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身处地下城……现在称之为天坑底部更为恰当。

    当白杨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一下子愣住了。

    此时的地下城居然还保持完整?开什么玩笑,纵然有一百多座阵法?;?,在那股摧毁一切的力量面前这个地方也要被撕成碎片吧?

    然而事实是地下城此时真的保持完整,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区别!

    这种情况是白杨不理解的,难道说自己在离开的这点时间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亦或者说他们摆下的阵法能抵挡那股可怕的力量?

    这些东西白杨想不通,然而更让他想不通的是此时地下城所处的环境。

    怎么形容呢,此时的地下城,一边是万丈深渊,深度估计真的有万丈,看向下方黑漆漆一片,另一边是悬崖峭壁,地下城就坐落在悬崖上,仿佛一个孤零零的支出部分,还有一道阵法屏障在维持运转?;さ叵鲁?。

    这样的画面白杨稍微一想就猜到了个大概。

    地下城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的格局,恐怕和那股爆炸形成恐怖的能量有关,那股能量摧毁了周围的一切,原本地下城也要被摧毁的,却被某种力量改变了那股能量的方向,从而变成了这个样子。

    可是这怎么可能?什么样的力量足以改变那些大家伙爆炸的能量席卷方向?

    想不通,想不明白。

    过来的片刻看到这边的情况白杨百思不得其解,然而没有时间给他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几乎是本能的,他抬头向上,目光穿透数百里距离,看到了天穹之上的静尘。

    两人的目光遥遥相对,情绪各不相同。

    静尘看着白杨双目神色复杂,不解,迷茫,愤怒,惊咦,冰冷……

    白杨看着对方却是瞳孔一缩,感受到了对方身上那实质性的杀意,单单是那股欲要杀他的念头就让白杨浑身冰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收回目光,将地下城当下的情况尽收眼底,发现了几乎所有人都还处于迷茫之中,白杨立即开口提醒道:“诸位,此时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我们破开了血莲教的阵法,逃出生天了,现在,静尘就在上方,他果然是第一个发现我们逃出升天的!”

    按照约定,此时他们应该一拥而上围杀静尘了。

    也是白杨的开口提醒,一帮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最先反应过来,然而却没有人说话,一个个神情有些恍惚。

    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我们活下来了,在那股绝望的气息中活下来了,随即他们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天,久违的阳光是那么的明媚温暖,哪怕此时已经是寒冬,他们看到天穹上的大日阳光依然觉得无比美好。

    我们出来了,我们冲破血莲教的阵法到了外面了!

    然后,静尘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他们看到了‘朝思暮想’都想弄死的人,那个让他们感到绝望的人。

    血莲教教主,人王之境强者,静尘!

    “白少,我们……”铁狂看向白杨,表情有些茫然,开口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目视全场,白杨沉声道:“到了这一步,我们都没有退路了,各位,静尘就在上方,干掉他,我们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乘着血莲教此时伤筋动骨的大变,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听了白杨的话,一帮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彻底反应过来,相互对视暗自点头。

    是啊,此时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静尘不可能也不允许他们安然离开的,唯有硬拼了。

    “生死成败在此一次,为了自由,我们没有退路,乘着血莲教没有反应过来,杀!”年迈的长空山仰头,看向虚空中的静尘仰天咆哮。

    “为了自由,为了这些年受到的苦难,有我无敌,杀!”

    “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一个个人看向虚空中的静尘,一句句发自内心的宣言,无不昭示着接下来他们将迎来此生最辉煌的一刻,屠王!

    到底是功成身退屠王成功名震天下还是生死道消泯灭在历史?

    没有人知道,因为他们没有退路了!

    杀杀杀杀……

    一个个强者的声音惊醒了修为恢复的十多万矿奴,他们也爆发惊天怒吼。

    嗡……

    随着一声嗡鸣,?;さ叵鲁堑淖詈笠蛔蠓ㄆ琳媳淮蚩?,首先近三十个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冲天而起,身上致列神光绽放向着静尘冲杀而去。

    至于其余武道宗师神道真人之类的,却是各凭本事沿着周围开始向上攀登!

    身处冲天而起的三十多个人中,白杨死死的看着虚空中的静尘,不敢有丝毫大意,老实说,他在这之前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将直面人王之境的强者。

    尤其是对方还是血莲教教主这种存在,并非人王之境垫底的那种。

    越阶杀敌他曾经经历过很多次,但现在所要面对的是人王强者,整个陈王朝数以千亿记的生灵也没有几个的存在!

