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这个世界的太阳是白色的,原来它只是一件兵器,悬挂苍穹,绽放无尽光芒照耀世间,太昊至尊三万元前留下,按地球那边的时间计算那可是近十万年时间!

    十万年过去,它依旧永恒存在,而且还只是四散的能量就给这个庞大的世界带来了光明和温暖,若是真正绽放自己的威力不知何等震撼人心!

    “至尊强者,经天纬地,太强了”目视骄阳白杨喃喃道。

    “对于那等人物来说,摘星拿月徒手打爆星辰只是等闲,我们不必太过放在心上,距离我们太遥远了”姜南平静道。

    白杨点头,不再纠结这些,想了想问:“姜南大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眼中闪过一丝茫然,姜南苦笑道:“三千元过去,沧海桑田,家国不在,徒留我独自一人在这世间,接下来……”

    话说到这里,姜南突然脸色一变,目光凌厉的看向死寂山脉方向。

    “白杨老弟,我临时有事,我们改日再聚”

    丢下这样一句话,姜南身影瞬间消失无踪,速度快到他之前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

    “……”

    这就走了?白杨愕然,不过姜南说他临时有事儿,恐怕他这种存在再小的事情也非等闲。

    “他走的时候看了一眼死寂山脉方向,难道那里出事儿了?曾经那里是神武皇朝的国都……对了,江一水几天前跑了进去,难道和他有关?不会是江一水在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引起了他的愤怒了吧?”

    白杨快速思索,但姜南走得太快,连询问的时间都没有,估计问了也没用,对方走的时候没说什么,恐怕是关系还不到位……

    当姜南走后,一直在白杨身边紧绷小脸默不作声的血婴丫丫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拍拍小胸脯继续抱着平板电脑看青青草原的故事,至于红球,咦咦一声继续没心没肺的啃一颗元石,现在它钻石都不吃了,吃元石……

    “少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小猫此时开口问,之前姜南和白杨说话的时候她一直都默不作声在边上当背景板。

    看了看原本村落所在的位置,姜南收起幻灭镜残片后那里已经消失无踪,这里已经没什么事儿了,旋即白杨看向死寂山脉的方向说:“江一水去了那里,此人天赋极高,若是不亲眼看到他死我有点不放心,而且我这个人最怕麻烦了”

    “我们要去那里面追杀他吗?”小猫有些忧心问。

    “里面?;刂?,不知道会存在什么,贸然踏足恐怕不妥,在外面等一段时间吧,就再等半会时间,丫丫已经记住了他的气息,一旦他出现就会第一时间发现,若是半会之后他还没出来,八层几率是死了!”白杨想了想说。

    听到白杨说不去死寂山猫冒险,小猫松了口气,倒不是怕里面有多么?;?,实在是担心白杨的安全。

    在小猫不明所以中,白杨揉了揉她的脑袋笑了笑。

    ‘小猫很在乎自己,可她很多时候都用错了方法,之前姜南出现的时候居然欲要拔剑,其实这是将我们往危险的地步推,好在姜南并未在意,不过我家小猫从小在山村长大,虽然吃了开慧果,可很多人情世故根植在心中,这是她最纯粹的表达方式,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白杨心说。

    “那他怎么办?”小猫没懂白杨的意思,转而看向边上神神道道的安九问。

    “他……”白杨看着安九皱眉思索如何处理,丢这里吧这也是条命,没人管估计会出事儿,要是带上又是个麻烦。

    “少爷,地面好像在抖?”此时小猫突然开口道。

    白杨一愣,还真是,地面在轻微颤抖,不过却越来越剧烈,难道地震了?

    “天心公主殿下,三千元了,没想到你还留有后手!”

    天宇远方传来了一声充满愤恨的怒吼,白杨一听,那不就是离去不久的姜南的声音吗?

    循声看向死寂山脉方向,白杨首先看到的是死寂山脉上空仿佛引爆了一枚核弹,虚空扭曲,一圈恐怖的冲击波横扫九天十地。

    天地在颤抖,虚空在扭曲,几欲破碎。

    光比声音传播速度快,当那边天宇上的冲击波消失后,白杨才听到了震动天地的轰鸣声,虽然不知道相隔多远,但声音传递过来依旧让他脑袋嗡嗡作响。

    下一刻,那边一抹白色剑芒冲天,仿佛要将天宇撕碎。

    再然后,一只仿佛要遮蔽苍穹的灰色大手凭空出现,死气沉沉变幻莫测,大手盖下,崩碎了那冲霄剑光。

    恐怖的能量爆发,那一片天宇变成了五光十色的扭曲地带,再也看不清内部情形。

    当一切平息下来,只听姜南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

    “天心公主,你不过只是三千元前留下的一道武道意志而已,还杀不了我,除非你真身降临,我们会见面的……一定会……”

    声音逐渐消失,一切平息了下来。

    这一切来得突然又短暂,很快结束,然而白杨却在想,难道姜南之前突然离去就是因为天心公主的缘故?

