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时间的指针已经快要指向下午两点,王清雨和罗斯家族的人见面约定时间快到了。

    “走吧,我们去见见世界第一家族的继承人”

    快到预约时间白杨主动站起来说道。

    王清雨整理了一下妆容好奇问:“老公,为什么我觉得你好像对罗斯家族很感兴趣的样子?”

    “这个家族真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欧洲中世纪以前,远不是表面上几百年底蕴那么简单,这样一个有着古老传承的家族本身就是一本活着的历史,难道不值得好奇吗?”白杨笑道。

    听了这句话王清雨一愣,在白杨给她的资料上可没有这样一部分描述,愕然道:“罗斯家能追溯到欧洲中世纪以前?那至少得上千年历史了吧,一个家族能保持这么久长盛不衰?”

    真的很让人难以置信,纵观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可却没有哪个家族拥有这么悠久的历史,别说上千年,两百年以上的都几乎没有,家中长辈本身就是高官的王清雨知道很多常人不知道的秘密,对于这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然而这就是事实”白杨耸耸肩说,不过话锋一转若有所思道:“其实清雨你也不要小看了华夏,虽然没有传承千年的家族,却有另外历史悠久的传承,只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忽略了而已”

    “老公的意思是……?”王清雨有些没反应过来。

    看着窗外繁华的都市,白杨叹息道:“不说其他,武当山,少林寺,‘大雪山’,这些地方哪一个不是传承千年的古老存在?虽然没有罗斯家族那么辉煌,但悠久的历史一点都不差,不同的是,罗斯家族是一个家族,而我所说的华夏这些地方只是文明的象征而已”

    “也是,存在的方式不一样,发展方向也就不一样了,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有着相同古老传承的势力到了如今有这么大的差距”王清雨点头道。

    “走吧,别让客人等久了,免得以为我们不懂礼貌”

    白杨结束这个无聊话题,牵着王清雨的手走向门口。

    罗斯家族是以私人拜访的方式前来的,就不能在会议室会面了,王清雨秘书的安排下见面地点订在了这栋楼八十八层的一间茶室中。

    茶室装修风格以华夏的木质结构为主,喝茶嘛,当然是要在风雅的地方了,无疑华夏风格最为契合茶道,你要是在欧洲风格的房间喝茶那还有什么感觉是吧。

    白杨和王清雨来到这里并未看到罗斯家族的人,对方还在休息室没过来呢。

    来到这里后王清雨对随行的秘书问道:“准备得怎么样了?”

    “王总,一切都准备就绪,最好的茶叶,最好的茶艺师傅,想来不会让客人失望的”秘书小丽回答道。

    “虽然对方远来是客,又不需要巴结对方,要什么最好的,一般的就行了”白杨在边上插嘴道。

    额……

    秘书小丽一时之间不知所措。

    “就这么办”王清雨点头道。

    “好的,王总还有其他吩咐吗?”小丽没多问什么,看着王清雨说。

    “去请客人过来吧”王清雨点头道。

    秘书离去,这个房间内只剩下了白杨和王清雨两人。

    白杨找了个角落坐下说:“我依旧当我的背景板,一切有我在边上,清雨你不要有任何压力,哪怕对方是罗斯家族的继承人”

    “嗯”王清雨点头,来到主坐坐下,等待客人的到来。

    时间几乎是刚刚两点钟的时候,茶室的门口就响起了脚步声,门推开,王清雨的秘书小丽立于门边伸手一引道:“里面请”

    门口除了小丽之外只有两个人,一个青年一个老人,青年在前老人在后。

    那青年标准的西方白人面孔,身高一米八出头,金色的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面容如雕刻大师的杰作一般长得极其英俊,可谓刀削斧凿。

    他有一双罕见的紫色眼眸,深邃神秘,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显得无比优雅绅士,一身黑色礼服,左胸口袋微微露出一点洁白手帕的三角尖。

    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贵族’,并非葬爱家族那种‘贵族’,而是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那种有着古老传承的贵族气息,神秘高贵,让人感到亲切却有望而却步。

    老实说,这是一个走在大街上足以引起无数花痴尖叫昏迷的男人,他的气质,他的长相,完全能让人忽略肤色人种这种因素。

    房间角落默不作声的白杨稍微瞄了对方一眼,暗中撇撇嘴,心头莫名其妙升起一种想把那张脸弄花的感觉……

    在那优雅英俊的金发青年身后是一个身穿燕尾服的老人,面带微笑,一丝不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欧洲古老的宫廷大总管。

