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口气,玉尚林看向白杨沉声道“朋友,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目的,与我玉家作对,你应该知道后果……”

    不等对方说完,白杨开口打断道:“你威胁我?呵……你还没有和我对话的资格,叫玉苍松来!”

    不得不说,大家族的后辈还是很有手段的,这玉尚林并非无脑上来就一通乱喷,白杨大概猜到,若是任由玉尚林说下去,自己必定尴尬搞得进退不得,毕竟事情的起因自己有些理亏,是以一句话就将他堵死。

    “你!”玉尚林脸色阴沉,自己好歹乃是玉家二代老三,曾几何时居然连何人对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不待他说话,白杨指着周围继续看着他说:“我说了,让玉苍松来,你若再呱噪,下场和他们一样!”

    赵石等人虎视眈眈的看着玉尚林,大有对方再多说一句就扑上去的架势。

    玉苍松咬牙,形势比人强,只得一脸阴沉的闭嘴,之前的画面他看到了,对方一个手下就堪比武道大宗师,自己若是再多嘴恐怕要吃亏,但又顾忌玉家面子,一下子有些进退不得。

    气氛僵持下来,场面诡异的寂静。

    白杨身后,赵石来到虎子身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脑门无语道:“你这憨货,给少爷惹麻烦了,做事儿能不能动点脑子?若非我们还有些本事这次估计要吃大亏,少爷不和你计较,但过错就是过错,事后你自己想想怎么惩罚自己吧”

    虎子只是情商不高而已,并非笨蛋,这会儿被赵石这么一说,也知道自己闯祸了,偷偷看白杨,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事情闹到这种地步起因是非对错已经不重要,最终结果如何就看玉家和白杨之间谁更强势了。

    说到底,这个世界还是以拳头说话的。

    庆阳城中,玉家,一座占地极广的府邸,可谓广厦万间,内中仆从成群。

    议事大厅,面容苍老但威势无双的玉苍松正在和玉家一干主要成员商议事情。

    如今正值多事之秋,尤其是陈王朝动荡,前不久庆阳城遭受血莲教攻打,玉家作为最大的家族,损失最大,若不是还有玉苍松这个武道大宗师压着,还不知道要出什么样的变故。

    血莲教的事情虽然过去,玉家损失是实打实的,如何事后弥补占据更大的利益,这就要看家主的手腕。

    玉苍松有些忧愁,前不久和血莲教的战斗中,玉家死伤了一些主要成员,都占据庆阳要职,其他家族都已经盯上了那些空缺,若是无法继续掌控那些位置的话,玉家的威势必将下降,这段时间以来,玉苍松可谓焦头烂额。

    可就在此时,有下人匆匆忙忙的赶来汇报道:“家主,大事不好,有人在公开针对我我们玉家!”

    玉苍松皱眉沉声道:“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

    那下人浑身一颤,低头道:“禀告家主,有人跑去缥缈楼闹事儿,已经打伤了很多人,就连官府和禁武堂出面都被对方打伤,而且指名道姓要家主去见他,敌人来势汹汹,分明就是专门在针对玉家,请家主定夺!”

    “对方是谁?万家?刘家还是方家?”玉苍松皱眉道。

    下人摇摇头说:“都不是,家主,对方来历神秘,一行十多人,各个修为惊人,来者不善啊,没有人是他们对手,恐怕只有家主出面才能解决了!”

    眼神闪烁凶光,玉苍松心道恐怕是有人看出了玉家的损失坐不住站出来挑事儿了,他才不信有人无缘无故的和玉家作对。

    真当我老了不中用了吗?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是谁胆敢针对我玉家!

    想到这里,玉苍松站起来威势无双说:“带路,我亲自去看看!”

    说完,他满含怒气的出门,不管是谁,这次他都要出手震慑宵小了。

    大厅中原本就汇聚了玉家一干主要成员,此时遇到这样的事情,留下必要的人坐镇之外,其他人都跟了去。

    缥缈楼门口,各方势力关注,白杨一行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最终他们会和玉家闹到什么地步,各方拭目以待。

    玉尚林尴尬站着,去留都不是,被人当做猴子看让他无比尴尬,但鉴于白杨等人的强势,他也只能咬牙忍了。

    等着吧,等到父亲来了,一切都迎刃而解,想要看我玉家笑话的,你们恐怕打错算盘了……

    如此等待中,白杨目光一动,暗道正主来了。

    武道大宗师,武道意志影响天地,玉苍松含怒而来,可谓风起云涌,很远就感受到那强横的威势。

    白杨一脸玩味,暗道玉苍松跑来不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

    “是谁要找老夫当面?”

