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九天,风云相随,白杨真龙法相利爪冲着静尘拍下,恐怖的力量将空气都拍成了固体,丝丝裂痕闪现如破碎的玻璃。

    白杨居然真的敢向自己动手,这让静尘稍微有点意外,但他却没有半分迟疑,隔空一拳向着白杨轰了过去。

    这随意的一拳比白杨真龙法相的一爪恐怖十倍,虚空都差点被静尘打爆。

    轰……

    虚空扭曲颤抖,一圈可怕的冲击波辐射出去,两人对轰一记,白杨的真龙法相发出一声惨叫被打飞!

    身躯在虚空翻滚,白杨心头无比惊骇。

    真正的面对他才知道人王之境的强者有多么恐怖,随随便便的一拳不但挡住了自己全力一爪,更是差点将自己的法相打爆!

    真龙法相可谓同阶无敌,白杨更是在法相之上融入了一件六品法宝,就这样都被静尘随便的一拳将那只龙爪打得粉碎了,他实在无法想象若是正面去面对所谓的大光明刀会是什么下场。

    法相有形,但却是神魂演变而来,心念闪烁间白杨被打爆的龙爪就恢复了。

    那边静尘看着白杨皱眉道:“不堪一击,若只是这样的话,你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吼!”

    没有多说什么,白杨的真龙法相发出一声惊天咆哮,口中当做龙珠的六品法宝丹鼎冲出向着静尘镇压过去。

    六品丹鼎,彻底绽放威力,化作千米之巨,赤霞神光流淌,仿若一枚烈日升空。

    可是,对面的静尘只是一拳轰出,天宇一声恐怖轰鸣,那六品丹鼎居然被他轻易打爆!

    静尘一脸冷笑,六品法宝而已,翻手可灭,可笑白杨居然还想用来对付自己?

    原本想要说什么的他却发现自己在打爆丹鼎的时候白杨居然跑远了,随即脸色一变。

    可是晚了!

    六品丹鼎被打爆的地方,无量白光闪现,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

    那白光无比刺眼,猝不及防下,下方血莲教无数人当即惨叫,很多人双目一下子就瞎了!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传遍十方,被白光刺得看不到东西的人们甚至觉得天穹恐怕都坍塌了。

    白杨的真龙法相跑到了距离丹鼎爆炸数百里外,转身看着那边无比期待。

    静尘死了吗?我可是谋划了很久才想到这个办法给他来一次狠的呢。

    其实白杨自己也明白,那六品丹鼎绝对奈何不了静尘,是以一早就在里面塞了几枚氢弹,为的就是出其不意给静尘一下狠的。

    氢弹这种东西不是这个世界的产物,不管静尘武道意志多么的洞察秋毫也别想发现,果然中招。

    在白杨期待的目光中,丹鼎爆炸之处白光耀世,一圈圈恐怖的冲击波横扫十方,核爆云升腾,那一片天地沦为了恐怖的死地。

    “白杨,你很好!”

    不等氢弹爆炸的核爆云消散,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入了白杨的耳中。

    顺着声音来源看去,让白杨失望的是,静尘并没有死,而是出现在了距离氢弹爆炸数万米之外。

    虽然他没死,可却近距离承受了一次氢弹的爆炸,并不好过。

    原本已经伤势恢复的身躯,此时正面皮肤消失,看上去狰狞无比,一条手臂没了,胸腹很多肌肉消失,内脏清晰可见!

    猝不及防的正面承受氢弹爆炸的威力,静尘虽然活下来了,可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你居然没死,我一点都不好!”白杨沉声道,心中震撼无比,人王之境的强者,居然氢弹都炸不死,太可怕了。

    当然,白杨也明白,并不是静尘人王之境的身躯已经能够承受氢弹的威力,他必定用了一些手段抵抗逃离,要不然人王也要被炸成渣。

    可惜的是,人王之境的速度太快,并且没法束缚,要不然白杨真的很想将其捆起来堆他十几个氢弹在他边上爆炸看看能不能炸死……

    “我已经足够重视你,可却依旧小看你了,你成功激怒了我,被区区神道真君蝼蚁一样的人伤成这样,你是在找死,我成全你!”

    静尘狞声道,身上神光流淌,伤势飞速恢复,横空冲出,一拳向着白杨打了下去。

    此时没有人知道,静尘内心纳闷无比,连陈永发打出的伤势都能快速恢复,为何白杨算计自己受伤后恢复的速度居然慢了几倍?

    他压根不知道氢弹这种东西爆炸后会有一种叫辐射的东西存在,专门破坏细泡组织……

    面对静尘再度杀来的一拳,白杨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硬撼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如此一来怎么办?

