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白杨用于破开血莲教阵法的一堆大家伙爆了!

    数百颗大当量的导弹,近百颗原子弹,数十颗氢弹,当这些大家伙同时引爆的时候,一瞬间就释放了无穷无尽的能量,这股能量堪称摧毁一切!

    爆炸的中心,当这股恐怖到极点的能量释放,所产生的强光若是人王之境以下的人物直视,足以让任何人永久性失明!

    当这股恐怖能量爆发,瞬间以一种摧枯拉朽的姿态泯灭周遭的一切,无论是岩体还是岩层,都顷刻泯灭为虚无!

    以爆炸中心为起点,百米千米万米十万米,所以的一切直接消失了,仿佛从来不存在。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那爆炸的中心,就会发现,在肉眼无法直视的强光中,存在这一个深邃枯寂黑暗冰冷的黑洞!

    那可怕的黑洞仿佛永恒存在,又好似世间一切的起点和终点,它的存在只有吞噬和毁灭两种意义!

    但那黑洞存在的时间并未维持多久,几个呼吸间就消失了,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十万米之内的一切物质……

    黑洞的出现只是那些大家伙爆炸释放能量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

    爆炸所产生的能量依旧在肆虐,在这股能量之下,血莲教如黑暗天幕一般的阵法只维持了片刻就被撕裂摧毁……

    地下城中,当白杨按下所有控制按钮之后,包括他自身在内,所有人的身心灵魂都被一股大恐怖笼罩。

    那种莫名的情绪来得太突然来得太剧烈,以至于人们直接失去了思考能力,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

    眼中的世界突然就变得寂静了,失去了声音,失去了光彩,每个人都仿佛被独立在尘世之外,孤寂无助是每个人共同的感受。

    瞬息之间,整个世界都在颤抖。

    有人茫然抬头,只见斜上方的岩层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变成了无尽肉眼看不到的粉末,粉末如一股风暴席卷层层传递,更多的岩层变成了相同的粉末物质。

    然后,然后从被泯灭的岩层后方,无与伦比的强光透射出来,抬头的人双目刺痛,从此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搞大了!

    这一瞬间,白杨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三个字,然后本能的闪身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此时他已经顾不来那么多了,感受到远处传来的那股恐怖能量,他感觉自身渺小如蝼蚁,不,连蝼蚁都算不上,唯有远离才是此刻最正确的做法。

    当白杨闪身消失后,地下城上方一百多层阵法防御罩,在一股恐怖的能量席卷下,一层层泯灭粉碎,那些能够抵挡大宗师修为冲击的防御罩不比纸片来得坚固……

    此时所有地下城中的人心头只有一种情绪,绝望!

    没有任何理由的绝望,提不起丝毫反抗逃离的心思,只能那么呆呆的站着。

    在这股绝望的寂静中,谁都没有发现,当无数大家伙爆炸产生的能量席卷下来的时候,地下城中一个金色身影一闪即逝。

    他瞬间出现又瞬间消失,出现时一脸惊骇,离开时脸色苍白嘴角溢血。

    随着他的出现与消失,那股摧毁一切的能量稍微改变了一点方向轨迹,一百多层地下城十多万人保命的屏障只剩下最后一层摇摇欲坠的保存了下来……

    地面,整个血莲教的无数生灵都在刹那间被一股大恐怖笼罩,一个个本能的颤抖,却不知道那恐怖的情绪源自于何处。

    某个瞬间,整个世界失去了颜色,没有了任何声音。

    无数人无数生灵本能的看向某个区域。

    只见那个方向,大地莫名一颤,然后以那个地方为中心,方圆数百公里区域开始向着下方沉降,仿佛那一片区域成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大锅。

    在那片区域沉降的过程中,大地破碎,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恐怖裂缝横陈。

    中心区域足足下降了数十里后,大地再度一颤。

    然后那片区域突然开始拔高,无限拔高,最终超过原来的高度,在大地上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鼓包。

    然后,那个鼓包炸了!

    无数山体岩石化作细小的碎片向着四方天地横扫。

    在那恐怖的爆炸中,大地之下无穷无尽的强光出现,天地间瞬间失去了任何色彩,在那纯粹的强光面前黯然失色。

    没有爆炸形成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因为声音剧烈到一定地步肉耳已经听不到了。

    强光冲天照耀世间,一朵洁白的蘑菇云冉冉升腾,朝着极高的苍穹不停生长!

