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若是不搞个明白的话白杨会寝食难安。

    小猫尽管害怕,可白杨去哪里她都会跟着,丫丫和红球无忧无虑不知害怕为何物,当然是要跟上的。

    小猫丫丫和红球都绝对听白杨的话,到时候若是遇到危险实在不行就带着她们闪身跑地球那边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至于安九,白杨没问他,毕竟此去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对方不跟来也在情理之中。

    看着白杨带着小猫她们离去,安九表情挣扎,最后一咬牙一跺脚,给自己身上拍了张一品神行符迈步追了上去。

    安九是神道修士,不过才道胎境界,肉身比普通人都虚弱太多,可在神行符的加持下,他的速度却是足以和武者不相上下,这就是神道修士的手段,化腐朽为神奇。

    百十里距离,哪怕安九身上加持了神行符也累得够呛,当他再度看到白杨的时候,却发现白杨他们并未踏足村子,而是站在远处的一座山头上观望。

    来到白杨他们身边,安九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发现白杨没有丝毫不悦的表情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好不容易遇到个大人物若是恶了对方那就得不偿失了。

    站在距离村子还有几公里的山头顶端,白杨念力延伸过去观察,并未只身冒险。

    在他的观察中,那个村子正常运转,人们该干嘛干嘛,而且那些人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而并非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村子九十三口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小孩嬉戏,大人劳作,生活很淳朴正常。

    可越是这样白杨就越觉得邪门,昨天整个村子内的人可都是死了的,而且白杨还将他们亲自埋葬,遇到这种事情连科学都没法解释。

    心念一动,白杨念力扫向昨天埋葬村民们的地方,浑身一寒。

    昨天晚上他亲手垒起的九十三个坟堆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不但坟堆没了,就连坟堆之处的一切都原封不动的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生怕自己记错了地方,白杨观察其他地方,可依旧一样,坟堆消失了,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这……”

    遇到这种情况,白杨除了惊悚之外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太邪门太诡异了。

    “少爷,我们还是走吧,这个地方太邪意了”小猫在边上小声劝解道。

    身后安九看了白杨的背影一下,心道白少白大爷,咱还是走吧,这个地方我一刻都不敢待下去……

    摇摇头白杨说:“再看看,暂时还没有任何危险”

    然后继续观察,村子没有任何异样,人们该干嘛干嘛,小孩玩闹,男人劳作,女人做饭洗衣,很正常的一天。

    白杨这一看就是这个世界的半天时间,什么特殊情况都没有发生。

    然而这就让人无法理解了,村民们死而复活,却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若不是还有监控视频备份白杨都以为头一天经历的是错觉。

    最后白杨决定再度踏足村子去看看情况,转身对安九说:“你就别跟上了,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的安全我也无法保证,没必要冒险”

    安九目光闪烁很快说道:“白少,我或多或少还是有点用处的,我们盗墓这行经常遇到奇奇怪怪的事情,村子的情况最初的惊悚过后也不是不能接受的,让我跟上吧,我就跟在后面不说话打扰白少,生死在天,若是我死在这里那也是命中注定”

    说出这番话安九也是下定了很大决心的,虽然白杨说不保证自己的安全,不过经过他和白杨的短暂接触,他知道若是自己遇到危险的话白杨应该不会不管不顾,前提是白杨要有能力帮忙的前提下。

    这是一次交好白杨的机会,错过好机会价格翻一倍……额……总之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

    点点头,白杨带着小猫向前而去丢下一句话说:“你自己想好了就好”

    很快他们一行来到村子中,小孩子小心翼翼的观望,大人第一时间警惕,管好自家小孩看着白杨等人畏首畏尾不敢上前。

    眉头微皱然后有舒张,白杨貌似发现了点什么,正好看到一个‘熟人’,正是昨天来到村子里第一个对话的中年人。

    走向对方,白杨停下友善道:“这位大哥,我想向你打听点事情”

    在说话的时候,白杨暗中观察对方的每一丝变化,哪怕心跳频率都没有放过。

    那中年人看着白杨有些畏首畏尾问:“这位贵人,不知道你有什么吩咐?”

    就这一句话,白杨已经确定,这个村民根本就不记得自己了,从他以及其他人的反应白杨大概猜到,而且恐怕自己来过这里和其中一些人交流的情况对于村民们来说是不存在的!

