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不生气吗?”小猫一脸不解问。

    按道理来说,白杨这是被玉苍松利用了,可此时却没有丝毫不悦的迹象,这点小猫很不理解。

    “为什么要生气?”白杨耸耸肩说。

    小猫一愣,依旧不解。

    摇摇头,白杨解释道:“猫儿,玉苍松是陈王朝驻庆阳州禁武堂堂主,他儿子是庆阳州州镇,在这一州之地,玉家可谓权势无双,尤其是他们还代表的是陈王朝,少爷我虽然不惧,却也没必要得罪死了,虽然玉苍松有利用我的嫌疑,但我们葫芦山谷处于庆阳州境内,有玉家掌控庆阳州,来自官府之类的麻烦就不足为虑了,甚至有什么针对我们的风吹草动,有这层关系在,以玉家的关系网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们从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总结起来就是,玉苍松借助我的名声站稳脚跟,我也在利用他避免一些小麻烦而已,这些东西我明白,玉苍松也知道,没必要说明,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听了白杨的解释小猫恍然,难怪白杨不在意,说白了就是利用和反利用而已,不过在双方的关系中白杨处于主导地位。

    不再纠结于这些尔虞我诈的纷纷扰扰,小猫表情古怪的看着白杨说:“少爷呀,刚才我发现玉家大小姐玉飞凤看你的眼神很不对劲哦”

    抬手在小猫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白杨笑道:“猫儿你观察她干嘛?”

    “没什么啦,就是因为她看少爷的眼神怪怪的所以我才多注意了几下”小猫目光闪烁道。

    其实小猫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和白杨在一起那么久了,可自己的肚子一点都不争气,白杨无所谓她却很急,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想给白杨弄床上去,为的只是让白杨有自己的后代,可白杨却对其他女孩子不怎么感冒,这让小猫即甜蜜有惆怅……

    女孩子家的心思白杨不懂,这会儿人都走了,于是拉着小猫说:“既然玉苍松说这个地方以后是我的了,那我们得好好游览一下才行”

    说着话的同时,白杨已经取出了摄像机,他要将自己和小猫的足迹记录下来……

    这座浮岛不小,一共有大小院落九十九个,每一个院落的建筑风格都不一样,极尽奢华,当然并非暴发户那种,总之就是别具匠心了。

    当然,这九十九个院落是接待真正贵宾的,在浮岛上还有一栋普通贵宾用餐休息的地方,饶是如此也至少需要武师之境的修为才有资格前来消费,一顿饭能吃得让人吐血那种,更别说其他消费。

    尽管玉苍松已经将缥缈楼送给了白杨,但这里依旧在照常营业。

    当白杨和小猫从最好的一个院落出来开始游览这座浮岛的时候,发现这里的消费虽然贵得离谱,可生意却很好,沿途不时遇到前来消费的人。

    走着走着白杨就纳闷了,他发现遇到的人几乎都若无其事的往自己身边凑,有好些个人都偶遇好几次了是要闹哪样?

    “少爷啊,你看那些人,男的彬彬有礼,女的打扮得花枝招展,恐怕是因为知道少爷在这里,没有理由上来攀关系,想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少爷的注意呢”小猫低声在白杨身边好笑道。

    “啧,我还以为是以为这里生意好呢,这就没意思了,走走走,回去休息一晚,明天去玉苍松所说的那几个地方看看,如果好玩就多玩几天,如果不好玩我们就继续北上”白杨顿时觉得无趣撇撇嘴说。

    小猫当然是顺从白杨的意思,两人结束了游览这座浮岛。

    要说那些想引起白杨关注的人举动看得白杨尴尬癌都犯了,漂亮的女子在靠近白杨之后哎呀一声跌倒在地可怜兮兮的左顾右盼,就想白杨去帮忙搀扶一下,然而拜托啊妹子,你都武师修为了会出现跌倒这种失误?

    还有那个五大三粗的你是要闹哪样,跑我面前吟诗作对明显画风不对吧?尤其是一个少年,你大声嚷嚷有一个天仙般的妹妹是几个意思?想让我去和你妹妹谈谈人生咋地?