    虚空中,静尘面对下方冲上来的一群人表情不变,只是眼神却变得更加冰冷了。

    从地下到静尘的位置足足几百公里,可对于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而言,这点距离根本就称不上距离,转瞬即至。

    很快静尘就被白杨等人包围,然而众人尽管包围了静尘,可面对一脸平静的静尘却没有一个人敢动手的。

    轻轻撇了周围的一帮武道大宗师神道真君一眼,静尘目光轻蔑,甚至都不屑于和他们说话,只是将目光投向了人群后方的白杨开口道:“白杨,你很好,真的很好!”

    心中暗骂周围这帮家伙不争气,这个时候难道不是一窝蜂冲上去干静尘吗?倒是上啊,别**别犹豫,迟则生变的道理懂不懂?

    然而别人不动手白杨也不想做那个出头鸟,面对静尘的话语和目光,白杨又不得不有所表示。

    心中暗自警惕,面对静尘白杨率先将那六品法宝丹鼎祭起定压在自己头上,左手握着十绝暗光剑旗,右手扣着三枚玉佩。

    三枚玉佩都是陈永发留给白杨的,其中一枚封印着陈永发人王之境的手段,能用三次,不过白杨已经用过两次了,还有一次使用机会。

    其余两枚玉佩,其中一枚可以用来跑路,最后一枚却是可以用来沟通陈永发。

    沟通陈永发那枚玉佩白杨已经在使用了,念力伸入一丝进去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思维念头,一个劲的催促道:“老哥,粗大事儿了,快来帮忙!”

    “我已经感受到你的位置,坚持住”玉佩中传来陈永发的话,旋即那块玉佩瞬间崩碎陈粉末。

    坚持住,我坚持个毛线,天知道老哥你什么时候才能赶来……

    暗中和陈永发沟通过后,白杨此时却是看着静尘深吸口气道:“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吗?别告诉我你心疼了!”

    微微一愕,静尘叹息一声看着白杨笑道:“是啊,这些正是我所想要看到的,上天是公平的,欲要取之必先与之,逆天改命哪儿有不付出代价的道理,只是这代价未免大了点,不过还在承受的范围之内,我很好奇,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为何还要跟着我的想法去走?”

    以往白杨最烦干仗的时候瞎哔哔半天了,可这会儿他巴不得静尘说个没完没了好拖延时间等陈永发的到来。

    看着对方白杨目视周围笑道:“刚才那一下,你血莲教又被毁了几个堂口?恐怕大半个血莲教都被摧毁了吧,正如你所说,欲要取之必先与之,那么你看看,现在你被我们围着,血莲教中剩下的高手不少吧?居然没有人跑来帮你,这就是你所谓的与之?离心离德?”

    听了白杨的话,静尘沉默片刻笑道:“无妨,这点我也料到了,只要我还活着,他们就永远只能在我脚下!”

    这句话他说得无比自信,也是,以他人王之境的修为,纵然手下的人心有反叛那又如何?翻手就可镇压!

    这是无解的,白杨也没办法,看着他再度说:“你待如何?”

    “我待如何?到了现在,我当然是要拿到我想要之物的时候了,我付出了那么多,也是时候得到回报的时候,和你说这么多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拖延时间,不过没有关系,我也在等他的到来,逆天改命,必将经受大劫,而你之前对我血莲教的所作所为,不过只是大劫的开胃菜而已,真正劫难,是你接下来的手段,冲过去,拿到我想要的东西,逆天改命成功,至于冲不过去,呵呵,你做了那么多,业障缠身,已经将我的劫难减弱到最小了!”静尘看向白杨微笑道。

    听了这番话,白杨心头一惊,原来对方知道自己在拖延时间,而且他还要利用即将到来的陈永发为劫难打破自身宿命!

    这一刻,白杨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静尘真的是一个枭雄,一个心有大气魄的枭雄!

    不等白杨说什么,那边静尘摇摇头轻笑道:“不过在我打破宿命之前,先解决了这些小虾米再说,你看着就好!”

    说完,静尘看向了包围他的一群武道大宗师和神道真君强者,和面对白杨不同,看向他们,静尘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仿佛在场除了白杨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引起他半点心绪波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