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其实早就被白杨忘得一干二净,虽然和他怕麻烦的性格完全不相符,但却是事实,如果这会儿不是小猫提起他压根就想不起这茬。

    犹记得当初前往迷河林深处的时候,白杨带着小猫等人在野炊,然后一个身穿紫衣的青年就跳出来,叫华什么玩意的白杨忘了,最终那家伙被白杨一把火烧成了灰,至于当初那家伙的死因白杨懒得去想,他不是惹事的人,必定是对方得罪了他,绝逼是这样没错……

    所以说习惯性忘掉或者说忽视一些自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不是好习惯,看吧,这会儿麻烦来了。

    然后小猫又补充了一句说:“当初少爷去地宫接受传承不再的时候,去到冷热泉的紫衣阁成员还想对留在地面的我们不利,然后被我带人将他们的驻地用炮火移为了平地,他们死了一千多人!”

    “我想起来了,好吧,这梁子结大了,难怪对方顾不上我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也要跳出来针对我,我严重怀疑当初被我们干掉的紫衣阁成员有她的直系亲属……”白杨无奈道。

    “那我们……”小猫看着白杨等他拿主意。

    “别管当初孰是孰非,那些已经没有意义,此番既然对上少不了干一场的局面,尤其是他们居然敢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一个也别想活!”白杨沉声道。

    白杨这边和小猫小声交流的时候,那边越来越起劲了。

    只见那个身穿黑衣手持长剑估计是在追求紫玉的中年人看向白杨这边冷声道:“没有实力就不应该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哪怕有白少护着最终也难逃一死的下场,何不在死前给我们做点贡献?去,过去吸引尸兵的注意力,小女娃娃你是自己过去还是我们帮你?”

    话是这么说,可对方却万分警惕着白杨,手已经放在了剑柄上,显然内心很紧张,说出这样一番话也不知道顶着多大的心理压力,只能说很多时候女人啊,真的是害人不浅的一种神奇生物,为了得到紫玉多看一眼那中年人主动跳出来针对白杨。

    白杨并未理会对方挑衅的话语,而是在暗中观察周围其他人的反应。

    除却紫玉他们那边跳出来搞事儿之外,其他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鬼知道他们在打什么主意。

    尤其注意了一下陈王朝官方团体那边,白杨发现玉苍松在小声的和其他人交流什么,不时看这边一眼,像是在劝说其他人,然而除却玉苍松之外其他五个人都冷眼旁观默不作声。

    如此局面白杨严重猜测是紫玉的那番话起作用了,自己身具帝王龙气就会威胁道陈王朝,要不然的话那些陈王朝的人凭借自己和陈永发的关系不可能没有表示的。

    这个世界的人将忠义很多时候看得比生命更重要,他们一心向着自己的国家这个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就已经是很好的局面了。

    当然,白杨也不排除他们会落井下石,估计这会儿是在观望,最终会是什么举动谁也不知道,人心是一种很复杂的东西……

    将人们的反应都看在眼中,白杨最后将目光放在那个叫小猫去送死的黑衣中年人身上平静道:“你想怎么死?”

    他能看出对方是一个大宗师之境的武者,叫什么是什么来历已经不重要,敢针对小猫反正在白杨眼中他已经是个死人!

    面对白杨的目光,对方浑身一寒,但却依旧冷笑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白少身份尊崇实力强大,你也想去神武皇朝国都看一看吧?区区一个宗师之境的女子我想白少不会放在心上,何不贡献出来给我们探路?”

    已经没兴趣和这个人说话了,白杨看向紫玉问:“你是那什么紫衣阁的人?对了,当初在迷河林那个华什么玩意的青年是你什么人?”

    听闻白杨的话,紫玉双目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芒说:“本座正是紫衣阁阁主,你所说的姓华的青年正是我疼爱的儿子,他死在你手中,消息传回,我丈夫生生被气死,白少,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这些关系白杨完全不知道的,也懒得去回忆,当初那家伙也没说自己是这紫玉的儿子这回事,反正就是明白了,她儿子死在自己手中,丈夫也因此挂掉,对自己有如此恨意白杨理解。

    其实将心比心,若是自己站在紫玉的立场估计敌人坟头草都一人高了,奈何如今双方的立场不可能善了,估计只能将一方彻底搞死才算完事儿。

    “何必呢,你儿子当初自己作死,只怪你没教好,你看啊,你那么漂亮,身边不乏追求者,了不起再生一个呗,此番站出来断了自己生命何苦来哉”白杨摇摇头道。

    “白杨,在外面有那武王护着你,可如今他坐镇云州中军无暇分身,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能在我手中活下去!”紫玉咬牙切齿的说。

