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水利用秘法逃命,速度太快了,根据丫丫的指点,白杨带着小猫追了三天都没有看到对方的踪迹,若不是丫丫信誓旦旦的表示方向绝对没错白杨都差点放弃。

    三天时间,白杨追了几十万里,横跨陈王朝十多个州府,江一水早已经脱离了已经安装卫星的区域,想监视都做不到,只能依靠丫丫的能力。

    这天白杨在一座山巅停下了追杀江一水的脚步,看着前方表情阴晴不定。

    并非白杨放弃了追杀江一水,而是前方那一片区域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那是一片连绵到天边的荒芜山脉,天穹之上灰黑雾气升腾,大地之上死气沉沉,连植物都很少,荒芜,死寂,让人感到压抑。

    “呀呀……”

    丫丫小手指着前方急切的表达江一水就在前方那片山脉之中,甚至还扯白杨的衣服表示已经很近了,只要过去就能抓住他。

    为了谨慎起见白杨并未第一时间付出行动,而是取出陈王朝地图查看这是什么地方。

    一看之下白杨眉头皱得更深了,地图上明确显示这个地方已经是陈王朝边境,面积超过一州之地,这还是次要,主要的是这片地方没有文字标识,只有一个血淋淋的红叉,仿佛在告诫人们不要轻易踏足这个地方一样。

    “少爷怎么了?”小猫不解问。

    收起地图,白杨目视前方死寂的荒芜山脉说:“前方已经不属于陈王朝疆域,这个地方的对面是一个叫大月王朝的国度,而左则是江王朝,右边是苍狼王朝,我们脚下是陈王朝,此地属于四国交界之处!”

    “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云州,正是陈王朝和苍狼王朝大军僵持的地方!”小猫沉声道,之前她也看了地图的,只是此时才反应过来。

    “是,原本沿着陈王朝云州向北还有近十个州府的广阔区域都属于陈王朝,不过随着薛武峰的背叛全部都倒向苍狼王朝了”白杨点头说。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还要继续追杀江一水吗?”小猫问。

    白杨摇摇头道:“这个地方我感觉很不对劲,没有弄清楚之前最好不要轻易踏足,先在附近寻找一下人家打听清楚再说!”

    深深看了前方的荒芜山脉一眼,白杨带着小猫转身离去,反正有丫丫在江一水是跑不了的,先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再说。

    找人询问那片区域的情况无可厚非,可让白杨更加意外的是,靠近那片区域近千里都荒无人烟,别说村落,就连人毛都看不到一根!

    这让白杨意外的同时更加意识到那个地方的不凡。

    功夫不负有心人,花了近半天时间白杨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最为接近那片区域的村落。

    村子很小,整个加起来也就二十几户人家。

    踏足村落,这里整体的感觉给白杨除了普通村落的淳朴之外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硬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邪门。

    是的,邪门!

    在这里,家家户户大门上都画着一个黑漆漆的图案,一团黑乎乎的也不知道具体画的是什么,而且每家门口都点着燃香,在燃尽之前就会换上新的,导致整个村子都弥漫着燃香的味道。

    或许是这里几乎与世隔绝常年没有人来的缘故,白杨他们一出现村子中不多的小孩就大呼小叫,藏在树后藏在石磨后悄悄观望。

    大人们发现后就赶紧将自家小孩扯到身后警惕的看着白杨他们很是畏惧。

    “我们冒昧前来,只为打听下情况,并无恶意”白杨冲着前面一个将小孩护在身后的中年男子拱手道。

    “远方来的尊贵客人,你们想知道什么?”那身穿麻衣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问。

    指了指那片死寂的山脉方向白杨问:“这位大哥,那个方向是什么地方你们知道吗?”

    当白杨问出这个问题后,明显看到对面那人瞳孔一缩表情变得极度惊恐,将自家小孩往后扯一个劲的摇头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然后,周围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呼啦啦一下全跑没影了……

    这就有点尴尬了。

    “少爷,这里的人好像对那个地方很忌讳,连谈都不敢谈”小猫一脸不解道。

    点点头,白杨念力一扫,迈步径直往村中最破败的一栋木屋而去,那里有一个头发花白行将就木的老人,或许从他那里能知道点什么。

    那个老人真的太老了,以至于白杨他们到来后足足十秒钟才反应过来。

    “老人家,家里就一个人吗?”白杨问躺躺椅上近乎有些痴呆的老人问。

    “死了,都死了……”老人喃喃道,也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回答白杨的问题。

    看了白杨一眼,小猫上前两步蹲老人身边问:“老人家,你知不知道那个方向是什么地方?”

