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说话的时候,白杨心中快速猜测黑狼所要何物,是净世莲台还是灭神金?亦或者是凤血真金或者龙血木?

    自己身上宝物不少,任何东西都能引起觊觎,若是为了这些东西铤而走险的话也说得过去。

    那边堪比人类武道大宗师的黑狼显得很不耐烦,冲着白杨咆哮道:“人类白杨,你到底给还是不给?我知道你本事高强,可我这里数百万儿郎也不是吃素的!”

    吼……!

    黑狼咆哮后,群山之间数百万狼群仰天咆哮,无数狼嚎之声汇聚掩盖了狼这种生物本来嚎叫的‘嗷呜’声。

    数百万恐怖的狼群一起嚎叫是什么概念,声震苍穹,连天上飘扬雪花的云层都镇散了,群山之间更是刮起了一阵狂风。

    赵石等人一脸凝重,狼群太多,气息骇人,他们十几个人如同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若是潮水般的狼群涌来,他们随时都会被淹没。

    小猫的右手已经握住了破空剑的剑柄,身上凌厉气息吞吐不定,随时都会拔剑杀敌。

    冰清玉洁四姐妹也是如此,虽然惊骇于狼群的数量,却依旧一步都没有退缩。

    示意小猫她们稍安勿躁,白杨掏了掏耳朵看着对面耸耸肩说:“既然你不回答我的问题,那么你总得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东西吧?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我需要你身上的一种丹药,一种能短时间让异兽飞速成长的丹药,别否认,我知道你身上有!”那边黑狼第一时间回答。

    “谁告诉你我身上有那种丹药?”白杨第一时间大声问。

    “是……你别管是谁告诉我的,总之你给还是不给?”黑狼差一点就说出是谁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了,不过及时反应过来立即改口。

    白杨暗道一声可惜,特么的一匹狼什么时候变得怎么聪明了?套话看来是行不通了。

    翻手间白杨手中出现一支紫色针剂,随意抛着问:“你想要这玩意?是想用它来提升自己实力?既然你知道我手中有这东西,那么想必你也知道副作用吧,我给你你敢吃?”

    什么丹药,不过只是基因药剂而已,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基因药剂的说法,被误认为是一种能短时间提升异兽修为的丹药。

    然而黑狼却没有回答白杨的问题,伸长脖子看向白杨沉声道:“给我,一颗不够,我还要更多的!”

    将基因药剂收起,白杨眯眼道:“凭什么?”

    “凭我手下数百万儿郎,人类白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给是不给?”黑狼咆哮。

    “不给,你咬我啊”白杨撇嘴说。

    这件事情太蹊跷了,是谁告诉这匹黑狼自己手中有基因药剂的?要知道这玩意自己只在血莲教的时候用过。

    对了,血莲教,难不成是血莲教余孽告诉黑狼的?

    完全有可能,静尘死了,血莲教瞬间崩塌,现在满天下都在追杀血莲教余孽,他们知道自己手中有基因药剂,从而蛊惑异兽针对自己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问题来了,能和堪比人类武道大宗师的异兽正常对话,这个人会是谁?修为低了肯定不行,一个照面就会被吃的……

    当然了,血莲教余孽这只是一种猜测,或许是其他原因也说不定。

    那边黑狼在听到白杨说不给之后,立即暴怒咆哮道:“你不给我自己来取,给我杀,杀光他们,你死了东西自然是我的了!”

    吼……!

    黑狼咆哮后,数以百万计的狼群怒吼,潮水般涌动,向着白杨等人冲来。

    那画面太壮观了,数以百万计的狼群奔涌,简直就是大海浪潮无边无际,一般人别说面对,恐怕看一眼就要被吓得肝胆俱裂!

    狼群冲杀过来,但那堪比人类武道大宗师的黑狼却是在往后退,不用说,必定是摄于白杨的威势不敢上前,想用手底下的狼群以狼海战术杀掉白杨他们。

    唰!

    小猫手中破空剑出鞘,身上凌厉气息冲天,剑芒吞吐不定,死死的盯着前方。

    赵石等人气息爆发,罡气运转,雷霆闪现,一个个宛如雷神降世。

    大战一触即发。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杨脚边的银狼猛然冲出,一下子改变了局面。

    原本尺长的银狼,此时如同一道银色闪电般冲出,身躯迎风暴涨,当它落到一座山头上的时候,已经化作一头体长七十米的银色巨狼!

    威风凛凛的立于山巅仰天嗷呜一声。

    它的声音不大,原本隐没在数百万狼群咆哮声中根本不起眼,可当它这一声嚎叫过后,漫山遍野的狼群不再出声了,不但不出声,反而前进的步伐都停了下来,狰狞的双目看向山巅上的银狼满是惊恐之色。

    “嗷呜!”

