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灵之所以是邪灵,不能以常理揣测,它们往往拥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手段让人防不胜防,这次若不是真龙法相示警,白杨觉得自己估计要吃一个小亏。

    面对这种纯粹邪恶的负面存在,至刚至阳的手段才是它们的克星,白杨最不缺少的就是这种手段。

    “你原本就不应存在于世,若是不出现还好,既然出现了,命里当有此一劫!”

    目视那红衣邪灵白杨沉声道。

    噼啪,虚空一抹电光闪烁,至刚至阳的毁灭性气息爆发,周围那些弱小的邪灵当即尖叫逃离,尤其是离得近的,仿佛白雪遇到了炭火,身躯居然在融化!

    “负心汉,负心汉……”

    那红衣邪灵并未后退,而是用淌血的双目死死盯着白杨尖叫,声音之凄厉让人毛骨悚然。

    在那凄厉的声音中,白杨浑身发寒,明显能感觉到自身在莫名变得虚弱。

    邪灵这种存在和神道修士有本质的区别,它们不能掌控天地元气化作实质性的术法,可却能施展一些类似诅咒一样针对生命本质的诡异手段,往往让人防不胜防。

    不敢再有半分迟疑,白杨当机立断,心念一动,虚空一道水桶粗的苍白电流闪过,当头劈在那红衣邪灵身上。

    轰!

    在毁灭性的电流面前,那红衣邪灵身躯刹那四分五裂,碎片扭曲间被闪电至刚至阳的力量彻底抹灭在世间。

    当那红衣邪灵被轰杀之后,其余弱小存在纷纷尖叫逃离,很快就消失无踪,天地间再度变得阴森诡异寂静。

    轻轻呼出一口气,放松下来的白杨身躯一颤感觉到了虚弱,那种感觉就好像和小猫多‘做’了几次一样……

    邪灵,直接针对生命精气,有点类似于血婴丫丫的手段,只是没有那么霸道强势,到这个时候,白杨对邪灵这种东西有了一个更加直观清晰的认识。

    就如同地球那边常人认知中的鬼怪一样,来无影去无踪,明明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却能让人莫名死亡!

    “少爷你没事吧?”邪灵被解决后,小猫看着白杨苍白的面孔担忧问。

    摇摇头白杨说:“没事,事先不知道这种东西的手段差点吃亏而已”

    说话的时候,白杨翻手取出一瓶龙元张口吞服,那点被邪灵诡异手段搞得流失的精气瞬间补充回来,当即腰不酸腿不痛肾不虚了……额……

    见白杨没事,小猫稍微放松下来,但还是关切的注视着他,生怕留下什么隐患。

    边上的安九就要凄惨多了,在那红衣邪灵诡异的歌声面前,他不但精气流失太多整个人像是嫖了十天十夜一般眼窝深陷嘴唇发青,更是被伤到了神魂,若不加以治疗别说以后修行的问题,估计小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回事儿。

    不过这种精气流失的损伤在龙元面前都是小问题,而且他修为不高,白杨给他吞服一滴金色龙元不久后他就变得生龙活虎了。

    “多谢白少”恢复后安九看着白杨感激道。

    龙元他虽然不认识,但却知道自己此时不但伤好了,反而阴神更是得到了滋补,对以后修行大有好处,所谓风险和机遇并存,此时他觉得和白杨前来冒险算是来对了。

    “这里才只是神武皇朝国都外围就已经如此危险,你确定还要继续跟下去吗?先说好,随着深入只会越来越危险,接下来恐怕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白杨看着他说。

    安九沉凝片刻,随即苦笑一声叹息道:“继续深入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白少你也看了鬼道书,我已经帮不上忙,只会成为白少的累赘,我还是离去吧”

    安九选择离去白杨不但没有感到不高兴反而看着他点头道:“也好,量力而行总比傻逼兮兮的丢了性命的好”

    说着白杨想了想,取出一枚洁白玉佩,神魂之力勾连天地元气化作一抹白光进入玉佩,白光如发丝大小在玉佩中穿梭,很快勾勒出复杂的立体图案,当图案完成光芒隐去。

    拿着这枚玉佩白杨递给安九说:“这是一枚三品电光符,你拿好,我就不亲自送你出去了,若是再遇到邪灵,你只要激发这枚电光符就能招来雷霆将其灭杀,可以使用三次,足够你离开这片区域了”

    画符这种副职业白杨其实一直都在研究,不过有点不务正业而已,一直都没怎么施展过,这会儿也是考虑到安九离去的安全问题才临时刻画了一枚玉符,对于如今已经是神道真君接近天师境界的他来说,刻画一枚三品玉符并非难事。

    符箓这种东西,若是纸质的纯粹是一次性消耗品,用珍贵的符玉刻画符箓可以达到多使用几次的功效,更高级的貌似还能持续重复使用,不过白杨没怎么研究过。

    拿着玉符,安九看着白杨迟疑道:“以后我到什么地方去找白少?”

