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发生得太快,从虎仓偷袭白杨到被白杨反杀也就一秒钟不到的时间,这么短暂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也就眨眼而已,可对于白杨这样的人来说却是生与死的区别。

    “发生什么事儿了?白少你没事儿吧?”青衣开口问。

    之前他们都被人王之境的强者战斗吸引,这会儿才反应过来。

    然而不等白杨回答,边上的白云高呼小心。

    又有几个武道大宗师杀来了,几乎可以说是凭空出现在了白杨他们三人五百米开外,这点距离对于这个层次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距离。

    念力一扫白杨发现靠近的有七个,其中三个是他认识的,分别是万兽堂堂主以及他的坐骑,还有一个是炼丹堂的堂主,至于另外四个白杨有点印象,在姜山婚礼上出现过,只是不认识而已。

    “杀!”

    人未至声先道,没有多余的话语,那边万兽堂堂主一个杀字出口,手中一柄狰狞的白骨大刀就向着白杨隔空劈来。

    一刀斩出,一股灰蒙蒙的刀芒横空而来,那刀芒极其邪门,扩散的余波就让岩石变得粉末,仿佛带着一种‘破碎’的特性。

    在万兽堂堂主出手后,他的坐骑一声高亢的鹰啸,声音极其刺耳,让人耳膜刺痛脑袋发晕,尖啸中那头漆黑雄鹰蛟龙般的利爪飞速靠近,让人灵魂发寒!

    另外几个也没有闲着,其中炼丹堂堂主相隔很远就丢出了一堆堪比导弹的爆炎丹,剩下的也分别施展杀招,血色剑光漆黑刀气,甚至还有一个人如鬼魅般在虚空中若隐若现……

    这是蓄谋已久啊,白杨猜测这些人恐怕早就商量好偷袭围杀自己了,只是自己被静尘丢禁地中他们无可奈何,这会儿逮道机会就来了。

    隐藏起来的敌人才可怕,这些人既然出现干特么的就是!

    ‘裤衩……’轰隆隆……

    闪电横空,白杨率先凌空将飞来的爆炎丹挡住,头顶有六品法宝丹鼎垂下屡屡赤霞?;さ挂膊慌掠嗖ǚ鬯樽约旱娜馍?。

    当白杨要去对付其他人的时候,边上的青衣白云也动手了。

    青衣并指如剑点出,一抹青色剑芒将万兽堂堂主的刀芒当下,白云素手抚琴,琴音不再柔和悦耳,反而轰一声如炸雷,那展翅数百米的黑鹰尖叫一声冲天而起。

    紧接着白云右手在琴弦上猛然一拍,嗡一声一道五彩屏障出现在了他们三人周围,挡住了其他人的联合杀招。

    虽然白云挡住了,可她却脸色苍白嘴角溢血,显然几个同级别的强者联手不是那么好挡的。

    “多谢!”

    白杨大声感谢,旋即身影冲天而起,手中十绝暗光剑旗一抖化作一丈长,旗帜咧咧作响一挥,亿万洁白剑光如潮水般向着炼丹堂堂主席卷而去。

    个狗曰的,当初在炼丹堂施展陈永发封印的手段一巴掌将其差点拍废了居然这么短时间就恢复,考虑道对方是炼丹堂堂主不缺丹药白杨也就释然。

    “我要你死!”炼丹堂堂主死死的盯着白杨咆哮道,不知从什么地方搞出一张黑漆漆的画卷,画卷展开画着一条漆黑的河流,那漆黑的河流冲出画卷无限放大,漆黑浪潮滔天伴随恶臭,居然将白杨十绝暗光剑旗挥出的剑芒吞没腐蚀了。

    哪儿来的邪恶法宝!

    白杨心头纳闷,心念一动一片蓝色火焰席卷而出,嗤嗤嗤嗤的声音中将黑色河流快速焚毁!

    “你!”炼丹堂堂主眼睛一瞪看着白衣一脸惊骇,那漆黑河流遇到了克星,飞速被蓝色火焰焚毁,他祭出的画卷直接崩碎了。

    “给我死!”

    白杨怒吼,头上六品法宝丹鼎飞出,化作百丈之巨如一座大山向着炼丹堂堂主当头砸下。

    估计对方也没多少手段了,面对白杨祭出的六品丹鼎,他居然直接施展法相,如一枚漆黑的星辰般向着丹鼎装了过去。

    这是脑袋被门夹了吧,作死??!

