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的临时身份证顺利到手,话说狐狸办事儿还是很靠谱的。

    从公安局出来,回去的路上小猫拿着小卡片好奇问:“少爷,这个小卡片有什么用?还有我的画像呢”

    “这个是我们这边每个人都必不可少的东西,很多时候几乎可以说没有这玩意寸步难行,要说最大的作用的话就是记录一个人的身份信息,类似于你们那边的户籍,话说戈多村应该没有户籍这种东西吧?”白杨给小猫解释,不过说着说着就跑偏了。

    “记录一个人的身份信息?这样一来的话岂不是说每个人在某些人眼中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吗?”小猫惊愕道。

    “猫儿别这么说,会被和谐的”白杨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说,没想到小猫居然一眼就看穿了本质……

    “和谐是什么?”小猫又遇到一个没听过的新鲜词。

    “和谐很强大,比至尊强者还可怕的存在”白杨沉声道。

    心头一惊,小猫不敢再提这茬,比至尊还强大的存在,少爷的老家太危险了!那个叫和谐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她一点都不怀疑白杨说的话的真实性,哪怕白杨说天是方的小猫都信……

    悠哉悠哉的回去,话说狐狸给小猫弄的身份信息也够奇葩的,从小生活在国外,然后是孤儿,最近才移民回来。

    有一句洋文都不会说的华侨吗?如此千疮百孔的漏洞信息亏得狐狸能搞近户籍系统,不得不承认他的黑客技术相当牛叉。

    快要回到别墅区的时候,周围的建筑已经很少了,高档别墅区周围开发商花大价钱弄来了成片树木种植形成了一片园林。

    就在这时,小猫脸色一变说:“少爷,我感觉到一股强烈不友好的气息正在接近!”

    “不会是发生错觉了吧?”白杨拍了拍小猫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他是真没感受到所谓的不友好气息。

    话是这么说但白杨还是释放念力出去查看情况,然后表情一愣!

    嗡嗡嗡!

    一阵马达轰鸣声传来,旋即另一条路上一亮黑色跑摩凶猛冲来,这不是关键,关键是骑车的人居然是苏溪水!

    妈蛋为毛在哪儿都能遇到这妞?你是阴魂不散了是吧?

    白杨心中纠结,压根不知道对方专门是来找他的……

    苏溪水依旧一身迷彩服,此时骑在跑摩上双目死死的盯着这边,车速不减丝毫反而加速直接撞了过来。

    “找死!”小猫表情一冷,惯例想去拿剑,然而才想到自己的佩剑被白杨收起来了,不过这拦不住她,在白杨愣神中身躯一跃直接从开启敞篷模式的布加迪上空飞跃而出。

    “手下留情!”心道要遭,白杨心头一急当即大吼,一脚刹车踩下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吱的一声尖啸。

    “姓白的,你对得起清雨吗?居然在外面养小三,让我手下留情?看我不打死这个小妖精!”那边几十米外的苏溪水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以为白杨所说的手下留情是对她说的。

    可她话音落下发现小猫直接从车内跃起冲过来了,当即心头一沉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然而女人就是这么不可理喻,人家白杨养不养小三关她毛事儿,可她心头就是无名火起,这会儿哪怕感受到小猫带来了实质性的压力也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相隔小猫还有三十多米,她一轰油门将摩托车的车速加大,腰肢用力手一提,然后身躯一跃腾空而起,紧接着摩托车脱离地面直接向着小猫撞了过去。

    人在空中,小猫听了白杨的话眉头一皱,旋即‘轻轻’一脚踢在飞撞过来的摩托车上,摩托车轰一声飞出进入边上的园林中稀里哗啦摔成碎片。

    落地,小猫转身不解的看着白杨,仿佛在说少爷对方都直接动手了为何要我手下留情?

    好吧,苏溪水的怒气是冲着小猫而不是冲着白杨,是以白杨压根感受不到,只觉莫名其妙。

    苏溪水发现白杨养小三之后心头的无名之火,不把白杨身边的那个狐狸精暴打一顿她心头不舒服。

    “勾引别人男人的小妖精受死!”

