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意向书不过十几页而已,几万字王清雨很快看完。

    官方想要和九州科技达成的合作大致可以分为三点,一,材料,二,设备,三,系统。

    三个方面其实都是围绕着白雨手机延伸开来的,材料的话,官方想要获得白雨手机外壳这种新型材料的具体参数,作为一种新型材料,官方看出了巨大的用途,想要花钱购买。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材料九州科技并未注册专利,一切技术手段都在手中,别人想窃取只能从九州科技入手,华夏官方不可能冒着得罪白杨的风险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是以只能是以交易的方式进行了。

    设备方面,则是华夏官方从白雨手机上看到了远超世面的科技手段,想要邀请九州科技生产制造一些高尖端的科技设备,同样也是花钱,不过意向书上并未说具体什么东西。

    至于系统的话,华夏官方更是希望获得白雨手机系统的完整代码!

    毕竟这套手机系统太强大了,远超市面上任何系统,若是运用在国防军事上意义重大,国家想掌握在手中无可厚非。

    意向书毕竟只是意向书,上面并未具体说价格这种问题,这种类似的合作都是先谈妥意向后再商量细节,不是一两天能搞定的。

    看完意向书,稍微沉吟后王清雨看向邱国荣说:“邱先生,我看完了,恕我直言,意向书上贵方提出的三个要求,除了第二点可以商量之外其他两项我都不能答应!”

    这句话王清雨说得很果断,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邱国荣面不改色,其实内心却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拿到新型材料的具体参数和系统源代码,根本就是在对九州科技釜底抽薪,傻子才会答应。

    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角落捣鼓手机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白杨,邱国荣笑道:“能说说你的理由吗?先不要这么武断,我们可以进一步磋商的”

    老邱此时内心是纠结的,如果换个人亦或者是白杨不在边上,他的姿态都可以强硬一些,然而白杨这位大爷往边上一坐,邱国荣这个华夏第九处的处长简直没法搞,掣肘太大了,必须要考虑到白杨的想法。

    轻轻敲了敲桌面,王清雨淡笑道:“先说新型材料的问题,我们不可能将具体参数给任何人,我是个商人,所谓物以稀为贵,这种材料只有我掌握,那么它代表的几乎就是无穷无尽的财富,所以我怎么可能用有限的金钱去将它贩卖?至于设备制造的问题倒是不大,贵方有什么要求可以进一步磋商,我们这边研发团队想来应该可以胜任,最后就是系统源代码的问题,这是我们九州科技的核心,不可能泄露,希望理解”

    王清雨也是脾气好,如果是其他人看到意向书上的内容的话恐怕第一时间就骂娘了,想要我们的核心科技?你怎么不去死……

    当然了,王清雨是商人,彻底将人得罪死这种行为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不过她身后站着白杨这样一个人,哪怕面对华夏官方她也有底气一言拒绝!

    邱国荣无奈啊,换个企业拥有这种事关国家命运的科技手段,不需要和你多说,直接最上面下达一份文件国家要了,了不起和你商量出一个满意的补偿方式,至于你甘心不甘心国家会考虑你的感受?没给你一面锦旗你就偷着乐吧……

    此时听到王清雨的话邱国荣笑道:“我完全理解王总的心态,不过话说回来,王总也是华夏人,贵公司掌握的技术对国家意义非凡,所以我们是不是再商量商量?”

    好嘛,强硬姿态不行只能换一种方式,短短一会儿的对话邱国荣意识到想要达到意向书上的目的几乎是不可能了。

    一脸公事公办,王清雨说:“我也是华夏公民,为国家做贡献我当然乐意,不过同时我也是一个商人,最好是达到双赢的局面”

    顿了顿王清雨继续说:“我现在有一个初步的设想,说出来邱先生考虑一下如何?”

    “好”邱国荣正色道,这就是开始真正的谈判了。

    两边的秘书都严阵以待,随时一字不漏的记录接下来的内容。

    又看了看意向书,王清雨抬头说:“先说材料问题,具体参数我们不可能卖出去,不过却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合作,我们九州科技生产贵方进行采购,我们可以适当的进行价格让步出售给贵方,不过我希望贵方也能提供低于市场价格的材料原料!”

