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狼和黑狼的战斗一直在继续,周围数百万狼群蛰伏等待结果。

    近一个小时的惨烈搏杀,银狼和黑狼最后可谓只凭一股意志在坚持,双方随时都有一个倒下永远起不来。

    银狼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白骨清晰可见,柔顺的银色毛发被鲜血染红,一只眼睛差点被抓瞎,前后各有一条腿失去了作用。

    黑狼更为凄惨,身上大片皮肉消失,右后腿直接没了,腹部一道巨大的伤口依稀能看到蠕动的内脏!

    盆地周围鸦雀无声,都在等待最终结果出现。

    轰!

    又一声剧烈的轰鸣响起,两匹伤痕累累的巨狼短暂分开。

    黑狼仰头咆哮,身上漆黑能量流淌,张口一吐,一个漆黑光球飞出如黑洞席卷砸向银狼。

    银狼怒吼,声音已经沙哑,浑身炽烈银光绽放,如烈焰升腾,脑袋中间猛然有绚烂白光澎湃,冷冽森然,继而化作一抹月牙般的锋芒飞出,轻易撕开黑狼吐出的光球不说,更是差点将黑狼整个撕成两半!

    嗖,银狼冲出,来到几乎垂死的黑狼黑背上,张开咬住它的脖子!

    战斗结束了,黑狼庞大的身躯缓缓匍匐,最终脑袋触地不动,它没死,却也没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举动。

    “嗷呜!”凄惨的银狼站在黑狼背上仰天咆哮。

    周围数百万狼群跟着咆哮,一时之间声传千里。

    待到声音平息下来,银狼凶悍的脑袋巡视四方,目光所过之处,狼群莫不匍匐在地以示臣服。

    紧接着,银狼浑身一颤,向着白杨方向冲来,随着靠近,它身躯逐渐缩小,到了白杨身边的时候已经只有尺长,且血肉模糊,站都站不稳,软倒地上喘息,生命力在快速流失。

    “少爷”小猫眼泪婆娑的看着了白杨一眼哽咽呼唤,不顾银狼浑身血污,蹲下去擦拭银狼身上的血迹。

    翻手间白杨手中出现一个瓷瓶,蹲下,将瓶子内的东西给银狼喝下。

    对于伤势如此严重的银狼来说,没有什么比龙元更适合了,喝下龙元后,银狼身上银光流淌,伤势快速愈合恢复,连毛发都在肉眼可见的生长出来,生命气息澎湃,不再奄奄一息。

    挣扎着站起来,银狼看了看远处生命力快速流失的黑狼,转身看着白杨呜呜叫唤。

    读懂了银狼的意思,想了想白杨掏出一瓶龙元给黑狼丢了过去。

    那边黑狼人性化的感激看了银狼一眼,张口连同瓶子一起将龙元吞下,伤势也在快速恢复。

    “少爷,这是怎么回事?”预想中的战斗没有发生,赵石看着白杨不解问。

    “小狼已经取代了黑狼的首领位置,这里所有的狼群都已经认可了银狼的地位,或许情况比我猜测的更加不凡”白杨想了想说。

    此时那边黑狼站起来,冲着白杨这边口吐人言说:“人类白杨,狼王已经用实力获得了我们认可,从今往后在场的所有狼群都以它为尊,但我们不会听命于你,你不要妄想命令我们!”

    “狼王?”白杨一脸愕然。

    黑狼冷哼一声,不愿在狼王这个称呼上多做解释,然而当白杨脚边的银狼冲着它呜呜叫唤几声后,黑狼很不情愿的说道:“狼王拥有狼祖血脉,而且已经激活,对狼族有天然压制作用,成长起来将来拥有成为全天下狼王的潜力,但却需要它以后慢慢收服其他狼群坐上狼王宝座!”

    “狼祖血脉?”白杨皱眉不解,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狼祖乃是世间一切狼族的先祖,几乎无敌的存在,不过已经泯灭在历史长河,不曾想如今狼祖血脉居然再度降世,这是我狼祖大兴的征兆”黑狼看向白杨脚边的银狼声音有些激动道。

    眨了眨眼,狼祖?白杨觉得应该是最厉害的狼了吧,没想到银狼居然激活了所谓的狼祖血脉,小狼曾经明明只是一个早产儿好不好,活下来就已经是造化了,如今激活了狼祖血脉,难道是巧合的基因突变?

    狼王,天下狼族至尊,看了看脚边撒欢的银狼,白杨心道它有这样的潜力?要成为天下狼族至尊,可想而知未来银狼将要面对多少挑战。

    同时这会儿白杨也明白了为何之前银狼跳出来那数百万冲来的狼群就安静了,估计就是那所谓狼祖血脉的缘故在作祟。

    这么一来的话,之前不是银狼在挑战黑狼,而是黑狼在挑战银狼?

