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石塔整个弄地球那边,来不及查看具体,丢在大海中一座荒岛上,匆匆布下隐匿阵法白杨又跑回了血莲教战场。

    收起十绝暗光剑旗,白杨心头一琢么,血莲教这么大的势力,没道理只有一个存放物品的地方才对。

    “乘着混乱,干他一票大的,就这么决定了!”

    没有什么比这会儿血莲教混乱更容易洗劫的了,心中有了决断,白杨开始打量起血莲教的其他方向。

    之前的核爆毁掉了血莲教大部分区域,还有一些地方保持完整,而且参与此时战斗的也才几百万人而已,更多的则是在各方稳定局势。

    然而这一打量白杨却是皱起了眉头,血莲教被毁的地方已经毁得差不多,没被波及的地方保持相对完整,人数不少,如果自己跑去洗劫的话,一旦被围攻恐怕要跪……

    “我笨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会忘记!”

    一拍脑门,觉得洗劫血莲教宝库不靠谱之后,白杨直接往战场冲了过去。

    之所以跑战场去,是白杨这会儿想到血莲教死了那么多人,大好的摸尸机会就在眼前有没有……

    于是接下来白杨身影在战场各个地方闪烁,也不和高手战斗,专挑弱小的欺负,尤其是一双眼睛,贼亮,扫描仪一样巡视有用的东西。

    可是一圈下来白杨有点失望,血莲教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武者,身上的东西也就那么几样兵器铠甲,而且在厮杀中都毁得不成样子了,白杨也没捡破烂的习惯。

    挠挠头,突然他想到了什么,一溜烟冲向了核爆炸出来的天坑,在里面仔细寻找后,总算是看到了之前被他弄死的炼丹堂堂主尸体。

    “果然,神道高手身上一般都有空间装备,武者都是一帮穷鬼……”打量着从炼丹堂堂主尸体手腕上撸下来的一枚漆黑手镯白杨嘴里嘀咕。

    对方都已经死了,他轻易就获得了这个空间手镯的控制权,念力伸入进去一看,顿时眼睛一亮。

    手镯空间很大,甚至比他的空间袋空间还大一倍,里面近半的地方都被各种东西占据了,有书籍,有各种药材,还有一些瓶瓶罐罐之类的。

    来不及仔细查看,白杨稍微瞄了一眼,将手镯往怀里一放,冲出天坑目视战场,看到了一个血莲教神道真君强者正在和铁狂干架,眼睛一亮嗖一声冲了过去。

    那边血莲教的神道真君修士和铁狂打得火热,法相都施展出来了,白杨就抽冷子给他来了那么一下,一道十米粗的雷电轰在对方法相上将其搞蒙,铁狂一枪将对方法相打爆。

    “合作愉快……”

    将那神道真君修士肉身上的一个空间袋搞走,白杨丢下这样一句话跑去了别处。

    “哎……?嗯?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铁狂看向白杨的背影挠挠头,带着古怪的心情转战他处。

    游走在战场上,白杨专挑血莲教的神道修士下手,弄到空间装备眉开眼笑,也不管弄到了什么东西,如果没有空间装备的话他鄙视一番一把火将其尸体烧成飞灰。

    如此十分钟下来他就搞到了十几个空间装备,其中五个是从血莲教神道真君身上弄到的,其余都是神道真人或者阴神身上搞来的。

    “以后满身挂着空间装备是不是太高调了点?这个得琢么琢么……”

    正当白杨眉开眼笑将一个空间玉佩揣怀里的时候,随着九天之上一声剧烈轰鸣响起,整个战场都下意识逐渐安静了下来。

    心头一凝,白杨暗道难不成静尘和陈永发分出胜负了,抬头看天。

    九天之上,虚空扭曲,陈永发和静尘相隔数万米遥遥相对。

    战斗到现在,他们看上去都无比狼狈,静尘一身威严的黑色长袍早已经毁在了之前的战斗中,仅剩一条破烂裤子,他浑身淌血,胸腹坍塌白骨支棱,连左手手臂都从肩膀之处齐根断掉了!

    对面的陈永发也不比他好多少,右腿从膝盖之处消失,一道伤口从右肩到左腰崩裂,内脏清晰可见,甚至眼球都少了一只!