    在那洁白的蘑菇云生长的过程中,一圈圈肉眼无法直视的能量冲击波摧枯拉朽的横扫世间。

    冲击波携无尽粉尘,内中电闪雷鸣,一圈横扫出去,方圆千里山川大地被抹平,这片区域内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冲击波继续横扫,更远处,山川大地破碎,再远处,山石草木横飞……

    这足以磨灭一切的冲击波不止一次,一圈圈出现,一次次横扫世间。

    静尘站在天穹之上,看着那升腾的蘑菇云,看着那横扫世间的冲击波,心脏好似被人用大手捏住,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整个人都出现了片刻的茫然。

    然后,他闪身消失在了原地,远离蘑菇云,远离冲击波,没有做任何正面对抗,至于其他的,此时他已经管不了了……

    当惊天大爆炸来临的那一刻,不止血莲教总部,乃至整个无边疆域的陈王朝甚至更远区域都有所感。

    陈王朝王宫中,数十道身影瞬间冲天而上,站在虚空中一脸惊骇的看向远方,表情惊异不定,心绪欺负,内心一股沉甸甸的压力让他们险些喘不过气来。

    一座直插云天的高山顶端,一个白发老人赫然看向远方,下意识捏碎了手中一个杯子,缓缓呼出一口气,随即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中。

    陈王朝叛军军营里,一股恐怖的气息闪烁不定,某一刻一个命令传遍四方,收缩兵力,等待后续命令。

    迷河林深处,一个恐怖的气息闪过,随即万物无声,一个庞大的恐怖生物潜入地底不敢轻易出来了。

    陈王朝边境,各方虎视眈眈的势力在短暂混乱后,全都收缩安静了下来,不再向之前那样大张旗鼓。

    陈王朝疆域内,那股可怕的气息到底是什么?哪怕相隔无尽空间距离也让人王之境的强者感到胆战心惊,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陈王朝诞生了一尊地皇境强者?

    若真是这样的话,天下恐怕要重新洗牌了,旧的格局将被打破,秩序必将被改写!

    这种时候,各方势力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都在观望,想要调查却不敢,因为那股气息太恐怖太可怕,稍微不慎就会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这一刻,无边疆域风起云涌,但又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之中……

    血莲教总部,蘑菇云冲天,整整十分钟后才逐渐随风消失。

    一切平息下来了。

    可是当平息下来后,以之前蘑菇云升腾的地方为中心,方圆万里区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最中心之处,一个直径至少三百公里的大坑横陈在大地之上,触目惊心,犹如彗星撞击大地后形成的天坑。

    以大坑为中心,方圆千里的区域都被抹平。

    真的被抹平了啊,山川大地河流都消失了,只剩下荒芜枯寂的平地,死寂一片,没有任何生机。

    更远处,逐渐开始有了山势起伏,然而这些山体却被削了一层,没有任何生机,变得光秃秃的。

    直到万里之外,才逐渐开始有了一点生命迹象。

    可是诡异的,哪怕万里之外的生命迹象,草木花鸟都在莫名的枯萎死亡!

    辐射,一种这个世界根本就无法理解的存在正在泯灭区域内的生机,天知道要过多少年月那恐怖爆炸形成的辐射才会彻底消失在大自然中。

    静尘重新出现,站在那恐怖的天坑上方,目视周围满目疮痍的世界,他的心脏再度一缩,眼神中甚至出现了一丝茫然。

    怎么会搞成这样?

    血莲教总部,在之前那惊天大爆炸中,一大半被毁灭了,波及到的血莲教成员不计其数,损失更是无法估量!

    此时此刻,可以说血莲教的实力一下子被削弱了五成!

    这种损失,哪怕是静尘早有预料会出事儿也有些无法接受!

    他目光闪烁,直视大地上天坑的中心。

    那里,数百公里的地下,有光芒在闪烁,一道光幕明灭不定,在大坑深处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渺小。

    静尘抬头看天,不知何时,原本笼罩在整个血莲教上空的漆黑云层已经消失不见,再看下方那恐怖的天坑,他下意识咬了下后牙槽。

    血莲教的护山大阵被破了,被之前那恐怖的力量摧枯拉朽的破坏了根基。

    血莲教总部,此时此刻完全暴露了出来。

    没有了护山大阵的隐藏,血莲教总部已经无法保持神秘未知……

    天坑地下,原本地下城的位置,内中十多万人此时还处于惊骇茫然中。

    世界处于诡异的平静,静尘没有下来,这里的人也没有反应过来。

    如此半个小时后,跑路地球那边的白杨估摸这爆炸余波已经消失,悄悄的又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