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九点点头,随即走到边上盘腿闭目坐下,在白杨愕然的目光中,他身躯周围开始有微风在围着他旋转吹拂。

    渐渐的,风越来越大,甚至还出现了呜呜的风声,以至于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尘土飞扬。

    双目中有莫名神采闪过,白杨开启慧眼看得真切,此时此刻天地元气滚滚涌入安九体内,他正在发生惊人变化。

    随着元气涌入他体内,他那干瘦如骷髅般的身躯在快速变得饱满,短短三分钟时间,安九就再不是那副风都能吹跑的样子了。

    “居然这么年轻”白杨愕然自语。

    之前的安九看上去跟个半拉老头似的,这会儿再看,居然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

    紧接着,安九的额头开始有淡淡白光绽放,那白光中一团黑影若隐若现!

    “神道修士,一朝顿悟好处无尽,这才多少点时间,他顿悟后就从道胎境一跃踏足阴神境界了,再这样下去,搞不好还能直接踏足真人境!”白杨在边上无语道。

    半个小时后,安九周围的狂风平息下来,他彻底稳定在阴神境界,甚至白杨觉得他随时都能踏足真人境界。

    睁开眼睛,安九站起来自语道:“先这样吧,待我适应一段时间就渡那雷劫踏足真人!”随即他再度冲着白杨拱手说:“这一切都拜白少所赐,以后有所差遣定当全力以赴”

    “不关我的事情,这一切都是你努力得来,我只是将你点醒,不敢居功”白杨摇头说。

    并未纠结这个问题,安九想了想,看了小猫一眼,然后转身,拉开身上的黑袍,这个方向白杨正好看得到他的举动。

    只见安九拉开黑袍后伸手在胸腹一抹,一张一尺见方的柔软皮革就神奇的脱落在了他的手中,白杨看得真切,在那张皮革的两面都有着无数针尖大小的文字。

    穿好衣服,安九拿着皮革递给白杨说:“白少恕罪,这本鬼道书记载了家传盗墓秘术,传闻我第一代祖宗凭借上面的秘术进入过一座帝坟且顺利出来,太过珍贵,我实力低微,轻易不敢视人,特以家传秘法融入皮肤,今受白少大恩,特地将此书献给白少,万望不要推辞”

    果然每个人都有秘密,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你觉得不起眼的人,帝坟是那么好进的?天帝境界的强者有多可怕可想而知,死后的坟墓有多么危险这就不用说了,可凭借这本鬼道书居然能顺利进出,由此可见这本书的珍贵程度,堪称价值无量。

    然而白杨却摇摇头说:“所谓无功不受禄,我说过你现在的成就都是你自己努力得来的,和我干系不大,再说,我又不是专业挖坟的,拿来也没有太大用处,你自己收好吧,对你来说这本书的用处更大”

    将一张记载文字的皮革称为书,感觉怪怪的……

    “白少胸怀宽广我自愧不如,但我真没有更好的东西报答白少了,您就收下如何?”安九苦笑道。

    一个要送一个偏不要,于是小猫在边上出主意道:“既然这样的话,不如少爷抄录一份岂不两全其美?”

    安九看着白杨,显然赞同小猫的提议。

    白杨想了想也答应了,老实说他也想看看这鬼道书到底记载了些什么,于是点头道:“这样也好,不过不用抄录,记在脑海比任何文字记载都要来得保险”

    安九欣然将鬼道书递过去,白杨接过快速浏览,两面记载的文字也不过几秒钟就看完了,闭目回忆,每一个字都深深刻画在脑海。

    这本鬼道书别看只记在一张皮革上,因为文字如针尖大小的缘故,林林总总加起来居然有百万字,其中记载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一些看似邪恶的秘术法门,观察山川地势的方法等等,反正白杨是闻所未闻的。

    “有点意思,我已经记下了,你自己收好”白杨看完后将皮革递给安九说。

    安九笑着接过,同样快速浏览后,将皮革放在那盏油灯灯火上点燃说:“正如白少所说,这些东西还是记在脑海里面来得安全”

    对此白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看着他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观白少还是要去那神武皇朝昔年国都走一朝,自当跟随,虽然白少也看了鬼道书,但些许小事何须白少亲自动手,我当鞍前马后为白少代劳”安九诚恳道。

    想了想,白杨说:“如此也好,我们走吧”

    话说这个安九也是个人才,一朝顿悟后前途远大,尤其是盗墓贼这种奇怪的职业,说不定哪天就能用上,搞好关系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于是白杨带着小猫安九他们飞跃荒无人烟的区域,很快就又一次来到了死寂山脉边缘。

