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静尘看向白杨方向一难以置信。

    功德护体,万法不侵,他的大光明刀,连陈永发都接不住的大光明刀,居然连白杨的一根毛都没有伤到!

    天地庇护,人王之境的武道意志已经能掌控一定的天地力量了,而他这会儿用来对付白杨,天地根本就不买账……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静尘,你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我接着就是!”白杨看着他沉声道。

    有这澎湃的功德金云护体,静尘的大光明刀对自己已经没有卵用了,至于人王之境的力量,自己仗着凤血真金棺材应该不至于被秒杀。

    可即使这样,白杨想杀静尘依旧千难万难甚至几乎不可能。

    心中快如闪电的权衡,渐渐的白杨一计出现在心头……

    深吸口气,静尘目视白杨咬牙切齿道:“如此海量的功德,白杨,你到底做了什么?难不成你拯救了世界?不对,纵然你功德护体,可是因为你我血莲教死了多少人?为何你还有那么多的功德护体!这不合理……”

    拯救世界?

    白杨愕然,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还真的拯救了世界,不过不是这个世界,而是地球那边,平海啸拯救数十亿人,封印那座足以引发世界大战的岛屿,这些都是功德!

    听闻静尘的话,白杨摇摇头道:“我自问并不是什么好人,可也做不出你血莲教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杀人炼宝,挑动天下风云导致生灵涂炭,这些邪魔手段本身就天理不容,杀你血莲教的人?你血莲教死再多我也不会有丝毫业障缠身,惩恶就是扬善,,反而有更多功德护体,现在,你明白了?”

    原本在地球那边平定海啸后,白杨周围的功德金光只有万米半径,可如今的功德金光却凭空多了几倍,稍微一琢么白杨就明白了。

    他杀了血莲教那么多人,变相的拯救了无数众生,上天有感,自然降下无量功德护体!

    一饮一啄自然都被上天看在眼里。

    “惩恶扬善?”重复这四个字,静尘浑身一震。

    那四个字,仿佛蕴含某种伟力一般,让他心神摇曳,仿若黄钟大吕回荡在他整个脑海。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摇摇头看向白杨沉声道:“我明白了,这些依旧是劫难,想要打破宿命逆天而行岂会那么简单,你越是难杀,我打破宿命后得到的好处就越多,帝王龙气,凤血真金,还有陈永发手中的玄黄葫芦……”

    一字一顿的说着,很快静尘又恢复了无敌的风采。

    他认为,此时的一切都是上天对他的考验,是自身打破宿命必将经受的劫难!

    明白了自己的内心,他看向白杨双目冰寒道:“功德护体又如何,天地排斥我,但我的力量足以捏死你,杀!”

    一个杀字出口,静尘身影刹那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在白杨前方数十米外,一拳打来,虚空都快被他打爆!

    静尘来得太快太突然,好在白杨一直都在警惕他,第一时间抓着凤血真金打造的棺材挡在了身前。

    轰!

    一声轰鸣,白杨被静尘一拳打出,横飞数百里,虽然对方这一拳并未打在身上白杨并未受伤,可那恐怖的力量却是震得白杨整个法相都要崩碎一样。

    不等白杨稳定身形,静尘再度杀来,又是举世无匹的一拳砸下。

    既然天地不借力量给自己对付白杨,他就凭借自身无敌力量生生将白杨打死!

    轰……,白杨再度被打飞,依旧间不容发用凤血真金棺材挡住了他的一拳,可是静尘的力量太强了,单单是余波就震得他法相鳞片崩裂。

    横飞出去的白杨心中郁闷得要死,虽然功德护体,可是静尘的力量对自己来说却是无敌的,能挡住一下两下还能一直挡下去?对方只要一拳打在自己身上自己就完蛋了!

    不对!

    第三次被静尘打飞,浑身鳞片破碎无数的时候,白杨突然心中一愕。

    静尘的状态很不对,以他的力量和速度根本不应该每一次都用拳头打在凤血真金棺材上才对,可已经第三次这样了……

    仔细观察静尘,白杨发现他看上去虽然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可他的举动却很不对头。

    心念急转,白杨很快想明白了很多东西。

    静尘放弃大光明刀斩杀自己,那是迫不得已,因为天地不配合他,他转而用拳头轰杀白杨,原本这没什么不对,可白杨功德庇护,天地依旧在针对静尘,不过针对的不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的心智。

    这种针对是无声无息的,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得出来,包括静尘自己,其根本还是他自己的原因,他想用力量轰杀白杨,就觉得要用力量打破凤血真金棺材,然后他就执着的去那么做了!

