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死得无声无息,时间不过白杨离开这里二十分钟而已!

    夜色寂静,连风声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诡异邪门的气氛让人骨头缝发寒,天地间在回荡若有似无的声音,如诉如泣,犹如情侣间的呢喃。

    小猫紧挨白杨,身躯下意识颤抖,浑身汗毛直竖,白杨开启慧眼打量周围,眉头深皱,全村老小死亡原因的丝毫蛛丝马迹都没有。

    如此诡异凝重的气氛中,唯有血婴丫丫和红球没心没肺,一个上蹿下跳无忧无虑,一个干脆抱着快龙珠碎片咔咔的啃……

    “少爷,我们还是走吧,这个地方很不对劲,那江一水跑深处去,恐怕不用少爷出手他都必死无疑”小猫忐忑道。

    沉默片刻,白杨说:“猫儿别怕,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死亡,要么是人为,要么是自然灾害,凡是必有因,只是我们不知道其中的缘故而已,未知才可怕,其实很多东西一旦揭开面纱也就那样”

    听白杨这么一说,小猫倒是稍微的安心下来,依旧忐忑道:“村子里的人死得太邪门了,我怕我们待在这里会遇到不好的事情”

    白杨皱眉,这的确是个问题,对于未知还是适当的保持敬畏的好,于是想了想说:“类似村子这种死亡现象绝对不是偶然,那片区域千里之内荒无人烟就足以说明这点,我们只是恰逢其会而已,所谓死者为大,我先将村里的人安葬,等下我们就暂时离开这里”

    村子拢共也就二十多户人家,不足百口人,安葬他们并未花白杨多少时间。

    在村外找了快空地,直接用念力掀开泥土,再用念力将尸体放入其中盖上泥土,再竖起一块‘无名村落九十三口人葬于此’的墓碑。

    做完这些,白杨深深的看了黑暗的远处一眼,稍微布置一番,带着小猫离开,不过并未走远,在距离村子百十里外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

    刚刚停下,小猫就扯了扯白杨的衣服指着天边说:“少爷你看!”

    白杨看去,只见天边这个世界三月环绕的奇观冉冉升起,不过在这个地方看天上的月亮和其他地方不一样,在这个地方看,三个月亮很朦胧,有着淡淡的血色光晕,平添了几分诡异。

    “没什么,只是空气折射的缘故而已”看了一眼白杨平静道。

    小猫似懂非懂,既然自家少爷都这么说了,那么就肯定是所谓的空气折射了。

    接下来白杨搭起帐篷,小猫在边上睡着了,他则不时看一眼平板电脑。

    电脑屏幕分成十多个窗口,每个窗口都黑漆漆的。

    在之前离开村落的时候,白杨在十多个地方安装了摄像头,通过信号发射器链接,适时监控那里,他总觉得应该能发现点什么。

    等到下半夜的时候,白杨敏锐的目光捕捉到,平板电脑上某个窗口一道黑影一闪即使。

    眼睛一眯,白杨专门调出这个窗口,点击回放,然后画面暂停,于是一个模糊的人影画面定格。

    夜间拍摄模式下,尽管是高清摄像头,但那人影或许是行动轨迹太快的缘故,依旧不清晰,大概能看到对方笼罩在一件黑袍中,手中端着一盏油灯!

    白杨心道果然出现了吗,村民的死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呢……

    轻轻推醒小猫白杨说:“猫儿,有发现了,我们回去”

    小猫醒来,白杨很快收拾好东西返回村子,一路盯着平板电脑,但那个人影再没有出现在视频画面中。

    几分钟后白杨带着小猫再度返回村子,念力横扫,搜寻那个‘东西’的踪迹。

    很快白杨就找到了对方,‘他’居然出现在了白杨安葬村民们的坟地里!

    此时那笼罩在黑袍中的‘东西’站在坟地里,手持一盏油灯站着,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反正白杨听不懂。

    “少爷,就是这个东西杀了全村人吗?他在干什么?”小猫声音凝为一线传入白杨耳中问。

    一揽小猫的腰肢,白杨腾身而起飞过去的同时说:“抓住他就知道了!”

    对方很警觉,当白杨他们靠近的时候第一时间发现,赫然转身低吼道:“什么东西!”

