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子单独出来显得很突兀,因为有十绝暗光剑旗?;さ脑?,村子本身并无丝毫损伤,周围是数十米高的悬崖,整个村子那一片地方孤零零的助力在地上。

    收回十绝暗光剑旗,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随即白杨又拿出了大光明刀。

    大光明刀飞出,沿着村子的底部开始切割,最终将村子这片地方和大地彻底分离开来,随后白杨又用大光明刀在村子中的两个地方竖着贯穿村子切了两个口子,做完这些,前期工作就完成了。

    接下来是整个移动村子!

    直径差不多五公里的村子有多重?恐怕得用亿吨为单位来计算,面对这种恐怖的重量,白杨的念力无疑是蚂蚁撼树。

    “应该可以的吧……”

    有些不确定的自语,凌空而立的白杨深吸口气,闭目意识沉入识海,真灵飞出,直接显化真龙法相横空!

    长达三千米的真龙法相神威无尽,一经出现就风云相随,尽管如此,法相在五千米直径的村子面前依旧显得有些小了。

    两条锁链飞出,分别穿过村子中那两个竖着的小孔,绕了一圈回到白杨真龙法相的龙爪之中。

    “起!”

    抓住两条锁链,白杨爆吼一声,龙吟惊天!

    已经化作两米直径的银色锁链在他腾空而起的时候瞬间崩得笔直,紧接着下方的村子整个轻微颤抖了一下。

    然而也只是颤抖了一下而已,不管白杨如何用力,却是根本无法将直径接近五千米的村子那一大片土地拉起来。

    太重了,真龙法相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将其摧毁容易,可要将其完整的搬走他目前根本做不到!

    这特么就尴尬了……

    试了几次都没有能成功,白杨只得果断放弃。

    想了想,他落到地面,两条锁链相连将村子那一片地方中部勉强缠绕一圈,龙爪抓着锁链往横向方向拉!

    他想的是,村子其实不需要移动多远,几米就够了,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改变这里的情况。

    一只龙爪抓住锁链,其余三只龙爪死死的抠在大地之上,龙躯用力猛然后拉,大山一样的村子区域轻轻一颤!

    然而还是拉不动……

    太重了!

    没办法,只能放弃,于是白杨选择推,可饶是他将周围很大一片地方的地面都爪烂了也推不动……

    “推拉都不行的话,看来只能这样了……”

    放弃了无用功,收回法相和锁链,白杨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准备,这次时间更长,不过白杨却可以肯定能移动村子。

    花了半天时间,白杨到远处去拢来了堆积成山的原木,为了确保将摩擦力减少到最小,每一根原木都是笔直的,而且整体直径一样,这对于白杨来说没有什么难度。

    准备好原木,接着又用大光明刀削村落地下,削掉一块就将泥石弄走填充原木,当整个村子下方的泥土都被白杨削掉半米那么厚一节的时候,整个村子都已经落在了横向排列整齐的原木之上!

    “这都不行惹毛了我将村子化整为零!”

    心中所想,白杨再次祭出真龙法相来到村子边上开始推,这次有了原木减小摩擦力的缘故,庞大的村子在他用力之下缓缓开始横向移动!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小猫下意识握紧双手一脸激动,为白杨能移动那小山一样的村子感到高兴。

    直径近五千米的区域移动,很缓慢,造成的动静却不小,方圆百里大地都在轻微颤抖,好在周围荒无人烟倒也没有引发什么灾难。

    当整个村子横向移动了近百米之后白杨停下,收回法相,回到山头上小猫身边说:“到了这一步,只有等待结果了,成与不成明天才能见分晓”

    “少爷辛苦了”小猫有些心疼道。

    摇摇头,白杨叹息道:“其实我现在也很纠结,成功了的话,村子里面的人不知道还在不在,若是不在了,我到底是在帮他们还是在害他们?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活着的,可不成功的话,他们周而复始的重复同一天又让我实在不忍心他们这样懵懂的存活在天地间”

    “少爷不必介怀,你不是说过吗,凡事但求心安就好”小猫靠在白杨身上说。

    揉了揉小猫的脑袋,白杨笑道“也是,倒是我着相了,没想到猫儿你比我看得透彻”

    “都是少爷教的啦……”

    接下来又是等待,因为牵挂结果,白杨觉得每一秒都是那么漫长,不过再漫长时间总是在悄无声息的流走,渐渐的月升日落天黑了。

    然而,尽管村子已经移动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可到了夜晚的某一刻,村子里面的人依旧无缘无故的出现了死亡现象!

