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少,能说说你的理由吗?”长空山看着白杨愕然问。

    当林冠提出自己的建议之后,白杨果断拒绝的态度很是让一帮人不解,毕竟在他们看来,一旦离开矿洞,面对血莲教硬拼不会有好下场,各自逃命恐怕才有一线生机。

    这个问题倒是把白杨问住了,他能说静尘的主要目标是自己吗?

    然而又不得不回答,心念急转他咳嗽一声说:“其实我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你们想想看,这矿脉必定在血莲教总部范围内,虽然我们这里高手不少,却没有一个镇得住场子的,而血莲教中与我们同级的高手必定只多不少,只需要他们稍微拖住我们,待到静尘腾出手来,必定能翻手间将我们一个个拍死,所以大家想想那样的后果吧!”

    玛德老子实在是太机智了,白杨在心头给自己点了个赞。

    听了他这么一说,众人沉默,这的确是个问题,若是在别处还好,关键是在血莲教总部,就不得不考虑白杨所说的那种场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大家倒是拿个主意啊”丁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没人理会他,这种事情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事关自己身家性命没有人不谨慎。

    看着一个个眉头紧皱的样子,白杨眼珠子一转说:“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这句话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个个看向他,其中白云柔声道:“白少有什么想法尽管说”

    眼神一冷,白杨眯眼,目光中寒光闪烁一字一顿道:“我是这么想的,离开矿洞后,我们所要面对的是整个血莲教总部,而这个地方号称血莲教禁地,至关重要,如此一来,血莲教中必定是最强的人率先发现我们,这个人必定是静尘无疑,所以我想,能不能乘血莲教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们联手将血莲教教主静尘……干掉!”

    当白杨这句话说完,在场的人眼睛一瞪,甚至其中大部分人汗毛都竖起来了。

    干掉血莲教教主静尘,这可能吗?对方可是人王之境的强者,还不是垫底的那种,实力深不可测,能干掉吗?

    这个想法还真特么大胆!

    “不可能,血莲教教主人王之境,一举一动都惊天动地,我们谁能挡下他一击?想要围杀他,我觉得除了找死之外没有第二个可能!”林冠冷汗滚滚道。

    由不得他不害怕,那可是人王啊,镇压一方,简直无敌,想要屠王,这太疯狂了!

    “虽然白少说的这个想法不失为一个办法,可是太冒险了,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那边一个神道真君强者摇摇头道。

    “虽然我很赞同白少的说法,可那几乎不可能,我们再议,再议”长空山眼皮直跳道。

    饶是他们伙作风大胆,这会儿也被白杨疯狂的想法给惊道了,灭杀人王,尤其是血莲教教主这种存在,大爷你还真敢想。

    见众人拒绝,白杨急了,但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蛊惑道:“别急,大家听听我的理由,想要灭掉静尘并非不可能的,而且很有必要,你们想想,一旦灭掉静尘,血莲教的人必定一盘散沙,其他人虽然是威胁但我等也能从容应对了,这是其一”

    “其二,那静尘虽强,人王之境的无上存在,可历史上不止一次出现过越级屠王的事情,我们为什么做不到?毕竟我们人数不少,有心算无心至少有一半的把握……”

    说道这里,白杨一咬牙说:“其三,如果我们不敌他,可若是拼命下能困住他一刻,杀他的几率将高达八层,在困住他的那段时间,我应该可以找来另外一尊人王助阵,所以,杀血莲教教主静尘,并非不可能,就看诸位的魄力了!”

    没办法,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麻烦,白杨不得不到想尽办法干掉静尘。

    若是能困住他,白杨不惜搞一堆氢弹轰死他,前提是能困住对方,困不住白搭,氢弹威力固然大,可以对方的速度随时都能远离爆炸中心。

    除此之外就是另外一个办法了,拖住静尘片刻,利用陈永发给他的传讯手段,白杨能将陈永发叫来降临血莲教中帮忙击杀对方!

    只是有一点白杨不敢确定,陈永发虽然也是人王之境的强者,他和静尘到底谁强谁弱?

    然而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是白杨唯一的机会。

    若是集合近三十个武道大宗师和神道真君外加一尊人王还无法干掉他,那就真没办法了。

    经过白杨这么一分析,一个个面面相窥,貌似真有希望干掉静尘?

