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空战船在高空横渡,瞬息远去,只在天穹之上留下一道唯美的轨迹。

    站在甲板上,前方云团不等看清就被战船撕碎穿过,眨眼消失在后方极远处。

    大地之上,天地一片苍茫,一直连绵到天边的尽头都是一片银装素裹,高山树林被皑皑白雪覆盖,江河冰封,偶有觅食的动物在雪地上走过,受惊般远去寻找地方躲藏,只在雪地上留下淡淡脚印……

    异界正处于寒冬,温度极寒,哪怕是这个世界人的体质,普通人在这个季节也没法长时间在外面逗留。

    而地球那边,如今正值盛夏,热死狗的季节……

    “还有多久能到青木县?”白杨找来冯坤问。

    显然这家伙是做足了功课的,第一时间回答道:“白少,现在已经是江霞州境内了,再穿过六个州府就能到达庆阳州,大概还需要半天时间,天黑之前应该能赶到”

    “嗯”白杨点头表示明白。

    庆阳州就是桃山郡所处的州府,而青木县就在桃山郡境内。

    这个世界很大,堪称大无边际,具体多大白杨不清楚,就拿陈王朝来说,其疆域版图恐怕就是地球的十倍以上!

    地域辽阔,人口也就多了,人多了智慧的火花就会碰撞,从而诞生了这个世界璀璨的玄幻文明。

    半天时间穿过陈王朝六个州府,而每一个州府差不多都相当于半个地球那么大,可以想象浮空战船速度有多快。

    若不是战船外面有阵法防御罩?;?,恐怕光是和空气摩擦就能让上面的人变成飞灰……

    赶路永远都是无聊的,因为牵挂葫芦山谷那边,白杨也没有游玩的心思,静静的立于船头,思绪已经到了葫芦山谷那边。

    那里,城墙上,恐怕有一双眸子时时刻刻都在注视着天边吧……

    白杨不说话,冯坤他们也没有自讨没趣的去打扰,一个个都在琢么自己接下来将会面对什么样的人生。

    眼前这位白少可是敢和人王之境强者干架的牛人,而且背后还有一尊人王强者当朋友,妥妥的金大腿,前途大大滴有。

    青木县啊,一个根本没听过的小地方,了不起顶天有一两个宗师高手,如此一来,白少手下的必定都是一帮软脚虾,自己这一去绝逼能委以重任,如此一来……

    冯坤心中是这样想的,小县城,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宗师高手的地方,自己这样一个宗师高手过去,虽然是给白杨当手下,但绝逼不是马仔那种层次的,搞不好还能混个最大的头头也不一定。

    发达了!

    怀着对自己未来美好的期待,冯坤巴不得战船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

    一路上倒是平安无事,因为浮空战船处于高空,速度快,哪怕地面发生点什么事情船上都看不到。

    如此这般,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战船进入了庆阳州,不久后出现在了青木县境内,开始减速。

    远远看到青木县县城的时候,白杨想了想说:“在县城停一下,我办点事情,很快的”

    白杨是老大,他说了算。

    于是浮空战船来到了青木县上空悬停了下来,这个小县城什么时候出现过浮空战船这种高级货,一下子惊动了整个县城的所有人,全都仰头看天看个稀奇。

    没在意这些,白杨凌空飞下,来到了莫问武馆上空,念力观察找到了莫元池,直接飞了过去。

    白杨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莫元池第一时间感受到有人窥视自己,当即宗师之境的气息爆发从房间冲出朗声道:“何方朋友,请现身一见!”

    “莫前辈,是我”白杨从高空落下说。

    待到莫元池看清白杨,一下子放松下来,看着他意外道:“原来是白少,不知此时来找我所为何事?”

    合着我没事儿就不能来找你了是吧……

    没纠结这些,白杨笑道:“路过这里,过来打声招呼,我马上就走了,还得回去呢”

    “这么急,不留下来吃顿饭”莫元池愕然道。

    刚才你还一副我是来搞事儿的表情好吧,白杨心中再度无语,翻手间取出三件物品递给莫元池说:“莫前辈,这是血纹剑,我借走多日,现在还给你,另外,这里还有一部足以修炼到大宗师巅峰的功法,其中配套有一套剑法,应该适合你,另外这是一把武道大宗师的佩剑,也一柄赠送给你,算是这段时间借走血纹剑的补偿吧”

