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件东西一字排开,待到一一查看清楚后,白杨内心惊喜莫名,他甚至可以肯定,如今血莲教还剩下的东西,所有加起来都没有这几件东西来的珍贵!

    首先是那三本书,全都是珍贵到极致的修炼秘法。

    其中一本白色封皮的书面上写着《大光明刀》四个字,每一个字每一笔每一划都好似一道绝世刀芒要喷涌而出。

    不用猜,这就是曾经血莲教教主静尘的绝技修炼之法了,白杨稍微翻了一下,这本刀谱不但是完整的,其中还有静尘自己修炼的心得记载!

    另一本蓝色封皮的书,足足五公分厚,像是某种动物的皮革制成,摸上去居然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雷霆秘典,没想到是雷霆秘典!”看到封面上用这个世界最庞大国家天元帝国文字书写的四个字,白心头一动,迫不及待的翻开了书籍。

    看到最后,白杨无奈的发现,这本雷霆秘典依旧不是完整的,不过却能让人修炼到人王境界巅峰,比陈永发送去的多了一个层次。

    合上书籍,白杨知道这已经很不错了,雷霆秘典真正的出处不可考究,真本早依旧泯灭在历史长河中,能得到人王之境以下的部分已经算得上是造化,毕竟作为天下十大奇功,若是修炼到人王之境巅峰,完全有资格和地皇境界的强者刚正面!

    最后一本书也是一本修炼功法,类似玉石一样的坚固黑色薄片制成,封面上写着《燃血真功》四个天元帝国文字的名字。

    四个字都是血红色,看一眼仿佛血海翻腾,煞气无比。

    翻开书籍,匆匆浏览后白杨才明白这本功法的强大,这并非搏杀的武技,也不是修炼真元的法门,而是一本炼体功法。

    一共九层,每修炼成一层自身力量暴增一倍,一旦九层全部练成,将获得数百倍的力量,恐怕九层全部修炼完,一个普通人都能挑战武道宗师高手。

    然而这本书却是禁忌功法,他以燃烧自身血肉精气为能量提供强大的力量,书上说,若是施展第九层的话,哪怕是人王之境的强者,在获得数百倍力量的同时,恐怕一个呼吸整个人的血肉精气就被抽干化作飞灰!

    这纯粹是一门拼命的手段,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会施展,要不然恐怕还没伤到别人自己就先挂了。

    “静尘既然有这本功法为毛没有修炼呢,要不然当时他死的时候施展的话,结果还未知”

    白杨嘀咕,心头不解,不过静尘已经死得不能再死,没法去查证,或许他也明白这部功法的弊端所以根本没有修炼吧……

    MMP,都是武者修炼的东西,没一样自己能用的!

    心头暗骂,白杨只能将三本书收起,这三本功法,单独一本流落出去恐怕都会引起一片血雨腥风,然而白杨只能看不能练。

    拿回去,谁喜欢就给谁练,就这么决定了……

    接着是两张图,准确的说其中一张是一副画,两米长的画卷上画着一个几乎可以说能够颠倒众生的女子,白衣飘飘,微微抬头看天,仿佛要飞天而起进入另一个世界。

    这幅画上没有任何文字介绍,搞得白杨一脸茫然,画上的女子是谁?静尘的老婆?

    这副画和几本修炼秘籍是放一起的,一开始白杨觉得很珍贵,现在看来压根没什么卵用,再度欣赏了一番画卷上的绝世美女,白杨将其收起,他决定如果手头紧的话拿卖了估计还值点钱。

    另外一张图展开之后足足三个平方那么大,某种动物的皮制成,上面弯弯曲曲的线条勾勒出了一副地图,图中某个地方用红色颜料标明。

    然而这幅图依旧没有任何文字介绍,鬼知道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这是一副地图没错,难不成是藏宝图?然而这上面没有任何文字介绍,我对这个世界又不熟,鬼知道描绘的是什么地方!”

    看着这张地图白杨挠头不已,画图的人你特么到是写个字说明一下啊,这不坑人嘛……

    白杨无奈只能将其收起以后再慢慢研究。

    其次是一把刀,一把米许长,清亮如月华的一把刀,巴掌宽,微微有些弧度,薄如蝉翼几近透明,一看就是锋利无比的杀人利器。

    不过古怪的是,这把刀没有刀柄,两头尖,看上去分明就是一把被拉长了的弯月。

    “大光明刀!”

