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出现的两个神道真君强者,一个是橘皮麻脸的老叟妇人,虽长相丑陋不堪,却给人一种上善若水至善至柔之感,她立于当空,如一波汪洋悬挂,碧波万顷的平静下,又莫名有一种摧毁万物的暗流涌动,展现出如此特质,反倒是让人忘记了她的长相。

    另一个是一脸病态的青年,他身形消瘦,乌青的嘴唇,深陷的眼窝,苍白的皮肤,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撸多了的空虚哦不肾虚公子。

    虽然此人看上去一阵风就能吹跑,可他那一双眼睛却显得格外凶悍,凶悍到他仿佛是一头野兽化身,随时都会择人而嗜。

    这突如其来的出现三位神道真君强者,让当下情况一下子变得微妙凝重起来,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青衣长空山他们手底下的大宗师武者已经相继赶来,虽说地下城中武道大宗师比神道真君要多,然而神道修士每一个都是不容小瞧之辈,更何况谁也不知道暗中还有没有类似的强者隐藏,就更加没有人敢轻举妄动了。

    如此微妙的气氛中,白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跑边上,啤酒花生都已经摆好,一副我是路人甲吃瓜群众看戏的姿态……

    处于事件中心的几人之一,长空山心中莫名叹息,在修为被封的时候,一个个都很老实,尤其是神道高手,几乎如同老鼠钻洞般不可见,可这会儿修为解封,一个个顿时就跳出来展现自身强势的一面了。

    他很想问各位平时你们都死了不成,这会儿诈尸了?

    微妙的气氛总是要被打破的,性格直率的铁狂第一个开口道:“诸位,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是想要分一杯羹的意思,傻子都看得出来好吧。

    生怕铁狂又说出什么没头没脑的话把情况搞得更糟,青衣冲着三个神道真君微微拱手道:“在下青衣,想来各位都认识,在此我先恭喜各位修为得复,不过各位此番展现如此姿态,还请表明意图,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他这番话一出,那边凌空而立的病态青年咳嗽了几声,仿佛要将内脏都咳出来,然后他狠狠喘息了两下这才声音沙哑道:“被困多年,我已经是虚弱不堪,虽然如今修为不受限制,却形同废人,只想求一份元石用于恢复修为,无意争斗,还请各位老大慷慨,我观诸多元石各位也用之不完,不若与我一份如何?”

    话虽如此,可谁若真的将其当做一个废人的话那就是猪了,而且对方虽然说得好听,可如果元石不给他一份的话,鬼知道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局面。

    在那青年开口后,最先出现如同烈日高悬的神道真君强者也开口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还望诸位老大行个方便”

    “老婆子我倚老卖老,也想求一份元石,用于恢复修为即可,无意与各位争斗”那橘皮麻脸的老叟也相继表态。

    铁狂青衣几人此时只觉蛋疼无比,人家已经表明了态度,这下咋搞?

    分出去会心疼,然而不分的话肯定要干起来,结局未知,那是谁也不想面对的局面。

    他们的手下不做声,一切都由这几个老大做主。

    气氛又僵持了下来,不过很微妙,诡异的平静下暗流涌动,随时都会变成惊天动地的混乱厮杀。

    这种气氛中,长空山嘴角微微抽搐,特无语的看向了不远处的白杨。

    此时白杨小啤酒喝着,盐水花生吃着,就差哼小曲的悠闲姿态了,你大爷的,还真把自己置身事外了。

    面对长空山的目光,白杨干掉半瓶啤酒,打了个酒嗝说:“看我干啥,就当我不存在,你们继续……”

    话虽这么说,白杨却是心道你们倒是快点做决定啊,干不干一句话的事情,磨磨唧唧得跟娘们一样。

    青衣几人相视苦笑,然后白云开口道:“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大家共同沦落至此,应当相互扶持才对,诸多元石我们也用之不完,分与诸位一份自无不可”

    这句话一出,诡异的气氛为之一松,无数人长长的出了口气,不用面对混乱的厮杀了。

    长空山他们也没办法,手中没有空间装,元石是保不住的,真打起来又不是他们想看到的局面,是以只能妥协。

    尽管白云说是因为用不了那么多才分出去的,然而用不了归用不了,一旦离开矿脉,这些元石拿出去那就是钱啊,谁舍得?

