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天时间,除了硬抗闯过去之外,白杨并未想到任何能够横穿那座军营的办法。

    站在远处静静观望的他发现,林林总总来到这里的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已经超过了二十个,准确的说是二十三个。

    这些一个个平时雄踞一方的强者来到这里,当看到那座军营中的尸兵军队后莫不胆寒心惊。

    感受到那些尸兵的恐怖,不到十分钟内,先后有七个人选择了离去,没办法,那些尸兵单单从气息上就让他们感受到了十死无生的结局,留下来恐怕不会有好下场。

    识时务者为俊杰,有多大碗吃多少饭,无论什么时候都从来不缺乏聪明人,一个个能走到今天审时度势的心性从来都是不缺少的,脑袋一热就跑去送命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

    剩下的十六个强者选择观望并未离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所图谋。

    这十六个强者都是来自陈王朝境内,除却其中的一个之外白杨几乎都不认识,他们三三两两汇聚分为五个团体。

    其中最大的一个团体有六人,虽然白杨不认识他们,却能分辨出他们的身份,都是陈王朝官府的人,要么是统军将领要么是禁武堂真正的高层,最次都是坐镇一方的州镇大人物。

    然后其余四个团体其中一个只有单独一人,就是最开始来到这里的宋章,还有三个团体分别是两人三人和四人。

    观察了片刻,白杨发现四个人的小团体以一个紫衣女子隐隐约约为中心,那个女子看上去像十四五岁的少女,又像二十多岁的,恍惚间她又是三十多岁熟透的那种,妖冶无比,其他三个都是男人,围着她转。

    并且,白杨还敏锐的发现,这个四人团体隐隐约约和陈王朝官府那群人不怎么对付,这就值得玩味了。

    民间强者敢和陈王朝官方抗衡?谁给他们的勇气?是因为如今陈王朝天下大乱了吗?

    不过白杨一直都在边上默默看着并未吱声。

    场面有些寂静,哪怕是人们交谈也将声音尽量压制到最低,生恐惊动了那边的恐怖尸兵一样。

    如此过了片刻,陈王朝那个团体里面有人站了出来,并且直接向着白杨这边飞来,这个人也是在场白杨唯一认识的人。

    “白少,我们又见面了”一身金色长袍的玉苍松来到近前有些尴尬的笑道。

    白杨认识他,见面了必定会打声招呼,不过毕竟不久前玉苍松在白杨手中吃过一些亏,此时相见难免有些尴尬。

    白杨仿佛忘记了不久前的那件事情,看着玉苍松点点头笑道:“玉老也来了,此地危险无比,一切以小心为上”

    玉苍松心中叹息,暗道白杨果然不是易于之辈,哪怕不久前双方才闹过矛盾,虽然后面化解了,可却丝毫不表现出来,若是换个同龄之人恐怕一切都写在脸上了。

    “多谢白少提醒,此地的确?;刂?,好在我等也有些本事,一路走来也有惊无险”玉苍松不动声色的笑道,随即他悄然看了周围一眼小声问白杨:“白少,我打听一句,听说这个地方有地皇境强者出现的消息是从你这里流传出来的?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话就当我没问,千万不要介怀”

    这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白杨点头道:“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不过源头是不是我就不知道了,而且不久前那惊天动地的波动想来感觉到的人不少,真实性大家心里都有一个谱”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玉苍松笑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打扰白少了”

    说完他转身离去,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团体中和其他人小声交流。

    这边的短暂会晤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不过各方有什么样的想法和猜测都隐藏在心底并未表现出来,最多只是暗中交流而已。

    “少爷,这玉苍松恐怕并非专门过来打声招呼那么简单”小猫在这个时候小声道。

    笑了笑白杨说:“那是当然,估计我们在外面遇到的那个陈王朝将领回去将我所说的消息汇报了,他这会儿只是过来确认一下”

    小猫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目视周围叹息道:“平时不觉得,一到关键时刻才知道天下强者有多少,大宗师神道真君平时行踪隐秘轻易不可见,而此时这么短时间就汇聚了如此之多……”