    另一边,玉家众人和白杨分开后,并未表现出丝毫沮丧,一个个反而是满脸激动。

    被人上门打脸不说还陪着笑脸那又怎么样?也要看对方是谁不是,被白杨这样一位牛人上门找麻烦最终化干戈为玉帛玉家可谓赚大发了。

    “爹,之前我没说错话吧?”下去的浮空飞舟上,玉尚林忐忑问。

    “老三你很不错,一句话点出缥缈楼乃我玉家收入最大的产业之一,如此一来白少就明白我们付出了多少了”玉苍松拍了拍玉尚林的肩膀笑道。

    “那就好,我还怕搞砸了呢,一想到白少不久前的所作所为,不知道是他还好,知道后面对他我压力很大,生怕说错一个字”玉尚林松了口气说。

    “别说是你,就连我也胆战心惊,那可是能和人王之境强者动手的存在,血莲教覆灭可谓白少一手主导,面对他试问有几个人能平静以待”玉苍松摇摇头说。

    之前还不觉得,这会儿反应过来他才发现,饶是之境大宗师之境的修为,这会儿背上都被汗水打湿了。

    心头一动,玉尚林说:“父亲,那白少当真深不可测,不说他本人,就是他带着的那些护卫就不简单,随意一人就永远大宗师之境的战力,太可怕了!”

    “好了,白少不是我们能议论的,适可而止,接下来你第一件事情就去将缥缈楼处理好,尽快归于白少名下”玉苍松打断道,终止了这个话题。

    “我知道”玉尚林认真点头。

    接着,玉苍松若有所思的看着在边上闷闷不乐的玉飞凤问:“凤儿,我记得你在迷河林的时候与白少有过一段交际吧?”

    “???”神情有戏恍惚的玉飞凤一时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玉苍松慈祥的笑了笑说:“如果可以的话,多和白少亲近亲近,当然,爷爷我也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不会拿后辈的幸福去谋取家族利益,一切你自己做主就好”

    听了这番话,玉飞凤知道自家爷爷是什么意思了,抿嘴低头不吱声,情绪有些低落,心情很复杂。

    看到自家孙女如此姿态,玉苍松笑了笑没在说什么,一切顺其自然的好,刻意为之恐怕会适得其反……

    缥缈楼的交接手续不到两个小时就搞定了,玉尚林亲自送来的,不过白杨没出面,赵石与玉尚林接洽搞定,这让玉尚林有些无奈,他还想在白杨面前露露脸的。

    在缥缈楼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白杨就带着小猫他们出发,第一站去百花谷。

    途中小猫兴致勃勃的说:“少爷,我记得青木县城外不远处也有一个百花谷,不知道我们去的百花谷和青木县那边的百花谷有什么区别”

    听小猫这么一说,白杨才记起这茬,貌似陈永发曾经深爱的那个女子就葬在青木县城外的百花谷中的,于是摇摇头道:“名字虽然一样,但区别肯定很大的,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嗯,少爷,你说如今寒风刺骨的季节还能看到繁花盛开吗?”小猫有点担心道。

    “应该可以吧,毕竟是玉苍松推荐的旅游地点”白杨不确定道,又没去过,我怎么知道。

    恰在此时,后面的赵石来到白杨身边说“少爷,我们后面好像有人跟着,而且人数不少!”

    “不用理会,都是一帮无聊的家伙罢了”白杨摇摇头说。

    一早白杨就发现后面有人跟着了,不过一个个都只是单纯想找机会攀关系而已,并没有感觉到而已,也就随他们去了。

    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还能拦着不让人走路不是……

    “少爷你看那边!”

    离开庆阳城不到百里,小猫突然指着某个方向开口说。

    顺着小猫所指的方向看去,白杨顿时眉头微皱。

    那里有一个村子,可此时村子已经沦为了一片废墟,房屋崩塌,有的在燃烧,尤其是雪地上一些血迹和残骨看上去触目惊心。

    “村子里已经没有活口了,从周围的痕迹来看,这里应该是经受了一次猛兽袭击”远远看了那边一眼白杨皱眉道。

    “如果这就是玉苍松所说的猛兽袭击事件,可是这里距离庆阳不到百里,猛兽怎敢出现在这里袭击村子?而且少爷你看,从痕迹上判断,袭击事件发生的时间并不长,应该是在天亮之际”小猫分析道。

    “巧合吗?”看向远处雪地上若有似无的猛兽足迹白杨眯眼自语。

    “少爷,我们要过去看看吗?”赵石上来问。

    不等白杨回答,从他们身后呼啦啦的冲出一群人涌向村子废墟,路过白杨等人的时候不忘喊两句口号。

    “村民何其无辜,居然葬身猛兽之口,我等既然遇到,当除掉猛兽为村民报仇!”

    “我辈练武,凭手中三尺青锋定当还世间一片朗朗青天……”

    “……”

    好吧,这些话其实是说给白杨听的,目的只是想引起白杨的注意而已,也是煞费苦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