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安九双目茫然,表情时而痛苦时而挣扎,甚至最后还蹲下抱头痛哭。

    他突然这样,让原本因为那些村民遭遇而纠结的白杨小猫愕然。

    “少爷,他怎么了?”小猫不解问。

    观察片刻,回忆了下之前安九喃喃自语的那些话,白杨若有所思道:“他恐怕是陷入认知障了”

    “认知障?”

    “嗯,就是思维陷入了一种认知障碍,直白点说就是开始怀疑人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这种情况,只是程度不一样而已,他这应该算是严重的了”

    “那这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坏参半吧,他是神道修士,若是能够度过认知障,以后对修行大有好处,在我们老家这叫顿悟,也叫悟道,想明白了,未来一片通途,想不明白,度不过,恐怕这个人就废了,毕竟连自己是否真实存在都不敢确定的人,还谈什么未来?”

    一问一答,最后小猫不忍看安九痛苦的样子,看着白杨问:“那少爷能不能帮帮他?怪可怜的”

    想了想,白杨摇摇头道:“再等等吧,遇到这种情况其实最好不要插手,陷入认知障的人思维很复杂,若是帮忙的人无法一言给他当头棒喝只会让对方往最坏的方向推,搞不好会疯掉”

    轻轻拍了拍胸口,小猫说:“刚刚我还想叫醒他呢,还好没有,要不然恐怕我就好心办坏事害了他了”

    笑了笑,白杨说:“猫儿心地善良,见不得人受苦,我们到边上去一点,别打扰他,能不能度过认知障就看他的造化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再试试看能不能给他当头棒喝,情况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两人稍微站远一些,留下安九一个人在那里怀疑人生,白杨看着村子方向继续考虑这里古怪的情况。

    村子这片地方的一切都在周而复始的重复同一天,白杨已经将每一寸地方都观察过了,可依旧找不到造成这一情况的答案。

    村子是真实村子的,九十三个人也是真实存在的,可偏偏无论其中如何干扰第二天都会重复开始,遇到这种问题白杨也只能挠头。

    思来想去,最终白杨觉得每一天天亮之时的那一瞬间是关键,不过那一刻太短暂了,短暂到白杨都来不及观察一切就重新开始,让他想找寻答案都不能。

    为了弄清楚情况,白杨专门跑地球那边弄来了一堆设备,摄像头布满村子的各个角落,雷达监控,红外线扫描,甚至地震仪都用上了……

    管他有用没用,一堆设备启动,白杨想看看通过科技手段能不能找到答案。

    天渐渐黑了下来,天地间那种古怪阴森的气氛再度出现,夜晚的某一时刻,不出意外村子里的人又一次无缘无故的死了!

    这一刻白杨利用念力观察所有设备的情况,可根本没有任何发现,一切设备运转都是正常的。

    “恐怕只有等到第二天天亮那一刻了,若是还找不到答案的话,只能试试将整个村子毁掉,只是那样一来结果就未知了……”

    黑暗中,白杨目视村落心情纠结。

    “少爷,吃点东西吧,村子的情况尽力就好,实在不能解决少爷的心意已经到了”小猫端着做好的饭菜过来说。

    “嗯,我明白的,村子的情况肯定有原因,之所以找不到答案,或许是我能力和手段不够,即使现在无法解决,将来某一天我自觉能力够了也会再来看看,现在先吃东西”白杨笑了笑说。

    遇到这种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白杨看得很开,有能力就上,没有能力就暂时放弃,没必要把自己弄到进退不得的尴尬地步。

    比如那边的安九,半天时间过去了依旧是那个样子,陷入思维误区走不出来,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一开始只是怀疑人生,这会儿都开始怀疑整个世界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地步了。

    夜晚静悄悄,那种阴森的气氛依旧弥漫天地,空气中每个夜晚若有似无的诡异声音依旧存在,不过经过几天时间白杨他们都已经适应,到也没觉得害怕。

    如此这般,时间一点点过去,又快要到了天亮的时候,白杨打起精神,最为关键的时刻即将到来,能不能找到村子周而复始的原因就看那一刹那。

    检查各种设备,运转正常,全方位监控整个村子情况,可谓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设备的捕捉。

    小猫不说话,在边上安静的看着,生怕打扰到白杨,就连血婴丫丫和红球都安分下来。

    那一刻总算是到了!

