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之上,静尘立于虚空,胸腹被陈永发一拳打穿,前后透明,鲜血流淌。

    他仿若感受不到自身伤势,身上神圣白光升腾,背后一柄雪亮长刀缓缓显现出来。

    那柄雪亮长刀长百丈,没有刀柄,仿若一轮弯月,神光流淌,又好似一节时光,看到那一柄长刀,人们好似看到了无尽黑暗的世界被光明照耀,亿万诸天再无黑暗。

    血莲教教主静尘的恐怖杀招,无上光明刀最强一招无上光明,直接演化出一把简直要毁灭世间的可怕刀锋!

    对面陈永发一脸凝重,但眼中却没有一丝恐惧和退缩,依旧冲着静尘一往无前的打出了一拳。

    一拳出,身后亿万星辰异像显化,毁灭,重生,如此交替。

    他这一拳,正如他所说,破碎星辰,真的有一股粉碎诸天星辰的恐怖伟力蕴含其中。

    嗡……!

    静尘身后那一抹雪亮长刀冲天而起,如一段时光划过,向着陈永发斩下,绽放大光明,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只有无穷无尽的白,白到极致,白到自身丢消失在了洁白之中!

    大光明刀,无上光明,世间除了光明再无其他颜色。

    在那无尽的光明之中,陈永发身后的星辰一片片粉碎毁灭,泯灭成尘。

    最终,他身后的一片星域全部毁灭,消失在了光明之中。

    噗……

    陈永发挥拳的右手整个消失,炸成了血雾。

    那一柄恐怖的大光明刀化作一米长,直指陈永发眉心,随着那把刀的靠近,陈永发的眉心一道血痕出现,鲜血流淌。

    眼看陈永发就要被斩杀在这一刀之下,可随着他眼睛一瞪,整个世界定格。

    一个不大的黄皮葫芦出现在陈永发头顶,垂下一挂挂玄黄光芒将陈永发笼罩,那一柄可怕的大光明刀再无法寸进。

    那个不大的黄皮葫芦看似很脆弱,可此时它出现在陈永发头顶,不但没有毁在那一刀之下,反而挡住了那一刀,不但挡住了那一刀,随着黄皮葫芦轻轻一震,原本就要将陈永发斩杀的大光明刀直接被震碎!

    ?!?br />
    一声轻响,大光明刀破碎,化作一道道洁白神光落于各处,每一缕都恐怖道极致,将大地撕裂一道道数百里长的裂缝,山岳在那些大光明刀的碎片中轻易被磨灭成粉末!

    地面,原本白杨看到陈永发差点被静尘斩杀,心都揪到了极点,随着那个黄皮葫芦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

    陈永发没死,反而崩碎了静尘的可怕杀招。

    “那个葫芦,那个在铁剑门遗迹中诞生的葫芦,吸收了一个洞天能量精华的黄皮葫芦,那是一件重宝,比之十绝暗光剑旗还要可怕百倍千倍的重宝!”

    白杨认出了陈永发头顶的那个葫芦,当初他还想搞到手来着,不过那时陈永发说,那个葫芦是被他培养出来的,几乎和他是一体,别人拿走也没用处。

    此时那葫芦出现,一举扭转战局。

    白杨认得那个葫芦,可别人却认不得,只是看到了差点死去的陈永发瞬间翻盘,思绪还没有从静尘那可怕的一刀中反应过来。

    无上光明刀,居然没有能斩杀陈永发!

    别说下方数百万人反应不过来,就是天宇上的静尘也无比意外,一脸凝重的看着陈永发。

    此时陈永发站在虚空,头顶黄皮葫芦垂下一缕缕玄黄之气将其包围,在那玄黄之气的滋养下,陈永发受到的伤势飞速恢复,断肢再生,几秒钟时间就恢复如初。

    轻轻招手,陈永发将黄皮葫芦握在手中,目视前方静尘淡笑道:“若你只有这点本事,恐怕最终死的是你!”

    静尘沉默片刻,看着陈永发摇摇头道:“我小看你了,那个葫芦,至少是七品甚至八品神兵吧?”

    手抚葫芦,陈永发没有隐瞒道:“七品巅峰,随时可成为八品神兵,我年轻时偶的一枚神奇种子,去到铁剑门遗迹中的一个异度空间被困,将其种下,数百年方才长成,它抽干了那整个异度空间的所有精气,我之武道意志滋养凝练,如今七品巅峰,手持这个葫芦,人王之境我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七品巅峰吗……”听了陈永发的话,静尘淡笑。

    他没有什么表示,可下方无数人却被七品巅峰四个字所震撼,虽然差一点才能进入八品,可这样的神兵在手,纵然面对地皇境强者都能周旋一二!