    白杨心头古怪,心念一动,百丈大小的丹鼎盖子咣当一声打开,赤霞喷薄笼罩炼丹堂堂主法相,一股诡异吸力出现,将他星辰一样的丹药法相给吸了进去。

    盖子盖上,丹鼎上赤霞流淌抖动不休,顷刻不动了,喷出一股黑烟缩小飞回白杨头顶。

    至于炼丹堂堂主,法相已经被炼化生死道消,肉身没有了声息一头掉下千米高空,被摔得粉身碎骨是唯一的下??!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就两个呼吸时间而已,等到他消灭了炼丹堂堂主,已经有三个人杀到了他周围。

    心念一动雷霆闪现逼退那三个,眼神扫视周围观察情况。

    青衣和万兽堂堂主战成了一团,青色剑芒和黑色刀光不停闪现,如一道道天痕,方圆万米一般人进不了身。

    另一边白云专心对付万兽堂堂主的黑鹰坐骑,素手波动琴弦,一道道弯月般的弧形锋芒闪现,期间夹杂着古怪的音节,总之就是那头黑鹰没头没脑的乱飞,身上的羽毛被弯月般的弧形锋芒撕碎无数。

    好嘛,那黑鹰也遇到克星了,在白云琴音中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就在白杨观察战场的时候,被他用异能火焰逼退的三人再度杀了过来,血色剑芒如血海翻腾,漆黑刀光好似一节黑夜,更有一个身高十米浑身有着花花绿绿符文的金属怪物。

    两个武道大宗师一个神道修士,最后居然还有一个在虚空中闪烁的刺客随时都会跑出来给白杨致命一击!

    “我们来助你!”

    就在白杨准备动手的时候,远处一声怒吼传来。

    铁狂不知道哪儿搞来一杆漆黑斑驳的长枪,长枪一刺一道煞气滚滚的枪影横空而来挡住了斩向白杨的血色剑芒。

    紧随其后是一只几乎凝实的银色掌印,当一声拍在了那花花绿绿的金属巨人身上。

    然后又有一条漆黑棍影和斩向白杨的黑色刀光对轰一起,还有一匹百丈血狼法相在虚空奔袭寻找那若隐若现的刺客……

    总之就是,白杨猛然发现,原本围杀自己的敌人都被挡住了,搞得自己貌似还没什么事儿。

    这就尴尬了。

    眼珠子一转,白杨看到了天坑底部地下城中的人都已经来到地面,他当即大吼一声:“血莲教遭受大劫,杀,是时候逃出生天了!”

    此一时彼一时,在陈永发没有来之前白杨必须要依仗地下城里面的人对抗血莲教,这会儿嘛,陈永发来了,自己跑不了,唯有看他们的战斗结果再做打算。

    这个时候白杨不介意把水搅浑,让一帮地下城出现的矿奴和血莲教干起来将血莲教的损失最大化!

    白杨一声怒吼传遍四方,惊醒了太多人,一个个都将注意力从人王之境的对决上抽了回来。

    “杀啊,逃出生天就在此时!”

    “逃什么逃,我们这些年受到的苦难都是拜血莲教所赐,杀,杀光他们!”

    “报仇雪恨!”

    从地下城中出来的人反应过来后,一个个怒吼着咬牙切齿的冲向四方,那眼神看着都害怕,一个个跟饿狼似的。

    被血莲教囚禁了多年,吃多多少苦头,过的都是猪狗不如的日子,可想而知一帮矿奴对血莲教有多么的恨,简直不共戴天。

    “不能让他们跑了,要不然后患无穷,杀!”

    “哼,一帮阶下囚而已,还想翻天,全都给我死!”

    血莲教的人也动了,纷纷怒吼着围杀过来。

    天上陈永发和静尘的战斗在继续,那是惊天动地的对决,每一次碰撞都让天宇颤抖几欲崩碎,那个级别的战斗没有人参与得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结果。

    地面,从地下城中出来的人和血莲教的人厮杀在一起,一下子乱了。

    混战出现,处处都在厮杀,怒吼声呐喊声交织,鲜血与残值断臂共舞,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血染长空!

    血莲教高手不少,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几十个,但地下城出来的人也不弱,经过了之前静尘的屠杀,这会儿还剩下十多个,展开绝命反击和血莲教的高手厮杀在了一起。

    混战中白杨发现没自己什么事儿,阴笑一声目光看向了和青衣厮杀在一起的万兽堂堂主。

    既然是敌人当然要第一时间搞死!

    相隔数千米,白杨念头一动,一道手臂粗的闪电凭空出现在万兽堂堂主头顶,他赫然一惊挥刀斩出一道刀芒去挡。

    然而那只是白杨虚张声势而已,正是他那一分心,青衣一道青色剑光挥出,万兽堂堂主的脑袋冲天而起!

    这个级别的战斗瞬息之间分生死,他分心之下简直死得憋屈。

    “帮忙”白杨冲着青衣点点头,身影闪烁去帮铁狂去了。

    江湖道义什么的都是狗屁,青衣冷笑一声冲天而起,正在和白云对着干的黑鹰被他一抹剑光斩掉头颅。

    白云送了口气,冲着他点点头,然后抚琴,一道道彩虹般的琴音冲天落到了和血莲教厮杀的人身上,一个个顿时战力大增,连受到的伤势都在快速回复,没有了后顾之忧,只管杀就是了!

    在白杨的干扰下铁狂也顺利的解决了敌人,对方点点头跑去帮别人去了。

    这个地方的几个敌人不足为虑,白杨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眯眼冲向了远处混乱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