    虽然有这样的猜测,但白杨还需要证实,于是指了指远处死寂的山脉方向说:“我想向你打听一下那个方向的情况”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和昨天一样的回答,语气神态都是一样,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对方接下来也和昨天一样第一时间离去!

    呼,悄悄吐出一口气,白杨心中的猜测已经证实了大半,不过还需要继续证实。

    然后他又来到了头一天那个老人家里,这里依旧只有那个老人单独存在。

    昨天白杨还给他吃过龙元,可现在再看对方,他依然和第一次遇到的一样行将就木,而且痴呆,不认识白杨!

    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不,应该说是回到了自己来这里之前!

    “老人家,家里就一个人吗?”

    “死了,都死了……”

    “老人就家,你知道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

    “那是不详之地,那是不详之地,走吧,都走吧……”

    和头一天一样的问题,得到的答案也是一样的,当白杨和昨天一样继续接下来的事情之后,结果丝毫不差……

    然后白杨选择离开了村子,又回到了远处的山头上看着这个方向沉默不语。

    “少爷,有什么发现吗?”来到这里后小猫问。

    点点头又摇摇头,白杨说:“有一些猜测,不过还需要证明”

    “如何证明?”小猫不解问。

    “等”白杨的回答就这一个字。

    之前的一幕幕安九都全程跟随,可他却如同自己所说的那样,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当了一回背景板。

    这会儿他也好奇白杨发现了什么,不过却没吱声,等下去他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白杨不时看看村子方向,又看看天上。

    天上的太阳从中天到西方,然后下山,和昨天一样,天地在太阳下山的瞬间变得阴森起来,那种感觉又出现了。

    深吸口气,白杨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了。

    随即,在他全神贯注的观察下,莫名其妙的,整个村子的九十三口人动作定格,全部诡异死去,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理由!

    这一切都是在他的观察下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却又诡异莫名,让人汗毛直竖!

    “这……”

    面对这种情况,无论是小猫还是安九都一脸惊恐浑身颤抖,太邪门了。

    震惊过后,想了想,白杨又踏足了村子,然后将村民们埋葬,不过和昨天不是同一个地方。

    然后又等……

    一夜在让人汗毛直竖的气氛中悄然过去,当天边出现第一缕阳光的时候,他又亲手埋葬的坟墓诡异消失,村民们又活了,新的一天重新开始!

    不,并非新的一天重新开始,而是那些村民们在重复着同一天的经历!

    这一点白杨足足用了接下来的三天来证实。

    每一天,村民们都会在太阳下山后夜幕降临不久全部诡异死去,然后第二天复活重新出现,在这个过程中,白杨改变过一些村子内的东西,可在第二天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这里真的是在重复经历一天,村民们的行动轨迹,走的每一步路,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模一样的,他们每天都如此,可他们自己却不知道,哪怕白杨每一天都会去和村民们交流,可第二天他们就不记得白杨了。

    依旧是那个山头上,小猫看着村子的方向伸手捂嘴双目含泪哽咽道:“少爷,那些村民好可怜,他们一直在重复同一天,这种情况不知道经历了多久,还不知道要经历多久,少爷,我们帮帮他们好不好?他们太可怜了,帮他们解脱好不好?”

    搂紧小猫,白杨苦涩道:“猫儿,我在想办法帮他们,可是我暂时还不知道怎么做,看到他们周而复始的重复同一天,那种无知看得让人心酸,乖,我在想办法,一定有原因的,多观察一定会发现,我会让他们解脱的”

    “嗯”小猫点头,看向村子方向满是心酸。

    那个村子的一草一木白杨都清楚,甚至村民们每一个人的每一步往哪里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白杨都很清楚,可这里为何会日复一日的重复同一天却没有丝毫线索。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并非命运有多么的不公平人生有多么悲催,而是当你在重复同一天一直到永远而不自知!

    “都说生命有轮回,死亡是重新开始,人在出生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记忆的,死后又会怎么样?会不会每个人的一生,开始终结其实都如同那些村民一样在不停轮回呢,以自我为中心,看到的历史也好,畅享的未来也罢,其实不过都是周而复始的轮回,毕竟过去未来我们并未亲自去经历,别人的人生我们只是以自己的角度看到了却并不是自己去经历的……”

    和白杨他们一同见证了这起古怪事件的安九双目茫然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