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之中,静尘茫然而立,彻底懵了,他的净世莲台,用亿万生灵的血肉神魂滋养的净世莲台,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没了……

    如此情况别说静尘懵逼,就是观战的任何人都懵了,那七品巅峰神兵哪儿去了?

    当所有人都处于茫然中的时候,还有一个人还是清醒的。

    得到白杨提醒,陈永发瞬间反应过来,立即横渡虚空冲向静尘,伸手一压,黄皮葫芦冲天,玄黄之气缠绕冲着静尘当头镇压下去!

    玄黄葫芦,吸收了一个异度空间所以精气能量孕养出来的无上神兵,镇压下来,带着一股破灭万古的无上伟力。

    突如其来的?;蚜司渤?,仰头看天,脸色大变。

    他身上洁白神圣的白光升腾,一把把大光明刀浮现,冲天而上,欲要挡住玄黄葫芦。

    可是,在玄黄葫芦面前,他那大光明刀脆弱无比,轻易被磨灭粉碎!

    “我不甘心,我还未建立极乐净土福泽天下,我不能死,我怎么能死!”

    静尘仰天咆哮,几若疯狂,人王领域再度浮现,那片天宇化作神圣洁白的世界,仿若仙之国度,山石草木花鸟鱼虫具现,全都是大光明刀的刀芒凝聚而来。

    可是,失去了净世莲台牵制,在玄黄葫芦面前,静尘人王之境的领域也无法抵挡。

    玄黄葫芦带着无上伟力镇压下来,他的领域如脆弱的鸡蛋壳般片片崩碎!

    稳了!

    跑到远处的白杨松了口气,之前他并非无脑的冲上去和静尘干架,虽然他自觉有两分本事却也有自知之明,根本就不是静尘的对手。

    之所以要拼命,纯粹就是想利用穿越两个世界的能力将静尘的净世莲台给搞走。

    没有了净世莲台,静尘就只是一个拔毛的凤凰!

    事实证明白杨做对了,不枉他冒着生命危险直面人王之境的静尘。

    说到底,白杨最大的本事不是他神道真君层次的修为,也不是他火焰雷霆异能,更不是他手中的诸多宝物,他最大最强的本事,是穿越两个世界的能力!

    说句不要脸的话,有这种能力,白杨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稍一不慎远遁另一个世界,别人拿他没办法……

    “如你所说,这是你的劫难,你血莲教残害苍生,天理不容,今日,我要代天行罚,死!”

    陈永发须发皆张,一手压下,玄黄葫芦崩塌静尘领域,向着他的头顶落下,在那绝世神兵面前,静尘人王之境也显得无比渺小。

    一抹苦涩出现在静尘脸上,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自己整个人都被玄黄葫芦锁定,连跑路都不能。

    “哎……”

    一抹叹息出现在他脸上,苦涩,无奈,不甘,诸多滋味一起涌向心头,看着头顶镇压下来的玄黄葫芦,他变得一脸淡然……

    这是我的劫,最终也没有度过,或许一开始就错了吧,建立极乐净土不应该是这样的方式,恶极而善生,虽然可行,可恶就是恶,善就是善,做下的恶事是事实,上天不会因为目的而无视过程的……

    轰……!

    虚空爆鸣,玄黄葫芦落下,静尘浑身一震,旋即片片崩碎!

    陈永发愣了愣,估计是没想过静尘这样一位人杰就这样死在自己手中,心情有点复杂,但却依旧没有收手。

    为了防止意外,那崩碎静尘的玄黄葫芦一翻,盖子打开,玄黄气息吞吐,产生一股吸力,将静尘崩碎的身躯全部吸了进去,将其彻底泯灭在这世间……

    陈永发招手,玄黄葫芦飞回落到他手中,看着手中的黄皮葫芦,他一时有点茫然。

    静尘死了,人王之境,搅动天下风云导致亿万众生劫难的血莲教教主静尘,死了,从此泯灭在世间!

    他死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死的时候依旧站直身躯。

    他或许死都没有想过,自己诸多算计最终却落得这个下场……

    一时之间,整个血莲教总部区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无数人茫然呆滞,不知所措,仿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静尘死了,死得不能再死!

    远处,白杨的真龙法相游走虚空,停下,定格片刻消失,真身出现,飞到陈永发边上。

    “老哥,静尘……死了?”

    白杨开口问,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那个是静尘,那个是人王,就这么死了?

