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高的天宇之上,人王之境的陈永发和静尘对决,一个是血莲教教主,另一个是陈王朝王爷,身份地位和实力都是无数人需要仰望的存在。

    他们还未展开真正的厮杀,单单只是人王之境的领域碰撞就搅动这方世界的风云。

    静尘的领域是一片枯寂冰冷的黑暗虚空,没有声音没有光明,仿佛要吞噬世间一切,陈永发的领域是一片金色海洋,大浪滔天仿若要磨灭八方!

    两个领域碰撞仿佛两个不同规则世界的相遇,碰撞间释放无尽能量,天宇扭曲,有电闪雷鸣,一圈圈可怕的余波辐射千里。

    还好的是他们两个在极高的天穹上战斗,要不然余波就是一场举世灾难!

    那画面太可怕,万里方圆大地上的生灵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动莫不瑟瑟发抖,只觉若自身陷入其中顷刻就会被磨灭成飞灰。

    “领域碰撞,若说领域是人王之境的武道意志具体化,他们一上来就领域碰撞,若有一方领域破碎,岂不是说武道意志都被对方给破了?意志被磨灭,那和被杀了有什么区别?”

    看着高空两片天幕的碰撞白杨不解道。

    “并非如此!”

    一个清丽的声音传来,白杨一撇,却是白云怀抱古琴飞驰而来。

    “不是这样吗?”白杨皱眉,他对自身神道职业也不甚明了,更别说武道方面的东西了。

    过来的白云同样看向天穹解释道:“自身不灭,意志永存,领域被破,一念再生!”

    “也就是说,领域的碰撞,可以看成是相互理念的对决,不关乎自身实际手段,但又和自身实力息息相关,只是战前的相互试探,可以大致窥探出对方的一些手段,若是人王之境的强者切磋,就仅限于此了,不分出胜负,却心中有底,若是有仇,试探后就是真正的厮杀”或许是怕白杨不理解,青衣在边上补充了一句。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吗?你也太小看我了……

    白杨在心头嘀咕,其实他自己也明白,不到那个层次根本不可能真正的理解,白云和青衣的阐述,或许是他们自己来历认知的原因才能说出这些道道,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就好比白杨现在,若是遇到其他人也可以高深莫测的将他俩说的这话语重复一遍嘛……

    嗡……

    随着天穹上一声传遍四方天地的嗡鸣,陈永发和静尘的试探结果出来了。

    只见陈永发那边的金色海洋大浪冲天,那浪潮并非水流,而是无尽神兵宝刃,浪潮冲刷间,居然硬生生的将静尘的黑暗领域给撕开了!

    刹那间,双方领域消失,两人的身影再度出现在了天穹之上。

    “陈老哥胜了?”下方白杨一喜。

    “只能说你请来的那位人王强者在武道意志方面稍占上风而已,并非真正的胜利,领域的碰撞,决定强弱的因素很多”青衣给白杨泼冷水。

    看了他一眼,白杨很想说你到底站哪边的,算了,不计较,陈永发占据上风总归是好事儿不是吗。

    九天之上,陈永发和静尘相对而立。

    一席黑袍舞动,静尘眯眼道:“好一个陈永发,不愧为武王,年轻时力压当代的风采不减!”

    “倒是我占便宜了,你本不至如此,领域碰撞,算不得什么”陈永发开口道,脸上并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变得无比凝重。

    “有些人天生就具备某些优势,虽是上天注定,却也不是不能打破的,战胜你,杀了你,拿到我想要的,冲破宿命,你这点优势就不存在了”静尘开口道,双目中无有恐惧,只有炙热滔天的战意。

    “你没有机会的!”陈永发冷哼道。

    你们在干仗啊,别整得跟惺惺相惜似的好吧……

    白杨在下面无语的不行,他们的话自己也听到了,然而根本不理解他们说的是啥。

    “杀!”

    一声怒吼传遍四方,静尘身影转瞬消失冲向陈永发,并指如刀携天地之威斩下。

    随着他一记手刀斩下,一道无匹黑色刀芒闪现,横贯天际,如一柄撕碎时间的地狱魔刀,天地失去颜色,唯有那永恒的黑暗。

    “哼!”

    陈永发冷哼,怡然不惧冲向对方一拳打出。

    金色长虹惊天,一柄绝世无匹的金色长枪闪现,刺破天宇,和那漆黑刀芒碰撞。

    轰!

