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里虚空变得混乱无比,狂风呼啸如刀,雷霆闪现如龙,那是一片毁灭之地,人王之境以下靠近就会变成飞灰。

    这些外在表现还只是陈永发和静尘战斗的余波而已,他们真正的力量百分之九十九都作用在对方身上,只有他们知道那是一股多么可怕的力量!

    陈永发催动玄黄葫芦镇压下去,玄黄之气磨灭虚空,不将静尘镇死誓不罢休。

    可是静尘也不是吃素的,他立于虚空,头顶净世莲台,莲台绽放神圣白光,玄黄葫芦根本镇压不下来。

    在净世莲台的神圣光芒滋润下,静尘身上的伤势飞速恢复,很快就完好如初。

    当他伤势恢复之后,表情变得不悲不喜,右手向着天穹一撑,他头顶那净世莲台缓缓将玄黄葫芦给顶开了。

    “世间有黑暗就有光明,当黑暗到极致之后是光明,我血莲教做事直指本心,只求结果不看过程,为了建立一个人人欢声笑语的极乐净土永恒国度,纵然杀尽亿万众生也是值得的,终有一天,我将踏足绝巅,建立一个极乐净土,到时世间再无痛苦,人人欢笑幸?!?br />
    立于虚空之中,静尘看向陈永发缓缓说道。

    他在阐述自己的理念,在阐述血莲教的教义,声音传遍天地四方,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静尘这个人看上去神圣无比。

    “邪魔外道就是邪魔外道,任由你千般歪理也磨灭不了你们肆意屠杀众生的事实,为天理所不容,终将被毁灭”陈永发冷声道。

    血莲教搅动天下风云,杀人炼宝,手段残忍至极,在静尘口中却仿佛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

    “善恶一念,随心而动,当极乐净土降世,你就能明白我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对的”静尘淡笑道。

    旋即他也不再也陈永发争论这些没意义的东西,而是说道:“现在,你的玄黄葫芦被我净世莲台牵制,你还能接下我一刀大光明刀否?”

    他这句话一出,陈永发顿时脸色一变,当即想要将玄黄葫芦召回。

    可是晚了,静尘的净世莲台绽放神圣白光,轻轻旋转,牵制陈永发的玄黄葫芦,陈永发根本无法召回。

    “没有了玄黄葫芦,你不过只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杀了你,我将度过劫难,打破宿命的枷锁,一举改变命格,宿命改变,我得到的第一件好处就是你的玄黄葫芦,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来给我送宝的,倒是稍微弥补了一些净世莲台无法晋升八品神兵的遗憾了”

    静尘淡淡的说道,此时此刻的他,一股一切尽在把握之中的自信油然而生。

    “谁生谁死还未可知,你恐怕高兴得太早了!”陈永发沉声道,可语气之中却不那么自信。

    “呵……黑暗到极致后是光明,我的目的是建立一片极乐净土,武道意志也在向着那个方向前进,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现在让你死在极乐净土下,也算是对你的尊重了”

    不管陈永发的说辞,静尘淡淡的说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人王之境强大的领域再度展开!

    不过,此时他展开的领域却不再是永恒的黑暗,而是光芒,一片光明世界,神圣祥和安宁。

    在那光明的世界中,有鲜花绽放,有古木参天,有花鸟鱼虫嘻嘻。

    那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可也是一个无比恐怖的世界。

    那个世界中的花鸟鱼虫山石草木,全部都是大光明刀的刀芒组成,一片鲜花的花瓣就是一抹大光明刀!

    “真正的演化出一方世界那是地皇境的手段,你还做不到,那些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的,以你的实力还演化不出来”

    看着静尘演化出来的恐怖世界,陈永发看穿本质沉声道。

    “是啊,我如今还没有能力彻底演化出来,但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不是吗,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的,可百分之一的部分就足以杀你千百次了!”静尘淡笑道。

    旋即他轻轻摘下一朵洁白的花朵,屈指一弹,这朵漂亮的花朵向着陈永发横空而去。

    那朵花是一朵普通不过的花,有五片花瓣,可那每一片花瓣都是一把大光明刀的刀芒。

    失去了玄黄葫芦,陈永发连一刀都接不下,现在五刀斩来,在玄黄葫芦被牵制的情况下,他只有死这一个下??!

    血莲教可是能和整个陈王朝叫板的存在,底蕴无尽,静尘镇压血莲教,手段通天,他成为人王之境层次比陈永发早太久了,手段不是陈永发能够比拟的。

    眼看陈永发就要被斩杀在大光明刀之下。

    一旦陈永发被杀,静尘就能度过劫难,从白杨那里拿到帝王龙气,改变宿命,打破自身命格,宿命被改变,他第一时间就能获得一件七品巅峰神兵,一切都变得是那么的美好。

    此时,下方,人群中,白杨一脸挣扎。

    陈永发是来帮忙的,可为了自己,陈永发眼看就要被杀了。

    老子是带把的,是爷们,岂能眼睁睁的看着朋友被杀?

