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溪水双手抱在胸前斜眼看白杨,一副你尽管编我信了我是猪的表情。

    一脸纠结,白杨使劲挠头,和苏溪水算得上是好哥们好朋友了,关键是她还认识自家媳妇,貌似关系不错的样子,这种事情被抓个现行该如何解决?在线等挺急的……

    气氛有点微妙,边上默不作声的小猫看了看白杨,又看了看‘奇装异服’的苏溪水,稍微沉吟上前两步站在白杨身前,目视苏溪水声音微冷道:“你在威胁我家少爷?”

    面对近在咫尺的小猫,尽管小猫一脸平静,可不知为何,苏溪水心头狠狠一跳,她经历过无数铁血厮杀,可谓尸山血?;钕吕吹?,此时的小猫给她的感觉犹如一头沉睡的巨龙,稍微一个喷嚏就能将她撕碎!

    那种犹如一座大山镇压下来的恐惧感让苏溪水浑身汗毛炸起,身躯瞬间紧绷,甚至皮肤上还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然而鬼使神差的,她觉得自己不能后退,不能露怯,这种心态没有任何缘由,反正苏溪水自身是找不到根据的,亦或者是她内心根本不想去面对那种理由?

    眉毛一挑,她悄悄深吸口气直面小猫,身躯挺直微笑道:“你叫他少爷?我倒是不知道姓白的还喜欢这种调调……正式认识一下,我,苏溪水,隶属于华夏龙牙特战部队,职位第一大队大队长,领中校军衔,不知妹子你怎么称呼?在哪儿高就?”

    若是一般女孩子的话,恐怕在听到苏溪水这一连串职位军衔的第一时间就被震得七荤八素,然而小猫却压根就不知道这些,眼中迷茫一闪即使,轻轻点头道:“我叫小猫,跟在少爷身边”

    苏溪水脑袋有点当机,这算什么回答?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外如是了。

    白杨在边上看着小猫和苏溪水的对话,小猫的反应很正常,然而苏溪水你就莫名其妙了啊,白杨看着她一脸古怪。

    貌似苏溪水在气势上被小猫完全压制,然后想要从身份上找回优越感?你至于么?

    这会儿小猫又说话了,上前一步,双目直视苏溪水再问:“回答我,你是在威胁我家少爷?”

    心头一寒,苏溪水下意识避开小猫那如刀锋一样的眼神,身躯完全不听使唤的后退了一步,这一步退出,让她羞愤难当。

    我居然在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女人面前后退了?甚至都不敢看她的双眼?

    一股莫名情绪直冲脑门,苏溪水抬头死死的看着小猫说:“威胁他?他凭什么让我威胁,反倒是你,到底是什么来路?接近他有什么目的?白杨身份特殊,事关重大,我觉得我有必要对你进行一系列的调查了!”

    小猫面无表情的看了苏溪水一眼,听到对方并非威胁自己少爷,点点头不说话了,退回白杨身后。

    又来?苏溪水差点吐血,你这啥都不说是几个意思?

    古怪的看了苏溪水一眼,白杨心道这妞今天有点不对头啊,上前一步说:“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苏溪水你够了啊,咦?那什么,你不会是因为小猫跟着我你吃醋了吧?”

    脸颊微红,苏溪水瞪眼道:“我吃你大爷的醋,别给我打岔,老实交代,这个叫小猫的狐狸精什么来路,和你什么关系,为了国、家—安全,我完全有义务和必要调查清楚!”

    苏溪水越说越强硬,最后她自己都信了,对,白杨身份特殊,我是为了人民和国家着想才要调查这个狐狸精的。

    我真机智……

    “你可拉倒吧,等下是不是要为了全宇宙的安全调查小猫了?给我打住,我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不是我说你,关于我的事情你级别还不够吧?边上玩去”白杨没好气道。

    心说如果你知道小猫的来历估计真的会出现全宇宙安全这种心态,毕竟小猫是异次元来客……

    这条路被白杨堵死,苏溪水暗恨,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看着白杨冷笑道:“清雨可是我的好姐妹,既然遇到你在外面不三不四我完全有必要过问一下,免得清雨被你给骗了,以后后悔都来不及”

    翻了个白眼,白杨无语至极,小猫得罪你了吗?至于这么纠缠不清要弄清楚?心头一动,看着苏溪水似笑非笑的说:“你够了啊,再闹下去信不信我把你这段记忆抹除!”