    声音沙哑刺耳如同指甲挠玻璃发出,坟地中他手持油灯,灯火摇曳身影飘忽,让人心头发毛。

    白杨心道老子还想问你呢,在这种地方遇到这么个奇怪的家伙不必客气,手腕上细如发丝般的锁链飞出,哗啦啦抖动化作拇指粗细想要第一时间将其抓住再说。

    面对如此情况,那家伙手中的油灯灯芯摇曳,轰一声喷薄一片橘色火焰席卷而出。

    火光升腾,将这一片照得通透。

    白杨很意外,那家伙手中拿着的油灯居然是一件法宝,难怪豆大的灯火摇曳却不熄灭。

    不过那火焰虽然声势浩大,却不过比普通火焰温度高了那么一点而已,连白杨的赤红异能火焰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当然奈何不了银色锁链。

    锁链穿过火焰,蜿蜒将对方捆成了粽子,或许是锁链经过火焰受到高温灼烧的缘故,那家伙被束缚后发出一连串的惨叫痛呼。

    来到近前,白杨夺走对方的法器油灯,打量了一眼,只是一件一品法宝而已,掀开对方的黑袍,呈现在白杨眼前的是一张苍白的中年人面孔。

    这个人很瘦,眼窝深陷额骨吐出,跟个骷髅差不多,此时躺地看着白杨惊恐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声音依旧刺耳难听。

    “神道修士道胎境界?收起你的小把戏,**音这种不入流的法术我玩得比你溜”白杨蹲下目视对方双眼说。

    对方一颤,吞了口口水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放了我好吗,我自问没有得罪过你们吧?”

    他估计是知道遇到了硬茬,没有敢再?;ㄑ?。

    “你问我干什么?我还问你呢,说,村子里的人是不是你杀的!”白杨沉声问,既然对方是神道修士,虽然年阴神都没有凝聚,但白杨相信他完全有无声无息杀死全村人的本事。

    “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路过”对方否认道。

    “不是你你大半夜的会出现在这个邪门的地方?还跑来坟地中你骗鬼呢,说,你为何要杀了这些无辜的村民?若是回答我不满意,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白杨冷声道。

    “真的不是我啊,我路过这里,原本想要找个人家借宿一晚,发现这里的人全死了,去死人家里睡觉总得给主人打声招呼吧?于是就来了坟地,发现这里的坟都是新起的,于是就多看了一下,结果你们来了,这里的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对方说到这里惊恐的眼神看着白杨有些古怪,大概意思是你不会是想要栽赃我吧。

    白杨气乐了,问:“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何你半夜三更的会跑这个地方来?”

    “我……我游历天下,当然走到哪儿算哪儿”对方喃喃道。

    白杨抬手,手中腾起一朵蓝色火焰,轻轻放在地上,泥土融化,做完这些笑眯眯的说:“不说实话?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了呢?”

    “大爷,我认栽,我说,我说还不行嘛”这家伙快哭了,不待这么欺负人的。

    收起火焰,白杨点点头道:“我听着!”

    那家伙无奈,小心翼翼的瞄了白杨一眼说:“其实,我是个盗墓贼”

    “然后呢?这荒山野岭了不起埋葬普通村民,咋地,你还想来这里挖宝?编借口也早点靠谱的好吧?”白杨看着他双目寒光闪烁道,觉得这人没一句真话。

    “大爷,我真没骗你,我是盗墓贼,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挖这些村民的坟,而是……”

    “而是什么?”面对对方欲言又止,白杨追问。

    对方觉得估计不说实话是不行了,于是硬着头皮说:“而是为了一个传说而来!”

    “传说?什么传说”白杨好奇问。

    “大爷,能不能先放开我?”对方可怜兮兮的说。

    长得就够惊悚了,配上这表情白杨心头膈应,考虑道对方就一道胎境界的小修士,于是放开了他。

    对方获得自由,站起来灿灿的笑了笑,然后瞄了一眼黑漆漆的远处小声说:“在我们盗墓贼这个圈子里面流传着一个传说,说是数千元前,陈王朝,苍狼王朝,江王朝和大月王朝这四个王朝的无边疆域其实都属于一个叫神武皇朝,只是曾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神武皇朝一朝崩塌,后来朝代更替才有了如今的四个王朝”

    “这和你来这里有什么关系吗?数千年前的事情鬼知道是什么样的”白杨皱眉道。

    “关系大了,大爷有所不知,在我们这个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说那片区域曾经是那神武皇朝的国都,当初的神武皇朝何其庞大,国都居住人口超过百亿只会更多,强者无数,一场莫名变故全部死绝,如今变成了一片绝地,简直就是一座大坟,虽然那里邪门危险,可那曾经是神武皇朝的国度啊,埋葬了多少宝物?是以无数年来这里都是盗墓贼光顾的重要地点,我也是得知了这个传说想来碰碰运气,没想过深入,在外围能弄点东西就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