    “如此就多谢了,此番恩情我等当然铭记于心”对面橘皮麻脸的老叟笑道。

    别说,对方虽然丑陋不堪,声音却如同二八年华的少女,听得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最终元石还是分了,被白杨取走两千亿单位左右的元石,剩下的差不多有八千亿,三个神道真君,长空山他们四个,加上林冠他们,一共分为八份,正好每家一千亿。

    果然,最终还是被白杨拿了大头……

    其中最高兴的要数林冠他们,原本只是想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最后还真的成了。

    如此一来,分赃完毕,各家也没有说话的兴趣,带着复杂的心情各自散了。

    白杨在边上狂翻白眼,唯恐天下不乱的他居然没有看到一出大戏,心情相当无趣,我特么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说好的干仗呢,你们这样和平解决让我很尴尬啊……

    得,戏没得看了,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回到居住的石室中,绍荣罗泾他们都在,让白杨意外的是,冯坤那货也眼巴巴的往这儿凑。

    感受到他们身上若有似无的真元波动,想了想,白杨丢出百十万单位的元石说:“都拿去分了吧,恢复修为要紧,接下来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局面呢,话说这些够么?”

    “多谢白大爷”

    “多谢白老大,够了够了,我们修为低下,其实用不了那么多的”

    绍荣冯坤他们相继大喜表态,既然白杨能拿出元石给他们回复修为,证明白杨没忘了他们。

    冯坤心道幸好我没吃饭就眼巴巴的赶来,这波不亏,白杨的大腿要抱紧,自己虽然有宗师修为可在牛人满地的地下城跟小萌新没啥区别,大树底下好乘凉,凉快……

    “行了,都散了吧,接下来才是关键”白杨挥挥手说。

    心道修为恢复又怎么样,接下来还有两个地狱级别的关卡等着去闯呢,一是血莲教的封印,再一个突破封印后即将要面对的是整个血莲教。

    人王之境的静尘啊,玛德这怎么搞?

    从空间袋中拿出一张柔软床垫,白杨躺上面想啊想,想半天想得脑瓜疼也没有一个有效之法,人王之境的静尘对于他来说几乎无解,有句妈卖批他现在就想讲,而且还想大声讲……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整个地下城可以用风起云涌来形容,十多万矿奴都在各自忙碌恢复修为的事情。

    几个大势力因为有大量高品质元石的缘故,分发下去,一个个腰包很鼓,使命的吸收修炼,真元鼓荡,各方气息交织,整得整个地下城如同一汪浑浊的湖水。

    至于一些中小势力,没办法,只能是自己想办法搞来元石恢复修炼了,好在这里是一条元石矿脉,资源是不缺的,死命挖就是。

    某一时刻,地下城中十多万人心头一惊。

    只见地下城某个方向一道青色长虹冲天而起,如同一道无匹剑芒,虽然转瞬即逝,可那凌厉无匹的气息却是让人心神颤抖。

    紧接着,某个方向一圈圈柔和白光如涟漪扩散,有莫可名状的仙乐相随,让人沉醉其中,同样来得快去得也快,消失之后无数人莫不冷汗滚滚,差一点就迷失在那让人陶醉的音律中去了。

    再然后,同时三股可怕气息冲天,一边浪涛拍岸卷起千重碧浪,另一边则是一条狰狞血狼虚影冲天,还有一个方向一枚炽烈火球如烈日高悬。

    同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却给人留下无比强大的感觉。

    然后仿佛引起了连锁反应一样,各方一道道强大的气息绽放,有巨树冲天,有黑云盖顶,有恶鬼咆哮,有刀芒绝世,有拳印如山……

    感受到那些气息,白杨深知那是一个个武道大宗师亦或者是神道真君在告诉其他人自己修为彻底恢复了。

    这是有多无聊啊,一个个难道不知道打枪滴不要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我低调我不说,你们一个个牛叉去吧……

    如此又过了差不多一天时间,一个个总算是安分下来了。

    不过在这平静中一个声音却是传遍整个地下城上空。

    “诸位,我等既然修为已复,也是时候商量大事儿了,还请到城中一叙如何?”

    这句话虽然没有指名道姓的说谁去商量事情,但若是连大宗师神道真君的修为都没有你好意思眼巴巴往哪儿凑?别人不赶你走你都不好意思去……

    拍拍屁股站起来,白杨知道是时候做最后的准备了,能不能离开并非单独哪个人的事情,离开之后如何面对血莲教也需要大家商量商量。

    事到临头,只要稍一不慎,这地下城的十多万人估计都得生死道消……