    那边从摩托车上腾身而起的苏溪水落地,身形一顿再度跃起凌空一脚向着小猫踢了过来,这一脚势大力沉速度迅猛,若是换做一个普通人的话恐怕直接就要被踢爆。

    然而小猫连看着白杨的动作都不变,随意伸手往后一抓,抓住苏溪水的脚脖子抖手丢垃圾袋一样丢了出去。

    身躯不受控制横飞二十多米,苏溪水内心惊骇,努力调整身形脚尖在一棵树上一踩然后落地,身躯匍匐一脸凝重的看着不远处的小猫。

    “苏溪水你发什么神经!”这会儿白杨从车上下来没好气道。

    那边苏溪水直接炸毛了,瞪着白杨手指小猫尖叫道:“我发神经?白杨你个花心大萝卜给我解释解释她是谁?没想到啊没想到,你在我面前装得挺像,结果却在外面包小三?我算是看穿了,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哟呵,眼光不赖嘛,这妞挺漂亮的,我……我为清雨感到不值,没发现就算了,既然发现了,我得替清雨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妖精!”

    苏溪水噼里啪啦来了这么一通,越说越气,越说心中越委屈,然后居然不管不顾握拳再度冲着小猫冲了过去。

    “哼!”小猫感受到苏溪水身上的怒火,不屑的冷哼一声,就苏溪水这样的来一堆她一巴掌都能拍死,然而白杨没发话小猫很听话的没动。

    我尼玛……!

    白杨抓头,这特么都什么事儿?苏溪水你这是在作死啊,别说是你这个经过特殊培训的精英战士,你就是拉一个团的军队来也不够小猫一只手虐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白杨闪身飞快出现在了苏溪水和小猫中间,念力先制住苏溪水,然后冲着小猫说:“猫儿乖,没事儿,别动手啊”

    实在是怕小猫一指头摁死苏溪水了……

    “可是少爷,这个女人简直莫名其妙”小猫瘪嘴道。

    无比蛋疼,白杨转身看着被制住的苏溪没好气道:“苏小妞,话说你吃错药了吧?无缘无故的你跑来要打要杀的是要闹哪样?”

    苏溪水也就百十来斤,被白杨念力死死压制动弹不得,见识过白杨的本事她没觉得意外,然而此时她看着白杨却是心中无名火起。

    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心头愤怒的同时又感到无比委屈,冲着白杨没好气道:“我要闹哪样?姓白的你先给我解释清楚她是谁,你不解释清楚这事儿没完!”

    “你大爷哟,别整得我对你始乱终弃似的,边上去,我没时间陪你玩”白杨特无语道。

    深吸口气,苏溪水动不了,只得等着小猫咬牙切齿道:“姓白的,我再说一遍,麻烦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狐狸精是谁!”

    “她叫小猫,咋啦?你有意见?额……”说着说着白杨就卡壳了,这特么怎么解释?

    “你倒是说???她是谁?嗯?小猫,哟呵,叫得挺清热的嘛,要不要我把清雨叫来观摩一下?”苏溪水冷笑道,心头莫名委屈。

    挠挠头,这特么就尴尬了,旋即白杨心头一横瞪着苏溪水说:“关你毛事啊,走开走开,谁有时间陪你在这儿墨?!?br />
    面对苏溪水这会儿咄咄逼人的目光白杨不知道咋地就有点心虚,老实说他还没有做好让王清雨知道小猫存在的准备。

    毕竟地球这边是一夫一妻制啊,而且王清雨是自己明确订婚的未婚妻的说,这要是让苏溪水把小猫的事情捅到王清雨那儿白杨就头疼了。

    “姓白的,放开我,今天你不说清楚别想跑”苏溪水瞪眼道。

    不知道咋地,白杨面对苏溪水的目光心头一虚,下意识放开了她,然而反应过来觉得我特么怕毛啊,关你苏溪水屁事?不过却也没再控制她的自由。

    活动了下手脚,苏溪水背着手走过来打量小猫斜眼冲白杨阴阳怪气道:“长得不赖嘛,哪儿找的狐狸精?貌似很能打的样子?”

    压根在苏溪水身上感受不到压力,小猫好奇问:“少爷,她是谁?”

    不等白杨说话,苏溪水阴阳怪气道:“啧啧啧,姓白的,你可以啊,还少爷呢,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玩的那一出?”

    脑袋里面一团糟,白杨看着苏溪水和稀泥说:“话说苏溪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别打岔,老实交代,今天你要是不给我解释清楚我一个电话就给清雨打过去”苏溪水压根不上当,看着白杨瞪眼道。

    “别,千万别,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白杨瀑布汗,如果让王清雨知道小猫的事情还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你倒是说啊”苏溪水咄咄逼人。

    她算是看出来了,白杨和小猫的关系非比寻常,不搞清楚她浑身难受,即期待是自己心中想的那种答案又怕是那种答案。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咱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行吗?”白杨纠结道。

    这特么算什么事儿,被抓个正着连个狡辩的机会都没有。

    “好啊,你找个地方,慢慢想理由,慢慢编,我倒是要看看你给我编什么理由出来”苏溪水继续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