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法相当空,烈火焚天,映照得这方天宇通红一片,恐怖的高温炙烤得空气都快要化作流质。

    可面对这神道真君的舍命一击,静尘也只是微微冷笑,翻手一巴掌就将其拍灭!

    “我不信这世间有无敌之人,我之信念,我之生命,我的未来,舍弃这些又何妨,杀杀杀,静尘老魔,我纵然是死也要让你付出代价!”

    又一癫狂声音回荡在世间。

    围攻静尘的人群中,一个武道大宗师老人在说出这句话之后,身躯飞速苍老,转瞬化作飞灰,无尽金光绽放,以血肉精气演化无尽兵刃冲向静尘。

    长刀利剑宝枪,上面有血光升腾,包含不屈的意志,对着静尘展开绝杀。

    “我等老迈,纵死无悔,后辈,你们一定要活下去!”

    又一年老武道大宗师惨烈大吼,舍弃肉身,纯粹的武道意志绽放最后的风采,化作一轮皓月升腾,皎洁光芒淹没世间,明月坠落,欲要磨灭静尘!

    一个又一个年老的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在知道杀不了静尘之后,选择舍弃自身未来展现最后手段,不为杀了静尘,因为杀不了,只想为年轻人铺路,希望自己的死能给年轻人争取一线生机!

    可是静尘太强了,强到让人绝望!

    面对十来个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绝命手段,静尘只是抬手,掌心一个漆黑光球闪现,仿佛握着一个黑洞。

    他向前一推,那黑洞无限放大,遮蔽万米虚空,如黑暗天幕笼罩世间。

    黑暗区域寂静得可怕,没有任何声息,当黑暗区域消失,一切都没有了,那十来个人,连同他们施展的手段都仿佛从未出现!

    唯有静尘立于虚空,目光深邃,除却衣衫有些凌乱之外,并未受到丝毫伤势!

    周围寂静得可怕,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动手,绝望了,全都绝望了。

    血莲教教主,静尘对于众人来说根本就是无敌的!

    “你想联合所有人的力量来杀我,可惜的是,他们连给我制造麻烦都做不到,原本你当初若是听我的,将东西给我,大家都有好处,可是你选择和我作对,最终不过是要自取灭亡而已”轻轻一挥衣袖,静尘看向白杨云淡风轻的说道。

    目视周围,入眼是一张张绝望苍白的脸,白杨看向静尘叹息道:“值得吗?就为了那东西,你血莲教恐怕有上千万人死去了吧?损失更是不可估量,值得吗?”

    轻笑一声,静尘看向白杨平静说:“值得,只要拿到那东西,纵然整个血莲教都没有了依然值得!”

    白杨不懂,真的不懂,帝王龙气而已,纵然拥有那东西能让人身具帝王命格,可用数千万人的生命去换取,这真的值得吗?

    所谓帝王无情,难道就是这种为达目的不惜一切的意思?

    在场的人根本就奈何不了静尘,白杨无法想象曾经的剑林和剑云,他们也只是武道大宗师和神道真君,是如何逆天屠王的。

    可此时,静尘无疑是无敌的,根本不可能战胜。

    目光扫视,白杨最终看着静尘说:“放他们离去如何?”

    “你是想用那东西换取他们的生命吗?如果是的话,我答应”静尘看着白杨微笑道。

    摇摇头,白杨说:“我不可能给你,放他们离去,要不然我选择自灭也不会给你!”

    白杨观静尘的作风,即使给他帝王龙气对方成为了人间帝王,他也只是一个暴君,那是世人的不幸,试问白杨又怎么可能将帝王龙气给他?

    当然,话是这么说,白杨也不可能选择自灭的方式让静尘得不到帝王龙气,他大不了跑地球那边有种你来抓我……?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你觉得我会放弃吗?”

    静尘看着白杨摇头轻笑道,伸手一抓,一个看上去三十岁的武道大宗师身躯不受控制被他凌空擒拿在手中。

    抓着那个一脸绝望的人,静尘看着白杨笑道:“你看,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只要你一句话,原本他就能活命的!”

    说完,根本就不给白杨补救的机会,静尘轻轻一捏,手中之人就被捏成飞灰消散!

    到了这时,静尘再度轻轻一挥手,武舞武兰凭空出现在他面前,两个女子被静尘控制,无法动弹无法言语。

    看着白杨,静尘伸手一点,两女的身躯炸为碎片!

