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诫一番,白杨就带着小猫她们进入了阴森的神武皇朝国都地域,根据丫丫的指点前去追踪江一水,眼下对他来说除掉江一水才是首要目的。

    那陈王朝将领在白杨等人走去后原地驻留片刻选择离去,回到处于云州的陈王朝军营将白杨所说的情况进行上报。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当历史上神武皇朝国都旧址有地皇境强者出手的消息传递开来,顿时八方云动。

    陈王朝苍狼皇朝高层紧急会晤,约定暂时罢战,先弄清楚地皇境强者为何出手这件事情再说!

    地皇境强者五个字太过沉重,犹如太古神山压在各方高层心头沉甸甸的喘不过气来,对于那样的强者来说,一人就能灭掉一方王朝,若不弄清楚具体情况只会让人寝食难安。

    罢战协议签订,陈王朝苍狼王朝第一时间派遣大量高手前往神武皇朝旧址,消息传递出去,远处的大月王朝江王朝也坐不住了,同样派遣就近强者前往。

    当消息进一步扩散,各方有志之士更是蜂拥而至!

    对于四方王朝来说,地皇境强者意味着巨大的威胁,可对其他人来说,地皇境强者意味的是机遇,不说自身能不能入地皇境强者的法眼,单单是那种存在出现的地方岂会简单?若是偶然得到一两件宝物的话……

    地皇境强者,在至尊道主万载不出的当代,已经接近这个世界最强存在,镇压天下蔑视十方,他们眼中的垃圾在常人看来都是宝物,谁不心动?

    这个时候不要谈危险这种问题,修炼之人与天挣命,若是连直面危险的勇气都没有还是趁早回家种地去吧。

    外界因为地皇境强者出现变得如何风起云涌白杨不知道,当他们踏足神武皇朝国都旧址区域后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明明是大白天时间,可这里却昏暗无比,犹如即将天黑之前的黄昏,阴森诡异寂静无声,让人骨头缝发寒。

    这里的天地充斥无穷无尽的死气煞气阴气邪气,常人若是靠近走不到十米就会莫名死亡,饶是白杨等人本领高强也不得不时刻警惕。

    “这个地方让人不安,仿若进入了死人的国度,我经常进入各种墓葬,哪怕最危险的一次进入了一位武道大宗师的墓葬其阴森诡异也不足这里的万分之一,而这还是神武皇朝国都区域的最外围,白少,接下来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觉得惊讶”

    一行人前进安九开口道,一朝顿悟后他的变化很大,哪怕身处这样的邪门地方也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

    对此白杨平静道:“不用担心我,反倒是你,自己小心点,尽量不要离我太远”

    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他们选择了最为稳妥的步行,但速度不慢,一路所过荒芜死寂阴森,前进百里都没有感受到任何生命气息,无论植物动物都没有,可想而知当一株带颜色的植物出现在他们前方有多么扎眼。

    一朵碗口大小的洁白花朵静静绽放,在这阴暗死寂的世界显得无比突兀。

    那朵花没有任何叶子,只有一节手指粗枯木般的花径伫立在一块漆黑的岩石上,花朵绽放淡淡洁白光晕,光晕中星星点点如同星辰闪烁,月华般皎洁唯美。

    “少爷你看,那是星月花”小猫指着那朵花惊呼道,满眼欢悦。

    白杨愕然看着那朵花重复道:“星月花?”

    他对这个世界的很多植物压根就不认识,别说这个世界,就连地球那边的植物他都认不完全……

    “是呢少爷,是星月花,我在一本书上看过,无根无叶,枯木开花,花开如月华流淌星辰环绕美丽非凡,是星月花无疑了,这种花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很久以前,一对恩爱的夫妻相濡以沫,某天丈夫染病散尽家财也治不好,妻子无奈之下前去祈求一位神道修士,得知星月花能治好她丈夫的病,于是她带着病中的丈夫踏遍千山万水寻找星月花,不过最终也没有找到,他们夫妻双双死于途中”小猫叹息道。

    “然后呢?”白杨听得入神,见小猫停下于是问。

    “世上原本并没有星月花的,那个神道修士骗了女子,其实她的丈夫身染绝症无法医治,神道修士看出了这点才编织一个谎言让她有一个坚持下去的信念,但最后让那神道修士都没有想到的是,暗中跟随的他看到,那对双双死于月下的夫妻尸骨光化,最终在原地出现了一朵星月花,枯木开花意喻绝境重生,无根无叶表示孤苦无依,世上本没有星月花,所以那对死去的夫妻自身化作了星月花见证他们一生漂泊无依的爱情”小猫一脸叹息的说完这个故事。