    啧,这是赖上我的节奏啊,白杨笑道:“你离开后,可以去庆阳城缥缈楼找一个叫赵石的人,找到他之后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先回去不用等我,当然你若有兴趣的话可以和他们一起”

    “我明白了”安九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点点头道,旋即转身离去。

    看着安九离去的背影白杨对小猫说:“在我老家有这样一句话,天底下就没有废物的人,安九虽然如今看似不堪大用,但与人为善总不是坏事,说不定哪一天就需要对方帮忙了”

    小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对她来说白杨的任何所作所为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

    待到安九彻底消失在远处之后,白杨揽住小猫腾身而起脱离地面说:“丫丫带路!”

    接下来他要尽快找到江一水将其解决掉,之前步行其实是在暗中观察安九,事实证明这个人并非鲁莽之辈,审时度势拿捏得很好,该离去离去绝不硬撑,说实话,若安九是虎子那种一根筋白杨才懒得搭理。

    说到虎子白杨也只能苦笑,若不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遇到的人就是他,后来对自己无比忠心一路走到现在,换做其他人白杨才懒得搭理,爱死哪儿死哪儿去。

    没有了安九的存在,白杨前进的速度猛增十倍以上,在丫丫的指点下直奔江一水所在之地,不过这里毕竟是?;刂氐纳裎浠食季芍?,白杨还不敢太过放肆,要不然速度还能再十倍百倍的提示。

    总之一切以安全为上……

    地皇境强者现身曾经神武皇朝国都旧址,引得四方王朝无数人蜂拥而来,短短半天时间单单是离得最近的陈王朝云州就涌来了上百万人,随着消息的传播跟多的人正在赶来的路上!

    除了陈王朝之外,苍老王朝,大月王朝,江王朝也是如此,从各方汇聚到这片区域边缘从不同方向进入。

    武者武士武师宗师大宗师,养灵道胎阴神真人真君,莫不赶往这里想要拼一场造化。

    然而理想丰满事实残酷,无数人怀揣着不同目的踏足这片区域,从刚刚踏足这片区域起就出现了死亡现象。

    一开始只是修为最弱的一批,踏足这片区域不到千米就莫名死亡。

    修行境界成金字塔状,往往修为最为低下的人占据多数,当踏足这片区域出现大面积死亡后,一下子给人敲响了警钟,无数人选择了退缩。

    如此一来,各方蜂拥而来的人五分之三不敢再踏足这片区域,为此起码付出了数以十万计的生命为代价!

    武者养灵境界的修士根本承受不了这片区域负面能量的侵袭,这里成为了修为低的人的生命禁区。

    然而随着深入,武士武师道胎阴神的修士也开始出现了大面积死亡现象!

    如此一来很多人怕了,选择了退缩。

    不过世间从来都不缺乏胆大之人,所谓风险越大收获越大,总有那么多人硬着头皮往里冲……

    和白杨分开后,安九小心翼翼的往外面而去,当他距离离开白杨之处三百多里时看到了这样一幅画面,数十个结队的武师双目炙热的各自抱着一具骷髅又亲又摸又耸动……

    浑身一颤,安九深知这些人无声无息被邪灵迷惑,小心翼翼的远离然后绕道而走。

    然而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上百人混乱厮杀的画面,一个个将所有看到的人当做不共戴天的仇人在厮杀,无一例外,这些人依旧被控制了心智。

    一路所过,安九胆战心惊,看到了太多诡异的画面,到此时他才知道能和白杨等人一路平安无事的深入那么远有多么的幸运。

    小心翼翼的避开所有人脱离了这片区域,回首看了一眼,安九不敢逗留第一时间选择离去,看到那些前仆后继踏足神武皇朝国都区域的人,安九心中猜测这些进去的人最终能有百分之一活着出来恐怕就不错了……

    有无数人涌向这片区域早在白杨的猜测之中,曾经这里平静的时候无人问津可以理解,当地皇境强者现身这里想不引起人们疯狂都不可能。

    然而别人会不会来送死关他屁事,这会儿他带着小猫一路深入却是遇到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