    白杨念力观察各种设备的运转情况,当天边出现第一缕光明的时候,村子又在刹那间恢复了每一天都会重复的开始画面。

    那一刻太短暂,简直白驹过痕,刹那时间又是另外一番情况。

    当村子重新开始之后,白杨闭上了眼睛,回忆各种设备捕捉到的数据情况,以堪比电脑的大脑快速分析整理。

    然而整整半个小时后,白杨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就那么一眨眼,恍惚间村子就变了……

    “少爷,尽力就好”小猫上前心疼的抚平白杨紧皱的眉头说。

    神色复杂的笑了笑,白杨摇摇头说:“我真的很想帮他们解脱,可我目前真的帮不上忙”

    “那些村民们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理解少爷的”小猫将白杨的脑袋抱在怀里安慰道。

    他们在这边为无法解决村子情况纠结,另一边安九的情况更加严重了,这会儿他双手抱头近乎癫狂的大吼道:“日升月落,斗转星移,每一天,每一会,每一年,周而复始,轮回无尽,为什么会这样,天地尚且如此,何况渺小如尘埃的人?若一切都在不停重复,那一切存在的意义又在何处……”

    看了安九一眼,小猫叹息道:“他也怪可怜的,想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活着就过好每一天,哪怕是再小的事情,经历了,那就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天地无限大,相比起来人就渺小到几乎不存在的地步,时间永恒,人这一生相比起来不过转瞬,考虑哪些只会徒增烦恼……少爷怎么了?”

    小猫这边才可怜完安九,一转眼却发现白杨目光灼灼的看着村子方向若有所思,随后还一脸激动的站了起来。

    听到小猫的呼唤,白杨转身抱着她亲了一口说:“猫儿,我的好猫儿,你真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做什么了?”小猫茫然不解。

    白杨一笑,揽着小猫的腰肢冲天而上,来到高空指着下方的村子说:“猫儿你看,之前我一直都在观察村子的细节,却忽略了他的整体,你说天地很大无法一眼看尽,可这村子很小啊,此时再看,你发现没有,这个村子的存在整体和周围格格不入,它仿佛原本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地方!”

    听白杨这么一说,小猫仔细观察下方的村子后眼睛一亮道:“少爷,还真的是这样呢,你看村子那边,一边是悬崖,另一边却是平地,泥土颜色有区别,有明显断层,好似硬生生拼接在一起的一样,还有那边也是一样,这些情况,若是身处那里还无法发现,此时整体观察,一下子就不同了”

    “所以猫儿你真的是我的福音,若没有你的那番话我也想不到这点”白杨笑道,忍不住又亲了小猫一口。

    脸蛋有点红,小猫声音糯糯说:“可是少爷,发现了这种情况能解决这里村民周而复始无法解脱的问题吗?”

    深吸口气,白杨说:“我试试吧,这个村子不大,横纵不过五千米,既然这个村子本应不存在于这个地方,我试着整体移动这个村子,看看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移动整个村子?”小猫一惊。

    村子虽然横纵不过五千米,但那得多重?想要整体移动它,怎么移动?那得需要多么庞大的一股力量才行?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猫儿你到那边去看好”白杨深吸口气道,将小猫用念力送到了远处的山头上去。

    接着白杨取出十绝暗光剑旗抛出插在村子中间,催动之下十绝暗光剑旗将整个村子笼罩?;て鹄?。

    然后白杨开始放火,蓝色异能火焰在村子周围升腾焚烧周围的山川大地,大地融化为岩浆往低洼地带流淌,渐渐的整个被十绝暗光剑旗?;さ拇遄拥ザ懒顺隼?!

    此时再看,村子更像是一片碎片掉落到了这里,和周围格格不入,若不是小猫提醒白杨只观察细节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这点。

    白杨的手段对于村子里的人来说超乎了想象,犹如神灵手笔,一个个全都跪地祈祷。

    对于村民们的反应白杨只能选择忽视,毕竟若是不成功的话,村子里的人第二天就会忘记这一切,纠结他们的反应没有意义。

    当村子周围的山川大地下降几米之后,熔岩就流淌不出去了,为此白杨只能先在大地上烧出一条十多公里的‘河道’引流熔岩到一个荒芜的峡谷中去。

    最后,当白杨停止放火焚烧大地,村子周围已经下降了三十多米,彻底单独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