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花开连绵成片,轻轻舞动如清辉流淌,淡淡花香让人迷醉,花丛间一个个清丽女子穿梭嬉戏,仿若横渡彼岸来到了仙之国度。

    若在别处看到如此画面自然是让人心驰神往沉醉其中,可在神武王朝旧址看到这一幕,不但让人感觉不到丝毫愉悦反而骨头缝发寒。

    “白少快走,这里邪灵数以万计,定有一尊无比恐怖的邪灵存在!”安九开口沉声道,说话的时候牙齿都在打架。

    小猫浑身颤抖,感受到了恐惧不安,手握剑柄目视前方有些不知所措。

    “呀呀!”

    血婴丫丫开口,稚嫩的声音回荡,小脸扭曲,仿佛感受到了威胁,唯有红球依旧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抱着一块元石在咔咔的啃。

    “嘻嘻,我们这里好久没有人来了呢”

    “是啊,那位公子生得真好看,姐妹们把他留下来吧,醉卧花丛,人生岂不美哉?”

    “应当如此,姐妹们生活在这里虽然快活,没个男人未免太过凄苦……”

    一声声含羞带怯的声音响起,距离白杨他们较近的一些漂亮女子看向这边,一个个眼波荡漾仿佛能滴出水来。

    一句句充满魅惑的话语中,不知是那个女子带头向着白杨他们凌空踏步而来,紧接着更多的飞来了。

    她们一席轻薄衣衫下雪白的身子若隐若现,赤足飞来如月下仙子临尘,飞速来到白杨他们身边翩翩起舞,并且越来越多!

    “走不了了!”白杨皱眉道,将小猫第一时间楼在了怀中。

    安九惊恐万分,他深知此时看到的漂亮女子不过都只是外在迷惑人心的手段,饶是见过许多奇奇怪怪现象的他也从未想过会遇到如此多的邪灵。

    此时他一咬牙沉声道:“白少,事不宜迟,我们唯有杀出重围了!”

    说话的时候,他身边临空漂浮的油灯灯芯跳动,光芒大放,顿时靠近他们化作漂亮女子的邪灵吩咐尖叫远离一些。

    “动手!”白杨当机立断沉声道。

    咻咻咻!

    他话音落下,怀中的小猫抽出破空长剑向前一斩,万千雪亮剑芒闪烁如潮水斩向周围那些邪灵女子。

    然而让小猫惊恐的是,她劈出的剑芒直接从这些邪灵身上穿透并未伤害到她们丝毫!

    白杨制止了还想动手的小猫说:“猫儿放弃吧,邪灵只是一些有形无质的邪恶存在,武道剑芒伤不了她们,除非大宗师之境的修为蕴含武道意志方可!”

    邪灵说到底只是虚幻的存在,物理攻击无效!

    嗡!

    边上安九手中油灯灯光大亮,一圈炙热火焰升腾形成环装横扫周围,那些避之不及的邪灵遇到火焰纷纷尖叫,有个别直接被火焰焚烧化作虚无!

    叮铃铃……!

    安九催动油灯的同时摇动手中铃铛,清脆的声音化作实质性的一圈圈声波传递,更多的邪灵纷纷尖叫逃离,铃声杀伤力有限,只有个别邪灵身躯被音波撕碎。

    面对这些邪灵,丫丫最是凶猛,她仿佛愤怒了一般,腾身而起,张口一吸,周围阴风阵阵,那些逃离的邪灵惊恐万分中化作一道道流光进入她口中被吞噬。

    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此时白杨等人周围二十多米外天上地下被数以万计的邪灵包围了!

    “姐妹们好心好意想留下你们过快活日子,既然你们不识好歹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一声愤怒的尖叫在邪灵群中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飞出,阴风大作,漂亮的外表扭曲,化作一道十米高的漆黑丑陋邪恶存在,外表像人,可是却有猫的嘴脸和四肢!

    “喵!”

    这丑陋的邪灵嘴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叫声,声音穿金裂石,如尖刀直插脑袋,让人脑袋生疼。

    在这声音下,修为最弱的安九脑袋好似被刀劈,脸色苍白萎靡摇摇欲坠,已经无法维持催动油灯和铃铛。

    白杨赶紧捂住脸色苍白的小猫两只耳朵,皱眉一脸凶悍的看着那丑陋的邪灵。

    然而不待他动手,丫丫尖叫一声,尽管声音稚嫩,可却化作实质性的音波横扫周围,那首当其冲的丑陋邪灵惊恐大叫身躯四分五裂。

    丫丫的尖叫久久回荡,周围的邪灵吩咐惊恐逃离,不过方圆百米之内的邪灵才刚刚有逃离的心思就被声波横扫撕成碎片!

    “呀呀!”