    可想而知这样一件恐怖的武器出现有多么震撼心灵。

    “你很强,但你依旧会死”手持葫芦,陈永发看着静尘淡淡说道。

    轻轻呼出一口气,静尘目视陈永发说:“逆天改命,必将经受大劫,这才算是我的劫难,来吧,纵然是七品巅峰神兵,我依旧要将其斩灭!”

    说话的时候,静尘身后的虚空嗡一声,再度出现了一柄大光明刀,比之之前更为炽烈更为璀璨。

    “杀!”

    陈永发冷冷吐出一个字,伸手一抛,手中黄皮葫芦冲天而起,向着静尘镇压下去。

    黄皮葫芦定压虚空,玄黄之气缠绕,拥有磨灭万古的恐怖伟力,镇压下去,万米天地被镇压成晶体,道道可怕的裂缝延伸,仿佛天地都要破碎。

    咻!

    静尘身后无上光明刀冲天而上,化作一抹永恒流光斩向玄黄之气缠绕的黄皮葫芦。

    然而那轻易能撕碎陈永发最强杀招的无上光明刀,在黄皮葫芦面前轻易被崩碎磨灭,连靠近都做不到就被崩灭在虚空中。

    如此画面,静尘不再淡定,一脸凝重。

    嗡嗡嗡……

    他身上炽烈白光冲天,好似皓月升空,又仿佛化身天使,身后一把把恐怖的大光明刀出现,成百上千布满虚空。

    每一把刀都绽放大光明,仿佛要撕裂天宇斩破时空。

    无尽大光明刀冲天,斩向黄皮葫芦,整个世界都被璀璨的光明笼罩。

    可是,依旧没用,不管静尘施展多少大光明刀,黄皮葫芦玄黄之气缠绕,一力破万法,直接镇压下来,管你万千刀锋,全部镇压磨灭。

    几乎是正如陈永发所说的那样,手持这件七品巅峰武器,他在人王之境立于不败之地,管你万千手段,他只管一力镇压!

    天宇被打成晶体,崩灭坍塌,无尽大光明刀被磨灭。

    当黄皮葫芦粉碎所以大光明刀出现在静尘头顶的时候,静尘身躯微微弯下,一头漆黑长发根根崩碎,皮肤炸裂鲜血流淌,他几乎在黄皮葫芦面前没用丝毫还手之力。

    白杨在下方看得心驰神往,陈永发给力啊,仅凭一件武器就打得静尘招架不住,那个葫芦太强大了,可惜和陈永发武道意志结合,根本就不可能借来玩两天什么的……

    静尘在虚空中被黄皮葫芦镇压得抬不起头来,头发炸裂,皮肤崩碎,体内传来咔擦咔擦的骨骼崩碎声,仿佛他下一刻就要被镇压成碎片一样。

    然而白杨却不相信他会那么容易死去,作为血莲教教主,岂能没有丝毫底牌?

    要知道,血莲教存在的时间可是和陈王朝相当,数千年的岁月下来,血莲教若说没有一两件大杀器白杨打死都不相信。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静尘再怎么隐藏也不得不拿出底牌了吧?

    虚空中,静尘浑身咔咔作响,皮肤崩裂,可他却顶着黄皮葫芦恐怖的压力缓缓抬起了头,任由身躯布满裂痕,他依旧不屈仰天。

    “好一件七品巅峰神兵,很好,很好”一字一顿说到这里,静尘双目变得战意滔天,近乎咆哮道:“我也有一物,汇聚亿万生灵精血神魂滋养,名为净世莲台,原本想要将其培养到八品再拿出来的,现在看来不拿出来不行了,可惜啊,若是不中断的话,很快就能成为八品神兵的,这是我的劫,这是注定,果然,命运不是那么好打破的!”

    在静尘的咆哮声中,远处的天边,血莲教深处,一股恐怖的气息突然爆发,旋即一股神圣洁白的光柱冲天而上。

    看到那神圣的白光,几乎所有人内心都平静了下来,被那神圣气息影响,一个个内心变得不悲不喜。

    一朵洁白的莲台绽放神圣白光横空而来,落于静尘头顶,神圣光芒氤氲,上方陈永发的黄皮葫芦怎么也落不下来!

    静尘头顶的洁白莲台不大,直径米许,一共有七层莲花花瓣,缓缓旋转,承托得静尘神圣无比。

    不过,若是有人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在那七层洁白莲台的中心,有一个手指头大小的黑色部分,那是还没有展开的莲花花瓣。

    若是那黑色的部分也展开的话,静尘的七品巅峰净世莲台将成为八品,七层莲花花瓣也将变成八层!

    可惜的是,面对陈永发的黄皮葫芦,静尘不得不拿出这件净世莲台,终止了培养,短时间内这件净世莲台不可能晋升八品了。

    正如静尘所说,这是他的劫难,他想要逆天改命,各方面都会受到限制。

    陈永发好似对静尘拿出这件七品巅峰净世莲台丝毫不感到意外一样,依旧全力催动黄皮葫芦镇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