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于虚空中,静尘蔑视一切的姿态展露无遗。

    说动手就动手,没有半分迟疑,不悲不喜间,静尘伸手轻飘飘的向着前方拍了出去,没有神光冲天的异像升腾,那一巴掌如清风拂柳。

    那看似随意的一巴掌却恐怖绝伦,空气直接被打成了固体,裂纹密布,虚空仿似要崩碎!

    处于静尘前方的人瞬间脸色大变。

    那边是三个武道大宗师,林冠丁晶就在其中,还有一个白杨见过却不认识的人。

    静尘的这一巴掌彻底锁定三人,他们逃无可逃,只能硬撼,只能施展浑身解数加以对抗。

    其中林冠浑身一震,有炽烈黄光冲天,自身好似化作一枚烈日骄阳,他五指弹动捏拳印向前横推,天宇颤抖,一座百丈滂沱大山虚影出现镇压虚空。

    拳印如山,林冠武道大宗师,感悟天地,将大山雄浑化作拳法施展,一拳打出,山岳横空震撼心灵。

    几乎同一时刻,丁晶和另外一人也施展绝技。

    丁晶身影闪烁消失,唯有一条千丈毒蛇游走虚空,闪烁间如鬼魅,阴邪歹毒展露无遗,随时都会展露致命一击。

    最后一人浑身金霞绽放,天地元气滚滚而来,一尊千丈巨人在他体外明灭不定,如神灵降世,那巨人一掌向前打出,风云涌动天宇颤抖。

    这一切不过都只是发生在瞬息之间。

    纵然林冠三人拼劲全力抵挡,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的反抗只是徒劳。

    静尘太强了,那轻飘飘的一巴掌打出,巨力隔空传递,首当其冲,林冠打出的如山拳印瞬间崩碎,本身吐血倒飞面若金纸,接着是丁晶,他施展毒蛇武技,自身化作的毒蛇直接当空被打爆泯灭,血雨纷飞,他已经当场死亡,最后一人也没有撑过一秒,浑身一震,武道演化出来的巨人崩碎,他本身亦是表情一僵没有声息当空坠落!

    “不堪一击,尔等蝼蚁也配向本座出手?”

    轻飘飘的一巴掌废掉三个武道大宗师,尤其是其中两个当场死亡,静尘当空而立淡淡道,语气间充满了失望和不屑。

    就这一下,周围包围静尘的一群人几乎失去了动手的勇气

    “诸位,不要再犹豫了,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成败在此一举,拼了!”

    长空山大声咆哮提醒,说话之时,他已经毫无保留的动手,浑身青光冲天,并指如刀斩出,一道无匹锋芒闪现,仿若要将世间撕成两半。

    “动手!”

    铁狂咆哮,浑身赤霞升腾,如血海升腾煞气滔天,一拳打出,有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相随。

    他们两人相继动手,周围十多个武道大宗师也反应过来,当即对中心的静尘展开围杀。

    神光冲天,这一片天地刹那被各种可怕能量淹没。

    有人一指点出如流星飞逝,有人身化长虹如蛟龙横空,有人拳印打出演化一方黑洞,有人挥手间剑气冲霄……

    身处众人围杀的中心,静尘依旧一脸淡然,他只轻轻一跺脚,脚下虚空被踩成固体,落脚之处,一圈圈恐怖波纹横扫,刹那攻杀向他的各种招式武技崩碎。

    嗡……!

    天宇颤抖,恐怖能量横扫世间,攻向静尘的十多人全都吐血倒飞,连对方衣角都没有碰到,其中大部分人就已经身受重伤!

    人王之境的静尘太可怕了,一举一动都蕴含天威,周围的武道大宗师别说杀他,就连碰到他都成为了一种奢望!

    远处虚空白云如仙子横空而来,不知何时她去远处血莲教废墟中寻来一张古琴,面对当下情况,她面色凝重,当空而立素手抚琴。

    琴音缥缈,化作实质白虹冲天,每一股白色长虹都找到一个先前攻杀静尘受伤之人,白虹将其笼罩,仿若给他们披上了一件神圣霞衣。

    在那白虹滋润下,他们受到的伤势飞速恢复。

    白云拨动琴弦,琴音一变,一道道金色长虹从她指尖冲天,落入包围静尘的诸人身上,得到琴音加持,一个个只觉力量倍增。

    又有青色琴音落于他们身上,行动间自身速度激增!

