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古老的城池伫立在死寂的大地上拦住了白杨的去路!

    准确的说那并不是一座城池,而是一座军营,白杨猜测历史上这里应该驻扎着拱卫后方神武皇朝国都的军队。

    再辉煌的建筑也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蚀,三千元近万年岁月过去,这座军营已经腐朽不堪,城墙大多崩塌,从依旧伫立的最高部分判断,曾经这座军营的城墙就高达三百米之巨!

    斑驳的军营风化严重,充满了历史的沧桑,从相对完好的墙面上可以看到战争的痕迹,想来按地球时间算近万年前这座军营必定为神武皇朝国都抵挡了一次又一次敌军的冲锋!

    然而时间过后,这里变得荒芜死寂,恐怕无数年来都没有人踏足这里见证它的存在。

    麻烦并非来自于这座军营,而是依旧伫立在军营中那一群冷冰冰的军队!

    是的,白杨带着小猫来到这里看到了一支可怕的军队,历史上拱卫神武皇朝皇都的军队!

    军营静悄悄,中心之处树立着一根断裂的旗杆,哪怕已经断裂,可剩下的部分依旧有近百米高,它依旧挺立在那里。

    可想而知,三千元前那根旗杆必定如同定海神针一样彰显着这群军队的辉煌。

    军营中,恐怕有上百万‘人’排列着整齐的队形如雕像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们身穿战甲紧握兵刃,尽管战甲已经腐朽不堪兵刃已经没有了往昔的锋芒。

    可是,那支军队伫立在那里尽管没有任何声息,但他们却如同一柄隐藏在刀鞘里面的绝世神刀,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让神刀出窍撕碎苍穹!

    这支军队太可怕了,尽管他们已经死去,可面对他们白杨却不敢向前一步!

    “这是一支无敌的军队,纵然他们已经死去了千年万年,但那种滔天的杀意依旧让人胆寒,尤其是隐隐约约他们气息凝成一股,恐怕人王之境的强者惊动他们都会被撕碎!”

    距离那座军营十公里外,白杨站在一座山头倒吸一口冷气沉声道。

    这支恐怖的军队已经死了无数年白杨无比确定,可他们展现出来的那种威势真的太可怕了,比他当初面对人王之境的静尘更加可怕!

    “他们的身躯,怎么可能保持三千元而不朽?”小猫惊恐道。

    深吸口气白杨说:“他们是死了不假,可猫儿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曾经神武皇朝国都上百亿生命死绝,这里变成了极阴之地,在阴邪之气的侵蚀下,他们已经并非单纯的尸体,而是变成了一种怪物,一种没有意识的怪物!”

    “可是,若他们已经变成了怪物,为何还会保持着如此整齐的队形?”小猫不解。

    “猫儿别忘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曾经是神武皇朝的军队,那种军人的信念已经根植他们的每一寸血肉骨髓,哪怕死后依旧本能的守护身后的皇城,这是军魂,时间也无法磨灭,哪怕再过千万年,只要没有人打扰他们消灭他们,他们都依旧会这样守护下去,并且……”白杨解释道。

    小猫见白杨迟疑,不解问“并且怎么?”

    “并且在周围阴邪之气的滋养下,他们会越来越强大!”白杨有些惊恐道。

    目视那些一动不动的尸兵,目光所过,他们的身躯已经变成了纯粹的漆黑颜色,并且还闪烁金属光泽,白杨严重怀疑这些尸兵的身躯已经变得刀枪不入,当然,这里所谓的刀枪不入也并非绝对,恐怕武师之境以下的武者休想伤到这些尸兵一根毫毛!

    这是一支无敌的军队,一旦他们冲锋起来将横扫一切!

    “可是不对啊少爷,若他们这样排列整齐军阵已经长达三千元,身上为何没有多少灰尘?”小猫发现了这点皱眉道。

    目视那座军营,白杨沉声道:“这才是我们的麻烦所在!”

    “???”小猫不解。

    指着那边,白杨皱眉道:“恐怕在不久前他们并非这样的,猫儿你看,那军营里面明显有很多新的痕迹以及残骨,我怀疑这座军营原本的军队远不止这点,不过大多数都泯灭在了历史,唯有他们化作了尸兵,是因为不久前有人惊动了沉睡的他们,所以才重新站起来列阵拱卫皇城”

    “是江一水还是……还是那个谁?少爷,我为什么想不起来了?”小猫开口道,可说着说着就陷入了迷茫。

    看了小猫一眼,白杨说:“姜南,地皇境强者,猫儿不要觉得惊讶,他不想让你记住,哪怕他的容貌名字你都记不住”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小猫看向那边皱眉道:“少爷,根据丫丫的指点,江一水应该是从那座军营直线过去的,可现在有那支军队拦路,我们想要继续追踪江一水就必须要从那里经过,绕道的话,丫丫一旦失去了江一水的气息寻找起来就困难了……”

    “这正是我所考虑的难题,那支军队太可怕了,别看他们此时一动不动如同雕像,可一旦惊动他们,后果不堪设想”白杨有些牙疼道,这特么怎么搞?