    “死了!”陈永发很肯定的回答。

    张了张嘴,白杨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同时心头有点空落落的,一下子很不适应,很不习惯。

    一直以来,从白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没多久,他就和血莲教纠缠不休,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一直到现在静尘的死,算是画上一个圆满句号了。

    这种结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内心彻底放松了不假,可却一下子有点没有目标的感觉。

    “教主……归天了!”

    寂静的血莲教区域,不知何处响起了这样一个声音,那声音不大,传遍各处,在人们耳中却仿佛天雷轰鸣。

    “教主……”

    一个茫然的声音响起,说出这两个字的人呆滞的看着天穹,然后跪地软倒。

    教主死了,整个血莲教就好似天崩了一样,血莲教教众失去了信仰。

    信仰崩塌,人也就没有希望了。

    此时此刻,血莲教无数人一个又一个的跪下,茫然不知所措,没有了教主,他们就没有了目标,接下来该干嘛?

    何去何从?

    天穹上,陈永发反应过来,目视天地长声道:“血莲教静尘授首,尔等助纣为虐,导致天下生灵涂炭,当诛,天下……共诛之!”

    这句话滚滚传遍四方,如飓风席卷天地!

    说完这句话,陈永发一挥手,一片恐怖金光横空而出,远处,一群起码十万血莲教的人刹那变成飞灰。

    屠杀,人王之境的陈永发在屠杀血莲教的人!

    挥手,再挥手,血莲教的人成片成片的泯灭,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杀呀!”

    “血莲教恶贯满盈,天地弃之,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一个个从矿洞中出来的矿奴反应过来,战意滔天杀向血莲教教众。

    虽然他们人数很少,可是此时静尘死了,血莲教整个失去了信仰,一个个没有丝毫战意,反倒是被十倍百倍少于己方的人杀得人头滚滚。

    天上有陈永发这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压阵,血莲教此时此刻一下子崩溃了……

    没有了丝毫战意的血莲教,无数人在反应过来后开始向着四方逃离,兵败如山倒,失去了信仰,他们已经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

    “杀杀杀杀!”

    就在此时,血莲教总部四方天地传来了无尽的喊杀声。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军队突然杀出,有骑兵席卷大地,有一艘艘浮空战船遮蔽苍穹,天上地下,将血莲教包围了,那些突如其来的军队上千万,不知何时包围了血莲教,此时此刻出现展开了围剿!

    血莲教,和陈王朝纠缠了数千年的血莲教,一朝崩溃!

    “这……”

    看着周围突然冲出的军队,白杨很是意外。

    边上陈永发说道:“以前血莲教总部有阵法守护,寻不到痕迹,你通知我之后,我知道了位置,来时紧急调遣周围几个州府的军队,总算是赶来了”

    原来是这样,陈永发一早就做好了准备。

    白杨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这就是命运,血莲教的人,恶贯满盈,哪怕教主静尘死了,也不可能放过其余之人,甚至他们连投降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是死,也没有人敢诏安他们,因为接收血莲教的人,那可是冒天下之大不为,没有人敢那么去做。

    陈永发不敢下达诏安命令,陈王不敢,叛军也不敢!

    谁敢接收血莲教的人,就要承担血莲教残害苍生的因果,谁敢那样去做?

    “好了,血莲教这个毒瘤算是解决了,这里或许会有一些人逃走,但无伤大雅,接下来王朝会下达命令,天下共诛血莲教,他们的分堂以及散落四处的人将如同丧家之犬!”陈永发呼出一口气说道。

    对此,白杨还能说什么,血莲教这样的下场其实是早晚的事情,毕竟他们的手段太残忍了,静尘的死,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命运这种东西,谁也说不清楚……血莲教不久之后就会天下除名了吧”白杨摇摇头说。

    剿灭血莲教总部的战斗一直持续了一天,毕竟血莲教的人太多了。

    无数人在这一役中死去,人头滚滚,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当战争过后是打扫战场,血莲教千多年的积累和底蕴是骇人的,光是清点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

    “看上什么,需要什么,都去拿吧,过后血莲教的东西都会收归国有了”陈永发拍了拍白杨的肩膀说。

    摇摇头,白杨笑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只想安静一下……”

    就在此时,白杨和陈永发同时有感。

    闭目,白杨心神沉入识海,只见原本隐藏在识海中半径数万米的功德金云剧烈翻滚,不停增长,最终达到了直径十万米这个恐怖的程度!

    剿灭血莲教,上天有感,再度降下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