    下方数百万双眼睛看着他们,无不浑身发寒,他们战斗如此状况,无法想象之前的厮杀有多么的惨烈。

    此时只见静尘浑身一震,身上鲜血崩飞,深吸一口气,以他为中心方圆十万米天地风起云涌围着他旋转,随即他身上的伤势肉眼可见的飞速恢复。

    “好一个陈永发,你值得我认真了”伤势恢复中,静尘看向陈永发沉声道。

    对面陈永发也差不多,深吸一口气,天地元气滚滚涌入他的体内,几乎抽干了十万米的一方天地。

    伤势恢复中他平静道:“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我之一生,年轻时当代无敌,后斩却情爱权利等**,一心追求武道极致,与隐秘之地顿悟数百年,创出一法,名曰武神秘典,内有杀敌武技一门,我取名大崩天拳,今天你是第一个见识这门拳法的人!”

    “武神秘典?大崩天拳?好气魄,我倒是要领教一番了,世间有黑暗就有光明,黑暗到极致是光明,我有一技,名为无上光明刀,就看你能否接的下!”静尘看向陈永发双目炽烈道。

    两人说话的时候,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断肢再生几若神话。

    而且他们身上的气息节节攀升,四方天宇风起云涌。

    陈永发身上迸发无量金光,自身仿若化身一枚金色骄阳当空,反观静尘,他身上圣洁白光升腾,如明月高悬九天。

    “这是要开大了??!”

    下方白杨瞪眼自语,然后身影嗖一声消失在原地,乘着所有人都没有注意,接住了一条从天上掉下来的手臂。

    这条手臂是静尘和陈永发搏杀之时断的那条左臂,此时哪怕从他身上掉下来了也血气滚滚蕴含彭拜生机与力量。

    然而白杨的目标不是这条手臂,而是手臂上食指带着的一枚漆黑戒指。

    “你敢!”

    正当白杨准备去撸那枚戒指的时候,九天之上传来了静尘的冷哼声。

    当他一声冷哼后,白杨发现手中这条手臂居然要挣脱他的掌控飞天而起。

    到了我手中的东西你还想拿回去?没门!

    顶着静尘人王之境的恐怖压力,白杨一闪身消失不见了……

    我将你的手臂放地球那边有种你还能拿回去算我输!

    九天之上,静尘撇了一眼白杨消失的方向,暗中咬牙,旋即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了陈永发身上,储物装备而已,只要杀了陈永发,到时候再从白杨那里拿回来就是!

    “静尘,接我一招大崩天拳之拳镇山河!”那边陈永发高呼一声,身上气势攀升到极致,身影闪烁一拳向着静尘轰了过去。

    纵然双方是敌人,可陈永发也没有偷袭,而是光明正大的出手。

    他一拳打出,整个十万米的天穹都在扭曲,仿佛玻璃要被崩碎一样,身后更是有一片浩瀚的万里山河异像出现。

    他这一拳,真的好似携带了万里江山的力量在其中。

    “来得好,无上光明刀之净世!”静尘目视前方沉声道。

    他并指如刀向前挥出,整个天宇变得雪白一片,除了白就是白,没有其他任何颜色。

    在那洁白无瑕的世界中,一抹璀璨到极致的刀芒如白驹过痕闪现劈在了陈永发的拳头之上。

    天穹一抖,一圈恐怖到极致的冲击波辐射出去数十万米远方才逐渐消散。

    他们对轰一记,静尘一方的光明世界消散,陈永发身后的万里河山崩碎。

    “旗鼓相当吗?”不知何时再度出现的白杨仰天喃喃自语。

    静尘的手臂被他丢地球那边去了,或许是因为静尘还没死的缘故,那枚储物戒指居然无法打开,哪怕处于不同的世界!

    “再来,接我一拳万物俱灭!”

    一拳之后,陈永发咆哮一声再度轰出一拳,这一拳打出,他身后有山石草木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异像闪现,不过那些异像都在快速崩碎之中。

    他这一拳,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太强大太可怕了。

    “普照!”

    静尘冷冷吐出两个字,再度一记手刀斩出。

    无尽白光照耀世间,不刺眼,可下方的人什么都看不到了。

    只听九天之上一声轰鸣响起,白光消失不见,万物毁灭的画面也已经消失。

    再看陈永发和静尘,他们双双咳血,静尘的胸腹出现了一个前后透明的血洞,陈永发的左肩整个被斩断了。

    然而他们却依然死死的盯着对方。

    “大崩天拳法,一共五招,可我如今只完善了三招,接下来我将施展大崩天拳法目前最强一招,破碎星辰!”

    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陈永发没有在意被斩掉的左肩,缓缓抬起右手,身后一片星辰旋转的异像闪现。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接下来的一刀你可能会死,你是一个很好的对手,我尊重你,也将使出大光明刀最强一招无上光明,死在这一刀之下,应该不会辱没了你!”

    静尘淡淡的说道,任由胸腹血流如注,他缓缓抬起右手,随着他右手抬起,身后一抹雪亮长刀从虚空中闪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