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山谷外,一青年男子携无边杀意破空而来,身穿亮银铠甲,手持冰冷长枪,看着前方葫芦山谷,双目比刀锋还要冷冽。

    在他脚下是一条长达五百米的蛟龙,浑身磨盘大的银色鳞片,头生独角,腹部有两只苍劲的森然利爪,横贯于天际,身躯轻轻摆动,虚空就是一阵波纹状的涟漪。

    当他们出现,恐怖威势散发,方圆百里寂静无声,万物生灵摄于那滂沱气息莫不瑟瑟发抖。

    此人正是江一水,曾经血莲教万兽堂堂主的弟子,年幼得上苍眷顾,于襁褓之中得幼小蛟龙陪伴,一路青云直上,哪怕在曾经天才无数的血莲教中他也罕有敌手,乃是血莲教圣子的有力人选。

    奈何血莲教一朝崩塌,他有幸躲过一劫,现在整个陈王朝都在追杀他。

    血莲教毁灭,让他失去了成为圣子乃至血莲教教主踏上巅峰的机会,亲如父亲般的师傅身死,仇恨叠加,让他恨不得吃白杨这个罪魁祸首的肉喝他的血!

    血莲教那一战的详细经过这段时间他已经打听清楚,自觉没有把握能杀掉白杨,是以乘着白杨外出,他决定前来灭掉白杨的老窝收点利息。

    他没有丝毫隐藏,气势汹汹的来,威势滔天,第一时间惊动了葫芦山谷内的人。

    正在和白杨视频通话的柱子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山谷城墙上,平板电脑摄像头对着江一水,将画面传递给白杨的同时沉声道:“你是何人,所来何事?”

    看到江一水脚下的那恐怖蛟龙,柱子瞳孔一缩,那恐怖的威势让他心悸。

    立于蛟龙头顶的江一水看着柱子,稍微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白杨不在老窝这里居然还有宗师高手坐镇。

    但也仅此而已了,如今已经踏足大宗师之境的他,无须脚下蛟龙动手,自己就能翻手拍死!

    “杀你之人,记住,我叫江一水,你们的死全赖白杨,要怪就怪你们跟错了人,杀光你们这里的所有人,恐怕那白杨也要心疼很久吧!”

    冷冷的注视前方的柱子,江一水寒声道。

    除此之外他再没有多余的话,手中长枪一抬向前刺出,搅动天地风云,一道百丈雪白枪影出现,如流星划过天宇向着山谷横空而去。

    “放肆!”

    柱子大吼,身影腾空冲出,身躯爆鸣,罡气喷薄化作一道道毁灭性的闪电缠绕,如雷神降世出现在那枪影前方,一拳打出,雷霆相随。

    轰……!

    虚空嗡鸣,一圈圈涟漪扩散,漫天风雪被撕碎,可怕余波横扫四方。

    柱子身影倒飞而回,虽然挡住了对方一枪,可嘴角溢血,重新立于城墙之上,很是意外的看着对面立于蛟龙头顶的江一水。

    “有点意思!”江一水眉头微皱冷哼道,身影腾空,手中长枪一划,一抹刺破苍穹的锋芒闪现向着山谷城墙上的柱子斩下。

    若这一击落实,恐怕山谷百米高的城墙都要被切成两半!

    “杀!”

    柱子怒吼,再度冲天而上,第二次出手,他手中已经握着一柄两米长的雪亮长刀,手中长刀舞动,雷霆闪现,化作一抹让人观之迷醉的璀璨刀芒。

    大光明刀,虽然柱子并未修行多久,但已经能够施展一些简单的招式,虽然没有曾经血莲教教主那破灭天地的威势,却也凌厉滔天。

    啵!

    虚空轻轻一抖,两道无匹锋芒相遇纷纷破碎,流光飞射,漫天风雪狂舞。

    柱子再度倒飞而回,这次直接喷血,落于城墙之上险些站立不稳,再看江一水目光中已经有了忌惮和凝重。

    “死!”

    尽管意外于一个宗师武者能两次挡下自己的攻击,但江一水却没有停手,乘胜追击冲杀过去欲要灭掉柱子以免夜长梦多。

    在这两次短短的交锋中,先前柱子手中和白杨通话的平板电脑已经崩碎,但山谷中不缺乏摄像装置,无数摄像头开启将这里的画面适时传递给远方的白杨。

    “何人胆敢前来闹事!”

    在江一水乘胜追击的时候,山谷中响起了一声声怒吼,旋即百多道不弱于柱子多少的气息出现,一个个猛男带着滔天怒气冲出。

    那可是堪比大宗师的一百多个人,气息交相辉映,简直如同天威降临,饶是江一水艺高人胆大也被吓住了,前行的身躯为之一顿,立于天穹看向前方阴晴不定。

    柱子一抹嘴角血??醋沤凰溃骸吧僖诳醋?,弄死他!”

    “杀!”

