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空战船悬停在葫芦山谷的城墙边,因为白杨提前离去,没个主导,战船上的人有些不知所措,接下来怎么搞?

    “呀呀……”

    血婴丫丫瞄了战船几眼,然后稚嫩的声音呀呀一声嗖一下没影了。

    冯坤再度吓了一跳,他敢用自己宗师修为的所有感官发誓,丫丫真的是凭空消失的,正如她凭空而来,简直不要太惊悚,毕竟哪怕武道大宗师来去也有点痕迹不是。

    紧接着,边上乱飞的红球也嗖一声飞走了,边小的银狼呜呜叫着去追,小短腿一跃,眨眼数百米开外……

    白少居住的地方,有点……可怕呀,都一群什么怪物?

    冯坤心头嘀咕,然后视线下意识的看向了远处静立的单秋林。

    单秋林一席麻衣,黑布带蒙眼,依旧手持一柄木剑,木剑之上还有虫眼,根本就是一节朽木削的长剑。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单秋林此时站在白雪之上,然而他那么大个人却没有重量一般,就站在那里,雪面连下陷一丝都没有,甚至冯坤还敏锐的发现,承托单秋林整个身躯的只有几片雪片!

    这得对自身力量和周围环境多么可怕的控制力才能做到?尤其是单秋林身上并未展露出一丝真元气息的情况下!

    怪物,全是怪物!

    冯坤这会儿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只觉得这个山谷的水很深很深。

    然而人家单秋林在那边只是站着,也不过来搭理他们,气氛尴尬无比……

    如此差不多三分钟的样子,城墙上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冯坤抬眼看去,是一个如铁塔般的猛男,一身冰冷雪亮的铠甲,腰间挂着长刀。

    在这个猛男身后跟着十来个人,无一不是壮得跟头牛一样的壮汉。

    从这些人身上,冯坤感受不到他们多么强大的能量波动,但这些人却给他们一种无比彪悍野性的气息,仿佛苏醒的猛兽一样。

    那猛男来到城墙边,看着冯坤等人问:“你们干嘛的?”

    白杨回来压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安排就和小猫走了,是以山谷内的人还不知道这浮空战船是个什么节奏。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丫丫银狼它们都来转了一圈,单秋林出现在了不远处,更远处山头上一个个直径数百毫米的火炮已经在冯坤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瞄准了这里……

    “我们跟着白少回来的,我叫冯坤”冯坤立即开口说明,不管怎么样,以后估计都是同事了,先冒个泡混脸熟再说。

    后面绍荣罗泾等人有点尴尬的说,跟着白少来这里,但白少走了,搞得我们不知所措啊。

    “跟着少爷回来的?”城墙上的猛男挠挠头重复问了句。

    “对的对的”冯坤麻溜点头。

    然而这时一个黑袍人走出来冲着城墙上的猛男说:“我等乃王朝军人,此番奉命送白少回来,如今已经送到,需要回去复命了”

    “王朝军人?然后他们说跟少爷回来的,什么情况,给我说清楚先”城墙上的壮汉蒙圈道。

    冯坤心说这位哥们你脑回路有点延迟啊,开口解释道:“我们这一百多人是和白少一起回来的,他们是陈王朝军人”

    “哦,合着你们不是一伙儿的???”城墙上的猛男恍然道。

    我叫你哥还不行嘛,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冯坤只觉心好累,于是问:“不知这位兄台怎么称呼?我们接下来如何安排?”

    城墙上的猛男继续挠挠头,想了想说:“我叫虎子,这里的一个大队长,然后你们啊,该回去复命的复命,其他跟着少爷来的跟我走”

    这就尴尬了,陈王朝的军人心说大哥你叫我们进去喝杯水会死吗,合着我们当兵的没人权了是吧。

    当然,他们可不敢表露出来,白杨他们可不敢得罪,于是让冯坤等人下去,战船升空嗖一声远去。

    山谷中的人几乎都是从迷河林出来的山民,生活作风相对封闭,有点排外是必然的,而且虎子神经粗大,压根就没想过要招待别人这茬。

    这会儿看着浮空战船远去,摸着下巴嘀咕说那船会飞诶,少爷啥时候搞一艘给我们也玩玩就好了……

    冯坤仰头看天,心说合着这猛男就特么一土包子啊,没见过世面咋地?我忍住,我就不笑。

    直到战船彻底消失在了天边,虎子收回目光看向冯坤他们说:“跟我来,在少爷吩咐下来之前我给你们安排个住处先,记住山谷内别乱跑,少爷不高兴的话所有人都会不高兴,大家伙不高兴就容易干架,懂?”

    “明白,我们等候白少安排就是”冯坤郁闷道。

    白杨没安排好他们,他们在这里的地位有点尴尬的说……

    单秋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去,冯坤专门看了一眼之前单秋林的地方,雪面上一点痕迹都没有,瞳孔一缩,就凭这一手他就知道那瞎子是个惹不得的高手!