    来自所谓天音宗的白云,音律出神入化,不但能疗伤,还能加持别人。

    做完这些,她依旧在拨动琴弦,五彩霞光席卷天地,处于五彩霞光中,围杀静尘之人只觉耳聪目明头脑清晰,反观静尘却是眉头微皱。

    “五品琴师?可惜,不过如此”淡淡看向白云,静尘一脸淡然。

    得到白云琴音加持,包围静尘的人只觉实力大涨,顿时信心暴增,再度杀向中心的静尘。

    此时所有人一同动手,比之前面两次声势更为浩大。

    其中青衣并指如剑向着静尘点出,一抹青色剑光横空,瞬间暴涨,化作一抹横贯天际的绝世剑芒斩下。

    另一边,火红神光冲天,却是一尊神道真君出手,施展法相,比之烈日还要炽烈,镇压下去,欲要焚毁世间一般。

    又有汪洋席卷苍穹,流水无尽,化作无数冰雪苍龙张牙舞爪的冲向静尘……

    这一片天宇再度混乱。

    落于外围的白杨此时也没有闲着,心念一动,无尽雷霆带着毁灭性的力量向着静尘狂轰滥炸!

    静尘太强,强到让人绝望,数十位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围杀他,白杨都看不到半点希望,甚至心中还觉得,别说杀他,就是伤他都不太现实!

    身处风暴中心,静尘依旧不悲不喜,他长发狂舞,只手擎天一掌打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空间也好似在这一刻固定,一只透明大手冲天,攻杀向他的一切手段都在飞速被磨灭!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白杨一咬牙,陈永发交给他的三枚玉佩中其中一枚刹那粉碎。

    金色长虹冲天,虚空仿佛坍塌,一只仿佛从时空深处探出的金色大手和静尘拍出的透明大手对轰一记。

    轰轰轰……

    两只威力绝伦的大手虚空相对,白杨使用的毕竟是陈永发封印的手段并非他真身出手,金色掌印粉碎,能量爆炸,四方天宇扭动几欲坍塌。

    或许是白杨用陈永发封印的手段抵消了静尘那透明大手大部分威力,围攻静尘的其他手段居然乘机到了他的近前!

    “滚!”

    此时此刻,静尘只是很不爽的冷哼一声,浑身一震,那些攻杀向他的手段刹那定格,旋即粉碎向着四方天地辐射。

    天地恢复清明,只见静尘立于当空,只是衣衫有些许凌乱。

    反观围攻他的人,几乎人人吐血,有的甚至惨笑一声瞬间失去声息一头栽倒下去……

    太强了,静尘太强了,数十人围攻他,用尽手段,也只是让他的衣服稍微凌乱了一点而已,别说杀他,连他的一根头发都没有能够伤到。

    不知何时,战斗的中心外围围满了人,数以十万计,其中单单是大宗师神道真君修为的气息就有数十,比围杀静尘的人只多不少。

    那些都是血莲教的人,他们没有贸然参与战斗,围而不战!

    绝望已经成为了围杀静尘的所有人心中唯一念头,静尘本身已经强得近乎无敌,周围再被血莲教的人包围,一个个连逃走的最后希望都被断绝。

    “可惜啊,被困数十载,老夫连趁手的兵器都无有,一身本事只能发挥出六成,也罢,舍得这一条老命,老夫也要为后辈开路!”

    嘴角溢血显得越发苍老的长空山仰天悲鸣,说话之时,身上青光冲天淹没自身,世间再没有他的身影,唯有一柄青色长刀横空。

    长空山,以自身化作一柄无匹长刀斩向静尘,他的生命在这一刻终结,却也在这一刻绽放到了极致!

    嗡,青色长刀横空,如一片青色天幕席卷世间,那是终结的一刀,终结自身也要终结敌人!

    那一刀,白杨能够感觉到居然已经有了人王之境的气息!

    极致升华的一刀,带着长空山最后的信念斩出,饶是不悲不喜的静尘也微微色变。

    仅此而已!

    他抬手一指点出,那一指仿佛贯穿时空点在了长刀刀尖,下一刻,长刀粉碎,天地间仿佛有无尽落寞的叹息随风消逝。

    长空山倾尽一切的一刀,也只是在静尘指尖撕开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伤口而已。

    “老婆子我也活够了,何足惜命,纵死,能够给静尘魔头带去些许伤势也赚了!”

    从地下城中冲出的神道真君强者老叟苍老的声音回荡在世间,她苍老的身躯刹那崩碎,一抹蓝光冲天而上,那是一枚斗大的冰球,也是老叟的法相,冰寒到极致。

    冰球接近静尘瞬间暴涨,无尽冰寒气息席卷苍穹冰封一片天地!

    奈何那老叟选择泯灭法相的一击纵然冰封了静尘,可静尘只是轻轻一震就将冰封这片天地的冰块震碎!

    “杀,静尘想要逆天改命,这是他的大劫,同样也是我等的劫难,闯过去我们能重获新生,闯不过去,我等亦无活命的希望!”

    又一悲壮声音回荡在天地间,那个最早出现在地下城中的神道真君强者舍弃肉身,带着最后的信念化作一枚骄阳向着静尘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