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声音,白杨走出住处,看到地下城中心之处上空已有一人凌空而立。

    那人白杨认得,是长空山,如今修为尽复,大宗师之境的气度展露无遗,一席黑色长袍无风自动,气息浩若烟海。

    看到此时的长空山,白杨心头微微一惊,从他身上的气息判断,此人恐怕比之血莲教万兽堂堂主还要厉害两分。

    旋即想想白杨也就释然了,他被困矿脉多年,修为长期受到限制,从大宗师跌落云端,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这些年心中必定有无数感悟,如今修为复得,实力更上一层楼也在情理之中。

    “恐怕不止是他,这地下城中的所有人多多少少都有所突破吧”白杨心中暗道。

    此时他内心很纠结,期盼有人能如同被困几百年的陈永发一样一朝突破人王之境,从而能够对付血莲教教主静尘,但又不想出现那样的人物,毕竟那是别人,没有人喜欢看到别人强大不是。

    心情复杂……

    此时长空山有所动作,凌空而立的他冲着远处遥遥伸手,并指如剑,一抹灰色锋芒横空,切豆腐般深入地下城边缘崖壁,削出大量石块,紧接着他又凌空一抓,那些成吨重的石块飞来,飞快在地下城中心垒砌了一座百米高的高台。

    这手段在普通人严重无疑算得上惊天动地了,可对于大宗师之境的强者而言,只不过是一点微不足道的把戏。

    “也是时候了”

    此时有人回应,声音浩浩荡荡传遍地下城上空。

    声音响起,一抹青色身影冲天而起,那身影如一柄绝世神剑,无尽剑芒相随,凌空踏步,落脚虚空,脚下一朵剑气形成的花朵凭空生成承托着他,他一步一步走向高台,越近身上的气息就越弱,直到踏上高台已经和普通人无异。

    此人是青衣,如今修为恢复,如同剑仙,锋芒内敛,却隐含无匹凌厉。

    紧接着又一身影冲天,赤金霞光绽放,杀气腾腾,甚至有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相随。

    “我来了”

    霞光中有人说话,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道不尽的霸气。

    此人是铁狂,和青衣一样,越是靠近高台身上的气息就越是内敛,直至形如普通人。

    另一个方向,白云身影出现,凌空踏步,有花雨相伴,有音律相随,真如仙子临尘。

    此外一个个大人物相继出现,三个神道真君强者,林冠丁晶,其他十多个大宗师之境的人,每一个出现都相继展露了一手绝活。

    看到这样的情形,白杨撇嘴暗道一声都是装逼犯,这得多无聊,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很牛叉似的。

    最鄙视装逼的了!

    所以白杨冲天而起飞向高台,一路所过电闪雷鸣,粗大的雷霆伴随他周围,如蛟龙横空,毁灭性的力量澎湃,映衬得他如同毁灭君王降世……

    当他踏足高台之后,和其他人一样,恢复成了正常人样子,在场之人看着他莫不惊惧,不敢有半分小看。

    不动声色的打量在场之人,白杨意外的发现,光是大宗师修为的人就足足二十一个,多出了几个,也不知道多出来的之前是隐藏起来了还是近期突破的。

    此外神道真君境界的修士除了他之外还有六个,抛开见过的三个不说,也不知道另外三个是从什么地方蹦跶出来的。

    这地下城的水果然很深,也不知道血莲教从什么地方抓来了这么些大牛,而且还不知道有没有继续蛰伏不出的呢。

    该来的都来了,青衣一脸儒雅的开口道:“诸位前来共商大事,岂能如此站着”

    说着话,他凌空一指,万千洁白剑芒横空飞向远处,乱石纷飞,紧接着剑芒飞回,每一道剑芒之上都带着一张石椅,剑芒消失,近三十张石椅在高台上落了一圈。

    “既然如此,我就为大家演奏一曲助兴”白云开口道。

    无有乐器,却难不住她,伸手一抹,元气于虚空中凝聚出九根琴弦凝而不散,她素手拨动,美妙音律回荡,甚至音律演化出异像,一群朦胧仙子翩翩起舞,当真是听觉和视觉的无上享受。

    装逼,你们继续装逼,我惊讶一丝算我输!

    白杨心中鄙视,翻手间取出血纹剑,凌空飞出,切豆腐般在山壁上弄出一堆不大的石桌,念力控制飞回落于石椅前,又拿出无数精美盘子,心念一动,虚空生水,将盘子洗刷干净,然后他继续挥手,鸡鸭鱼肉美酒鲜果摆满每张石桌。

    酒香鱼肉香丝丝缥缈,一帮牛人喉咙耸动,一个个不说话了。

    哼哼,一个个吃惯了猪食的家伙,论装逼还是要看我的,就问你们服不服!