    这句话一出,那老人浑身一颤,恢复了一些清明,浑身颤抖道:“那是不详之地,那是不详之地,走吧,都走吧……”

    “老人家,能给我们具体说说吗?”小猫再问。

    “不详之地,那是不详之地,走吧,快走吧……”老人重复这句话,整个人都在颤抖。

    白杨皱眉,那老人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于是取出一滴龙元,剥离出一点,融入一瓶酒中,随即取出一杯走过去给老人服下,多了老人承受不了。

    有了这蕴含一丝龙元的酒液下肚,老人脸色一下子就变得红润,甚至皱纹都好像舒张少了很多,白杨估计他至少还能活十岁!

    这会儿老人彻底清醒了,看着白杨精神头很足的起身拱手道:“多谢这位贵人”

    “老人家不必如此,举手之劳而已,我想打听一下那个方向的一些情况,不知能否告知?”白杨问。

    老人看向那个方向,浑身再度一颤,然后默默坐下久久不语,白杨耐心等着。

    沉默了足足十分钟时间,老人忌讳莫名的看着白杨说:“贵人,我们这个村子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其实并不了解那个地方,只知道那是不详之地,曾经我也遇到过很多和你们一样打听那个地方的人,然后去了,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我活了六十多元也没有见到任何人出来过!”

    点点头,白杨皱眉问:“除了这些,真的什么都不清楚了吗?”

    “不知道,我们从来不敢往那个方向去,贵人,我也劝你们别去,那个地方真的不详,你们只要等到晚上就知道了”老人声音颤抖道。

    若有所思的点头,白杨说:“如此的话,就打扰了”

    离开老人居住的院落在小猫询问的目光中白杨说:“我老家有句话叫做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们还是等等吧,等到晚上再说,反正现在天色也不早了”

    “嗯”小猫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于是白杨带着小猫离开村子,选了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开始等待,一面观察这个村子里的情况。

    经过观察,这个村子的人真的很忌讳那个方向,无论做什么都尽量避免那边。

    时间一点点流失,太阳缓缓落山,然而村子里的人在太阳刚刚落山还未彻底落下的时候就家家关门闭户!

    搞不懂什么情况,白杨继续等待……

    当太阳完全落山的一瞬间,白杨猛然感觉到天地阴冷一片,让人很不舒服,可饶是他开启慧眼也察觉不到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

    “好奇怪的感觉,少爷,我们还是离开吧”小猫声音轻微颤抖道。

    “有我在,没事,再等等,情况不对我们立刻离开”白杨搂紧小猫说。

    这里的天色黑得特别快,在太阳下山也才二十分钟不到就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当天色彻底黑暗下来后,整个村子变得寂静无声宛如鬼域,连虫鸣鸟叫都没有。

    “少爷,你听到有什么声音了吗?”黑暗中小猫抱紧白杨忐忑道。

    侧耳倾听,白杨隐隐约约从远处传来了若有似无如诉如泣的声音,又仿佛是什么人在低声呢喃,丝丝缕缕直往心底钻,让人浑身发毛。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

    白杨不信邪,带着小猫冲天而起顺着那声音方向飞去。

    可那声音仿佛在耳边回荡,又好似在天边,白杨足足飞出上千里都没有找到源头,最终差点就踏足那边死寂的山脉了。

    停下脚步,饶是白杨也觉得毛骨悚然,太特么邪门了。

    深吸口气,他觉得有必要回到村子去仔细搞清楚这片区域的情况,白杨相信,若是那个村子祖祖辈辈都生活在那里的话必定知道些什么,哪怕动用一些手段他也要搞明白!

    可是,当白杨带着小猫再度回到村子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少爷,村子里面已经没有了丝毫生机,所以人好像都已经……死了!”小猫忐忑道。

    念力一扫,白杨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正如小猫所说的那样,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无论老人小孩,全都死了,死得无声无息,甚至到死的时候动作表情和生前都没有什么区别!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