    明白了,对方一直都想找自己报仇,奈何在外面忌惮陈永发所以隐忍到现在,自觉机会来了。

    “听闻白少当初在血莲教总部与人王之境的血莲教教主都动手过,我看根本就是一派胡言,那武王也不知道被你灌了什么迷汤居然将杀死静尘的功劳放在你身上为你扬名,此番我等将你杀掉,也算是还天下一个真相了”紫衣身边的另一人冷笑道。

    压根就没有人相信血莲教的覆灭是白杨导致的,毕竟没有亲眼所见,血莲教啊,何其庞大,和陈王朝对峙千载,你白杨算老几?

    根本就是陈永发灭了血莲教将功劳算在白杨头上的……

    此时白杨莫名一笑,冲着紫玉竖起大拇指说:“厉害,原本我并非话唠,能动手尽量不吵吵,可你却无声无息施展秘法影响我的心态,还好我有两分本事,要不然就被你得逞了,能告诉我你用于影响我心态的是什么功法吗?”

    这会儿白杨反应过来了,以自己平时的作风早就冲上去干起来,居然说了这么多话他觉得不对劲,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紫玉他们在暗中搞小动作!

    “被你发现了吗?那我告诉你,你今天是死在我紫衣阁的紫霞功之下!”紫玉目光一凝冷声道。

    说话的同时,她身上紫色光芒冲霄,硬生生的在这片阴暗的天幕下形成了一片紫色云霞,那紫色云霞唯美异常,看一眼就让人想要沉醉于那唯美的画面中。

    这根本就是一门具有迷惑人心的诡异功法!

    紫玉的身影已经消失,云霞升腾,内中红光喷薄,仿佛落山的红日再度从山巅升起欲要焚毁世间。

    “杀,凭我四人之力就不信杀不了你这个招摇撞骗的白杨!”

    其他三人在紫玉动手后纷纷出手,足足四个武道大宗师展开绝杀手段席卷而来,剑芒冲霄,红霞漫天,拳印如山,空气都被打成了晶体,恐怖力量向着白杨席卷而来。

    “紫霞功?岳不裙那死tj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白杨咆哮,说了一句没人听懂的话。

    因为对方居然针对小猫的缘故,他已经彻底被激怒,一出手就是绝强手段。

    轰隆隆……

    天地颤抖,一道道恐怖雷霆闪现,至刚至阳毁灭性的力量肆虐虚空,方圆万米顷刻化作雷池将紫玉等人淹没!

    恐怖电流游走,这片大地颤抖崩碎,一座座山头化作飞灰,惊骇与雷霆的恐怖,周围其他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第一时间远离。

    “怎么会!”

    “白杨你敢!”

    “难道传言是真的?他真能和人王之境的强者正面动手?”

    一个个充满惊恐的声音在雷霆海洋中响起,不过顷刻就被泯灭在了轰隆隆的雷霆咆哮声中。

    雷霆一直持续肆虐了足足三分钟,哪怕白杨明知那四个人第一时间就被雷霆轰杀的情况下。

    三分钟时间过后,白杨收回雷霆,那四个人已经连渣渣都不剩下一点了。

    周围的大地硬生生被雷霆炸出了一个千米深数万米直径的大坑,怀抱小猫站在虚空白杨冷声道:“不自量力,好好活着不好吗?莫说你们,就连血莲教各个总堂堂主那等人物死在我手中的都不少,就你们这些渣渣也敢对我动手?尤其是居然敢让我家猫儿去送死,你们不死谁死?”

    这番话白杨看似对死去的紫玉等人说的,其实是在告诫周围的人收起你们的小心思。

    杀掉这四个人白杨除了以绝后患和泄愤之外更是在立威,用实际行动告诉周围的人别以为这里是荒芜之地就想对我起什么心思!

    武道大宗师又怎么样,大宗师之境也有强弱之别,这四个人加起来恐怕也没有血莲教万兽堂堂主厉害,活该撞枪口上。

    听懂了白杨的意思,周围其他人不敢再有其他心思,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主要是被白杨一出手就灭掉四个武道大宗师的手段给吓住了。

    嗡!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股恐怖的嗡鸣声,大地在颤抖,整个世界都在扭曲。

    浑身一冷,白杨感受到了一股让人绝望的气息,转身一看,十公里外那军营中的百万尸兵居然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