    人未到声先至,远远的传来了玉苍松的声音,传遍四方,如天威降临,震得人心神摇曳。

    白杨不说话,看着玉苍松来的方向,期待他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玉尚林看着白杨,一脸冷笑,父亲来了,小子,不管你是谁,等下有你好看!

    如此这般,就在各方观望中,武道大宗师玉苍松带着玉家一群人气势汹汹的来了。

    然而,当面容苍老威严无尽的玉苍松跑来,看到人群中的白杨时,脚步一顿,表情一愣,旋即身躯一颤。

    怎么会是那个人!

    白杨啊,当初在葫芦山谷搞死一个武道大宗师一个神道真君,自己差点也被杀,桃山郡的神道真君桃花真君也是死在他手中,甚至血莲教的灭亡也和他有莫大的关系!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了什么,玉苍松浑身再度一颤,问带路的仆人:“你告诉我,和我玉家起冲突的是不是那个青年?”

    “家主,就是他,你一定要强势出手,将他镇压,要不然我们玉家在庆阳以后都抬不起头来了”不明所以的下人心中含怒道。

    玉苍松只觉牙酸,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说话的下人,那位爷也是能招惹的?

    然而这个时候顾不来那么多了,玉苍松面带微笑快速走向白杨说:“原来是白少,来庆阳也不说一声,我也好亲自去迎接”

    玉苍松出现,各方关注,原本以为能看一出好戏呢,然而此时看到玉苍松的姿态,顿时瞬间跌破了一地眼睛。

    家族被打脸了,你玉家家主就是这个态度?

    一时之间很多人脑袋拐不过弯来,有点不真实,这不是玉家该有的姿态啊。

    同时很多人心中在猜测玉苍松口中的白少是谁,一想顿时大惊,白少,莫不是那个白少?如果是的话,玉家这个亏吃定了,打落牙齿含血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那边,白杨面对玉苍松的态度,心中无奈,如此这般闹不起来了,但心中有气又不得不发,冷眼道:“玉堂主,迎接就不必了,你玉家的门我可不敢高攀,扬言让我等没命走出庆阳,真的把我吓到了!”

    “白少,误会,误会啊”玉苍松叫撞天屈,站在白杨前方惊恐得不行,若是早知道大爷你要来我出门千里迎接都行,怎么可能和你起冲突?

    “误会不误会大家有目共睹,玉堂主,你怎么说?”白杨不买账,翻了翻眼皮说。

    白杨知道闹不起来了,但如何顺心头那口气就看玉苍松的态度问题。

    若是面对其他人的话,不管是非对错玉苍松强势镇压就是,然而面对白杨还是算了吧,自己有天大的委屈那也是自己的不是。

    于是之间他转身怒道:“是谁说让白少没法活着离开庆阳的?站出来自裁平息白少怒火!”

    他这句话一出,原本一帮等着玉苍松前来出头的人傻眼了,家主啊,我们才是受害者……

    尤其是那扬言让白杨等人没法活着离开的人,这会儿估计是想到了白杨的身份,顿时心如死灰,心中委屈得不行,大爷啊,你来就来吧,报上名号我们跪迎还来不及怎么会得罪你?

    面对玉苍松的态度,白杨无语,你都这样了我还崩得下去?顿时有些无趣的说:“慢来,玉堂主你要教训下人那是你的事情,现在你待如何?”

    左右看了一眼,玉苍松有点尴尬,微微低头说:“白少跟我来如何?无论如何,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尽管玉苍松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该有的态度必须要有。

    “也好”白杨想了想点头道。

    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众目睽睽下玉家丢脸不丢脸那是回事,自己被人当猴看算什么事儿。

    “白少请跟我来,正好,缥缈楼有几道招牌菜请白少品尝一下”玉苍松松了口气笑道。

    说完,他亲自招来一艘小型浮空飞舟,带着白杨等人往天穹上缥缈楼浮空岛屿而去。

    什么是贵宾?这才是贵宾,玉家家主亲自陪着笑脸迎接,试问整个庆阳州亿万人口谁有这样的格调?

    白杨暗中翻白眼,尴尬得不行,这波强行装逼就这么虎头蛇尾结束了,他相信,不需要自己说什么,玉苍松接下来必定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白杨惊现庆阳城,听闻他丰功伟绩的势力无不闻风而动,若是能够攀上关系好处不尽,即使攀不上关系混个脸熟也好啊,于是庆阳各方势力想方设法的向着缥缈楼汇聚。

    浮空飞舟上,白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玉苍松说话,毕竟心气不顺,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双目光注视自己,让他浑身不自在。

    顺着那种感觉看去,绷着的表情差点笑喷,随行的人群中,貌美如花的玉飞凤顶着一头短发跟个假小子似的一脸幽怨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