    白杨沉声自语道,看着这把刀,他一下子就想到了静尘施展武技时的那绝世刀芒,分明一模一样。

    “当时静尘和陈永发厮杀其实还没有认真,因为他还没有取出这把刀,若是他用这把刀施展大光明刀刀法的话,恐怕威力更强,只是后来他的储物戒指连同这把刀被我弄走,他最后也没有机会使用这把刀了……”

    想通了这点,白杨都替静尘赶到悲哀,当时他若是有这把刀再手的话,哪怕净世莲台没有了,面对陈永发的玄黄葫芦也不是没有活命甚至反杀的机会!

    对此白杨只能说命运这种东西真的让人蛋疼无奈。

    最后就剩下那个漆黑的金属箱子了,三十公分高,半米宽,一米长,通体漆黑没有任何装饰,若不是上面还有一个锁孔证明这是一个箱子的话白杨都觉得这只是一个铁疙瘩了。

    箱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坚固无比,加之没有钥匙,白杨压根没法打开。

    血纹剑劈在上面连点痕迹都没有,蓝色异能火焰焚烧他屁事儿没有,这怎么搞?

    然后白杨瞄上了边上的那把刀。

    念力包裹让其凌空飞起,这把刀很沉,巴掌宽米许长薄如蝉翼的一把无柄刀至少有一千斤,估计只有静尘知道这是什么材质打造的了。

    没纠结这些,白杨控制这把刀向着漆黑向着斩了下去。

    一声轻响,那白杨奈何不了的漆黑箱子被大光明刀撕纸片一样将盖子切开!

    倒吸一口冷气,白杨心惊,这刀太锋利了!

    管不了那么多,先看看箱子你们有什么好东西再说。

    箱子打开后,内中躺着一块不规则的青色金属,一看就知道是某件东西的一片碎片。

    “这是什么玩意?”

    心头不解,白杨用手去触碰那青色金属,冰冰凉凉的没有其他任何感觉。

    碎片?一块金属碎片?作为血莲教教主的静尘居然有收集垃圾的嗜好?

    一脑袋疑问,看着那青色金属碎片白杨茫然不解。

    不过有一点他可以肯定,既然这东西是静尘收集的,那么必定有非凡之处,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白杨发现这金属碎片上有着无数复杂的纹理符号,太过细小以至于一开始他都没有发现。

    那些纹理符号仿佛天然生成,神秘而自然,复杂的纹理符号不局限于金属碎片的表面,内部也是一样,这点从金属碎片的断层就能看出。

    为了确定这点,白杨试着将念力深入青色金属碎片内部。

    然后……

    “握草,东西呢?”白杨茫然的看着空空荡荡的箱子目瞪口呆。

    他只觉自己的念力碰到青色金属碎片后,瞬间那玩意就消失不见了,到处找都找不到!

    活见鬼了!

    心头一动,白杨心念沉入识海,下意识暗道果然,那消失的金属碎片出现在他识海里了。

    白杨的识海广阔无边,不过空空荡荡,除了他的真灵之外就是那八品功德金莲了,而现在还要算上一块金属碎片。

    磨盘大的不规则青色金属碎片高悬于白杨识海的九天之上,就那么静静的盘横着,没有丝毫异常。

    有点蛋疼,白杨真灵飞起来到碎片边上,试着去移动它,然而那玩意像是生根了一样,任由白杨施伟就是一动不动奈何它不得!

    “这是我的底盘好吧,你个外来户是想要干嘛!”

    白杨还不信邪了,在识??占湟炷芑鹧嫔?,异能闪电横空去折腾那碎片,然而不管白杨这么搞那碎片就是一动不动屁事没有。

    这特么!

    白杨一发狠,催动八品功德金莲去砸,恐怕人王之境强者都不敢硬抗的八品功德金莲,白杨就不信搞不定这块破金属。

    然而事实是,白杨的八品功德金莲砸在那金属块上,恐怖的一击对方依旧屁事没有,反倒是八品功德金莲给崩飞了!

    这……

    白杨召回金莲,又看看那碎片,欲哭无泪,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奈何不了那金属碎片,对方貌似对自己又无害的样子,折腾半天白杨只得退出识海。

    很惆怅啊,你说你一个血莲教教主没事收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这不坑爹的嘛,然而我这会儿算什么?脑袋里面长结石了?也不算,识海里面长结石了?

    挠头啊挠头,白杨把一脑袋头发给挠成鸡窝也搞不懂是什么状况。

    他心大,既然那东西好像无害,自己又没什么意外,纠结一会儿就随他去了,以后总有办法搞明白的。

    不纠结了,他走出船舱,决定问问还有多久到达目的地,话说出来这么久,小猫他们还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