缥缈楼大门崩塌,周围缥缈楼的护卫躺了一地,无不骨断筋折。

    被打伤的缥缈楼护卫噤若寒蝉,前来闹事儿的人太猛了,一百多人,其中大部分是武师,可面对对方十来个人,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干趴下,眨眼的功夫而已,这是哪儿来的一群过江龙?

    周围无数人观望,远远站在远处,心道要出大事儿了,有人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和玉家作对,活得不耐烦了?

    玉家有多恐怖作为庆阳城的人再清楚不过,玉家家主玉苍松武道大宗师修为,还是王朝驻州府禁武堂的堂主,禁武堂高手无数,可谓威势滔天。

    这还不算,玉苍松的大儿子,武道宗师修为,这原本没什么,可他还是庆阳州州镇,这就不得了了,庆阳州多大?州镇作为最高官员,权势一手遮天都不为过!

    在庆阳城,没有所谓的四大家族三大宗门,玉家独大,其他势力加起来估计都不是玉家的菜,试问面对如此恐怖势力,居然有人上门打脸,岂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尤其是前来闹事儿的人居然扬言要玉家家主玉苍松亲自前来解释,很多人就呵呵了,你以为你是谁?

    别人怎么想白杨不管,他在缥缈楼大门口安坐,等待玉苍松亲自来给他一个解释,玉家的人扬言让他们没法或者离开庆阳城,这事儿没完!

    人世间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原本屁大点事情,最后却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虎子这家伙心性单纯,这是性格使然,纵然吃了开慧果也不好使,毕竟智商和情商不一样,没头没脑的给人家大门拆了,这让白杨尴尬,这是给他找事儿,没办法,自己的人,这锅背了就是。

    然而玉家的下人也差不多,好好的该赔偿赔偿不就得了,白杨态度在那里摆着,可偏偏仗着玉家的威势扬言让人没法活着走出庆阳,这不是给主家找事儿嘛。

    所以了,屁大点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搞大了……

    小猫站在白杨身边,目光扫视缥缈楼躺地上的下人一脸杀机,这些人居然想要杀自家少爷,该死!不管什么理由,敢对自家少爷动手就是该死!

    可她看向白杨的时候,目光却变得无比温顺,既然自家少爷没发话,让那帮人多活一会儿好了……

    短暂的沉默后,那被虎子踩在脚下的宗师该死寒声道:“你们居然敢和玉家作对,谁也救不了你们!”

    “呱噪”白杨皱眉。

    虎子咧嘴一笑,脚下用力,那扬言威胁的家伙浑身一震,骨头噼啪断裂,吐血说不出话来。

    场面安静了,白杨看着躺一地的缥缈楼下人说:“我让你们去通知玉苍松去了没有?”

    周围观望的人听闻白杨的话只觉牙酸,这人是谁?有恃无恐??!

    有人胆敢明目张胆的找玉家麻烦,一些一直在玉家脚下喘息的人活络开了,发动人手去查白杨的来历,他们明白玉家的恐怖,可若是来人更强,不,哪怕和玉家相当,就这冲突足以改变庆阳城甚至庆阳州的格局!

    一旦玉家出事儿,那就是这些人出头的日子!

    当然,若白杨等人只是没脑的家伙,这些人也不介意踩一脚给玉家卖个好,总之怎么样这波都不亏……

    凝重的气氛中,白杨目光闪烁脸上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不为所动。

    远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人数很多,而且气势摄人。

    很快,一群至少三百黑衣官差来了,将白杨等人包围,带头的居然是一个宗师高手。

    这些人包围白杨他们后,没有来得及说话,又有人来了!

    来的足足五百人,气势比一群官差气势更猛,全都身穿漆黑冰冷铁甲,一个个杀气腾腾,带头的一样是宗师高手,可那五百黑甲人中有足足五个宗师高手!

    禁武堂黑甲军!

    周围的人哗然,禁武堂都出动了,他们代表的是陈王朝,那帮闹事儿的人麻烦大了。

    白杨冷笑,玉家,好大的威势,屁大点事情,又是官差又是禁武堂的,还真当庆阳州你玉家一手遮天不成?

    “胆敢在城中动手伤人,按王朝律令,跟我们走一趟吧!”官差那宗师首领站出来沉声道。

    他们不说是给玉家办事儿来了,一顶大帽子扣下来。

    “若敢反抗,当诛!”禁武堂的首领此时杀气腾腾的说。

    完全公事公办,没有提玉家,他们毕竟代表的是陈王朝,这个时候恐怕是个人都得按照律法来办事。

    然而白杨却并不买账,冷眼扫视沉声道:“滚,让玉苍松来见我,我在这里等着他,他若不来,我亲自去他家找他,那时就不是一句解释的事情了!”