    血纹剑如今白杨已经用不上了,是时候完璧归赵,另外功法和长剑都是从血莲教中得到,类似的东西不少,给莫元池一些也无妨。

    “这怎么使得”莫元池惊愕道。

    他是武者,面对功法和武器哪儿有不动心的道理,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要。

    “莫前辈拿着就是,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若有什么困难前辈尽管来找我,你知道我住什么地方的”白杨将三件东西递过去转身冲天而起就走了。

    他并没有告诉莫元池姜山和木彤的事情,莫元池已经老了,告诉他也只会让他徒增伤感而已。

    拿着三件东西,莫元池看着白杨冲天而起的身影,表情很是复杂。

    凌空飞行,轻易拿出几件珍贵的东西,天上还有浮空战船……想当初……不,不久前白杨还只是一个连女人都打不过的弱鸡!

    这变化也太快了!

    是的,当初白杨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别说这个世界的女人,恐怕连个小孩子都不一定干得过……

    了却了一桩心事,白杨回到战船上之后亲自指路向葫芦山谷而去,至于战船的出现会给青木县带去多大的震动那就不是他的事儿了。

    “很快就到地方了”??春焦鹊姆较?,白杨对冯坤他们说。

    冯坤很期待,到了白杨的底盘,以自己的本事那还不成为最强打手啊,就之前青木县也就一个初入武道宗师境界的老头而已,我能打十个!

    葫芦山谷苍翠不再,和其他地方一样处于银装素裹之中,那道城墙依旧横卧在那里,寒风中,城墙上身穿钛合金铠甲的山民护卫尽职尽责的站岗。

    远远的,白杨看到山谷的城墙,当那一个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后,他的双眼再容不下其他。

    城墙上,身穿白色长裙的小猫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身上漂亮的雪狐披风都已经覆盖了一层白雪,她就那么一直看着远处的天边,一直看着……

    战船上,不等山谷那边反应过来,距离山谷还有一百多里地,他冲天而起,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山谷飞了过去。

    身影划过苍穹,百十里地很快度过,当他来到城墙上之后,面对近在咫尺的小猫,他又有些不知所措。

    愧疚,疼惜充斥心头,一下子居然有些不知所措。

    面对突然出现的白杨,小猫表情茫然,以为自己出现错觉了,直到白杨站在她一米开外说出我回来了三个字的时候,她才确定,自己日夜牵挂的少爷回来了。

    张了张嘴,小猫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双目中泪水唰一下流淌而出,模糊了视线。

    “猫儿乖,我回来了,没事儿了”白杨来到她身边说道,一如曾经几次那样去给她擦眼泪,可无论如何也擦不干擦不完。

    将小猫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白杨恨不得将其融入自己的身体,脑袋埋在小猫的发间,猫儿,我也很想你……

    两人紧紧相拥,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味道,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东西。

    片刻后,白杨抬头,凝视小猫的双目说:“猫儿,少爷我饿了……”

    “我马上就去给少爷做吃的,很快的”小猫赫然惊醒,很是自责的说道,仿佛没有能给自家少爷第一时间准备饭菜是多么巨大的罪过一样。

    “嗯,我们先回去吧”白杨牵着她的手说,随即拉着她腾空而起,往山谷内部飞去。

    至于其他人,再说吧,哪儿有和我家猫儿相处来的重要。

    其实白杨回来,山谷中很多人都知道了,单秋林,赵石,虎子柱子,冰清玉洁四姐妹,银狼,丫丫,红球……

    只是,他们看到白杨和小猫相拥的画面并未出来打扰而已。

    白杨的回来,让原本死气沉沉的山谷一下子‘活’了过来,每个人都有了精神头。

    不久后,浮空战船出现在了山谷外城墙边。

    站在船头,冯坤目视山谷一脸微笑,心道这就是白少的地方了吗?以我的本事,以后在这里恐怕除了白少之外我说话的分量也是最重要的人之一吧。

    正当冯坤心中有这种想法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浑身一冷,那种冰冷简直冷入骨髓。

    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女孩出现在他面前,凌空站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很是好奇,面对小女孩的那双眼睛,冯坤浑身汗毛直竖。

    呜呜……

    不等他反应过来,身边一只尺长的小狼围着他打转,别看小狼很小,可气息却让冯坤心惊不已。

    接着,一个小红球在周围飞啊飞,冯坤觉得那奇怪的生物也不简单。

    然后当他看到远处一个身穿麻衣黑布带蒙眼的残疾时,整个人都凌乱了,这个地方怎么这么多怪物?

    原来我想多了……

    冯坤心头告诫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