    不等白杨想明白,姜南的身影唰一下就又出现在了眼前。

    此时姜南身上一身威严的龙袍凌乱,甚至胸腹之间还有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流淌染红了龙袍,脸色苍白显得无比狼狈。

    “姜南大哥,你这是……”白杨不解问。

    摇摇头,姜南深吸口气说:“我小看了天心贱人斩草除根的决心,三千元前他灭了神武皇朝留下了一道武道意志,恐怕她当时也只是一次无心之举,没想到我之前过去却被她武道意志发现从而战了一场,那毕竟只是三千元前她的一道武道意志,还杀不了我反而被我灭了!”

    “三千元前她就算到你没死从而留下后手?”白杨问,心头发毛,能算计到差不多万年后的事情,这也太可怕了点。

    “那到不是,恐怕只是防止意外的手段吧了,我前去只是恰逢其会”姜南摇摇头说。

    白杨松了口气,不是就好,要是对方能算到万年后的事情那就太惊悚了。

    不等白杨说话,姜南挥挥手制止了白杨说:“老弟,我的时间不多了,天心公主的武道意志发现了我,远在天元帝国的她真身必定有感从而前来追杀我,我得立即离开,有几句话我要交代一下,你听好!”

    “姜南大哥你说”白杨嘴角抽搐道,心说你们神仙打架可别殃及我才好。

    仿佛看穿了白杨心中的担忧,姜南笑道:“老弟放心,天心贱人的目标是我,不会殃及你的,我走之后她自然会去追杀我,我要说的是,之前有人跑到曾经神武皇朝国都境内,偶然得到了曾经神武皇朝传国玉玺碎片,传国玉玺乃一国象征,虽然碎了却依旧蕴含皇朝帝王龙气,那人正在吸收碎片内龙气,正是发现了这一点我才愤然而去,不过遇到了天心公主的武道意志,我没时间理会那小家伙,龙气对你也有巨大好处,你若是想要,就去找寻其他碎片,我记得当初玉玺被天心打碎成了十九片,能得到多少就看你的运气了,不过要注意,那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死地,?;刂?,要小心,若是不想要就尽快离去,这里恐怕要变成风云际会之地了,我先走了,保重!”

    说完这番话,姜南不给白杨说话的机会又瞬间消失不见,这次是真的走了……

    姜南走后,白杨眉头紧皱,神武皇朝传国玉玺碎片,帝王龙气,有人得到碎片在吸收龙气……那个人绝逼是江一水无疑了!

    果然是身具大气运的人呢,几次都杀不死不说身处险地还得到宝物,这种人不除掉白杨更加不安。

    “少爷,我们……”小猫看着白杨欲言又止。

    “去神武皇朝国都,杀江一水,里面危险,猫儿你就不用跟去了,回山谷去吧”白杨沉声道。

    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少爷,我想和你在一起”小猫看着白杨祈求道。

    看到那双眼睛,白杨心头一软说:“那好吧,不过到时候要紧跟我身边知道吗?连姜南都说那里变得?;刂乇囟ú患虻ァ?br />
    “嗯,少爷放心,小猫知道的,而且小猫也并非没有自保之力哦”小猫开心的笑道。

    那倒是,白杨点点头,自己可是给了她陈永发人王之境封印的手段的,再说,若是遇到无法对付的?;?,自己还可以带着她跑路回地球的……

    然后白杨看向了边上的安九。

    他还是那个样子,沉寂在自己思绪中怀疑人生怀疑天地的真实性。

    想了想,白杨以施展**音的方式念力融入声音朗声道:“一沙一世界,一滴水里面也有无量众生,存在即是真理,还不醒来!”

    在旁人听来这不过只是一句普通的话,可对于陷入认知障的安九来说,白杨的这番话无疑是黄钟大吕轰隆隆回荡在他心头,浑身一颤,他不在迷茫,缓缓张开了眼睛。

    睁眼的安九双目仿佛有智慧之光闪过,冲着白杨拱手道:“多谢白少助我突破认知障,从此认清自己认清天地”

    白杨笑了笑,心道我就随意这么一说,鬼知道你理解了什么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