    虎子带着冯坤等人下了城墙,来到山谷内的开阔空地上往边上的住所而去。

    途中,虎子发现冯坤不时的瞄自己一眼,于是不爽问:“你瞅啥?”

    冯坤一愕,尴尬一笑说:“我观兄台貌似只有武师之境修为,但气息却很强横,一时有些好奇”

    的确,虎子身上的真元波动只有武师之境,可冯坤偏偏觉得虎子的气息让自己有点捉摸不透,难免多看了两眼。

    虎子眼睛一亮,问冯坤:“话说哥们你什么修为?”

    “我武道宗师境界八层,突破大宗师只是时间性的问题”冯坤笑道。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下巴下意识上抬了一点,武道宗师八层,经历了血莲教矿洞的苦难,心志磨炼,他完全可以成为大宗师高手,这的确有自傲的资本。

    “武道宗师?高手啊,来来来,趁有空干一架,天怪冷的,正好热身”虎子激动了,当即把大刀往远处一扔,冲着冯坤嚷嚷道。

    话说他们原本只是一帮山民,后来跟了白杨学了些本事,尤其是雷霆秘典,号称能越级挑战,但到了如今虎子他们也没几次实战的机会,尤其是白杨不在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山谷,屁事没有,晋升武师之后还没怎么动手呢,这会儿可算是被他逮到机会了。

    “额,干一架?”冯坤表情一愕。

    “对啊,赶紧的,武道宗师,我还没见识过,让我试试你的手段”虎子饶有兴致的说。

    他是心性单纯的想要实验一下自己的本事,压根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

    然而冯坤就不同了,他现在想的是,自己等人是新来的,然后白杨原来的手下要给他们一点下马威!

    ‘哼哼,一个武师就妄图给我下马威?正好展露点本事,也别让这里的人小看了我们’

    冯坤心中这样想,冲着虎子点头笑道:“那好,白少手下的人,必定本事高强,也让开开眼”

    绍荣罗泾以及其他一百多号矿奴面面相窥,这好好的怎么就要干起来了?话说你们不要这么随意好不好……

    “武道宗师啊,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高手,有点激动,那什么,我来了?”虎子看着冯坤搓手道,一身钛合金铠甲哗啦啦作响。

    “请”冯坤伸手笑道。

    周围的人麻溜闪开让出场地。

    “我来了,接我一拳!”

    人们闪开后,那边虎子嚷嚷道。

    只见他说话的时候,身上气息一变,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体外浑身上下电流闪烁,噼里啪啦的声音中电流如一条条蟒蛇围着虎子游走,映衬得他仿佛雷神降世。

    虎子他们修炼的是雷霆秘典,如今武师之境的虎子真元就是雷电,具有毁灭性的力量。

    面对这种状态的虎子,冯坤当即脸色一变。

    嗡,他身躯周围嗡鸣,罡气喷薄,吹起雪花爆炸般向着四面八方飞舞。

    下一刻,浑身雷电缠绕的虎子嗡一声冲来,一拳打向冯坤,电流噼啪。

    轰!

    一声巨响,冯坤身上宗师之境的罡气粉碎,整个人被虎子一拳打得吐血倒飞,尤其是身上还有电流不时噼啪闪烁一下,身躯麻痹动弹不得。

    被虎子打飞出去数十米,躺在雪地上,冯坤仰头看天,一脸茫然,我是谁我在哪儿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边虎子收起雷霆真元,挠挠头不好意思说:“这就是宗师?额,都怪我,没控制好力道……”

    噗,那边冯坤再度吐了一口血,哥,我叫你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打击人?

    我堂堂宗师高手,居然被一个武师一拳打败,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这脸丢大发了……

    那边有人七手八脚的把冯坤扶起来,虎子不好意思问:“哥们你没事儿吧?”

    冯坤咬紧牙关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我没事,兄弟你厉害……白少手下能人无数啊,话说这儿像你一样厉害的人多吗?”

    “哦,你是说修为啊,我们这里六千号兄弟,到现在还有三百多个处于武士吧,其他基本上都武师了,我比较懒,没怎么修炼,如今武师九层白没去冲击宗师呢,有空就去升了,柱子哥赵石哥他们都已经宗师了呢,和他们一样的百多个吧,其他人都在朝着他们努力追赶,柱子哥他们老是笑我居然还打不过手下,郁闷死……”虎子大大咧咧的说。

    雷霆秘典只是因为入门的时候需要摄取雷霆之力是以全天下没有人能练成,而一旦练成了进境飞快,加之葫芦山谷有龙元这种东西,一个个修为快到飞起。

    然而冯坤听了虎子的话差点晕了,这个山谷都是怪物,六千个虎子一样的人,岂不是说每一个都有一拳秒杀自己的能力?

    怪物,白少手下都是怪物,这还怎么活?枉我觉得自己本事在这里数一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