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苍茫,皑皑白雪覆盖万里河山的画面美不胜收,不过再美好的风景看多了也会腻。

    穿行在苍茫大地上,白杨一行走走停停,有美相伴,一路游山玩水倒也并不枯燥,尤其是途中丫丫银狼红球三个小家伙不时搞出点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留下了无数欢声笑语。

    “少爷,翻过前面那座大山就能看到庆阳城了”赵石从前方飞速跑来汇报道。

    这已经是白杨等人离开葫芦山谷的第五天,他们经过了十来个城市,途径万里地域,来到了庆阳城不远处。

    庆阳城是庆阳州的州府所在之地,其繁华程度在整个陈王朝都排得上号,单单是城内的常驻人口就过亿,是普通人想都想象不到的一座雄城。

    点点头,白杨说:“走,我们去看一看这州府雄城到底有何等惊心动魄的姿态,顺便去品尝一下这里的美食”

    “我们这一路上见过的雄城还少么,估计也就那样吧”虎子在边上嘟囔道,跑前面带路。

    白杨他们并未走官道,而是在荒野间穿行领略原始自然的风光。

    前方一座万丈高山伫立,皑皑白雪覆盖,如一位冰雪巨人,悬崖险峰灵猿难以攀爬,雄壮非凡。

    “我和猫儿先走一步,在山巅等你们”白杨笑道,一揽小猫的腰肢飞天而起,向着山巅飞驰而去。

    赵石等人对视一眼快速跟上,身影在山间腾娜,眨眼远去。

    “呀呀……”稚嫩的嗓音在天地间回荡,血婴丫丫的身影在赵石他们周围闪烁,像是在催促他们快点一样。

    对此赵石等人很无奈,少爷能飞,我们能比么,不过他们一个个本事不小,山谷险峰也拦不住他们的脚步。

    山巅之上,白杨带着小猫来到这里,将赵石等人远远甩在身后的山脚下。

    “少爷,你看,庆阳城,好一座雄城!”靠在白杨怀中,小猫看着远方一脸震撼道。

    饶是他们这一路上见识过不少城池,可和前方大地上那一座巨大的城池相比起来根本就不够看。

    白杨点点头,饶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看到远方的那座城池也很吃惊。

    山下前方,苍茫大地上,一座雄城伫立,城墙高百丈,左右延伸一眼看不到头,如一条巨龙横卧在大地。

    青黑色巨石垒砌的城墙表面斑驳,仿佛在述说古老的故事。

    透过城墙向前,可以看到城中无数巨大的建筑,或雄奇,或精致,或粗狂,每一座建筑单独拿出来都完爆地球那边所谓的标志性建筑十条街!

    在那庞大的城池中,有一艘艘庞大的浮空飞舟按照特定的路线飞行,有巨大的飞禽翱翔天际,更有一座座浮岛横空……

    这才是玄幻世界应有的画面!

    白杨心中惊叹,若是地球那边的电影人来到这里,还要什么特效啊,直接扛着摄像机胡乱拍一通就能拿去放映忽悠海量财富了。

    摸了摸下巴,白杨心中一动,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搞一搞?

    想了想他有点觉得不靠谱,上映审核什么的到不是问题,问题是这都是真实画面,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如何给在科技文明长大的人解释?

    其实这个念头他一开始来这个世界就有,也正是考虑到这点才没有付出行动。

    抛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白杨拿出一个平板电脑,点开摄像功能,念力控制飞起在周围拍摄。

    “猫儿,亲一个”白杨搂着小猫的腰肢说道,说话的时候就啃了下去。

    类似的事情白杨这一路上做了很多,每到一个值得纪念的地方他都会将其用摄像头记录下来,为此移动硬盘都塞满了两个。

    一番深吻,小猫脸红红的靠在白杨怀中有些熏熏然,整个人都仿佛喝醉了一样。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赵石他们相继上了山来。

    白杨转身一看,愕然问:“虎子呢?”

    “少爷,虎子在山下呢,那家伙好奇心贼重,平时不努力修炼,这一路上尽拖后腿”赵石摇摇头无奈道。

    “那等等他吧”白杨耸耸肩说。

    虎子好奇心重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白杨估计他这辈子是改不了的,什么东西都想搞个明白,耽误修炼也在情理之中。

    山下,虎子从一个雪坑中爬起来,十分无语的挠挠头,得,继续爬山吧。

    之前他看到众人都超过他了,心头急啊,于是找银狼商量能不能带他上去,结果银狼一爪子将其拍飞,狼大爷也是你能够骑的?只有少爷才有这个资格!