    惊天爆鸣,漆黑刀芒破碎,金色长枪折断,绝世碰撞天宇颤抖几欲崩碎。

    人王之境的强者碰撞速度太快,下方无尽生灵只听两道怒吼响起,紧接着漆黑和金霞闪现,然后什么都看不到了。

    轰轰轰……

    九天之上传来连串轰鸣,漆黑和金色交织,淹没千里虚空,内中情形没有几个能够看得真切。

    下方白杨等人瞪大眼睛极目看去,谁也没有心情说话了,全部都沉寂到那惊天一战中。

    人王之境的强者太强太快了,饶是白杨神道真君境界也只能看到百分之八十的画面。

    他们手中没有兵器,纯粹的拳脚武技较量,自身武道意志影响天地演化恐怖杀招,每一击都强到让人绝望。

    混乱的厮杀中心一道身影冲天而起,立于虚空,邪恶到极致的气息弥漫天地。

    黑芒耀世,一尊万丈高的恶魔身影当空而立,浑身燃烧黑色火焰,手持一柄地狱熔岩流淌般的可怕长刀。

    恶魔怒吼,手中长刀狠狠斩下,简直开天辟地。

    嗡……!

    另一边天宇,一柄黄金古剑横空,剑身长万丈,金霞灿灿,有山川大地日月星辰铭纹,拥有历史的般的沉重,更是好像承载万物生灵生的希望。

    恶魔与古剑碰撞,时间仿佛定格,旋即那一方天宇轰然爆炸,恶魔被撕碎,黄金古剑被折断!

    陈永发和静尘的身影也出现瞬间再度消失。

    尽管他们只是出现瞬间又再度消失,可他们的状态却被一些人捕捉到,静尘眉心淌血,表情显得格外狰狞,陈永发胸腹衣衫破碎,有一道尺长伤口鲜血横流。

    武道对决从来都是惨烈的,受伤在所难免,哪怕是人王之境的强者。

    不过到了他们那种地步,些许伤势转瞬就能恢复!

    两人再度厮杀再了一起,天宇之上各种异像不断,静尘的阴邪鬼魅,陈永发的堂皇浩大,厮杀不断,简直就是光明和黑暗的碰撞!

    此时整个血莲教总部区域静悄悄一片,谁也没有说话,尽管看不清看不到人王之境的画面也死死盯着那片天穹。

    那厮杀中的两人,不管哪一方胜利了,都关乎无数人的命运,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若是静尘能杀了陈永发,从地下城中出来的所有人都要死,若是陈永发灭了静尘,血莲教剩下的数千万人也别想活!

    就在这紧张凝重的气氛中,白杨突然感到心头一惊,思绪从两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厮杀中抽离警惕周围。

    刹那间白杨浑身汗毛倒竖,赫然转身,不知何时一个浑身绽放致列白光的白发老人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不足百米的地方。

    对方见自己已经被白杨发现,于是不再隐藏,气息暴涨,手中一根洁白长棍隔空劈来切怒吼道:“白杨拿命来,你杀我徒儿断我未来,我要你死!”

    “握草!”

    看到身后杀来之人白杨下意识爆了句粗口。

    血莲教万兽堂堂主虎仓,虎烈的师傅,这会儿居然跑来偷袭白杨。

    这老头对白杨的恨已经达到了极致,居然不顾白杨对血莲教教主重要性的大局也要偷袭将其杀掉。

    对方来的太快太突然了,躲避已经来不及,生死?;?,白杨心念一动,虚空万千雷霆闪现,每一道都有数米粗,如万千蛟龙横空,张牙舞爪一股脑向着虎仓轰杀下去。

    虎仓是偷袭,原本想给白杨一个致命一击,但是奈何白杨却提前发现了他,面对万千劈来带着毁灭性力量的闪电,他居然不顾自身安危依旧一滚向着白杨劈来。

    此时白杨生死攸关中也发狠了,不是当初在万兽堂戏弄虎仓的时候,万千雷霆劈下,虎仓周围的元气炸裂崩碎,衣衫化作粉末,血肉炸开凄惨无比。

    然而他不管不顾,一心只要白杨死!

    顶着万千雷霆,虎仓被劈得没个人形,居然硬生生的杀到了白杨近前,一棍当头砸下。

    当!

    一声恐怖巨响从白杨头顶传来,虎仓并未能伤到白杨,他那一棍被白杨头顶上的一尊赤红丹鼎给当下了,正是白杨和十绝暗光剑旗同时得到的那尊六品法宝丹鼎。

    虎仓一棍子砸在丹鼎上,不但没有伤到白杨反而自己手中的棍子也给崩断。

    “给我死!”

    白杨咬牙怒吼,真的给吓住了,差一点就被对方偷袭成功,百米距离啊,对于虎仓这个武道大宗师来说,百米距离转瞬即至。

    轰隆隆……

    雷霆咆哮,一股脑倾泻在虎仓身上,瞬息之间就将这老头劈成了飞灰!

    白杨心道好险,自己之前被人王之境强者战斗的画面吸引居然忘了自身安危。

    虽然白杨弄死了虎仓这个偷袭他的武道大宗师,可此时却不敢有丝毫放松,因为周围再度出现了几个可怕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