    所以说语言不通就是这么麻烦……

    其实当初在迷河林的时候银狼就有驱使狼群的能力,只是那会儿白杨没有往深处想而已。

    “那么现在你能告诉我,是谁给你说我手中有这种东西的吗?既然你知道我手中有这种东西,那么就肯定知道它的弊端,你要它有何用?”白杨再度拿出一支基因药剂问。

    黑狼闭口不言,但在银狼呜呜的怒吼中还是说出了实情。

    “告诉我的是一个人类,应该是血莲教余孽,他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有着大宗师的修为,对了,他身边还跟着一条蛟龙,如果没有那条蛟龙的话我早就吃了他了,至于你手中那种东西的弊端我也知道,之所以还要只是想用来保命而已,我们异兽生存从来都是物竞天择,若有一天我遇到危险,让几个堪比你们人类武道宗师的属下吞服,战力相当于武道大宗师,就能让我绝地反攻翻盘!”

    听了黑狼的话,白杨眼睛一眯,居然真的是血莲教余孽,而且白杨还知道了是谁,曾经血莲教万兽堂堂主的徒弟江一水,那个几乎开挂的家伙,得上天眷顾,年幼时期就有一条蛟龙陪伴,修炼起来更是不讲道理。

    不过白杨没想到那家伙在血莲教大劫中居然活了下来,而且如今还搞风搞雨。

    至于黑狼要基因药剂,经过它那么一说白杨也理解了,它自己不吃,而是作为底牌,遇到危险让属下吞服当保命的炮灰……

    “现在既然你们以小狼为尊,那么接下来将何去何从?”白杨一脸玩味道。

    “自然是听从狼王的安排”黑狼不耐烦道,它们认可了银狼可没有认可白杨这个人。

    这点白杨理解,心头一动问:“那个江一水现在在何处?就是告诉你我手中有这种东西的人”

    黑狼看了看银狼,然后不情不愿的说:“他当然是去找你麻烦去了,我从其他族群听说,他在不断散播你手中那种东西的效果,蛊惑其他异兽种族来找你麻烦,整个庆阳州只是开始,搞不好他会挑起天下异族与你为敌!”

    白杨撇撇嘴,江一水要有能够挑起天下异族于自己为敌的能力恐怕早就跳出来杀自己了,只会在背后搞风搞雨的家伙而已,不足为虑,当然,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白杨还是很重视的,不得不防。

    低头,白杨看着脚边的银狼问:“接下来你是和狼群在一起去追逐你的狼王宝座还是和我一起走?”

    银狼抬头看着白杨呜呜叫唤,尽管不会说话,白杨却懂了它的意思,银狼想跟着自己。

    那边黑狼急了,看着白杨说:“狼王不能跟着你,太危险了,我狼族数千元没有出现狼祖血脉,不能跟在你身边,万一出现什么意外那是我狼族的灾难!”

    吼,银狼冲着黑狼咆哮一声,黑狼不甘的闭嘴了,不敢违背银狼的意志。

    挣扎片刻,黑狼冲着白杨大吼道:“为了我族狼王的未来,我提醒你一件事情,那身边有一条蛟龙追随的江一水恐怕乘着你不在的时候去你老窝找麻烦了,回去已经来不及,他很强大,我希望你不要冒险带着我族狼王去找他报仇,只要狼王成长起来,轻易就能杀了他!”

    “你是说江一水去了我的葫芦山谷找麻烦?”白杨愕然问。

    “哼,我狼族遍布天下,虽然其他地方我不知道,可庆阳境内的风吹草动还是瞒不过我的”黑狼不爽道。

    “少爷,这……”赵石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

    血莲教余孽江一水跑葫芦山谷去找麻烦了,他这是在给白杨找麻烦还是给自己找麻烦?以为白杨离开了就能跑那里去为所欲为?

    对此赵石只想说江一水你恐怕想多了,山谷中数千修炼雷霆秘典的武师,单个爆发就能堪比武道宗师,而百多个宗师爆发相当于大宗师啊,你江一水再?;鼓芸辜父??

    这还不算,最近自家少爷又传下了大光明刀以及血煞真功这两门秘术……

    “如果江一水真的跑去我老窝找麻烦的话,我都替他感到悲哀一秒钟”白杨摇摇头自语道。

    不说数千修炼雷霆秘典有成的属下了,就是山谷边上的那些炮台和单秋林估计就够江一水喝一壶的。

    看了看天上,白杨掏出平板电脑,链接卫星信号,联系上了驻扎山谷那边的柱子。

    “少爷有什么吩咐?咦,少爷你们那边怎么那么多狼?”视频画面中,柱子第一时间开口道。

    “这边你就别管了,柱子,我问你,有没有人跑山谷去找麻烦?”白杨问。

    “没有啊少爷,这边什么事情都没有”柱子果断摇头道。

    难倒还没去?

    白杨沉吟,看了看黑狼心道这家伙不会是唬我的吧,于是说:“没事就好,密切注意,我貌似听到了点不好的消息”

    那边柱子正要回答,侧耳倾听了一下皱眉道:“少爷,外面好像有动静,我去看看”

    眉毛一挑,白杨赶紧说:“别挂断,让我看看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