    前提是白杨真的能找来另外一尊人王强者助阵。

    然而这个想法还是特么的太大胆了啊,太疯狂了,他们曾经想都没想过要去屠王这种旷世壮举。

    吞了吞口水,饶是一直以来都无比淡然的青衣也被惊道了,他目视诸位迟疑道:“你们觉得如何?”

    那边铁狂目光闪烁,此时眼睛一眯沉声道:“屠王,并非不可!”

    “你有什么想说的?”那边病态青年神道修士看着他问。

    深吸口气,铁狂说:“我曾经在陈王朝为将,知道一些隐秘,数十上百元前,曾有两人出现在陈王朝王都,他们一个武道大宗师一个神道真君,大闹王都,无人能阻,最终惹怒一位镇压王都的人王强者出手,那两人太过厉害,居然硬生生将其斩杀负伤离去不知所踪,这是有史可查的,所以屠王并非异想天开!”

    “还有这样的隐秘?那两人是谁?”听了铁狂的这番话,一个个只觉得心潮澎湃,其中长空山瞪眼问。

    摇摇头,铁狂苦笑道:“我也不知道那两人是谁,毕竟当初那件事情的时候我老爹还只是个孩子呢”

    别人不知道,但白杨却是知道,此时铁狂所说的那两人必定是铁剑门剑林和剑云两人,自己的传承还是他们留下的呢,而且在传承之地中他们留下的信息也证实了这点。

    “虽然这种事情有先例,可是,还是太冒险了,纵然最终我们能将其杀掉,最后能活下来几人?”

    好半天消化了这个信息,人们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疯狂的举动,其中林冠摇摇头道。

    看了他一眼,白杨心道又是这家伙,你再这样打消积极性老子先弄死你再说!

    于是白杨再添一把火说:“诸位,除了想办法杀掉静尘之外我们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他不死,我们终将是太……额,我们哪怕逃出这地下矿脉焉有命活?”

    众人一愣,是啊,只要静尘不死,他们走出矿脉也只有死路一条,静尘不可能允许他们活着离开的。

    场面一下子变得死一般沉默。

    “既然大家都举棋不定,那么不如这样,我们表决吧,赞同围杀静尘的表态,如果不赞同的话,反正出去也是死,我们干脆不出去了”白杨开口道,来了一招以退为进。

    “干了,杀静尘,我在这个地方已经呆够了,能出去再看一眼外面的世界,纵然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铁狂赫然站起来红着双眼大吼道。

    “人生总要疯狂一次,我也同意了”青衣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说。

    长空山叹息一声道:“除此之外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就这么办吧!”

    “……”

    退无可退之下,一个个都不得不表态,决定冒险想办法灭静尘!

    看到几乎所有人都答应了,白杨大大的松了口气,总算是忽悠住了啊,静尘,你想打我的注意,这次我给你带来一群敌人,你不死也要脱成皮!

    趁热打铁,白杨断了这帮人的后路说:“为了避免到时候关键时刻有人阳奉阴违,我们大家发一个歹毒的誓言吧,不成功便成仁,一将功成万骨枯,发誓倾尽全力灭静尘!”

    众人面面相窥,话赶话都说到这里来了,不表态不行啊。

    一咬牙一跺脚,一个个都跟着赌咒发誓,如果到时候不尽力生儿子没py,娶个老婆头顶一片翠绿,天地不容天打雷劈……

    总之誓言怎么歹毒怎么来。

    稳了,白杨这会儿是彻底放心了,到时候纵然杀不了静尘也要让它付出惨重的代价,更何况那静尘也并非无敌的不是吗,所谓蚂蚁多了咬死大象就是这个道理。

    “好,既然我们已经决定,那么接下来就开始做准备吧,我等下去血莲教封印之处布置,其他人布置阵法负责?;た舐鲋械娜?,矿脉中的十多万人,也是我们出去后的一大助力,至少他们拼命之下,还是能帮我们挡住一些来着血莲教的压力的”白杨再度开口道。

    事情就这么说定了,离开地下城之后所以人合理围杀静尘,其中白杨是关键,若是他们能困住静尘,由白杨负责杀他,同时白杨还要招来另一位人王强者助阵才行,这是关键,到时候有一位人王前来,纵然杀不了静尘他们也有更大的活命希望。

    接下来再商量了一下细节,完毕后人们分开各自去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