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品巅峰神兵幻灭镜能演化出一方真实世界出来,一枚碎片照耀过一个村落就能演化出一天时间的日月更替周而复始……

    然后白杨想到了自己的八品功德金莲……算了,别想了,催动不了,目前只能当板砖用。

    消化了金袍男子所说的那段历史,白杨心潮澎湃后回归当下,看向远处的村落问:“前辈,可否让他们解脱?”

    “当然可以”金袍男子点点头道。

    话是这么说,可他并未动手,而是无限缅怀的看着那个村子道:“你应该猜到我的身份了吧?”

    白杨沉默片刻说:“如果晚辈没猜错的话,前辈应当是三千元前神武皇朝崩塌之时消失的皇太孙!”

    “不错,这个身份,曾经给我带来了无上荣耀,给我带来了无尽资源,让我短时间内崛起踏足地皇之境,但因心性不够行事张狂,妄图去娶天元帝国天心公主从而招来灭国祸端,当初那一战,我亲眼看到皇爷爷被那天心公主一掌打死,父亲也被她一?;魃?,我之所以能活下来也是幻灭镜的功劳,幻灭镜,生死幻灭,演化出一个真实却又虚幻的我出来被天心公主击杀,金蝉脱壳让我活了下来,原本凭借幻灭镜皇爷爷他们不一定会死,只是幻灭镜要演化出一个我这种地皇境强者出来没有太多的力量对敌才会被打碎!”

    金袍男子长叹道,不但承认了自己是昔年神武皇朝皇太孙的身份,更是告诉了白杨他为何能活下来的秘密以及修为境界。

    “过去都已经过去,前辈看开点,活着比任何人都重要”白杨只能如此安慰。

    再度叹息一声,金袍男子摇摇头释然道:“昔年我行事张狂,国破家亡后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当初我深知天元帝国如日中天报仇无望,只得以皇爷爷所创生死幻灭大、法陷入沉睡,瞒天过海过了三千元,这三千元我生命并无丝毫流逝,我依旧年轻,天赋犹在,那天心公主必定还活着,有朝一日我和她会再见面的!”

    白杨后牙槽都有点发酸了,果然,这神武皇朝的皇太孙醒来后是要搞事儿啊,天元帝国三千元前如日中天,如今天元大帝垂垂老矣……

    对此白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你们神仙打架别殃及我就好,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干架的时候让我扛着摄像机在边上拍摄呗,赚钱了了不起分你们一半……想多了……

    “和你说这些,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你不必往心里去,有些事憋在心里几千元,难得遇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希望你理解”金袍男子笑道。

    白杨心道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前辈你可别坑我,嘴上却说:“这是晚辈的荣幸”

    继续看着村子方向,金袍男子缅怀道:“转眼间就沧海桑田了,他们虽然只是残影,可也是昔年我的子民,未曾想三千元过去还能看到当初的人”

    白杨心说难怪你迟迟不动手帮他们解脱,原来是这个原因,恐怕是因为帮他们解脱后从此世间就只剩下自己这样一个神武皇朝的人了吧,而且确认了他的身份,既然这里是所谓的幻灭镜碎片造成的画面,那么他能帮村民解脱也就在情理之中了,估计换个人来都不行。

    “他们不应存于这世间,终是要泯灭在历史的,不管再经天纬地的强者也不可能与世长存,何况他们”

    金袍男子看着村子释然道,说话的时候,他伸手向着那个方向轻轻一点。

    然后,整个村子区域的画面如水波荡漾,恍惚间一切消失不见,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村子,只是一片荒芜的山地。

    当村子的一切如镜花水月消失后,一枚古朴的残片飞来落入了金袍男子手中,残片巴掌大小,有点类似于青铜材质,上面布满了锈迹,任谁看它都只是一块丢路边都没人捡的破烂,可它却是八品巅峰神兵幻灭镜的残片,而且还保持着应有的功能,单这巴掌大小的残片就价值无量!