    绕路或许能避免和那支军队冲突,然而要绕多远?两百公里还是五百公里?而且一旦脱离这条线就无法追踪到江一水的气息了……

    纠结万分,白杨一时之间根本想不到一个稳妥的办法。

    如此纠结了半天时间,在白杨依旧一筹莫展的时候,后续有人来到了这里。

    一个灰衣老人凌空而来,他身形枯瘦,一头白发被一根骨质发簪固定,来到这里瞪大眼睛看着前方一脸惊骇,旋即那双惊骇的眼睛就变得狂喜。

    那个灰衣老人距离白杨一千多米,只一眼对方就给白杨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眉毛一挑,白杨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了同级别的气息,对方是一个神道修士,而且还是真君境界,甚至白感觉到对方恐怕并非什么正当路数!

    “尸兵,好强大的尸兵,那种哪怕死去千万载依旧不屈的铁血意志……嘶……”狂热的看着那座军营,那灰衣老人喃喃自语,最后倒吸一口冷气。

    观察敏锐的白杨发现,对方说话的时候居然在吞口水,完全一副万年撸男看到身穿比基尼绝世美女的表情。

    看着对面军营吞了一阵口水,灰衣老人转身看向了白杨,眼睛一亮诧异问:“对面可是白杨白少?”

    虽然对方让自己很不舒服,但白杨还是礼貌性的点点头道:“是我,还未请教前辈名号”

    “白少不认识我这个无名小卒也正常,老夫宋章,得见白少当面,万分荣幸”对面灰衣老人冲着白杨拱手道。

    天底下没有那么多脑残,白杨也并非自带嘲讽仇恨光环,虽说那宋章一看就不是什么正当路数,却也没有一见面双方就变得针锋相对,毕竟目前并没有利益纠葛。

    “原来是宋老,幸会幸会”白杨点头笑道,场面话,逢人面带三分笑,管他真心还是假意总归不会错的。

    双方不熟,如此寒暄两句纷纷沉默下来,白杨在考虑如何闯过这里继续追踪江一水,至于那宋章,目光闪烁鬼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如此又是个把小时后,白杨和宋章分别转身看向后方。

    又有人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三个。

    新来的三个人修为都很强,两个武道大宗师一个神道真君!

    想想也是,能第一时间来到这里的都不会是弱者,强者总是能先行一步。

    这三个人来到这里,显然并不认识白杨和宋章,没有打招呼,分属三个方向各自站立目视前方表情不一,惊骇意外震撼不一而足。

    “少爷,时间过得越久来的人就越多,情况也会越复杂,我们现在怎么办?”微妙的气氛中小猫小声问。

    “我们先离远一点”白杨想了想说,说话的同时带着小猫腾身后退,足足退出五十里方才停下。

    追杀江一水是白杨的首要目的,目前而言最好的办法是横穿前方那座军营,可这样一来极易容易惊动那些尸兵,然而绕道就会失去江一水的气息,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白杨有想过从军营上空极高的处飞过去,可他不敢冒险,那支恐怖的尸兵拱卫皇城,恐怕但凡接近皇城都会惊动他们。

    江一水在前方,白杨猜测恐怕是姜南和那个所谓的天心公主武道意志战斗才惊动了这些尸兵,而在这之前江一水就已经进去了!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恐怕只有硬闯了,江一水一定要杀掉!”目视远方白杨眯眼自语。

    他很怕麻烦,很多人都是等麻烦上门了才解决,装逼打脸固然舒服了,但往往那个时候更大的麻烦已经发生甚至造成新的悲剧。

    为了不发生其他悲剧,白杨一贯的做法是将麻烦扼杀在摇篮,不把麻烦解决老子绝不罢手!

    多少人觉得自己牛逼不将眼前的麻烦放在眼里从而导致一系列悲剧的发生?这种事情还少?白杨尽量避免那种事情发生!

    随着时间过去,来到这里的强者越来越多,又半天时间,汇聚而来的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强者都超过了二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