    站在一座山头上,安九目视前方沉声道:“白少,前方曾经就是神武皇朝的国都了,上百亿生灵一朝死亡,血煞之气冲天数千元不曾散去,这里已经变成了阴邪之地,恐有诸多意想不到的邪恶存在,还需小心才好”

    “那是当然,虽然我们此时还处于神武皇朝国都外围,可也已经让人浑身不舒服了,可有解决之法?”白杨点头道。

    说话的同时他也在回忆鬼道书上的记载现学现卖观察前方这片庞大的区域。

    根据鬼道书上的描述,以及开启慧眼后的观察,白杨看到这片庞大的区域怨气冲天,血煞之气和阴邪之气交织,若是常人来到这里,恐怕很快就会被这些负面存在影响无缘无故的死亡。

    用一句直白点的话来说,这里根本就是一处不详之地,一般人遇到还是有多远第一时间跑多远的好。

    安九想都不想说:“我也曾多次下到各种墓葬,类似情况也遇到过,解决之法也很简单,只需站在这盏灯灯光能够照耀的范围就可以了”

    说话的同时,安九举起手中的油灯,灯芯光芒明亮了一些,顿时那种让人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就消失不见。

    “这有什么说法?”白杨好奇问。

    “鬼道书上有记载,阴邪之气入体会侵蚀人的血肉神魂,以阴火驱之可保平安,此灯乃家传,虽火焰温度灼热,却是真正的阴火,它燃烧的是尸油”安九解释道。

    听到灯光是尸油燃烧而来,小猫下意识远离,不管怎么样,这种东西总是让人感到不舒服。

    白杨点点头,深知这油灯也就目前能用用,深入之后估计效果就不大了,迈步就要带着他们踏足前方这片死寂区域,但刚刚抬起的右腿就收了回来,转身看向后方。

    那边一道白色长虹划破天际而来,很快出现在了白杨他们十多米外,却是一位身穿亮银铠甲年月三十的武道大宗师!

    对方来到这里就目视白杨等人沉声道:“尔等何人,可否知道不久前前方具体发生了什么?”

    眉头微皱,白杨看着对方问:“你是陈王朝的将领?”

    “正是,年轻人,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对方不悦道,关于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多说。

    “看你的样子应该是过来打前站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自己去查吗?”白杨不爽道,对方的语气让他有点不舒服,好好说话不行么,我该你的啊。

    姜南说这里很快要成为风云际会之地的话恐怕很快就要应验了。

    白杨的话让对方一怒,可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白杨脸色一变小心翼翼的问:“不知阁下可是白少?”

    “是我,你想说什么?”白杨无语问,这态度转变够快的。

    对方一下子就冷汗下来了,看着白杨惶恐道:“不知是白少当下,多有得罪,还请白少恕罪”

    好嘛,对方都已经陪不是了,白杨又不是那种对方看我一眼你瞅啥我就杀你全家的狠人,没往心里去,问:“你来这里干嘛?我记得好像陈王朝与苍狼王朝正在云州对峙吧?你是不是擅离职守了?”

    “末将不敢,实在是奉命而来”对方回答。

    “奉命?奉谁的命?”

    “末将奉镇北大将军武王陛下的命令前来”对方不敢隐瞒说道。

    武王就是陈永发了,这个白杨还是知道的,好奇问:“你们不是在打仗吗?陈老哥派你来这里干嘛?”

    迟疑片刻,那将领说:“回白少,不久之前此地突然爆发惊天大战,气息传遍四方,那股威势让方圆万里生灵莫不胆寒,四方有感,不得不前来弄清楚……”说道这里他顿了顿继续道:“各方怀疑,那股威势已经超越了人王之境,非同小可,此时武王陛下已经与苍狼王朝主将商量罢战,先弄清楚这里的情况再说,不止陈王朝和苍狼王朝,恐怕很快江王朝大月王朝都会有人从四面八方进入那片区域去查看情况!”

    听了这番解释白杨释然,地皇境强者气息出现,若是各方不搞清楚的话恐怕寝食难安,那种存在看那个国家不爽恐怕就是灾难,所以在没有搞清楚之前连仗都不打了。

    “行吧,你回去复命,就说我说的,这里之前却有地皇境强者动手,而且就在这片神武皇朝曾经的国都区域,内部?;刂?,告诫好一些有想法的人,没事儿别去找死”白杨挥挥手道。

    话是这么说,估计不会有人听的,有时候好奇心会害死猫,谁不想弄清楚地皇境强者为何动手?

    该提醒都提醒了,至于别人听不听那就不关白杨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