    等到虎子好不容易爬上山巅,来不及喘口气白杨就吩咐下山前往庆阳,得,跟上吧……

    庆阳城太大了,每一面城墙上当然不止一个入口,事实是相隔数十里就有一个出入口,每个出入口都有三个巨大的门洞,每一个门洞中来往行人都不少。

    虽说大雪冰封天地,但这座城池人数众多,每一天的消耗都能吓死人,是以各种商旅从四面八方汇聚,运来海量物资,尤其是这种大雪天气,价格颇高,很是让一些商人大赚一笔。

    白杨他们来到的是庆阳城这个方向最大的出入口,也就是正门。

    正门处三个门洞如洪荒猛兽巨口,尤其是中间一个门洞,高百三十米,如同天门!

    站在距离庆阳正门数千米外,白杨稍微观察周围,微微吸了口气,空气中仿佛还残留浓得化不开的血腥味。

    庆阳城,应该在不久前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争,城墙上斑驳的痕迹中隐约还有乌黑的血迹,守卫城池的军队依旧目光如刀杀气腾腾丝毫没有懈怠疲懒之态。

    估计是血莲教带来的灾难,好在都过去了,白杨心中如是道。

    虽然白杨等人距离正门还有几千米,可路上行人如织,并未搞什么特殊化,他们和人群一起前进排队入城。

    虽说他们这一行人数不少了,可和动不动就数十人数百人的商队比起来根本就不起眼。

    “少爷,你在找什么?”

    小猫发现越是靠近城墙白杨就越是东张西望,于是好奇开口问。

    干咳一声白杨说:“我在找麻烦……也不是,按常理来说,往往出现城门口这种地方,必定有纵马狂奔的纨绔,然而我看了一会儿貌似没看到”

    小猫:“……”

    少爷,你这是哪儿来的常理?

    边上赵石开口说:“少爷,王朝律令,凡城十里内,不得纵马狂奔,禁止厮杀,以免误伤贫民,否则禁武堂会出面,轻则关押,重则问斩”

    有点意外,白杨愕然道:“赵哥,你连这个都知道?”

    “这不识字了嘛,我平时没事儿就多看了看书”赵石挠头说。

    白杨耸耸肩不置可否,心道赵哥你还是太理想了啊,所谓的律法只是用来约束一般人的,真以为有来头的人会当回事?

    没有发生意外,白杨他们顺利进城。

    刚刚通过城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宽千米的大街,一直延伸到天边一般,大街两边各种各样的高楼林立,有的直插云霄。

    来是来了,白杨也没个计划,问边上的小猫:“猫儿,接下来怎么搞?”

    知道自家少爷对生活一直都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小猫笑了笑说:“少爷不是说要品尝一下庆阳的美食吗?不如去庆阳最大的酒楼吧?”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白杨打了个不响的响指一指前方说。

    他这话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周围很多行人都听到了,看着他们一行眼神怪怪的,仿佛在说就你们还想去最大的酒楼一样。

    不过却也没有人跑出来冷嘲热讽,嗯,素质很高嘛。

    也是,天底下哪儿那么多脑残整天吃饱了没事瞎逛就为了给人找不自在是吧……

    不知道最大的酒楼在哪儿这个好办,找人打听一下就可以了,虎子自告奋勇揽活儿。

    很快虎子回来说:“少爷,庆阳最大的酒楼在那儿!”

    说着,虎子一指前方的虚空。

    前方虚空距离地面千米高的地方,一座直径恐怕得有一公里的浮空岛屿悬浮虚空,周围白云飘渺,其上繁花盛开亭台楼阁隐现,好似仙家福地。

    “就去那儿”白杨拍板说,然后好奇问:“那岛屿那么高,一般人想要上前怎么搞?”

    显然虎子都打听清楚了,说:“这家酒楼在下面有接待处,提供上去的服务”

    “在哪儿?走,去看看”白杨来了兴趣说。

    虎子带路,个把小时后才到达目的地,实在是这座城太大了。

    街边,一栋百米高的建筑单独占据了近千米区域,建筑本身没有那么大,这么大一块地方大多数都是空地。

    在这栋建筑前方有一个数十米高的牌坊,上书‘缥缈楼’三个大字。

    “缥缈楼,浮岛悬浮虚空,取白云缥缈之意吗?”白杨看了一眼,带头走向了牌坊大门。

    然而他们一行却被拦住了,只见一个青衣小斯冒出来很客气的问:“各位可是要入缥缈楼?”

    “这不废话嘛”白杨无语说。

    “那不知各位可有贵宾凭证?”小斯又客气的问。

    “没有,不是,合着来这儿还得会员卡???”白杨继续无语道。

    会员卡是什么东西小斯不懂,他依旧客气耐心的说:“各位见谅了,这缥缈楼若是没有贵宾凭证的话是不能进去的,要不您几位去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