    “猖狂,拿下!”官差首领冷冰冰道。

    “胆敢反抗,杀无赦!”禁武堂的人也相继出口。

    唰唰唰,一片抽刀声音响起,数百官差围了上来。

    “我不管你们是在给玉家捧臭脚也好还是真正的公事公办,既然动手就要承担动手的后果”白杨坐着不为所动道。

    随即手一挥冷笑说:“给我打,别弄死就好!”

    与玉家起冲突是一回事儿,但若是杀了官府的人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白杨不怕,却也没必要。

    他妈的,这事儿闹的,老子只是想吃个饭而已,惹毛了给你天都捅个窟窿出来!

    “你们?;ど僖?,其他人跟我上!”赵石点了三个人说道,其中就有虎子。

    说完,他带着八个修炼雷霆秘典的武道宗师虎入羊群般冲入了包围上来的官差群中。

    过程很简单,动作很粗暴,加上赵石,九个修炼雷霆秘典的武道宗师,甚至连真元都没有施展,单纯的肉身力量爆发,噼里啪啦,一通胖揍,数百官差躺了一地!

    “还敢伤人,当我禁武堂是摆设不成?结阵,杀!”

    面对如此情况,禁武堂首领沉声怒吼道。

    轰……,数百禁武堂成员结阵,真元涌动凝为一体,他们身影消失,一头数十丈漆黑猛虎出现,威势滔天,一爪拍下!

    军阵摆出,数百禁武堂成员,几个武道宗师加数百武师武士,这一击居然打出了大宗师高手的威力!

    周围的人倒吸冷气,飞速跑远。

    禁武堂太强势了,国之利器,数百人摆出军阵居然堪比大宗师,谁敢炸刺?

    白杨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莫说这些禁武堂成员摆出军阵才堪比大宗师,就是一位甚至一群真正大宗师前来他都不眨眼!

    赵石带着几人刚刚摆平官差,面对禁武堂的军阵,他稍微皱眉,看向身后一个山民努嘴。

    那大块头山民咧嘴冲出,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爆鸣声,武道宗师罡气喷薄,因为修炼雷霆秘典的缘故,他展现出来的罡气是一道道可怕的雷霆。

    雷霆闪烁,化作长矛,那山民手持雷霆长矛刺出。

    轰!

    军阵演化的猛虎崩碎,军阵被打乱,那些气息凝为一股的数百禁武堂成员吐血,其中大部分直接晕死过去,其余之人没有多少战斗力了。

    那山民手持雷霆长矛而立,撇撇嘴说:“禁武堂?不过如此!”

    场面再度变得诡异的安静下来,周围观望的无数人浑身冷气直冒。

    这到底是哪儿来的过江龙,敢挑衅玉家就不说了,居然还敢对官府和禁武堂动手,动手就动手吧,还碾压?

    那只是随意一个手下啊,一出手居然就有大宗师高手的威势,正主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他得多强?

    “我再等一炷香时间,若是玉苍松不来,我亲自去找他!”白杨看着狼藉的场面淡然道。

    这时再没人敢吱声,无论官差也好,禁武堂成员也罢,亦或者是周围观望的人,全都陷入了迷之安静。

    要粗大事儿了,庆阳城要粗大事儿了,有心人这会儿已经暗中活络开,这次玉家估计要倒霉,在这其中我们是不是能捡便宜?

    这会儿被干翻的官差以及禁武堂成员脸色难看,他们居然被人摧枯拉朽的干翻,接下来怎么办?

    尤其是那个躺在地上,最先对白杨动手的缥缈楼宗师护卫,这会儿脸色苍白,他意识道自己貌似给主家招惹麻烦了!

    场面已经不受控制,有人悄然离去通知玉家,只有主家出面才能解决这次事件。

    时间一点点过去,白杨在等,庆阳城中很多人在观望……

    沉凝的气氛中,玉家的人总算是出现,但却不是玉苍松。

    一个看上去年约四十的中年人在十多个护卫的簇拥下来到这里,看了看狼藉的场面,皱眉目视白杨不悦道:“朋友,你是谁?这是何意?”

    没有恶语相向,简单的一句话,却将庆阳玉家的气度展露无遗。

    “你又是谁?”白杨看着对方偏头问。

    “鄙人玉尚林,玉家二代排行第三,主持缥缈楼事宜”那中年男子看向白杨皱眉道。

    “没听说过,边上去,还有半柱香时间,玉苍松不来见我,我会亲自去找他的”白杨淡淡道。

    玉尚林脸色难看,作为玉家二代老三,在庆阳乃至整个州府谁人看到自己不称一声三爷?然而在对面那青年面前自己居然只是个名不经传的阿猫阿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