    听完白杨表示无语,果然女孩子都喜欢听这种催人泪下的故事,还好我没给你灌输梁祝白蛇传之类的故事,要不然我家小猫还不变成林黛玉啊。

    以身化作美丽花朵白杨是不信的,宁愿相信那是大自然的神奇造就,更进一步白杨严重猜测编织这个美丽故事的人根本就是一个开辟道场的神道修士在传播自己的道义……

    此时安九在边上看着那朵星月花说道:“白少,星月花的传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种花只会生长在极阴之地,是一种难得的宝物,乃是四品药材,是一种再造丹的主药,一粒再造丹足以让人断肢再生”

    点点头,白杨看着小猫说:“既然猫儿那么喜欢星月花,那我去给你摘来”

    说完,白杨就带着他们准备走向那朵星月花。

    可这次安九却是站出来提醒道:“白少,星月花开在极阴之地,周围恐怕有不详之物存在!”

    “我明白了”白杨点点头说,既然小猫喜欢这朵花,那么就一定要摘来送给她,一点小小的风险白杨并不在乎。

    “呜呜呜……”

    随着白杨等人靠近星月花,一阵若有似无的哭泣声莫名出现,听到声音让人无端端的感到悲伤。

    恍惚间,那朵星月花边上出现一个白衣女子双手抱着膝盖无助哭泣,一头长发遮蔽了容颜,凄美又无助。

    “白少小心,那是邪灵,别被她的外表所迷惑了”安九第一时间沉声提醒道。

    白杨笑了笑表示明白,心道邪灵这种东西是鬼吗?总算是见到‘活’的了。

    “呀呀……”

    就在此时,白杨身边的丫丫脑袋从平板电脑上抬起,看向那个哭泣的女子欢呼一声,然后眨眼出现在对方面前。

    当丫丫出现,那女子哭声止住,赫然抬头发出一声尖利而急促的尖叫。

    握草……!

    看到那女子的脸,白杨心头一跳汗毛竖起,玛德太惊悚了,不看脸的话那是一个绝色美女,可一张脸却血肉模糊要多吓人有多吓人,猝不及防下白杨也惊得不行。

    并非是怕,就好像看鬼片一样,明明知道那是假的,可突然镜子里面出现一张鬼脸是个人都会下意识肾上腺素飙升。

    丫丫出现在对方身边,张开小嘴一吸,顿时,那女子身影扭曲化作一道白光进入她口鼻消失不见。

    随即丫丫拍了拍小肚皮咯咯笑了笑飞回白杨身边继续盯着平板电脑上的动画片看……

    安九:“……”

    他惊悚的看着白杨身边的丫丫,吞了口口水心道白少你闺女这么恐怖啊,一只邪灵居然一口就吞了!

    邪灵,不过是类似神魂一样的存在而已,只是已经没有了人性的一面,纯粹的邪恶存在,而血婴丫丫正是这类存在的克星,食物而已!

    想通了这点白杨不再纠结,来到星月花边上,捏住花径轻轻一折,美丽的星月花出现在他手中,转身给小猫戴在头上看了一眼说:“很漂亮,猫儿喜欢吗?”

    “喜欢,谢谢少爷”小猫开心得眼睛都眯成了月牙。

    看到这一幕的安九在边上眼皮抽搐,白少啊,合着能炼制再造丹的星月花在你这里就只是一个装饰?你不知道单单是这朵花拿出去就价值上亿钱吗?而且还有钱都买不到那种!

    “走吧,接下来要小心了,出现了一只邪灵,恐怕距离遇到大量邪灵已经不远了”逗留片刻白杨没有忘了正事开口道。

    然而奇怪的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距离他们都没有遇到任何一只邪灵。

    看了看身边没心没肺的丫丫白杨心头有了一些明悟,恐怕正是因为她的存在一般邪灵根本不敢靠近吧。

    一路深入神武皇朝国都废墟五百多里后,白杨他们来到了一座山头上,站在这里,白杨看着前方目光一凝。

    他们前方出现了一片花海,全部是唯美漂亮的星月花,皎洁光芒闪烁如月华笼罩这片地方,朵朵星月花连绵成片形成花海让人迷醉。

    嘶!

    看到这样的场景,安九倒吸一口冷气,一只铃铛被他握在了手中一脸惊恐。

    “我道为何一路来没有看到邪灵了,原来是跑来这里扎堆!”白杨沉声道。

    只见那花海般的星月花丛中,一个个漂亮如仙子般的女子在嬉笑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