    听完这番话,邱国荣沉吟片刻,不得不承认这种方式对双方都有利,于是他说:“可以,具体细节的话再行商议,不过我方有一个小小的要求,那就是这种材料不要出售给其他国家,至少在市面上拥有同类材料的前提下不能出售给其他国家,当然,因此而对贵公司造成的损失我方会给予一定的补偿,若是同意的话下面再仔细商量”

    说道这里,邱国荣又看了看白杨,不过发现白杨依旧没有任何表示。

    没办法,这种材料不能出售给其他国家,对于九州科技来说是巨大的损失,这已经伤害到了白杨老婆的利益,邱国荣不得不严正看待白杨的态度。

    然而尽管听到了具体对话白杨依旧不发表意见,他相信王清雨会处理好的,自己来就是给他撑场子的,别人不敢欺压自己老婆他来的目的就达到了。

    先说好,我没装逼啊,没看我一句话都没说么……

    沉吟片刻,王清雨说:“我大致认同你的观点,首先我也爱国,资敌的事情我不会做,哪怕损失一部分利益,那么材料问题就商量到这里,具体细节后面再说,我们议下一项设备制造问题,其实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将需要的设备预案拟定交给我们,我们会根据研发团队的评估做出回应,不知这样如何?”

    “也好,那么设备的事情先放一边,我们谈谈系统的问题……”邱国荣笑道。

    哎,郁闷死个人,因为白杨这个大爷的存在,谈判节奏几乎完全掌握在王清雨手中了……

    说到系统,王清雨态度就更加强硬了,说:“系统源代码我们不可能交给任何人,不过贵方需要这套系统作用于国防,我考虑了一下,倒是可以授权你们使用,不过会根据你们安装数量和使用年限进行收费!”

    得不到系统的源代码这在预料之中,但这才是最关键的,毕竟那套系统太强大了,邱国荣有点不甘心,试探性的问:“既然贵方不愿意出售系统源代码的话,那么能不能给我们开通一部分其他权限……”

    说到这里,邱国荣扫视了会议室一圈,身上一股凌厉的威严一闪即使。

    所谓的权限,当然不是系统功能方面,而是全世界安装这套系统设备的终端权限,作为系统开发商,怎么可能无法掌握那些设备终端?

    “这种权限我们不可能给予,我是商人,信誉为先,有义务和责任为顾客的**进行保密,所以我只能说抱歉”王清雨一口回绝道。

    “就真的不能再商量一下吗?如果可以的话,我方愿意以另外的方式进行交换”邱国荣极力争取道。

    “为贵方开通权限是不可能的,不过,若是贵方有所需要的话,我方倒是可以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支持……”王清雨若有所指的笑道。

    国家不可能看着这么重要的资源不用,就如同米国利用水果手机系统收集情报一样,但是了,很多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说……

    邱国荣懂了,笑问:“不知贵方需要什么才能达成这项合作?”

    这是将主动权交给王清雨了,或许是因为这款系统太逆天,或许是因为白杨的存在,亦或者是因为国家太需要这套系统的帮助,所以邱国荣迫切的需要达成这项合作。

    王清雨没想到邱国荣这么急切而干脆,稍微意外后说:“我公司在飞速发展,其他还好,如果可以的话,贵方能不能给我们批一块地皮?未来我们九州科技必须要有自己的工业园区的”

    九州科技发展太快,根基不稳,除了核心技术之外,很多东西目前都是找人代工,如此一来一部分利益就被别人赚走,这让王清雨无奈的同时,不得不放缓九州科技发展的脚步先建设根基,拥有属于自己的工业园是眼下最为迫切的问题。

    “完全没有问题,需要多大地皮,地点,贵方先考察一下有了大致方向,我这边再给答复如何?”邱国荣一口答应道。

    “如此的话就没问题了”王清雨笑道,为对方的干脆感到意外,不过考虑到边上自己老公也就释然了。

    “合作愉快,具体细节方面的话,就交给下面的人,我希望今天说话的内容一切保密”邱国荣点点头道。

    “完全没有问题,等到细节商量完正式文件签署后,我希望在庆功宴上看到邱先生”王清雨起身伸手道。

    “一定一定”邱国荣和王清雨握手笑道。

    应该完了吧?虽然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白杨在边上心中嘀咕道。

    虽然他们的合作意向并未涉及具体细节,但白杨觉得单独一项拿出来恐怕都是价值百亿千亿的金钱交易!

    有些同情的瞄了一眼邱国荣,白杨知道,因为自己的存在他都不知道做出多大的让步了!

    别看人家老邱很好说话,你换个其他人试试?

    论撑场子的正确姿势,一言不发左右全局事态发展的无形装逼最为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