    不但是这样,静尘身上被氢弹炸出的伤势,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恢复了才对,可这会儿他的伤势却只恢复了一半,整个人看上去无比狰狞。

    是他无法恢复吗?不是,是因为冥冥之中某种力量在影响着他!

    于是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白杨一次又一次被静尘打飞,法相在他恐怖的力量面前鳞片崩碎无数受伤了,可渐渐的白杨伤势越来越轻。

    反观静尘,他坚持不懈的去硬怼白杨手中的凤血真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长时间达不到自己的目的,虽然静尘依旧坚持自己的目的,但他内心的焦虑还是存在的,如此长时间的压抑,他已经开始迷失自己的心智了,邪魔外道,心性不足啊”远处看得真切的陈永发心中暗道。

    他用另一种方式阐述了静尘此时的状态。

    但不管何种说法,静尘现在变得有些不对头那却是实打实的。

    一次又一次被静尘打飞,白杨欲哭无泪,再这样下去的话,早晚会被静尘打死的!

    正当白杨想着用什么方法摆脱这种无休止的轰击时,一片神圣祥和的白光闪过,静尘无休止的攻击居然停下了。

    转眼一看,白杨心头一凝。

    只见此时静尘立于虚空,闭目安静下来,在他头顶,净世莲台定压旋转,垂下一缕缕洁白光芒,不但让他安静下来,还快速恢复他的身躯。

    如此状况下,静尘缓缓睁开了眼睛,他看向白杨变得平静,无比平静道:“好一个功德护体,好一个天地庇护,或许是冥冥之中上天庇护你的原因,或许是我自身长时间达不到目的的原因,差一点我就走火入魔了,万幸净世莲台拥有净化一切负面的效果,让我及时醒悟!”

    这会儿白杨内心可谓哔了狗来形容,静尘居然一下子从那种不对头的状态恢复过来了,只因那一座净世莲台!

    “我有无敌的力量足以碾压你,我何必去管其他?你功德护体又如何,对于你来说,我是无敌的,一力破万法,轻易就能杀你!”

    静尘再度开口道,说话的时候,他立于虚空,向着白杨一指点出。

    下一刻,他头上净世莲台飞出,绽放无量光,定压虚空,向着白杨镇压下去。

    在净世莲台这件七品巅峰神兵面前,功德这种有形无质的东西无法抵挡,毕竟那是属于静尘自身的力量。

    白杨的真龙法相在那无敌的力量面前行动艰难,随着净世莲台的靠近,他连动弹都成困难。

    “杀!”

    静尘不悲不喜的吐出一个字,净世莲台狠狠压下,下一刻,白杨的真龙法相就将被净世莲台碾压成碎片!

    然而结果却并未向着静尘想象当中那样去发展。

    此时只见白杨无比开怀的大笑道:“静尘,任由你算天算地,你却算不到我有多少底牌,净世莲台,我等了半天你总算是用出来了,我等的就是现在!”

    几乎是在白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只见他的真龙法相一只爪子里面好像抓着什么东西,肉眼看不到。

    当白杨真龙法相爪子握着那无形的东西之后,白杨探爪向着净世莲台一压。

    然后,然后静尘发现自己感应不到那净世莲台了!

    是的,净世莲台就是在前方,可却和他断了联系,无法操控!

    下一秒,白杨的真龙法相消失在了虚空中,随着白杨真龙法相消失的,还有静尘的净世莲台!

    之前白杨真龙法相爪子中握着的是灭神金,在没有沾水的时候肉眼是看不到的,那是能够干扰神魂的无上神物,小山那么大一坨,当初白杨遇到的时候只是露出冰山一角就将他阴神境界的神魂压缩到了十米之内还无法施展一应手段,这会儿全部拿出来,干扰了静尘的意志,从而一具抢走了净世莲台!

    是的,抢走了,白杨直接给他弄到地球那边去了,净世莲台彻底和静尘失去了联系。

    “……”

    静尘彻底茫然了,发生什么事情了?白杨哪儿去了?我的净世莲台呢?

    不等静尘反应过来,白杨的真龙法相又出现,出现在原地,他虽然出现了,可静尘的净世莲台却彻底消失没有回来。

    白杨再度出现后,没有和静尘硬拼,而是飞速后退大声道:“陈老哥,静尘的净世莲台被我搞定啦,接下来这家伙交给你了……”

    没有了净世莲台,白杨就不信静尘还是陈永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