    心中有了决断,白杨仰天咆哮道:“静尘,若是你敢杀了陈老哥,我敢保证,你无论如何也拿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有种和我一战!”

    一句话传遍四方,无数人都听到了,内心无比茫然,白杨居然想要和静尘这个人王之境的强者战斗?

    不管别人是嘲笑是鄙夷是可怜,天穹之上的静尘在听到白杨的话之后,那眼看就要斩杀陈永发的洁白花朵停下,他低头看向了下方的白杨。

    想了想,他点点头道:“如你所愿”

    说完,静尘看向对面的陈永发笑道:“杀你随时都可以,不急于一时,一切因他而起,自然要因他而终结,你在一边看着,看我如何打破宿命,待我打破宿命,再取你性命不迟”

    说出这番话,静尘挥手,原本要斩杀陈永发的花朵消失,周围的人王之境领域消失,甚至净世莲台召回不再纠缠陈永发的玄黄葫芦。

    他仿佛根本就没想过此时放过陈永发之后对方和白杨联手一样。

    “不可!”

    被静尘放过之后,陈永发召回玄黄葫芦,看向下方的白杨沉声道。

    众目睽睽中,白杨身影冲天而起,来到了九天之上,看着陈永发说:“老哥,你能帮我做到这一步,我感激不尽,甚至无以为报,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轻易就会被杀死,还是我来吧,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陈永发摇摇头道。

    轻笑一声,白杨看着他说:“老哥,你怎么知道静尘轻易就能杀了我?我保证他杀不了我!甚至我还想要杀他屠王行那逆天之举,再说,老哥啊,扪心自问,你是他的对手吗?”

    陈永发张了张嘴,不可否认的一点,静尘拥有净世莲台这件不弱于玄黄葫芦的神兵,他根本不是静尘的对手。

    “所以了,我先来吧,如果我死,老哥再为我报仇,虽然没什么希望,不过我觉得,你估计被我害啦,哪怕是现在跑了静尘也会追杀你的,那么让我来杀他如何?”白杨摇摇头苦笑道。

    苦笑一声,陈永发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退到远处,不曾离去,他心中下定决心,若是白杨死了,最后他拼命也要让静尘付出代价。

    在白杨和陈永发说话的时候,静尘只是看着,并未催促并未动手。

    此时白杨和陈永发说完,转身看向静尘笑道:“你准备好被我灭掉了吗?”

    “我从不小看任何敌人,你既然出言说要杀我,必定有所依仗,我会全力以赴的,我的劫难从你开始,对付你,我甚至会比对付陈永发更用心,这是对你的尊重,也是对我的尊重”静尘看着白杨点点头道。

    他并不是在说假话,而是认真的,他面对白杨真的比面对陈永发更用心。

    白杨有些无语,你一个人王对我一个神道真君说这样的话你良心不会痛吗?

    说再多都没意义了,白杨深吸口气说:“我的老家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纵然死,我也不会给老家的父老乡亲丢脸,你是人王又如何,我也要屠了你!”

    说完这句话,白杨立于虚空闭目,意识沉入识海,真灵张开眼睛向上一跃。

    外界,白杨真灵出窍,第一时间施展法相,真龙法相当空,长达三千米,威严无尽,将肉身?;ぴ诜ㄏ嘀?,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静尘。

    看到白杨的法相,静尘眉头一皱沉声道:“你……居然将帝王龙气凝练成了法相?”

    “不错,静尘,帝王龙气就是我的法相,你想得到帝王龙气,就得杀了我,杀了我帝王龙气就会消失,你当如何?当然,你也可以抹去我的意识强占帝王龙气,可惜,你没有那个机会了!”

    白杨的真龙发现口吐人言说道。

    说话的时候,六品法宝十绝暗光剑气飞出,融入法相之中,金灿灿威严无尽的真龙法相体表绽放无尽锋芒,每一片龙鳞都是十绝暗光剑旗的可怕剑光。

    这还不止,白杨将六品法宝丹鼎抛出含在真龙法相口中,好似一枚火红的龙珠!

    “若只是这个程度的话,我翻手就能灭了你!”对面的静尘淡淡道。

    然而白杨既然敢站出来,岂能没有考虑好所有因素?

    没有多说什么,他真龙法相横空,直接向着静尘冲了过去。

    直面人王之境的静尘,龙战于野,白杨要屠王,行那逆天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