    得到柱子命令,从山谷中冲出的一百多个修炼雷霆秘典的宗师高手齐声怒吼,一个个浑身雷霆环绕相连,这一方天地简直化作雷池。

    单打独斗对于这帮山民出生的人来说那就是个笑话,弄死敌人才是目的。

    堪比大宗师的一百多个高手一起动手,瞬息将江一水包围,各自展开绝杀手段,雷霆闪烁,那一方天地差点崩碎。

    枪影冲天,虚空爆鸣,不过刹那时间,江一水就狼狈冲出。

    尽管只是短暂的交手,可江一水身上威风凛凛的铠甲破碎,身上淌血,若不是他当机立断拼命逃出,恐怕第一时间就被山谷中冲出的一群人轰杀!

    “给我杀了他们,灭了这个山谷的所有人!”重回蛟龙头顶,江一水看着山谷方向咬牙切齿道。

    “吼!”

    他脚下的恐怖蛟龙咆哮,张嘴冲着山谷方向喷出一片洁白寒流,寒流席卷,天地冰封,哪怕山石草木沾染一丝都被冻成粉末!

    “联手,破!”

    城墙上的柱子大吼,与其他人一起同时出手,雷霆闪现交织,毁灭性的力量席卷那恐怖寒流。

    轰!

    天宇颤抖,柱子他们一百多人联手才堪堪挡住那蛟龙喷出的一口寒气,为此山谷百米高的城墙坍塌大半,好在严寒天气城墙附近没有多少守卫,即使有也身手不弱,这才避免了伤亡的出现。

    然而这才只是那蛟龙随意的一击,接下来如何应对?

    龙这种生物本身就代表着强大,虽然江一水脚下的蛟龙还称不上真正的龙这种生物,可展现出来的强势与可怕真心骇人。

    “今天这里必将寸草不生,没有人能活,给我杀!”

    很是狼狈的江一水手中长枪一指山谷沉声道。

    下一刻,他脚下蛟龙腾空,再度一口雪白寒气喷薄,如滚滚洪流席卷,几乎笼罩了前方整个山谷!

    此时本来就是寒冬,那蛟龙喷薄寒气简直如虎添翼,面对席卷而来的恐怖寒流,柱子等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死亡阴影。

    他们虽然修炼雷霆秘典战力堪比大宗师,可毕竟不是真正的大宗师,尤其是蛟龙这种生物本身就差不多同级无敌的存在,所谓的越级挑战那也有个度,显然江一水脚下的蛟龙就已经超过了那个度!

    “呱噪!”

    正当柱子等人决定拼命的时候,山谷深处传来了一声死气沉沉的冷哼。

    此时在山谷深处,那座茅草屋边上,瞎眼残疾的单秋林背靠木彤坟堆木然喝酒,感受到了山谷?;?,眉头微皱心头不悦。

    一声冷哼之后,他伸手凌空一抓,布满虫眼的木剑出现在他手中,抬手向着山谷外一挥!

    他挥剑,山谷内没有任何异像发生,可山谷外却是天地一颤,虚空扭曲,一道道恐怖剑芒凭空出现,简直无穷无尽淹没天穹。

    剑气如潮,席卷四方,那眼看要淹没山谷的寒流被无尽剑气搅动冲天而上引向高空。

    出现这意外的一幕,不管是江一水还是柱子他们都心头一颤。

    蛟龙头顶,江一水深深看了山谷深处一眼,心头已经萌生了退意,之前那恐怖的剑气狂潮,居然已经有了领域的味道!

    领域啊,那可是人王之境的强者才有的手段,这山谷中怎么会有如此高手坐镇?

    “既然来了,那就不要走了!”

    山谷深处再度响起了单秋林默然的声音。

    下一刻,原本冲向天穹的无尽剑气狂潮倒卷而下,如天幕坍塌向着江一水涌来。

    “走!”

    江一水大吼,再也不敢有丝毫逗留,葫芦山谷有如此强者坐镇,他想屠掉这里已经只是一个笑话。

    可是,他还是慢了,那无尽剑气狂潮携天威降临顷刻将他连同蛟龙淹没。

    “吼!”

    无尽剑气狂潮中传来了蛟龙震撼天地的咆哮,声音苍凉中带着惊恐与愤怒。

    轰……!

    剑气狂潮炸裂,五百多米长的蛟龙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带着同样凄惨的江一水飞速消失在天边,划破天际鲜红的血液如雨点落下,可不等落地就已经冻结成了冰晶。

    单秋林没有能够杀掉江一水以及那条蛟龙,从侧面反映了蛟龙这种生物的强大,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逃命离去。

    山谷中,单秋林眉头微皱,轻轻抚摸了一下身边坟堆上的一朵野花,他不打算去追杀江一水,他答应过再也不离开木彤,对白杨也没有食言,有他在,山谷无事!

    这一战来得快去得也快,画面适时传递给远方的白杨。

    看完平板电脑上的画面,白杨伸手点开平板上的某个程序,布置在庆阳州上空的卫星已经锁定了江一水!

    “你跑不了的”白杨冷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