    清空周围的邪灵之后,呀呀欢快的叫了一声,仿佛在说你们这些渣渣也敢惹我一样。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不过短短几秒钟的事情,其间白杨并未出手,一直在观察,想找到隐藏起来最强大的那只邪灵。

    然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周围的情况却是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些让人观之欲醉的星月花消失不见,地上只有一具具腐朽的枯骨,动物的枯骨占据绝大多数,期间夹杂着人类的枯骨。

    不但如此,那些原本如同仙子一样漂亮的邪灵女子大变样,全都变成了丑陋狰狞的怪物,身影扭曲如鬼魂飘荡。

    有人面蜘蛛形态的,有蛇身人首样子的,还有猫脸人身的,林林总总看上去让人毛骨悚然!

    丫丫发怒,短暂的寂静后,那些丑陋的邪灵纷纷咆哮汹涌而来,刹那间天地阴风大作温度下降数十上百度,地面结冰让人皮毛发寒。

    眼看他们就要被一群汹涌狰狞的邪灵淹没,白杨眼睛一瞪怒吼一声:“滚!”

    嗡!

    下一刻虚空嗡鸣,赤红火焰升腾化作火海淹没周围万米区域!

    火海汹涌升腾,恐怖的高温让天地扭曲,在火海中,那些狰狞邪恶的邪灵尖叫这化作青烟被焚毁一空!

    “小小阴邪之物也敢在本真君面前放肆,念尔等纯在不易,还不速速离去!”火焰升腾中白杨沉声道,声音滚滚传遍四方!

    白杨出手确实惊人,可却并未吓退更远处的邪灵,他们一个个仿佛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一般前仆后继的冲进火海。

    呜呜呜呜呜呜……

    风声呼啸,天地间刮起了阴风,在阴风中白杨升腾的赤红异能火焰闪烁,居然在快速熄灭!

    目光一凝,白杨心道正主来了!

    阴风呼啸,天地间下起了雪花,雪花飘飘洒洒而下,落于何处何处就咔咔开始结冰,很快天地冰封,白杨的赤红异能火焰也完全熄灭。

    白杨并未惊慌,目视四方寻找造成这一切的源头,嘴角挂着一丝若有所悟的冷笑。

    然而正主没找到,更多的邪灵却是再度汹涌而来。

    微微皱眉,白杨无奈,只得再度升腾赤红火焰,火海席卷,冲到近前的邪灵再度被焚毁一片!

    异能火焰并非术法,而是以白杨精神力为燃料燃烧,未知的存在虽然能熄灭火焰却无法制止他再度升腾火焰!

    “盼君归,盼君归,牵肠挂肚君未回……”

    “月儿明,月儿明,最是心寒负心人……”

    “女儿泪,女儿泪,心如刀绞陪谁醉……”

    “心儿飞,心儿飞,郎君郎君何时归……”

    天地间突然响起了凄美的歌谣,一开始微不可闻,可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亢,到最后整个世界都是这凄美歌谣在回荡再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

    听这歌谣,让人内心忍不住悲伤难过,仿佛亲眼看到了一个女子时时刻刻期盼夫君归来日渐消瘦的画面一般。

    听闻歌谣,白杨只觉汗毛直竖并未受到伤害,可边上的安九就倒霉了,他脸色苍白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鲜血还未落地就变成了血色冰晶。

    借着喷血的刹那安九嘴角淌血道:“白少快走,这唱歌的邪灵生前至少是大宗师修为,化为邪灵格外强大,歌谣有影响人心志的作用,时间长了会让人沉醉其中悲伤到死……噗……!”

    话未说完,他就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白杨深知不能再继续下去,目光一凝,轰!

    这一片天地颤抖扭曲,赤红火焰消失,蓝色火焰升腾化作火海席卷四方,温度比赤红火焰至少高十倍的蓝色火焰升腾,无数邪灵顷刻化作飞灰消散。

    不但如此,在蓝色火焰升腾中,阵阵阴风消散了,飘飘洒洒的雪花消散了,被冻结的大地变成了滚烫熔岩!

    “负心汉,负心汉,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唯有杀了你,你才会不离开我的身边一直陪伴着我!”

    一声愤怒到极致的尖叫突然想起,旋即蓝色火海中一个女子凭空出现,在她周围,蓝色火焰扭曲居然无法伤她。

    眼睛一眯白杨收起蓝色火焰,只见那女子一声血红长裙格外刺眼,一张精致的脸蛋却苍白如纸,两只眼睛有血泪流淌,一脸怨毒的看着白杨。

    “终于舍得出来了?”白杨冷笑道。

    红衣女子一步一步走向白杨,无比怨毒的看着他重复道:“负心汉,杀了你……”

    看到那双怨毒的眼睛,白杨心头狠狠一颤,仿佛自己真的对她做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情一般,内心充满了愧疚。

    昂!

    下一刻,白杨脑海中响起一声高亢的龙吟声,旋即他一下子从那种愧疚的心情脱离出来。

    冷汗滚滚,白杨心道这不愧是生前大宗师级别的强者神魂化作的邪灵,居然能无声无息影响人的心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