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杀死紫玉等人造成的动静太大,那百万尸兵齐齐苏醒!

    转身看去,白杨瞳孔紧缩,这是面对绝对?;币馐兜谋硐?。

    咚咚咚……

    地面颤抖,那百万尸兵踏着整齐的步伐游走穿梭,除了脚步声之外没有任何杂音,如同冷冰冰的机器运转。

    很快他们就排列成了进攻型军阵,气息凝为一股,如同一头太古猛兽复苏!

    “擅闯皇都者死,神武禁卫军誓死捍卫皇朝威严,第十营,发起冲锋!”

    一声不含丝毫人类情感的声音响彻天地,那声音沙哑冰冷如同生铁摩擦,当那话音落下,百万尸兵中至少有十万脱离出来向着白杨他们这边发起冲锋!

    十万发起冲锋的尸兵,他们身上没有能量流淌,只有绝对冰冷的杀意!

    处于尸兵冲锋的正前方,白杨等人好似心脏要害被一把尖刀抵,莫说反抗,就连动弹一下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神武皇朝禁卫军,哪怕死去数千元,一朝复苏,所展现出来的无匹气势简直惊天动地!

    太快了,那十万尸兵宛如一片冰冷的钢铁洪流破虚空,空气被撕碎发出刺耳的呜咽声。

    首当其冲,距离军营最近的一个三人小团体顷刻成为了十万尸兵猎杀的目标。

    他们三人中两个神道真君一个武道大宗师,可还不等他们做出反抗,尸兵冲杀过来,古老斑驳的刀剑破空劈下,噗噗的声音中,三个人连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撕成漫天血雾!

    太可怕了,这些曾经的神武皇朝禁卫军根本就是杀戮机器,神道真君武道大宗师啊,在他们的冲锋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斩杀,谁人能当?

    昔年神武皇朝统御无边疆域,禁卫军乃拱卫皇朝最后的防线,别说是神道真君武道大宗师,恐怕人王之境的强者都不知道屠了多少,此番虽然化作尸兵,可经过三千元阴邪之气的淬炼,他们比活着的时候更可怕,这是纯粹的杀戮机器!

    “快走!”

    面对如此情况,没有人想要去试一试这些士兵的手段,周围的人被吓破胆了。

    一声惊叫响起,包括陈王朝那六人团体在内,所有人第一时间冲天而起欲要逃离。

    可是晚了,尸兵已经发起冲锋,若是不完成军令绝不回去。

    神道真君武道大宗师速度虽然快,却快不过那支军队可怕的箭矢。

    一片锈迹斑斑的箭矢化作乌光残影横空,宛如蝗虫追上了逃命的人。

    “??!”

    有人怒吼,长剑出窍剑芒冲天欲要挡下那片横空而来的箭矢。

    然而根本没用,那些箭矢没有神光闪烁,看上去依旧锈迹斑斑,可是与剑芒相遇,轻易将剑芒撕碎,下一刻,那个出手之人身躯一颤,直接被千百支箭矢给撕成了血肉碎片!

    那可是一位武道大宗师啊,被那支士兵军队如捏死蚂蚁一样屠了!

    死亡的气息弥漫,所有人浑身冰凉,唯有一个念头在心中闪烁,逃,快逃,有多远逃多远!

    “该死!”

    一个惊恐的叫声响起,继白杨之后第二个来到这里的宋章怒吼惊恐到极致,因为那群恐怖的士兵盯上他了!

    逃命已经来不及,那些士兵速度太快,没办法之下他只能反抗。

    只见他凌空挥手,一片密密麻麻的人影出现在虚空,那也是一支军队,人数上万,个个身穿银色铠甲面无表情。

    这些根本就不是活人,个个气息冰凉没有任何人类情绪,和那些冲锋而来的尸兵居然有一点相似。

    当这些银甲军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向着席卷而来的尸兵发起了冲锋。

    然而没用,这些银甲军在尸兵面前太脆弱了,脆弱得如同纸糊,而且人数太少,只一个冲锋,这些银甲军就被撕成了漫天碎片!

    宋章心头在滴血,他的这些银甲军并非活人,而是他杀死一个又一个武师之境的武者用秘法和珍贵材料炼制而成的尸兵军队,单个都有和武师之境武者搏杀的能力,一万尸兵是他的底牌之一,凭借这群尸兵足以围杀十个武道大宗师了。

    然而他耗费无数材料心血炼制的底牌顷刻泯灭在了此地。

    此时他除了心疼之外更多的是恐惧,神武皇朝那群禁卫军变成的尸兵太恐怖了,根本无法抵挡,原本来到这里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尸兵的强大,他还想要将其变成自己的,可现在看来,莫说将那些尸兵变成自己的手下,能不能活命都是一回事。

    呜!

    又是一阵让人心颤的呜咽声,十万发起冲锋的尸兵后方再度一片箭矢激射而来,目标是宋章!