    那种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贵族管家气息,白杨估计再好的演技都无法诠释出来。

    ‘不愧是从世界第一家族出来的人,哪怕长得一毛一样的人都别想冒充,一言一行一个动作都和一般人有着本质的区别’白杨心中暗道。

    作为此间主人,当门口金发青年带着燕尾服老头踏足房间的时候,王清雨就起身迈步面带微笑的迎了上去伸手笑道:“菲利普*罗斯先生,欢迎你的到来”

    王清雨说的是英语,而且是正宗英伦风,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西方人呢。

    “王清雨小姐,很荣幸见到你,你直接叫我菲利普即可,我的中文其实很不错的,然后请允许我赞美你,你真是太迷人了”

    来自世界第一家族的菲利普*罗斯优雅的握住王清雨的指尖用字正腔圆的汉语说道,然后他微微弯腰要行那欧洲的见面吻手绅士礼。

    角落的白杨眉毛一跳,心道给你握手你就偷着乐吧,你大爷的亲下去试试,看我不打得你爸爸都不认识你!

    然而王清雨好像知道白杨不喜西方吻手礼一样,轻轻抽回手侧身笑道:“菲利普先生,请”

    菲利普优雅的表情微微一愕,随即笑了笑收回手说:“客随主便,请”

    干得漂亮,角落的白杨心中给自家媳妇点了个赞,别以为你是什么罗斯家族的人就给你面子。

    那边王清雨和菲利普双双落座,跟着菲利普来的老人立于菲利普身后,双手放在小腹位置一脸微笑宛如雕塑般一动不动。

    ‘有点意思’暗中观察的白杨心头一动。

    那边王清雨轻轻拍手,从隔间走出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年约四十,长相一般,可一举一动都极尽优雅,让人赏心悦目。

    她是茶艺师,手持一个木制托盘而来,在边上微微行了个蹲礼,不曾说一个字,随即开始优雅的施展茶道。

    在那茶艺师泡茶的过程中王清雨看着菲利普笑道:“菲利普先生远道而来,以茶待客,怠慢之处还请见谅”

    “华夏茶道我素有耳闻,此番见识真正华夏茶道,果然赏心悦目”菲利普微笑道。

    此时茶艺师已经泡好两杯茶分别放在两人身前,王清雨伸手道:“请品尝”

    菲利普点头,右手无名指和小指微曲,食指中指并起贴在不大的茶杯一侧,大拇指一扣捻起茶杯,先是闭目闻茶香,然后轻抿一口,稍微回味咽下睁眼道:“好茶”

    不得不说,菲利普这个西方人喝茶的姿势还挺专业的,不过估计不怎么懂茶,只用了好茶两个字评价。

    王清雨也没有和对方讨论茶道的兴趣,优雅的喝了口茶放下茶杯看着对方开口直接切入正题道:“菲利普先生,不知此番前来有何贵干?”

    稍微有些意外王清雨的直接,菲利普*罗斯还是放下茶杯笑道:“此番拜访,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请王清雨小姐帮忙引荐一个人”

    目光闪烁,这会儿换王清雨意外了,对方不是专门来找自己或者说九州科技的?于是问:“菲利普先生想找谁?”

    “我想找的人是王小姐的未婚夫白杨先生”菲利普坐直身躯说道。

    角落的白杨眉毛一挑,这家伙找我?找我干嘛?

    王清雨很意外,不着痕迹的看了白杨一眼,转而问菲利普:“不知菲利普先生找我未婚夫所为何事?”

    菲利普优雅一笑说:“不知王小姐可否代为引荐?”

    他没回答找白杨什么事情,意思很明显,你尽管是白杨的未婚妻,但却还没有让我告诉你有什么事儿的资格。

    背景板当不下去了,尽管王清雨在同龄人中各方面都算顶尖,可面对这个罗斯家族的继承人依旧差了不止一筹,完全应付不过来,白杨知道自己不出面都不行了。

    自己这么大个人对方不可能没有看到,或许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出于礼节却并未多看自己一眼,这点白杨是明白的。

    收起手机,白杨站起来一脸微笑走过去笑道:“菲利普先生找我?”

    那边菲利普几乎是在白杨起身的同时也起身,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意外,看着白杨这边伸手笑道:“白杨先生,很荣幸见到你”

    轻轻握手,白杨点点头道:“请坐”

    说着,白杨绕到另一边,王清雨起身,白杨坐下,她也在白杨身边坐下,不过却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