    白杨当然不会等死,静尘的速度太快,他跑是跑不了的,只有拼了!

    龙爪一番,爪子中出现一物,长数十米高十多米,金灿灿华丽高贵无比。

    那是一具棺材,一具巨大无比的棺材!

    正是白杨在血莲教禁地中得到的那具棺材,那具疑似曾经葬着一尊地皇境强者的棺材。

    那个可怕的存在都能当做棺材的东西岂会等闲?虽然不是法宝但白杨觉得此时用来当板砖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他此时拿出来的只是外面一层,内部两层小棺材他没舍得拿出来。

    真龙法相持那金色棺材,白杨将其当板砖拍了出去。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白杨的真龙法相继续被打飞出去。

    不过这一击之后他却没有受伤,不但自身没有受伤,甚至连爪子中握着当板砖的棺材都没有被静尘破坏一丝一毫。

    那玩意太坚硬了!

    一拳过后居然没有丝毫成果,静尘立于虚空有点傻眼,待到看清白杨手中是何物之后,眼神一变。

    “凤血真金?”他下意识惊呼道。

    听到这四个字,白杨脑袋灵光一闪,想到了所谓凤血真金的介绍,相传这种金属世所罕见,乃是堪比真龙的凤凰陨落之后,自身燃烧融化天地万物才会出现的产物,哪怕只是金属状态,其坚固程度就勉强堪比八品神兵!

    这些信息具体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白杨没时间去回忆,不过此时他知道了爪子中握着的棺材居然是凤凰真金打造的之后,面对静尘这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居然也有了几分底气。

    有这玩意在手去挡静尘的拳头,至少不会被打死秒杀了吧?

    不过在白杨暗自高兴的时候,静尘却是看着他目光灼灼的笑道:“所谓祸福相依,未曾想劫难之后福泽无尽,有陈永发手中的玄黄葫芦,有你手中的凤血真金,上天待我不??!”

    静尘直接将白杨手中的那具凤血真金棺材看作自己的了!

    “哼!想要?先有本事能杀了我再说!”白杨冷哼道。

    静尘却是站在虚空笑了,他摇摇头道:“你有凤血真金,但那又如何?我不需要和你正面搏杀,我只需要隔空一刀就能将你斩了!”

    说着,静尘身后虚空嗡一声,一柄大光明刀出现。

    那可是连陈永发这个人王之境强者都接不住的恐怖刀光!

    面对此时的静尘,白杨感受到了滔天杀意,那种可怕的杀意甚至连虚空都结冰了。

    然而白杨心头却有点古怪,他感受到了静尘的杀意,也感受到了那大光明刀的恐怖,但却并未感受到太大的?;?br />
    “那陈老哥都接不住的大光明刀居然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鬼!”

    白杨此时心头百思不得其解。

    可静尘根本就没有给他弄清楚的时间,身后恐怖的大光明刀冲天而起,绽放耀世光芒斩下!

    后面,陈永发死死的捏着拳头,自己都接不住的恐怖刀光,白杨也必定接不住的,下一刻白杨就要死了,可他没有去营救,因为已经来不及。

    大光明刀斩下,在那可怕刀芒下方白杨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渺小。

    然而下一刻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人都傻眼了,那威力绝伦的大光明刀,随着逐渐接近白杨,居然在快速自行崩碎!

    等到刀芒斩到白杨身上的时候,威力已经和挠痒痒差不多。

    这是怎么回事?

    白杨真龙法相立于虚空之中,自己也愣了片刻,然后笑了。

    “哈哈哈,静尘,纵然你人王之境有如何,大光明刀也不过如此!”

    此时静尘看着白杨一脸沉凝,然后深吸口气长叹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本我还在想,只是单纯的夺取帝王龙气而已,为何我血莲教遭逢如此大难,原来你是受上天眷顾的人,功德护体……”

    功德护体,上天眷顾,任何针对功德护体的人自身都会倒霉,甚至在功德护体这种人面前,只要不是绝对的差距,神道修士的任何手段几乎都无效!

    功德护体,万法不侵,群邪退避!

    而此时,白杨岂能用一句功德护体来形容?

    他真龙法相横空,身躯周围半径三万米之内都是澎湃的功德金云,那神圣祥和的功德金云笼罩着他,承托得他的真龙法相无比高贵威严!

    “你的大光明刀,说到底也不过是武道意志结合天地之力演化出来的手段,我功德护体,天地岂会和你同流合污来对付我?除非你和我正面搏杀物理方式将我杀掉……”白杨看着对方冷笑道。

    难怪只感觉到静尘的杀意却并未感受到?;?,白杨都差点忘了自己功德护体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