    “幻灭镜是皇爷爷亲手炼制,配套生死幻灭大、法才能动用,等闲发现不了,原本我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有一枚残片的,之前你想帮村解脱移动村子,虽然动的只是残影,但也让我感觉到了幻灭镜的气息从而赶来,所以我还要谢谢你让我找到残片,不过凤血真金龙血木打造的棺材都在你手中,我也不讨回了,这残片是你发现,我现在收回,你又无法使用,就当我们交换如何?”很是怀恋的握着碎片,金袍男子看着白杨一副商量的口气说。

    稍微有点尴尬,那凤血真金和龙血木都可以算是白杨窃取对方的,于是表情不自然道:“全凭前辈做主”

    难怪你之前没有踪影,我移动村子你就来了,搞半天是幻灭镜碎片的缘故……

    点点头,金袍男子翻手收起碎片,也不知道他弄哪儿去了,目视白杨说:“你也是身具帝王龙气之人,我虽是三千元前神武皇朝皇太孙,但沉睡三千元,并不比你大多少,不若我们以平辈论交如何?我痴长一些年岁,你可叫我姜南大哥”

    心头一跳,白杨深吸口气点头道:“姜南大哥,我名白杨”

    神武皇朝皇太孙姜南,此时在听到白杨一声大哥后显得很开心,不过却笑着打消白杨心头的疑惑道:“你心中必定疑惑,我乃地皇境,与你差距犹如云泥为何与你相交,其实你不必介怀,我没有任何目的,你身具帝王龙气有和我相交的资格,还有一个主要原因,你身具无量功德,是天佑之人,与你相交,也算是我占便宜了,毕竟和你有交情,虽不会窃取你身上功德,但也能给我带来一些福报,我也不占你便宜,若有白杨兄弟你有麻烦,为兄长者当不会视而不见,还有一点,也正是因为和你我们才可以肆无忌惮的谈论天元帝国,毕竟你是天佑之人,若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谈论,恐怕此时那天元大帝天心公主早就心有所感杀过来了!”

    “……”

    姜南这一大堆话听完,白杨一身冷汗,合着和你聊天还承担风险啊,尤其是天元大帝那种人物,老大,你到底是不是在坑我?

    不过同时白杨心中也解开了一些疑惑,为何当初陈永发那样的强者也会和自己兄弟相交,原来是自己身上功德的缘故,虽然那时自己功德不多但那会儿的陈永发也没有现在厉害不是,而且还只是一段武道意志在外面浑浑噩噩呢。

    如此说来的话,若当初他不遇到自己,恐怕身处铁剑门遗迹无法出来了,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因果这种关系,陈永发和自己相交,上天有感给他带去了一些福报,然后他脱困,这也是对方后面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的缘故吧,还有这个姜南,和自己相交,说出以后自己有麻烦他会帮忙,白杨猜测估计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他醒来了,所以是在做出回报?

    这些只是猜测,当不得真,总之一句话,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情仇,人都是相对的,比如那陈永发,比如这姜南,若是在自己这里得不到一些东西人家谁鸟你?

    既然大家有关系了嘛,白杨也适时的问出心头一直以来的一个疑惑,看着姜南说:“姜南大哥,武道修士人王之境后,为何人人想要开辟一方运朝?比如人王之境的强者开辟王朝,可成了王朝之主依旧是人王之境,为何还要让自己那么麻烦?”

    听了白杨的话姜南笑了,摇摇头道:“你有这样的疑惑我理解,毕竟你不懂的开辟运朝的好处,开辟一方运朝,虽然不会给自己增加丝毫战力,但带来的好处却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愿闻其详”白杨期待道,心头的疑惑就要揭开了。

    看向天边,姜南声音低沉道:“人王之境强者,已经有实力镇压一方,足以坐上那至尊宝座,当然,能坐上的都是身具帝王龙气之人,但这也不是绝对,没有帝王龙气之人只是开辟运朝很难而已,哪怕是勉强开辟也会各种问题不断,当然,若是有大智慧大毅力度过难关,自身也会诞生龙气坐稳江山,开辟运朝,并非一个帝王身份的象征而已,这还涉及到天地大秘,人王之境的强者一旦坐稳人王宝座,百姓安居庇护一方,上天有感,就会降下天地果位人王之位,一旦果位临身,将能打破人王境界千年寿命的极限达到三千年,除此之外,修行速度增加一倍,最重要的是,若是在自己的国家战斗,将能借助天下百姓的力量,你想想看,一方王朝多少人?数千亿上万亿人的力量加身,哪怕每个人给你自身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力量那得多恐怖?所以有这三庄好处,人人都想坐上帝王宝座,生命,修行,力量,这可不就是每个人向往的东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