    “你看,多么美好的生命,多么美丽的女子,原本你只需要一句话她们就能拥有美好的未来,可惜啊……你当真不答应吗?虽说最终我依旧坚信我能拿到我想要的,你又何必让大家都那么麻烦呢?”挥手杀掉伺候过白杨的武舞武兰,静尘看着白杨淡然道。

    他在用别人的生命威胁白杨!

    “你够了!”白杨看着他咬牙沉声道。

    “这么说你答应了?”静尘好奇问。

    摇摇头,白杨正要说什么,眼神一变,神情一下子变得轻松了起来。

    他的身边,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个人,一个一身洁白长袍的青年,这个青年凭空出现,又好似一直存在于那个地方。

    陈永发总算来了,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赶来,此时站在白杨身边,他和静尘遥遥相对。

    两个人王之境的强者见面,他们都显得很平静,场面风轻云淡,气氛却又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老哥,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就坚持不住要使用溜之大吉绝技了”白杨看着身边虽然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月却如同自己一样年轻的陈永发苦笑道。

    “抱歉我来晚了,接下来这里交给我吧”陈永发目视静尘淡淡道。

    随即他轻轻挥手,白杨的身躯瞬间出现在百里之外,这手段……

    虽然陈永发来了,但白杨却并未有丝毫放松,两个人王之境的强者必将有一次对决,可结果如何没有人知道。

    那个级别的对决在场没有人插得上手,只能看着。

    “陈永发,你总算是舍得离开王都了?”那边静尘和陈永发遥遥相对轻笑道。

    陈永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下方核爆后的天坑说:“若是早知道你血莲教隐藏在这里,你就活不到今天了!”

    “就凭你?”静尘不悲不喜问。

    点点头,陈永发说“就凭我!”

    短暂的沉默过后,静尘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好一个陈永发,曾经号称白衣小武王,陈王朝境内打遍同辈无敌,无故消失多年,一朝出世已经踏足人王之境,你之过往堪称传奇,如此口气,不愧为武王,我能感觉到你很强,正好作为我打破宿命的最后一道屏障,你会死,做好准备了吗?”

    “杀你,屠狗尔!”陈永发淡淡道,平静的双目却是蔑视一切的姿态!

    那边静尘微微一笑,看向远处的白杨说:“他就是你最后的依仗了吧?你看好,我是如何将其斩杀,最终从你那里拿到我想要的东西打破宿命!”

    说完,静尘看向陈永发点点头说:“请吧!”

    最后,静尘冲天而起,转瞬出现在了极高的苍穹之上,在下方也只能看到一个小点。

    他们这个层次,地面已经不适合战斗了。

    “一切有我,待我灭了静尘,再与你把酒对饮”静尘走后,陈永发看向白杨点点头说,旋即身影一闪转瞬出现在天穹上静尘对面。

    他们两人在极高的苍穹上凌空而立,静尘一身黑袍,陈永发一席白衣,他们一黑一白仿佛天生对立,接下来就将是一场人王级别的旷世大战!

    血莲教总部区域内,此时无数人仰头看天,接下来他们要见证一场史无前例的战斗。

    这场战斗并未让人们等待太久,当静尘和陈永发相继出现在极高天穹上的时候,他们的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无声无息间,静尘所在的那一片天穹化作了黑暗天幕,如黑暗冰冷深邃的星空,没有阳光没有声音,那是永恒的黑暗。

    另一边,陈永发所在的区域,刹那间变成了金色的海洋,澎湃的金光照耀九天十地,内中一切都被掩盖。

    黑暗天幕和金色海洋遮蔽苍穹,内中情形无人能够看到,那恐怖的气息让无边疆域万物生灵瑟瑟发抖!

    黑暗天幕和金色海洋飞速接近,相互碰撞,天宇如水面波动,一圈圈可怕的涟漪席卷千里虚空!

    一次又一次碰撞,没有人能看到他们是如何战斗的,纵然看不到,下方的人也瞪大眼睛不愿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金色海洋,黑暗天幕,那是什么?”仰头看天,白杨喃喃自语。

    “那是人王之境强者的域场,武道大宗师凝练武道意志,已经能影响周围天地了,一旦踏足人王之境,武道意志直接掌控一方天地,那就是人王之境强者的领域,在那个自身掌控的领域之内,自身就是主宰!”

    不知何时,青衣出现在了白杨身边仰头看天解释道。

    “域???领域?”白杨若有所思的重复一句。

    “不错,此时两位人王强者领域碰撞,可以看成是真正战斗前的试探,等着吧,当有一方领域破碎后,真正的战斗才开始”青衣沉声道,他声音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