    当气氛安静下来之后,银狼再度咆哮一声,声音传遍四方。

    下一刻,漫山遍野的狼群浑身一颤,相继低头身躯匍匐在地不动弹了!

    “这是在表示臣服?”看到这一幕,白杨无比愕然。

    吼!

    此时,那边的黑狼咆哮一声,声音如炸雷传遍天地,让数百万匍匐在地的狼群浑身一抖,狼群看了看黑狼,又看了看山巅之上的银狼,眼中满是挣扎和纠结。

    “嗷呜!”

    银狼又咆哮一声,无边无际的狼群浑身一颤,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管黑狼如何咆哮,狼群再也不为所动。

    于是,那黑狼看向了山巅之上的银狼,身上恐怖的气息涌动,黑色光芒绽放,如同一枚漆黑太阳,冲着银狼咆哮不休。

    银狼浑身银色能量流淌,也在冲着黑狼怒吼,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这样的局面看得白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貌似银狼在和黑狼交流?马蛋兽语不过关啊,你们在说什么……

    吼!

    最终,黑狼怒吼一声,身躯一跃划破天际向着银狼冲了过去。

    银狼转身看了白杨一眼,那眼神白杨居然秒懂,它想要和黑狼一战,生死无论,希望白杨不要插手。

    微微皱眉,白杨点点头答应了。

    此时白杨依稀猜到,恐怕是银狼在向黑狼发起挑战想要争夺那头狼之位,这种涉及到种族首领地位的争夺是不能加以他人之手的。

    然而白杨有一点不理解,银狼还不是狼群首领,为何它一声怒吼数百万狼群乖乖臣服?

    不等白杨想明白,那边银狼得到白杨许可之后,身上银光大放,如同一轮明月坠地,丝毫不惧向着回来冲去。

    相比起黑狼百米之巨的身躯来说,银狼尽管体型庞大却依旧如同大人面前的孩子,两个庞然大物凌空相遇,第一时间展开了惨烈的近身搏杀。

    黑狼庞大的利爪拍下,银狼以同样的方式去硬接。

    轰!

    一声恐怖爆鸣,银狼身躯倒飞而回,落地撞碎一座山头,翻身而起,仰头咆哮再度冲出。

    尽管这一幕短暂,可白杨却看到银狼受伤了,与黑狼对轰的前右腿上出现三道恐怖的伤口,鲜血喷涌染红了一身亮银色毛发。

    吼!

    面对再次冲来的银狼,黑狼咆哮,身上黑色能量流淌,一抓拍下,牵动天地之力,虚空一只百丈恐怖黑色狼爪出现,如天幕一般盖压下来。

    嗷呜!

    银狼凌空咆哮,身上银光流淌,一爪挥出,虚空中三道百米长的亮银色的锋芒闪现,如同刀芒,横空而过斩在那恐怖狼爪之上。

    嗡……!

    天宇好似快要坍塌了一般,扭曲得不成样子,银狼挥出的三道亮银色锋芒居然坚挺的撕碎了那天幕般的漆黑狼爪。

    但也仅限于此了,并未伤到黑狼丝毫,黑狼乘乱来到银狼身前,一爪拍下,再度在银狼身上撕开几道恐怖伤口将银狼拍飞。

    然而银狼也不是吃素的,在被拍飞出去的时候,间不容发给黑狼身上来了一爪子,同样在对方身上留下了几道伤口。

    一银一黑两匹巨狼短暂分开,又再度靠近厮杀在了一起,画面惨烈。

    按照异兽的生命层次来划分,银狼要比黑狼低了一个层次,换做人类的话那就是武道大宗师和武道宗师的区别。

    黑狼高了银狼一个层次,按道理来说它应该碾压银狼才是,可事实并非如此,它不但没有能碾压银狼,反而渐渐的银狼从处于绝对的下风搬回劣势与对方战了个旗鼓相当!

    黑狼每一击都带着恐怖威势,将银狼打得伤痕累累,可就是没法将它秒杀,银狼一次又一次明明看上去已经无法站起来了,可每当这个时候它都再度站起来发起冲锋,一次又一次的在黑狼身上留下伤口!

    它们的战斗根本就是在硬碰硬,没有躲避,用这种最极端最惨烈的方式想要分一个胜负出来!

    明明银狼速度比黑狼快一线,可它并未用这点优势躲避而是选择硬抗!

    “少爷,小狼好可怜,你看它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了,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一条腿都瘸了,我们帮帮它好不好?”小猫在白杨身边眼泪婆娑的哽咽道,无比心疼。

    银狼可以说是小猫一手养大的,如同亲手养大的孩子一般,看到银狼此时的样子,她简直心如刀绞。

    白杨看着战斗画面摇头道:“这是族群首领之争,它们双方需要从实力身躯以及意志力三个方面压倒对方才能获得胜利,我们不能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