心的情绪,虽然还没有亲眼看到高祖的情况,可白杨都如此淡定的说了,那么白杨能延长他人寿命的本事恐怕是真的了。

    然而还不等道格接近白杨,他对面的白杨突然之间脸色一白,伸手捂住心口位置一脸痛处的样子。

    王清雨是第一个发现白杨情况的,当即大惊关切问:“老公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此时白杨莫名其妙的浑身冒冷汗,心脏一阵阵抽搐般的疼痛,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很健康,无病无灾,可这种感觉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几秒钟时间就消散了,简直莫名其妙,白杨深吸口气拍了拍王清雨的手说:“我没事”

    “老公真的没事儿吗?你脸色很白”王清雨担忧道。

    “我真没事儿”白杨摇摇头说。

    对面道格多恩对视一眼,突然想到了白杨之前说过,为别人延续寿命自己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他们显然误会了,可自己却不知道,于是多恩赶紧上前说:“白先生,你应该是太累了,先去休息一下,我们有全世界顶尖的医生,我马上让他们帮你检查一下……”

    白杨摇摇头说:“我真的没事,或许是太累了吧,先去休息一下,对了,你们去看看老人的情况,过会儿再聊”

    “既然这样的话,就按照白先生你说的来吧”多恩想了想说。

    现在白杨可不比之前,他可是能延长别人寿命的人,任何事情都要考虑他的意思。

    和多恩他们分开,对方肯定是去第一时间检查那个老人的情况,至于他们看到后有什么反应是什么心情白杨没有在意。

    分开后前往休息的地点白杨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

    自己的心脏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刺痛?这种刺痛并非自身身体出了问题,而是一种类似于对未知情况恐惧的直觉。

    “心血来潮!”目光闪烁白杨心中暗道。

    越是强大的人对于未知的危险就越是敏感,可仔细分析过后白杨大致得出,自己出现这样的感觉并不是说自己将要遇到危险,好像是其他方面。

    这只是一次对于未知事件的预感,具体是什么白杨不得而知,是以直到回到休息的地方他依旧沉默不语快速分析各种情况,可无论他如何分析都得不到答案……

    地球,华夏,广省沿海北林县。

    此时是华夏京城时间中午十一点三十五分,整个北林县上空铅云笼罩,狂风加暴雨席卷了这座县城。

    风暴很可怕,车辆被吹翻,树木被吹断,广告牌被狂风撕碎满大街乱飘,整个县城混乱一片。

    加之这里是沿海县城,风暴带来了海浪已经快要冲进县城,严重威胁到了人民的安全。

    如此情况有人在为自身的安全担忧,而有些心大的人则是将情况拍摄发表在网上博取眼球……

    北林县虽然只是一个县城,可却是一个旅游城市,繁华程度可以归类为二线城市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让这里损失巨大。

    县正府的气氛很严肃,每个人都在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忙碌着。

    “这是一次突发情况,同志们,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必须动用一切手段挽救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公安消防城管全部出动,另外联系武警官兵,必须要将这起突发情况的损失减少到最小,并且,我们要以身作则,我不建议呆在办公室里不作为的??刂富?,全部出动,去现场指挥工作,少说多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办,当然,前提是以安全为重,我这里已经制定了一个大致计划,每个人负责一个区域,熟悉之后立即出发!”

    一间办公室内,北林县整套领导班子聚集在这里,二三十个人。

    说话的是北林县的一把手,一个女人,一个短短几个月就将整个北林县班子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女人。

    她一头干练的短发,很漂亮的一个中年女人,带着一副眼镜平添了几分严肃,再加上一身灰色西服以及不苟言笑的表情,暗地里被人称作铁娘子。

    这个北林县的一把手是白杨的母亲甄国萍,当初立下走政这条路后就开始运作,吃了开慧果的她处理任何麻烦事情简直手到擒来,是以一开始她只当了某市长秘书一个月不到就空降下来成为了北林县的三把手,然后几个月时间在人们眼花缭乱中成为了一把手。

    这其中她自身能力是一方面,恐怕更多的还是上层看在白杨这层关系暗中放绿灯的缘故。

    北林县突然遇到暴风雨袭击,作为一把手的甄国萍亲自坐镇指导工作,各方面井井有条,班子慌而不乱。

    身边的女秘书将紧急制定的计划分发下去,待到在场的人熟悉后,甄国萍站起来说:“都熟悉自己负责的区域了吗?现在就出发,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可不是人民的老太爷,现在是我们以身作则指导救灾的时候了,散会!”

    说完,甄国萍站起来一脸严肃的大步离开会议室。

    作为一把手,说出以身作则这句话,甄国萍给自己安排负责的区域是最危险的海边一代。

    带着秘书来到楼下,狂风吹得让人站不稳,雨点打在身上有明显的疼痛感,狂风暴雨下整个城市都在摇晃一般。

    面对这种情况,甄国萍的秘书担忧道:“甄县长,现在外面很危险,要不我们还是先等暴风雨平息下来再去指导工作吧?”

    甄国萍皱眉摇摇头说:“现在是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候,其他各部门尤其是基层人员都能直面眼前的暴风雨,我若是躲在安全的办公室过不去内心那道坎,不用多说,安排司机出发”

    秘书不再说什么,只得照办,不过却暗中发了一条信息出去,于是暗地里至少有三十人隐藏在了甄国萍周围。

    秘书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女孩,长相一般,甚至平时有些木讷,但对工作却很认真负责。

    甄国萍不知道的是,自己这个一直都对自己小心翼翼的秘书其实在成为她秘书之前是一个精英战士,赤手空拳一个打十几个更玩似的那种,上头安排她来贴身?;ふ绻嫉陌踩?。

    白杨的身份太特殊,特殊到上头不得专门派出一支团队?;ぐ籽畹母改?。

    当然了,这些事情作为甄国萍来说她自身是不知道的,或许吃了开慧果的她知道却装作不知道也说不定……

    带着秘书奔赴最危险的地方,街道上因为狂风暴雨的缘故倒是没什么人,交通还算顺畅,如果没有满大街吹断的大树和各种碎片的话。

    咚……!

    一个垃圾桶被吹飞撞在了一间门面商铺的卷闸门上,就在甄国萍乘坐车辆前方十多米的地方飞过,如果他们速度快一些的话垃圾桶搞不好会直接撞车上。

    哗啦……

    前行中,一栋三十多层的居民楼上一块玻璃掉在大路上摔得粉碎,距离甄国萍的车不足五米。

    轰……

    一颗街边的树被吹断砸在地上,就在甄国萍乘着车辆后方二十多米。

    这些种种情况在整个县城各个地方上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车子副驾驶室内甄国萍的秘书却是眼神有些古怪,作为精英战士的她此时精神高度集中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那个垃圾桶,明明是朝着他们直接飞来的,可中途被一块狂风带来的碎片撞了一下改变方向,那块玻璃原本会直接砸在车上,可一阵风给吹偏了,她观察过那棵断的树,原本应该是正好砸在他们车上的,可偏偏坚持到了他们车子经过才被吹断。

    这些是巧合还是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