    “哼哼,姓白的,我早料到你不会老实交代的,你有本事抹除我的记忆这点我毫不怀疑,可是没关系,你和这个狐狸精亲密接触的监控视频我在来之前就已经保存在加密系统里面了,一个小时后我若是不取消发送程序的话,那些视频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清雨和我的手机上,所以你抹除不抹除我的记忆有什么关系?有本事你把单独加密系统内的视频文件也给删了!”苏溪水下巴一抬得意道。

    “我草你至于么?”白杨目瞪口呆。

    “牛虻!有本事你到是来啊”苏溪水呸了一口,胸脯一挺瞪着白杨说。

    反应过来白杨无语了,这都什么脑回路啊,我只是在吐槽而已,你却想睡我……

    差点被打败,特纠结的看着苏溪水白杨有气无力的说:“你能不能就当没看到?大姐算我求你了行吗?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你就别操这份心了OK?”

    事态回到自己预想的画面了,苏溪水心道这白杨还真难对付,点点头笑道:“让我当没看到也行,不过你得先给我解释解释这个狐狸精什么来路和你什么关系”

    尼玛,你这是纯粹的好奇心还是别有目的?白杨觉得自己要被带沟里面了,干脆说道:“猫儿的来历你就别瞎猜了,哪怕是你动用手段能调查出什么算我输,所以还是别浪费力气,至于她和我的关系嘛……”

    说到这里白杨干脆豁出去了,瞪眼道:“猫儿是我的人,咋啦?你有意见?”

    “哼哼,果然是小三,姓白的,你这么搞考虑过清雨的感受吗?这个狐狸精是你的人,说得轻巧,那清雨呢?你置她于何地?”苏溪水哼哼道,虽然早就猜到了,可不知道为啥,得到白杨的承认她内心居然有一丢丢窃喜……

    “清雨是我老婆,这是天王老子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谁有意见我弄死谁!”白杨不讲道理来了这么一句,随即有些烦躁的说:“这些事情你就别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好,只是需要点时间,苏小妞,我警告你啊,这件事情你知道就算了,如果你敢在我没有处理好之前告诉清雨的话,哼哼,后果我自己都害怕!”

    我疯了我才会告诉清雨,当我傻么?

    苏溪水心中窃喜哼哼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白杨啊,居然在外面包小三,这样的话,应该不介意加一个小四吧?不过这得慢慢来,这家伙就是头猪,好白菜给你拱都不拱……

    眼睛一眯,苏溪水看着白杨似笑非笑道:“要我不告诉清雨也行,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

    “你以为你是赵敏啊,我也不是张无忌,还答应你三个条件呢,没门”白杨一口否决,哥们的承诺岂是那么轻易能被人忽悠过去的?你要我给你摘月亮老子想想办法也不是不可能,虽然有点难的说……

    “你……!”苏溪水没想到白杨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你大爷哦,这么大的把柄捏在我手中你妥协一下会死啊。

    “我什么我,就这么说定了啊,小猫的事情你知道就算了,我自己处理,没事儿咱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白杨挥挥手说。

    “谁跟你就说定了?想打哈哈门都没有”苏溪水心头一急说道。

    “你到底想咋样?”白杨被搞得没脾气,要是敌人的话一巴掌拍死算了。

    暗中咬牙,苏溪水眼珠子一转说:“既然三个条件你不答应,但作为我给你保守秘密的报酬,你请我吃几顿饭应该没问题吧?”

    松了口气,白杨心道吃饭还不简单,点点头道:“小事儿,不差钱,想吃啥都可以”

    “请我十顿饭,随叫随到那种”苏溪水乘机提出条件。

    “太过分了,十顿倒是没问题,随叫随到你估计想多了,我很忙的,联合国理事长都没我忙,我有时间再说”白杨翻白眼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要请我十次,反正你有时间我打电话给你你就不能推脱”苏溪水笑道,笑得跟个小狐狸似的。

    白杨有一种被算计了的感觉,不过都小事儿了,说:“行行行,我有时间的时候你打电话给我我就请你吃饭好了吧”

    “别不识好歹,想请我吃饭的人多了去了,你还不乐意咋地?”苏溪水恨不得咬死白杨。

    “好好好,请你吃饭是你赏脸,我太荣幸了,然后咱散了呗?”白杨无语道,心说先忽悠过去再说,太特么累了。

    “呀呀……!”

    这会儿一直在车上安静看动画片的丫丫发现平板电脑没电了,被封印一声本身的她艰难的从车内翻出来,一屁蹲坐地上,也不以为意,抱着平板电脑就跌跌撞撞跑过来找白杨。

    看到这一幕的苏溪水目瞪口呆的说:“姓白的,你不但在外面包小三,连娃都搞出来了?是不是太过分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