    众人稍微尴尬,然后各自落座,谁也不装逼了。

    这特么还装个毛线……

    保持风度,一个个明明很想吃桌子上的食物却拼命忍住。

    其中长空山看向白杨问:“白少,不知破开阵法的武器可曾准备好?事关我等能否逃出生天,别笑我心急才好”

    “理解,其实我也时时刻刻都想离开这鬼地方,东西当然是准备好了的,凡事有例外,我不敢肯定能百分之百破开血莲教阵法,但九成把握还是有的”白杨点头道。

    然而我和你们客气毛线,说话的时候白杨就已经开动,美酒美食当前不吃岂不浪费。

    见白杨不客气,其他人也相继开动,明明一个个都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但偏偏吃得优雅无比。

    吃着东西,白云冲着白杨举杯说:“如此就有劳白少了,若能脱困,此番大恩永生难忘”

    “白云姑娘言重了,不过有一点我得提醒大家一下”白杨和白云对饮一杯皱眉凝重道。

    “白少可曾有什么难处?”那边一脸病态的神道真君青年看向白杨关切问,倒不是关心白杨,纯粹是关心自己能不能出去。

    放下酒杯,白杨想了想说:“破开血莲教阵法的武器我已经弄来,只是那东西威力太大,一旦使用,威力不是我能控制的,一个不好不但会毁了整个矿洞,甚至还会波及整个洞中的人……”

    说道这里白杨闭嘴,他无所谓,大不了引爆大家伙后就跑路回地球,等到余波过了再回来就是,然而其他人他就没办法了,意思是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不但没有丝毫担忧反而彻底放松下来了,白杨说的严重就证明武器的威力越大,就更有希望逃出升天。

    于是那橘皮麻脸的老叟看向白杨说:“白少不必困扰,我等虽然老迈,但还是有点用处的,届时联手布下拿手的防御阵法,应该能在破坏血莲教阵法的余波中保全众人”

    “对,这件事情不用白少担心,我们几十个大宗师神道真君联手,相隔远一些足以保全众人,实在不行,我还能传下一门军阵,将十多万人凝为一体,如此自当无事”铁狂大大咧咧的开口。

    他们虽然这么说了,但白杨还是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更加凝重道:“血莲教的阵法人王之境的强者都不一定能破开,我用换来的武器强行破开,其威力余波诸位应该能想象得到,万万不可小看,最好做足万全准备,防御阵法最好能布置多少布置多少,各种保命手段都用上,以免发生个万一就不好了,不说其他,就说我们头顶上方彻底坍塌下来,各位能想到那种恐怖画面吧?”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认真起来,不再有丝毫大意,毕竟事关自己的小命。

    “我等自然之道轻重,必当谨记,安全问题就不劳白少费心,接下来我们商量一下,若是破开阵法之后,到了外界,该如何面对整个血莲教?”长空山此时看着众人沉声道。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下意识沉默。

    是啊,现在摆在众人眼前的有两个难关,破开血莲教阵法是一个,离开之后如何面对整个血莲教又是一个难题。

    “那血莲教的其他人倒是不足为虑,出去后我们纵然不敌整个血莲教,但大多数人各自逃命还是可以的,只是那教主静尘……”白云一脸凝重。

    静尘两个字就是沉甸甸的大山,人王之境,没有任何人有把握能从他手中逃得性命。

    这是一阵让人尴尬的沉默。

    面对静尘这怎么搞?

    那边修为恢复的林冠不敢在一帮大佬面前装逼,但此时他还是开口冒泡道:“静尘人王之境,恐怕我们联手也不会讨到半分便宜,所以我有一个提议,大家看看如何”

    “你说”长空山看着他不爽道。

    自己的元石凭空被人分了一份,是个人都会不爽的。

    林冠知道这点,没在意长空山的态度,想了想说:“不如这样,我等离开之后,各自分开逃离血莲教总部,生死各安天命,我想那静尘也分身乏术,不可能同时追赶我们吧?”

    众人面面相窥,就目前来说,面对静尘这恐怕是唯一的办法了,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谁能活着逃走全看运气。

    然而白杨听到这里真的很想艹翻林冠,尼玛的,如果真这样的话静尘绝逼追老子一个没跑了,妥妥的,这不是想坑老子嘛。

    于是白杨果断摇头道:“不行,这样不行,这样绝逼不行……”

    (推荐一本好友新书《异位面法则》,作者‘达基芭酋长’,呸……这作者名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作者,你们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