    极度惊恐下,宋章咬牙再度施展底牌,挥手间二十个身高十米的金甲巨人出现,每一个身上绽放出来的气息都堪比武道大宗师!

    当这十个金甲巨人出现,第一时间身上符文闪烁金光升腾向着士兵发起冲锋。

    然而依旧没用,箭矢横空而来,十个用秘法炼制堪比武道大宗师的金甲巨人连一秒钟都坚持不了就被撕碎!

    “我不甘心啊,原本不是这样的”宋章惊恐咆哮。

    冲锋过来的尸兵已经接近他了,斑驳的刀剑横劈下来,噗噗的声音中他身躯被撕碎。

    嗡!

    当他身躯被撕碎的瞬间,一抹黑芒冲天而起向着天边逃遁,那是他的真灵,作为神道修士的他,只要真灵不灭就不算死亡,失去了肉身只要给他时间他也能想办法再度复活。

    “擅闯皇都者死!”

    十万尸兵中再度传来一声不带丝毫人类情感的声音,下一刻,一个身材魁梧的尸兵将领拔剑横劈!

    没有元气升腾,他一剑劈出,虚空扭曲,一道褶皱飞速传递,刹那穿过万米虚空,宋章逃遁的真灵一颤瞬间泯灭!

    碾压,席卷,屠杀,在这股恐怖尸兵面前,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连反抗都做不到!

    一开始白杨在后续有人相继到来的时候就远离了军营,随着一个个强者被尸兵屠杀暂时还未波及到他这里来,不过也快了。

    瞳孔缩成针尖大小,白杨只觉牙酸,那些尸兵太可怕了,它们虽然没有武道真元能量附体,可单单是身躯强度就堪比武道大宗师,尤其是这十万百万的数量加起来足以形成一股碾压一切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面前,白杨觉得别说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了,恐怕人王之境的强者遇到也要第一时间有多远滚多远,根本就无法抵挡!

    “少爷快走!”小猫惊叫,在那股尸兵滔天的威势下不知道顶着多大的压力说出这句话。

    白杨苦笑,走不了了,尸兵复苏,恐怕方圆千里内的一切生灵都被他们锁定成了擅闯神武皇朝国都的敌人,如此一来怎么逃?

    “呀呀!”面对冲锋过来的士兵,血婴丫丫尖叫,稚嫩的声音在颤抖,小小的身躯抖得跟筛糠一样。

    或许是因为恐惧,就连一向没心没肺的红球都处于极度惊恐之中,身上柔软的毛发根根炸起。

    尸兵发起冲锋,势不可挡,屠掉一个又一个强者后,此时已经开始追杀陈王朝的那六个人的团体了!

    处于他们这种层次,数十里距离转瞬即至,下一刻恐怕就轮到白杨他们了!

    还没从尸兵的可怕中反应过来,白杨心头一颤看向远处,刹那间四方天地风起云涌,一股股恐怖滔天的气息在天地回荡,搅动四方风云!

    “那种气息,绝对是神武皇朝曾经拱卫皇都的其他地方禁卫军复苏了,昔年神武皇朝的禁卫军绝对不止这一个军营,而且,恐怕曾经神武皇朝国都的一个个强者恐怕都要苏醒!”

    白杨只觉后牙槽打架,这片天地已经变成了极阴之地,他不相信只有昔年神武皇朝的军队变成了怪物,恐怕曾经只要不是身躯被打碎的强者都有可能变成怪物从而复苏过来!

    这个地方没法呆了,除非有地皇境强者的实力,要不然谁也不敢保证能在这里来去自如!

    当陈王朝那六个人团体一个接着一个被冲锋而来的尸兵屠杀之后,白杨看了一眼身边的小猫,目光闪烁,然后一揽她的腰肢,将血婴丫丫和红球抱在怀中,下一刻,他们身影一闪彻底消失无踪!

    江一水,这次算你命大,消失之前白杨心中极度无奈道。

    当白杨他们消失后,这里的屠杀并未停止,尸兵发起冲锋,将之前周围的人全部屠杀干净,为此足足追了上千里!

    陈王朝的人死了,其中不久前和白杨打过招呼的玉苍松当然也没有幸免,在那股足以横扫一切的军队之下,没有人能抵挡他们屠杀的脚步!

    当千里内没有任何生灵活物之后,那支神武皇朝尸兵军队开始收缩,退回军营中。

    但他们已经复苏,并未如一开始那样变成雕塑般一动不动,而是开始在四方巡逻,本能的巡逻完成生前活着的时候拱卫皇都的使命!

    在那军营中心,一个尸兵将领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身穿斑驳的漆黑铠甲,手持长枪,浑身漆黑如钢铁铸造,他坐下是一匹三米高身披铠甲的骨马,骨马双目有黑色光芒升腾。

    他静静的伫立在那里,身上冰冷的气息不下于人王之境的强者!

    这还只是拱卫神武皇朝皇都的一处军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