    “这个世界很大,山野多奇人,强者多也可以理解,平时不可见只是因为没有什么是他们感兴趣的,一旦遇到感兴趣的事情一个个都跳出来了,尤其是陈王朝,把持天下权柄,搜罗天下强者,水有多深不要去妄图揣测,小猫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小隐于山中隐于市大隐于朝,永远都不要觉得自己已经了解了一个国家的力量,哪怕是你亲眼看到了他所谓的底蕴,也要在看到的上面再度增加一倍以上!”白杨笑道,不着痕迹的给小猫灌输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我知道了”小猫很认真的点头道,白杨的每一句话她都铭记于心。

    他们在这边谈话的时候,或许是之前玉苍松过来接触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也不知道处于什么目的,那边那个四人团体居然连决靠近了过来。

    白杨微微皱眉,中断了和小猫谈话,若有所思的等着对方靠近。

    那四个人出现在了距离白杨等人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头上,隔空相望,其中三个男子并未说什么,反倒是那个隐隐约约为首的女子看着这边笑道:“对面可是白杨白少?”

    “是我,还未请教……?”白杨点点头问。

    那身穿紫衣面容妖冶的女人看着这边回答道:“我等山野之人,白少不认识也正常,初次见面,白少果然人中龙凤,难怪能搅动天下风云,连血莲教都崩塌在你手中,大手笔啊,而且,最是难能可贵的是,白少身具帝王龙气,如今天下可不太平,有朝一日白少若是坐上那帝王宝座,可得给我们这些山野之人一条活路才好!”

    那女人并未说出自己的身份,反而是如此阴阳怪气的说了一通话。

    这番话不可谓不恶毒,说血莲教崩塌在白杨手中这是事实,然而当着陈王朝官方人员的面点出白杨身具帝王龙气这点就值得深思了,分明就是想挑拨离间!

    白杨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心道这女人真特么莫名其妙,他自问自己在这之前见都没见过对方,为何对方一开口就陷害自己?

    表情不变,白杨依旧平静的看着对方问:“还未请教是何方高人当面!”

    那紫衣女人看着白杨冷笑道:“白少身份尊贵,我等不入法眼无可厚非,白少可曾记得曾经在迷河林你杀了几个青年的事情?”

    这特么又怎么扯到当初的迷河林了?白杨无语,心说当初在迷河林老子杀的人多了,哪儿记得那么多。

    你以为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就会引起我的好奇心?然而白杨却是耸耸肩压根不搭理对方,你不说拉几把倒,谁稀罕知道你是谁,莫名其妙的女人。

    那女人见白杨居然无视自己,目中恶毒之光闪过,稍微思索一番冲着周围大声道:“各位,我等来到这里都是为了调查地皇境强者为何现身,可前方尸兵拦路,无法借道深入神武皇朝国都,绕路虽然可行,但谁也不知道其他地方会遇到什么,现在唯一的办法是解决前面的尸兵……”

    “紫玉你到底想说什么?只管说出来我们帮你办了就是”不等那紫衣女子把话说完,边上一个身穿黑衣手握长剑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啧,这是泡妞迫不及待的唰存在感啊,白杨心中撇嘴。

    这番话一出,那身穿紫衣名为紫玉看不出年纪的女子眼珠子一转说:“那些尸兵拦路,气息凝为一股,我们必须要打破这种平衡才能有机会横穿过去,不过这个平衡如何打破呢?”

    她说到这里已经彻底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了,一个个都看着她想听听到底有什么办法。

    停顿片刻,紫玉不着痕迹的看了白杨他们这边一眼似笑非笑道:“其实打破尸兵的平衡很简单,找个诱饵过去就可以了,要说这个诱饵,修为高了不行,如同我们这般,极易让所有尸兵苏醒,后果难料,所以嘛……”

    说到这里,紫玉目光不着痕迹的往白杨身边的小猫身上看!

    “紫玉说的对,充当诱饵的人修为不宜过高,我看那只有宗师之境的女娃娃就很不错,反正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不如给我们充当诱饵好了”紫玉身边一个蓝衣中年人目视小猫冷声道。

    白杨双目寒光闪烁的看着那四人说:“你们是在找死吗?”

    敢打小猫的注意,白杨心中已经宣布了这几个人的死刑!虽然白杨内心依旧疑惑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那个叫紫玉的人。

    这会儿原本在边上皱眉纠结的小猫猛然想到了什么,看着白杨说:“少爷,你还记得我们在迷河林中被你烧死的一个青年吗?好像来自一个叫紫衣阁的势力!”

    “叫华什么东西,记不得了,原来如此,那紫玉来自紫衣阁,难怪!”经过小猫这么一提醒,白杨顿时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