    心头一沉,白杨喃喃自语道:“这样都不行吗?”

    “少爷,你已经尽力了,这次不行,等有一天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了再来帮他们吧,而且这也还不是最终结果,明天若是他们再度重新开始的话才是失败”小猫安慰道。

    “我知道,只是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有点纠结而已”白杨挠头道,很是蛋疼。

    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到了第二天,村子一切都又恢复了原状!

    不但是村子里面的人又活了过来,被白杨移动的村子也回到了原处,甚至周围被白杨破坏的环境都恢复了,一切和昨天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想错了吗?村子并非单独存在,可到底问题出现在哪里呢……”看着一切恢复原样的村子白杨傻眼懵逼。

    这会儿小猫都不知道如何安慰白杨了。

    “你的想法是对的”此时一个声音很突然出现在白杨耳中。

    赫然一惊,白杨循声看去沉声道:“谁!”

    他如今可是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感官强大,被人无声无息摸到身后都不知道,这让白杨很不安。

    可当他看到说话的人之后一下子就释怀了。

    在白杨五米之外,一块不大的石头上,一个身穿金黄龙袍的男子迎风而立,他只站在那里就仿佛整个天地的中心!

    那个在血莲教禁地矿洞中埋葬了不知道多少年月复活过来,疑似地皇境强者让人无法记住他长相的青年再度出现!

    他的出现,让红球和丫丫感到惊恐不安,全都嗖一下回到白杨身边瑟瑟发抖。

    小猫和当初无数次一样,第一时间出现在白杨前面,手握剑柄不善的看着对方,对她来说,不管是谁,想要对自家少爷不利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轻轻的将小猫拉到身后,白杨冲着对方点头道:“前辈,我们又见面了”

    压力很大,白杨没有放开小猫的手,已经做好了随时跑路回地球的打算。

    对方微微转头,看着白杨居然笑了笑说:“不必紧张,不说我没有害你之心,即使有,你的任何防备都没用,当然,哪怕是我,将你杀了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无边功德加身,天佑之人,必定做了天大的好事,走到任何地方都应得到任何人的尊重”

    稍微松了口气,白杨说:“前辈谬赞,我只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

    对方点点头,看了白杨怀中的丫丫一眼,眼神若有所思,但当他看到红球的时候却是下意识眉毛一挑,专门指着红球说:“善待于它”

    心头一动,白杨乘机问:“前辈,不怕你笑话,红球跟随我已经有一段时日,我却并不知道它是什么,前辈可能帮我解惑?”

    然而金袍男子却不愿多说,轻轻摇头道:“你以后会知道的”

    这就没法搞,白杨不可能也不敢逼迫对方说出红球这种生物的来历,只得转移话题说:“刚才前辈说我的想法是对的?”

    点点头,金袍男子看向村子方向说:“嗯,村子的确是单独存在,它原本并不属于这个地方,你的想法是对的,可移动它却并不能改变任何情况”

    “那前辈可有解决之法?那些村民懵懂无知,不知道重复了多久同一天的经历,这不是他们的人生,恳请前辈帮他们解脱”白杨期待的看着金袍男子说。

    金袍男子看着村子方向眼神恍惚,似乎在追忆什么,然后脸上一丝恨意闪过,稍纵即逝的情绪变化让方圆百里天地风起云涌。

    疑似地皇境的他情绪变化都能引起天变异像!

    刹那的情绪变化后,金袍男子又变得不悲不喜,看着村子方向说:“其实,村子也好,那里的人也罢,他们都并非真实存在!”

    “怎么可能,村民他们有血有肉有思维,泥土能生长作物,怎么会是虚幻?”白杨难以置信道。

    “我说的是事实,他们或许曾经存在过,不过现在留下了的只是一段残影而已,若是你的修为超越了天师境界就能看穿本质了”金袍男子笑道。

    超越天师境界才能看穿本质……白杨此时只有苦笑了。

    “还请前辈帮他们解脱”白杨再度恳请道。

    “不急,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何此地会一直周而复始的重复同一天吗?”金袍男子看着白杨笑道。

    “还请前辈告知”白杨好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